《相应部》卷22【禅世界版】3

 I:【SN.22.1-11SN.22.12-21, SN.22.22-32SN.22.33-42, SN.22.43-52】,II:【SN.22.53-62, SN.22.63-72SN.22.73-82 SN.22.83-92SN.22.93-102】,III: 【SN.22.103-112SN.22.113-125, SN.22.126-135SN.22.136-149, 和SN.22.150-159】。


第三篇 诸蕴品

《相应部》卷22【禅世界版】3

第一部  根五十(The Root Fifty)

第一章 诸蕴相应 (相应二十二)
第三品  重担品

SN.22.22-32

SN.22.22  重担(The Burden)经

在舍卫城。在那里,世尊如是说道:“比丘们!我将给你们教导重担、挑重担者、拿起重担和放下重担。你们要谛听!你们要密切注意!我要说了。”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重担呢?应该如是说道:屈从于执取的五蕴(the five aggregates subject to clinging;五取蕴)。是哪五个呢? 即:屈从于执取的色蕴(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诸行取蕴和识取蕴,比丘们!这就称为重担。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挑重担者呢?应该如是说道:此人, 此名此姓的一位尊者。比丘们!这就称为挑重担者。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拿起重担呢?它就是这导致再生(renewed existence),由欢喜与贪欲(delight and lust)陪伴,到处寻欢作乐(seeking delight here and there)的渴爱(craving);即对感官欲乐的渴爱、对存在(existence; 存在, 有)的渴爱和对灭绝(extermination)的渴爱。比丘们!这就称为拿起重担。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放下重担呢?它就是对同一个渴爱的无余褪去与息灭,它的舍弃和放弃让渡(relinquishing),它的自由解脱,对它的无依住(non-reliance on it)。比丘们!这就称为放下重担。”

这就是世尊所说。已经如是所说后,善逝、大师又进一步如是说道:

“五蕴确实是诸重担,

此人是挑重担者。

拿起重担是在此世间的痛苦,

而放下重担充满快乐(blissful)。

已经已放下重担后

不再拿起另一个重担,

在已经根除渴爱后,

一个人没有飢渴而完全地寂灭。”


SN.22.23  遍知(Full Understanding)经

在舍卫城。 “比丘们!我将给你们教导应该要遍知的诸事物,以及遍知。你们要谛听!你们要密切注意!我要说了。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应该要遍知的东西呢?比丘们!色是应该要遍知的东西,受是应该要遍知的东西,想是应该要遍知的东西,诸行是应该要遍知的东西,识是应该要遍知的东西。这些就称为应该要遍知的东西。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遍知呢?贪欲的摧毁(destruction)、嗔恨的摧毁和妄想痴迷的摧毁。这就称为遍知。”


SN.22.24  直接地知道(Directly Knowing)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不直接地知道色和不遍知色,对色不冷静离欲,不舍弃色,一个人就没有能力毁坏痛苦。不直接地知道受……不直接地知道想……不直接地知道诸行……不直接了识和不遍知识,对识不冷静离欲,不舍弃识,一个人就没有能力毁坏痛苦。

比丘们!直接知道色和遍知色,对色冷静离欲,舍弃色,一个人就有能力毁坏痛苦。直接知道受……直接知道想……直接知道诸行……直接了识和遍知识,对识冷静离欲,舍弃识,一个人就有能力毁坏痛苦。”


SN.22.25  欲望和贪欲(Desire and Lust)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要舍弃对色的欲望和贪欲。由此色将被舍弃,在根处切除,就象棕榈树桩,得到消除以致未来不再生起一般。

要舍弃对受的欲望和贪欲……要舍弃对想的欲望和贪欲……要舍弃对诸行的欲望和贪欲……要舍弃对识的欲望和贪欲。由此色将被舍弃,在根处切除,就象棕榈树桩,得到消除以致未来不再生起一般。”


SN.22.26  满足(Gratification)经 (1)

在舍卫城。 “比丘们!当我未取得正觉以前,还是一位菩萨时,想道:”什么是色的满足(味)、危险(患)和出离(离)呢?什么是受的满足、危险和出离呢?什么是想的满足、危险和出离呢?什么是诸行的满足、危险和出离呢?什么是识的满足、危险和出离呢?”

于是,比丘们!我想道:”依赖于色而生起的快乐与喜悦:这是在色当中的满足(gratification in form)。而那种色是无常的、痛苦的和屈从于变化的:这是在色当中的危险。对色的欲望和贪欲的去除和舍弃:这是从色的出离(the escape from form)。

依赖于受而生起的快乐与喜悦……依赖于想……依赖于诸行……依赖于识而生起的快乐与喜悦:这是在识当中的满足(gratification in consciousness)。而那识是无常的、痛苦的和屈从于变化的:这是在识当中的危险。对识的欲望和贪欲的去除和舍弃:这是从识的出离(the escape from consciousness)。

比丘们!在这五取蕴的情形下,只要我对这些五取蕴的满足、危险和出离还不如实地直接知道,我没有在包括众天神、众魔罗、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和众人的这一代宣称我觉醒至无上遍正觉。可是当我对这所有的如实地直接知道时,我在包括众天神、众魔罗、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和众人的这一代宣称我觉醒至无上遍正觉。

那时,在我当中生起了此智与眼力远见(The knowledge and vision):“我的心解脱(my liberation of mind)不可动摇;这是我的最后一生;现在没有再生(no more renewed existence)。””


SN.22.27  满足经(2)

在舍卫城。 “比丘们!我过去出发去寻找在色当中的满足。无论在色里有什么满足 – 我找到它。我以慧清楚地看见在色当中的满足扩展如何之远。

比丘们!我过去出发去寻找在色当中的危险。无论在色里有什么危险 – 我找到它。我以慧清楚地看见在色当中的危险扩展如何之远。

比丘们!我过去出发去寻找从色的出离。无论从色有什么出离 – 我找到它。我以慧清楚地看见从色的出离扩展如何之远。

比丘们!我过去出发去寻找在受当中的满足…在受当中的危险…从受的出离……我过去出发去寻找在想当中的满足…在想当中的危险…从想的出离……我过去出发去寻找在诸行当中的满足…在诸行当中的危险…从行的出离……我过去出发去寻找在识当中的满足…在识当中的危险…从识的出离。无论从识有什么出离 – 我找到它。我以慧清楚地看见从识的出离扩展如何之远。

只要我对这些五取蕴的满足、危险和出离还不如实地直接知道它们的本来面目:满足是满足,危险是危险,和出离是出离,我没有在包括众天神、众魔罗、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和众人的这一代宣称我觉醒至无上等正觉。可是当我对这所有的如实地直接知道时,我在包括众天神、众魔罗、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和众人的这一代宣称我觉醒至无上遍正觉。

那时,我生起了此智与眼力远见(The knowledge and vision):“我的心解脱(my liberation of mind)而不可动摇;这是我的最后一生;现在没有再生(no more renewed existence)。””


SN.22.28  满足经(3)

在舍卫城。“比丘们!如果没有在色当中的满足,众生就不会迷恋它(enamored with it);但正因为有在色当中的满足,众生就迷恋它。

比丘们!如果没有在色当中的危险,众生就不会体验对它的厌恶(revulsion);但正因为有在色当中的危险,众生就体验对它的厌恶。

比丘们!如果没有从色的出离,众生就不会从它出离;但正因为有从色的出离,众生就从它出离。

比丘们!如果没有在受当中的满足……比丘们!如果没有在想当中的满足……比丘们!如果没有在诸行当中的满足……如果没有在识当中的满足,众生就不会迷恋它 (enamoured with it) ;但正因为有在识当中的满足,众生就迷恋它。

比丘们!如果没有在识当中的危险,众生就不会体验对它的厌恶(revulsion);但正因为有在识当中的危险,众生就体验对它的厌恶。

比丘们!如果没有从识的出离,众生就不会从它出离;但正因为有从识的出离,众生就从它出离。

比丘们!只要众生不如实地直接知道五取蕴的满足、危险和出离,众生就还未从这包括众天神、众魔罗、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和众人的这一代中出离;他们还没有与它分离(detached from it),从它解脱(released from it),他们也没有带着一颗除去了壁垒的心而安住(nor do they dwell with a mind rid of barriers)。 但是,当众生对这些五取蕴如实直接知道满足、危险和出离的本来面目:满足是满足、危险是危险,和出离是出离,众生就从这包括众天神、众魔罗、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和众人的这一代中出离;他们已与它分离(detached from it),从它解脱(released from it),他们带着一颗除去了壁垒的心而安住(nor do they dwell with a mind rid of barriers)。 ”


SN.22.29  欢喜(Delight)经

在舍卫城。 “比丘们!一个在色里寻求欢喜的人,就是在痛苦中寻求欢喜。我说一个在痛苦中寻求欢喜的人,不会从痛苦解脱。

一个在受里寻求欢喜的人……一个在想里寻求欢喜的人……一个在诸行里寻求欢喜的人……一个在识里寻求欢喜的人,就是在痛苦中寻求欢喜。我说一个在痛苦中寻求欢喜的人,不会从痛苦解脱。

一个不在色里寻求欢喜的人,不是在痛苦中寻求欢喜。我说一个不在痛苦中寻求欢喜的人,会从痛苦解脱。

一个不在受里寻求欢喜的人……一个不在想里寻求欢喜的人……一个不在诸行里寻求欢喜的人……一个不在识里寻求欢喜的人,不是在痛苦中寻求欢喜。我说一个不在痛苦中寻求欢喜的人,会从痛苦解脱。”


SN.22.30  生起(Arising)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色的生起、延续、产生和显现(the arising, continuation, production,  and manifestation of form),就是痛苦的生起、病的延续和老死的表现。

受的……想的……诸行的……识的生起、延续、生产和表现,就是痛苦的生起、病的延续和老死的表现。

而色的息灭、平息和逝去(The cessation, subsiding, and passing away of form),就是痛苦的息灭、疾病的平息和老死的逝去。

受的……想的……诸行的……识的息灭、平息和逝去(The cessation, subsiding, and passing away of form),就是痛苦的息灭、疾病的平息和老死的逝去。”


SN.22.31  不幸的根源(The Root of Misery)

在舍卫城。 “比丘们!我将给你们教导不幸与不幸的根源。你们要谛听!你们要密切注意!我要说了。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不幸呢?比丘们!色是不幸,受是不幸,想是不幸,诸行是不幸,和识是不幸。比丘们!这就称为不幸。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不幸的根源呢?它就是导致再生、由欢喜与贪欲相伴和到处寻欢作乐的渴爱;即对感官欲乐的渴爱、对有(存在)的渴爱和对灭绝的渴爱(craving for extermination)。比丘们!这就称为不幸的根源。”


SN.22.32  脆弱的(The Fragile)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我将给你们教导脆弱的与不脆弱的事物。你们要谛听!你们要密切注意!我要说了。

比丘们!什么是脆弱的呢?什么是不脆弱的呢?

比丘们!色是脆弱的,它的息灭、平息和逝去,是不脆弱的。

受是脆弱的……想是脆弱的……诸行是脆弱的……识是脆弱的,它的息灭、平息和逝去,是不脆弱的。 ”

第三品重担品终。


 I:【SN.22.1-11SN.22.12-21, SN.22.22-32SN.22.33-42, SN.22.43-52】,II:【SN.22.53-62, SN.22.63-72SN.22.73-82 SN.22.83-92SN.22.93-102】,III: 【SN.22.103-112SN.22.113-125, SN.22.126-135SN.22.136-149, 和SN.22.150-159】。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22-2018.12.09-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