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3【禅世界版】2

SN.3.1-10SN.3.11-20,和SN.3.21-25


《相应部》卷3【禅世界版】2

第三章 拘萨罗相应(相应三)
第二品(无子嗣)品

SN.3.11-20

SN.3.11  七位结发者(Seven Jatilas)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东园鹿母讲堂。当时正是傍晚,世尊从隐退独处中起来,坐在外面的通道旁。那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并在一旁坐下。

当时,有七位结发者(jatilas)、七位尼乾陀弟子(niganthas)、七位裸体苦行者(naked ascetics)、七位身着一袍(one-robed)沙门苦行者、七位游行(漫行;wanders)者,有着多毛的腋窝、长长的指甲和很长的体毛。他们带着几捆生活必需品,从离世尊不远的地方走过。那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从座位上起来,将上面的袍子搭到一边肩膀后,右膝着地,然后向那七位结发者、七位尼乾陀弟子、七位裸体苦行者、七位身着一袍沙门苦行者和七位游行者合掌虔诚地致意后,三次报上自己的名字:“诸位大德!我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诸位大德!我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诸位大德!我是拘萨罗国波斯匿王。”

接着,在那七位结发者、七位尼乾陀弟子、七位裸体苦行者、七位身着一袍沙门苦行者和七位游行者离开后不久,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对世尊说道:“大德!那些人都会成为此世间的阿罗汉们,或已开始通往阿罗汉境界之道的人。”

(世尊:)

“大王!对于享受感诸官欲乐、住在塞满子嗣的家里、享用迦尸的檀香、戴着花环、涂着香料和香膏、接受金银的一般在家人的你来说,难以理解此语:“这些人是阿罗汉,或这些人已开始通往阿罗汉境界之道。”

大王!通过与某人共住,其人的戒德才会为人所知,并且要经过很长时间,而不是短时间;要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王!通过与某人打交道,其人的诚实才会为人所知,并且要经过很长时间,而不是短时间;要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王!在各种逆境里,其人的刚毅才会为人所知,并且要经过很长时间,而不是短时间;要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王!通过与某人交流讨论,其人的智慧才会为人所知,并且要经过很长时间,而不是短时间;要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波斯匿王:)

“不可思议啊,大德!好极了啊,大德!

大德!世尊如此宣说得太好了:

“大王!对于享受感诸官欲乐、住在塞满子嗣的家里、享用迦尸的檀香、戴着花环、涂着香料和香膏、接受金银的一般在家人的你来说,难以理解此语:“这些人是阿罗汉,或这些人已开始通往阿罗汉境界之道。”

大王!通过与某人共住,其人的戒德才会为人所知,并且要经过很长时间,而不是短时间;要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王!通过与某人打交道,其人的诚实才会为人所知,并且要经过很长时间,而不是短时间;要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王!在各种逆境里,其人的刚毅才会为人所知,并且要经过很长时间,而不是短时间;要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王!通过与某人交流讨论,其人的智慧才会为人所知,并且要经过很长时间,而不是短时间;要为留意者,而不是毫不留意者所知;要为智者,而不是愚者所知。”

大德!这些人是我的间谍、卧底们,刚从国内侦察后回来。首先他们收集情报,然后我要让他们披露信息。大德!现在当他们已经冲洗掉尘垢,新近沐浴、梳理,修剪好须发,穿上白色衣服,他们将快活地享受所提供和所赋予的五种感官享乐之索。”

那时,世尊已知这件事的含义后,当时宣说这些偈颂:

399  “既不容易通过外貌来了解一个人,

也不应该信赖一个快速的评估,

因为在操纵得很好的伪装里,

缺乏制约的人们在此世间大行其道。

400  如同用粘土制作的假耳环,

如同一枚镀金的半分铜钱,

有些事物伪装而行,

外表亮丽,而内在不纯。”

【注】:尊者菩提比丘此经的英译十分流畅,符合巴利文原意。禅世界版在此处试图契合尊者菩提比丘的英译。


SN.3.12  五位国王经

在舍卫城。当时,波斯匿王领导的五位国王正在快活地享受所提供和所赋予的五种感官享乐之索,他们当中引发了这样的谈话:“什么在感官享乐中居于首位?”

其中有些人说:“诸色居于首位。” 有些人说:“声音居于首位。” 有些人说:“诸气味居于首位。”  有些人说:“诸味道居于首位。”  而有些人说:“诸所触物居于首位。”

由于那些国王不能相互说服对方,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他们说道:“来吧!尊敬的先生们!让我们去见世尊,向他请教此事。世尊答复我们后,我们应忆持它。”

“好的,尊敬的先生!”  那些国王回答道。接着那五位国王由波斯匿王领着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世尊说道:“大德!在这里,我的五位国王正在快活地享受所提供和所赋予的五种感官享乐之索,他们当中引发了这样的谈话:“什么在感官享乐中居于首位?” 其中有些人说:“诸色居于首位。” 有些人说:“声音居于首位。” 有些人说:“诸气味居于首位。”  有些人说:“诸味道居于首位。”  而有些人说:“诸所触物居于首位。”  大德!什么在诸感官享乐中居于首位呢?” ”

(世尊:)

“大王!我说,无论什么最令人愉快,就决定了其在五种感官享乐中居于首位。大王!那些同样的色,对某人赏心悦目,对另一个人却是令人厌恶。当其人对某些色愉悦、完全满意,则他不渴望任何比那些色更为殊胜或更为崇高的色。对他来说,那些色已最为殊胜;对他来说,那些色最为卓越。

大王!那些同样的声音,对某人赏心悦目,对另一个人却是令人厌恶。当其人对某些声音愉悦、完全满意,则他不渴望任何比那些声音更为殊胜或更为崇高的声音。对他来说,那些声音已最为殊胜;对他来说,那些声音最为卓越。

大王!那些同样的气味,对某人赏心悦目,对另一个人却是令人厌恶。当其人对某些气味愉悦、完全满意,则他不渴望任何比那些气味更为殊胜或更为崇高的气味。对他来说,那些气味已最为殊胜;对他来说,那些气味最为卓越。

大王!那些同样的味道,对某人赏心悦目,对另一个人却是令人厌恶。当其人对某些味道愉悦、完全满意,则他不渴望任何比那些味道更为殊胜或更为崇高的味道。对他来说,那些味道已最为殊胜;对他来说,那些味道最为卓越。

大王!那些同样的所触,对某人赏心悦目,对另一个人却是令人厌恶。当其人对某些所触愉悦、完全满意,则他不渴望任何比那些所触更为殊胜或更为崇高的所触。对他来说,那些所触已最为殊胜;对他来说,那些所触最为卓越。”

当时,栴檀额利迦 (Candanangalika) 优婆塞正坐在那些会众当中。于是,栴檀额利迦优婆塞起座,将上面的袍子搭到一边肩膀,向世尊合掌虔诚地致意后,对世尊说道:

“世尊!我有一个灵感;善逝!我有一个灵感。”

“栴檀额利迦!请你说出来。”世尊说道。

接着栴檀额利迦优婆塞在世尊面前以一相宜的偈颂称颂世尊:

401  “犹如芬芳的红莲与红睡莲,

在清晨开放,香薰未散,

看安耆罗(Angirasa)啊!这光芒四射者,

象太阳,在天空中照耀。”

那时,五位国王把五件上袍供奉给栴檀额利迦优婆塞。

接着,栴檀额利迦优婆塞把五件上袍供奉给世尊。


SN.3.13   一桶食物量经

在舍卫城。当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已经吃了一桶米饭和咖喱。那时,吃饱喝足、气喘吁吁的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

那时,世尊知道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吃饱喝足、气喘吁吁的情形,当时宣说此偈:

402  “当其人常持正念时,

了知饮食有度,

 他的病痛就会消失:

他能缓慢地衰老,守护生命。”

当时,青年婆罗门善见(Sudasana)站在拘萨罗国波斯匿王背后。 接着,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对青年婆罗门善见如是说道:“来吧!尊敬的善见!你从世尊这里学得此偈,以后我无论何时吃饭,就诵给我听。我会每天给你一百迦哈玻(Kahapanas)作为一种永久的资助。”

“好的,陛下!” 青年婆罗门善见回答道。从世尊处学得此偈后,无论何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吃饭时,青年婆罗门善唱诵此偈:

403  “当一个人常持正念时,

了知饮食有度,

他的病痛就会消失:

他能缓慢地衰老,守护生命。”

那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逐渐地减少他的食量,到最多一那利(pint-pot)的煮米饭量。过了些时候,当他的身体变得相当苗条,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以手拍打着肢体,他以欢喜之语说道:“世尊确实以两方面的利益怜悯我:适合当生的利益与适合来世的利益。”


SN.3.14  战斗 (1)

在舍卫城。那时,摩揭陀(Magadha)国阿阇世(Ajatasattu)王,即韦提希(Videhan)之子,调动四个师的军队,向迦尸进军,进攻拘萨罗国波斯匿王。 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听到报告,“听说摩揭陀国阿阇世王调动调动四个师的军队,向迦尸进军,对我进攻。” 那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也调集了四个师的军队,向迦尸进军,反攻摩揭陀国阿阇世王。

那时,摩揭陀国阿阇世王与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展开战斗。在那次战斗中,阿阇世王打败了波斯匿王,而败北的波斯匿王,撤退到他自己的首都舍卫城。

那时,众多比丘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进入舍卫城托钵乞食。

比丘们在舍卫城为了托钵乞食而行,从施食处返回,食毕,去见世尊。抵达后,比丘们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说道:

“大德!摩揭陀(Magadha)国阿阇世王,即韦提希之子,调动四个师的军队,向迦尸进军,进攻拘萨罗国波斯匿王。 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听到报告,“听说摩揭陀国阿阇世王调动调动四个师的军队,向迦尸进军,对我进攻。” 那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也调集了四个师的军队,向迦尸进军,反攻摩揭陀国阿阇世王。

那时,摩揭陀国阿阇世王与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展开战斗。在那次战斗中,阿阇世王打败了波斯匿王,而败北的波斯匿王,撤退到他自己的首都舍卫城。 ”

(世尊:)

“比丘们!摩揭陀国阿阇世王有恶友、恶同伴、恶同志。而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 可是,比丘们!今天,败北的波斯匿王今晚会不得安眠。

404  “胜利招致憎恨,

败北者不得安寝。

放弃胜败之后,

寂静者得享安眠。”


SN.3.15  战斗经 (2)

在舍卫城。那时,摩揭陀(Magadha)国阿阇世(Ajatasattu)王,即韦提希(Videhan)之子,调动四个师的军队,向迦尸进军,进攻拘萨罗国波斯匿王。 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听到报告,“听说摩揭陀国阿阇世王调动调四个师的军队,向迦尸进军,对我进攻。” 那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也调集了四个师的军队,向迦尸进军,反攻摩揭陀国阿阇世王。

那时,摩揭陀国阿阇世王与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展开战斗。在那次战斗中,波斯匿王打败并活捉了阿阇世王。

那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想道: “尽管当我没侵犯他时,这位摩揭陀国阿阇世王却侵犯我。但是,他还是我的外甥。让我收缴他所有的大象部队、骑兵部队、战车部队、步兵部队,让他一无所有地活着离去。”

那时,波斯匿王收缴了阿阇世王所有的大象部队、骑兵部队、战车部队、步兵部队,让他一无所有地活着离去。

那时,众多比丘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进入舍卫城托钵乞食。比丘们在舍卫城为了托钵乞食而行,进食完毕后,从施食处返回,去见世尊。抵达后,比丘们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说道:“那时,摩揭陀国阿阇世王,即韦提希之子,调动四个师的军队,向迦尸进军,进攻拘萨罗国波斯匿王。 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听到报告,“听说摩揭陀国阿阇世王韦提希子调动调动四个师的军队,向迦尸进军,对我进攻。” 那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也调集了四个师的军队,向迦尸进军,反攻摩揭陀国阿阇世王。

那时,摩揭陀国阿阇世王与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展开战斗。在那次战斗中,波斯匿王打败并活捉了阿阇世王。

那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想道: “尽管当我没侵犯他时,这位摩揭陀国阿阇世王却侵犯我。但是,他还是我的外甥。让我收缴他所有的大象部队、骑兵部队、战车部队、步兵部队,让他一无所有地活着离去。”

那时,波斯匿王收缴了阿阇世王所有的大象部队、骑兵部队、战车部队、步兵部队,让他一无所有地活着离去。” ”

那时,世尊知道这件事的含义后,当时宣诵这些偈颂:

405  “一个男子将一直掠夺,

只要掠夺有利于他的目的,

而当其他人掠夺他时,

那掠夺者就被掠夺。

406  愚者以为财富在他那边,

只要其恶还未成熟。

而当其恶成熟

此愚者遭受痛苦。

407  杀手招致一个杀手,

征服者招致一个征服者。

施虐者招致施虐,

谩骂者招致一个谩骂者。

如此通过业的演化,

那掠夺者被掠夺。”


SN.3.16   女儿经

在舍卫城。那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 那时,某位男子去见波斯匿王,对他耳语通知道: “陛下!茉莉王后生了一个女儿。”当如是所说时,波斯匿王很不愉快。那时,世尊知道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不愉快后,宣诵这些偈颂:

408  “一个女人,啊,国王!

可能最后会比一个男人要好:

她可能明智和贞洁,

尊敬婆婆,是一个忠贞的妻子。”

“她生下的儿子,

可能成为英雄,啊,大地之主。

如此一个幸福女人的儿子,

甚至可能统治疆域。”


SN.3.17  精勤不放逸经 (1)

在舍卫城。坐在一旁,波斯匿王对世尊说道:“大德!存在这样一种事物吗?它能保障两种利益:适合于当生的利益和适合于来世的利益?”

“大王!存在这样一种事物,它能保障两种利益:适合于当生的利益和适合于来世的利益。”

“那么,大德!这样一种事物是什么呢?”

“大王!就是精勤不放逸。犹如丛林里刚巧走入那些大象足迹的众生的足迹,大象的足迹由于其大小,被称为它们中的首领,而精勤不放逸也是这种事物,它能保障两种利益:适合于当生的利益和适合于来世的利益。

410  “对一位期望长寿和健康,

美貌、天界和高贵出生,

相随不断的种种崇高喜悦的人来说,

贤智者称赞,

在作福德之行上的精勤不放逸。

411  精勤不放逸的智者,

他能保障两种利益:

当生看得见的利益

和来世的利益。

通过获得利益的坚定之人,

被称为一位具足智慧的人。”


SN.3.18   精勤不放逸 (2)

在舍卫城。坐在一旁,波斯匿王对说道:“大德!在这里,当我独自隐退远离时,心中生起了如是反思:“世尊已经透彻地解说了法,而法是为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的人所说,不是为有恶友、恶同伴、恶同志的人而说。”

“正是这样,大王!正是这样,大王!  大王!我已经透彻地解说了法,而法是为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的人所说,不是为有恶友、恶同伴、恶同志的人而说。

大王!有一次,我住在释迦(Sakyans)族人中,那里有一个名叫那轧拉迦(Nagaraka)的释迦族人小城。那时,阿难比丘来见我,向我礼敬,在一旁坐下,说道:“大德!这是梵行的一半,即良好的友谊、良好的同伴之谊和良好的同志之谊。”

大王!当如是所说时,我告诉阿难比丘:“阿难!不是这样的。阿难!不是这样的。阿难!这就是梵行的全部,即:良好的友谊、良好的同伴之谊和良好的同志之谊。阿难!当比丘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时,可以预期,他必将修习和培育八圣道。 可是,阿难!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的比丘,如何修习和培育八圣道呢?阿难!在这里,比丘依止远离、依止冷静离欲、依止灭、依止释放的圆熟,而修习正见;依止远离……修习正思惟……修习正语……修习正业……修习正命……修习正精进……修习正念;依止远离、依止冷静离欲、依止灭、依止释放的圆熟而修习正定。阿难!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的比丘,这样修习和培育八圣道。

阿难!通过下面的法门,兴许能理解全部梵行如何是良好的友谊、良好的同伴之谊和良好的同志之谊:阿难!由于以我为善友,受生法节制的众生从生法脱离;受老法节制的众生从老法脱离;受病法节制的众生从病法脱离;受死法节制的众生从死法脱离;受愁悲苦忧恼法节制的众生从愁悲苦忧恼法脱离。

阿难!通过这个法门,兴许能理解全部梵行如何是良好的友谊、良好的同伴之谊和良好的同志之谊。

大王!因此,你应该如此自我修习:“我将是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者。”大王!你应该如此自我修习。

大王!当你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和良好的同志时,你应该住于、依止于一种事物:在善法上精勤不放逸。

大王!当你住于精勤不放逸时,依止精勤不放逸,你的后宫诸妇的随从们将这样想:“国王住于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来吧!让我们也住于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

大王!当你住于不精勤放逸时,依止精勤不放逸,你的刹帝利封臣们的随从们将这样想:“国王住于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来吧!让我们也住于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

大王!当你住于不放逸时,依止不放逸,你的军队将这样想:“国王住于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来吧!让我们也住于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

大王!当你住于不精勤放逸时,依止精勤不放逸,你的城乡的国民们将这样想:“国王住于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来吧!让我们也住于精勤不放逸,依止精勤不放逸。”

大王!当你住于不精勤放逸时,依止精勤不放逸,你自己将得到守卫和保护;后宫诸妇的随行们也将得到守卫和保护;你的财富与宝库也将得到守卫和保护。

412  “对期望崇高财富,

相续不断的一个人来说,

贤智者称赞,

在作福德之行上的精勤不放逸。

413  精勤不放逸的智者,

他能保障二种利益:

当生看得见的利益,

和来世的利益。

通过获得利益的坚定之人,

被称为具足智慧者。”


SN.3.19  无子嗣经 (1)

在舍卫城。 那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中午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世尊对他说道: “大王!你中午从哪里来呢?”

“大德!在这里,舍卫城中金融家屋主死了。他死时无遗嘱,我把他的无继承的财产搬到王宫后就来了。大德!黄金就有八百万,更不用说白银,还有,大德!那金融家屋主的饭食享用是这样的:他吃红米拌酸粥。他的衣服享用是这样的:他穿三片粗麻布做的衣服。他的车乘享用是这样的:他乘带有树叶雨蓬的破旧小车四处走动。”

“正是这样,大王!正是这样,大王!大王!当非善人获得充裕的财富后,既不使自己快乐、喜悦,也不使父母快乐、喜悦,也不使妻子、儿女们快乐、喜悦,也不使奴隶、工人、仆人们快乐、喜悦,也不使朋友、同僚们快乐、喜悦;他也不对沙门、婆罗门们施予布施,而此布施向上导向天界果报,导致幸福、欢乐,有益于转生天界。由于他的那些财富没有正当地使用,国王们拿走,或盗贼们拿走,或火烧掉,或水冲走,或不为人所爱的继承人们拿走。就象目前这样,大王!当不正当使用时,那财富就会浪费,而没有得到利用。

大王!犹如在无人居处有一个令人愉快的莲花池,其水明澈、清冽、甜美、干净,还有美丽的浅滩;但是人们既不会取水,饮水,在里面沐浴,或是用于任何目的。在这种情况下,大王!那水,如果不正当使用,就会浪费,而没有得到利用。所以同样的,大王!当非善人得到充裕的财富后,既不使自己快乐、喜悦,也不使父母快乐、喜悦,也不使妻子、儿女们快乐、喜悦,也不使奴隶、工人、仆人们快乐、喜悦,也不使朋友、同僚们快乐、喜悦;他也不对沙门、婆罗门们施予布施,而此布施向上导向天界果报,导致幸福欢乐,有益于转生天界。由于他的那些财富没有正当地使用,国王们拿走,或盗贼们拿走,或火烧掉,或水冲走,或不为人所爱的继承人们拿走。就象目前这样,大王!当不正当使用时,那财富就会浪费,而没有得到利用。

可是,大王!当善人得到充裕的财富后,既使自己快乐、喜悦,也使父母快乐、喜悦,也使妻子、儿女们快乐、喜悦,也使奴隶、工人、仆人们快乐、喜悦,也使朋友、同僚们快乐、喜悦;他也对沙门、婆罗门们施予布施,而此布施向上导向天界果报,导致幸福欢乐,有益于转生界。由于他的那些财富正当地使用,国王们拿不走,盗贼们拿不走,火烧不掉,水冲不走,并且不为人所爱的继承人们拿不走。就象目前这样,大王!当正当使用时,那财富得到利用,而不会浪费。

大王!犹如在村落或城镇不远处有一个令人愉快的莲花池,其水明澈、清冽、甜美、干净,还有美丽的浅滩;而且人们会取水,饮水,在里面沐浴,或是用于他们的目的。在这种情况下,大王!那水,正当地使用,就会得到利用,而不会浪费。同样的,大王!当善人得到充裕的财富后,既使自己快乐、喜悦,也使父母快乐、喜悦,也使妻子、儿女们快乐、喜悦,也使奴隶、工人、仆人们快乐、喜悦,也使朋友、同僚们快乐、喜悦;他也对沙门、婆罗门们施予布施,而此布施向上导向天界果报,导致幸福欢乐,有益于转生天界。由于他的那些财富正当地使用,国王们拿不走,盗贼们拿不走,火烧不掉,水冲不走,并且不为人所爱的继承人们拿不走。就象目前这样,大王!当正当使用时,那财富得到利用,而不会浪费。

414  清冽的水在无人居处,

未被饮用就蒸发而尽,

所以当邪恶之人获取财富后,

他既不快活享用也不施与布施。”

415  但是当智者得到财富后,

他快活享用和做所应做(施予布施)。

在供养亲人们后,他无可责难,

那位圣者去往一个天国。”


SN.3.20  无子嗣经 (2)

那时,拘萨罗国波斯匿王中午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世尊对他说道: “大王!你中午从哪里来呢?”

“大德!在这里,舍卫城中金融家屋主死了。他死时无遗嘱,我把他无继承的财产搬到王宫后就来了。大德!黄金就有一千万,更不用说白银,还有,大德!那金融家屋主的饭食享用是这样的:他吃红米拌酸粥。他的衣服享用是这样的:他穿三片粗麻布做的衣服。他的车乘享用是这样的:他乘带有树叶雨蓬的破旧小车四处走动。”

“正是这样,大王!正是这样,大王!大王!从前,那位金融家屋主以施食供养名叫多伽罗尸弃(Tagarasikhi)的辟支佛。他说了“给沙门食物!”后,起座离开。 但是,施完之后,他后来觉得后悔,心想:“如果是奴隶、工人们吃了这些饭食,会好一些。”而且,他为了财富谋杀了他兄弟的独子。

大王!因为那位金融家屋主以施食供养名叫多伽罗尸弃的辟支佛,以那个业的果报,他往生善趣(好的终点)、天界七回。以那个业的剩余果报,他就在这同一舍卫城获得金融家的职位七回。大王!因为那位金融家屋主后来对布施感到后悔,以那个业的果报,他的心不爱好享用美食、华服、豪车,也不爱好享受五种感官享乐中的极致之品。大王!因为那位金融家屋主,为了财富谋杀了他兄弟的独子,以那个业的果报,他在地狱备受折磨了好多年、好几百年、好几千年、好几十万年。以那个业的剩余果报,他用第七次无继承的财富供应国王的宝库。

大王!那位金融家屋主以前的福德已经耗尽,而他又不累积任何新的福德。大王!金融家屋主如今正在“大号叫地狱”受到煎烤。

“如此,大德!金融家屋主已往生“大号叫地狱”了吗?”

“是的,大王!金融家屋主已往生“大号叫地狱”了。

416  “谷物、财富、银、金,

或者还有任何所有,

奴隶、工人、报信者们,

以及那些作为他的家眷生活的人们:

一切都拿不走,而他必须走,

一切都会在身后留下。

417  可是其人以身、以语

或以意所作的:

这确实是他自己的,

他走时带着走;

这是一直跟随他的,

如影随形,永远不离。”

418  因此,其人应该行善,

作为来世的积聚。

福德是生物类的供养,

当他们在另一个世间生起。”

第二品终。


SN.3.1-10SN.3.11-20,和SN.3.21-25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6.29-2018.05.06-MG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