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逃避正念?修行的开端

逃避正念?修行的开端

梅塔

2022年6月18日


        当我看到哈佛商学院布鲁克斯教授在《大西洋》杂志上的文章《正念让人疼 – 这就是它起作用的原因》时,我深有体会,很多人也会如此吧。前一阵,短文《宽容与正念禅》中对俄乌战争和普金的态度,让我受到一些朋友的责难。随之而来关于谴责和邪恶之类彼此观点的不同,令我感到因分辨世间是非、善恶而产生的分歧,可能会带来丧失朋友的危险,因为从自私的角度,这种即身疼痛会远甚于普金的战争之痛。人们由于见解的不同而分道扬镳,在当下撕裂的社会并不罕见。于是避而不谈现实世界里的事件和判断,如中文世界里的铁链女厉害国、民主灯塔和普世价值等,是大多数人的直接做法,因为正念使大多数人疼嘛。

        逃避正念,也就是逃避对自己身、受、心的觉知,逃避对此世间的政治、经济、人文、科技等重要现象的觉知,短时间内对人们逃离痛苦是有益的。对于一个饥肠辘辘的人来说,捡起一个发霉的馒头或寻一把野菜,暂时解决饥饿问题,远比觉知食物匮乏后面的政府政策重要;对于一个躲在纷飞战火下避难所的人来说,试图逃离战争远比谴责战争的邪恶更为实际;对于一个受到恶邻持续的战争恫吓而对自己的抵抗能力没有信心的人来说,逃离家园、适彼乐土远比为武装自己、鼓舞士气更为现实。切断觉知,逃离觉知,多少人靠麻木、阿Q精神胜利法、为虎作伥和斯德哥尔摩症候活下来。逃避正念,凸显了人们的生活状态和在此时此地的痛苦,而这些痛苦人们看到了吗?人们很多时候确实看到了,但他们认为解决不了。

        逃避正念的正面意义,如果说有的话,就是人们有意或无意地知道自己有痛苦,并且暂时没有出路,而这正是佛法修行的最初动因。就象一个人被荆棘刺痛,他缩回手指,下一次去处理荆棘时,他可能拿起了砍刀和手套这些武器一般,逃避正念而暂时逃离痛苦之后,一个期望自由自在的理性之人不应该处处对那些使其在身、受、心上受到折磨、压制和束缚的东西采取消极逃离的态度和方式 – 只要还是一个有行动能力和喜欢幸福的人,他就应该拿起正念修行的武器,不再逃避正念,而是开发和培育正念觉知,期望根除痛苦而幸福生活。当然悲观失望,也是选择,却与自由自在无关。

        逃避正念?一个人能意识到自己的逃避,这正是修行的开端。换句话说,逃避也有对痛苦的最基本和最少的觉察与了知。知苦比明明在苦中打转而不自知,要好很多,因为佛法四圣谛的第一谛就是了知自己和四周令人不满、痛苦、压抑,也就是感到不爽的种种事物。是的,坦率地说出来,我有痛苦,我想暂时逃避痛苦,这不丢人;是的,我有很多烦恼,我离佛陀的遍正觉境界还差得很远,这不丢人;是的,我有很多缺点,我还没有很好地修习正念禅而圆满觉知,这不丢人。相反,自诩已经完全了知无常、无我和平静,自称或借别人之口说自己是慧解脱或什么其他解脱的阿罗汉,或因为名、闻、利、养的缘故在佛教界制造噪音、自吹自擂,这很丢人,因为这显然是自欺欺人,连知道世间的贪嗔痴、痛苦和烦恼都谈不上。

        如实面对自己和周围的现象,对一般人来说很难,因为大多数人对自己和那些现象无知,虽然也长有眼耳鼻舌身意诸根。在逃避正念时知道痛苦,紧接着的下一步就是了解痛苦生起的原因。把不是原因的东西当作原因,混淆因果关系,甚至倒果为因,人们包括我自己经常如此,这就是不得不承认的现实情况。在了解真正的原因后,就会去试图根除痛苦,这就不再是逃避,而是想切实解决问题。要达到此目的,这就需要修行,即走以正见、正精进和正念而发动正志、正语、正业、正命和正定一起运作的八正道,基于正念修习的正念禅修,就是正念禅所倡导的现代化佛教的修行方式。从逃避正念开始,知道苦而了知痛苦之因,到主动实践正念禅修和正念禅,可能是大多数现代佛法修行人要走的路径。从无法如实面对自己和周遭,到坦然清楚自己和世间的缺陷和不圆满,再到通过修行超越此时此地的物质性和精神性的一切束缚,做一个自在和喜悦的人,不就是世俗谛意义下的幸福人生和胜义谛下的解脱人生吗?

        始于逃避,终获自由。修习正念禅吧。

 

作者投稿禅世界mg。


【版权协议】【免责声明】【隐私条款】

【禅世界论坛】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相应部》《中部》《长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净道论》

《禅世界WIKI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