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个人解放是佛教现代化的主题之一

在佛法修学中我们经常看到有关解脱(liberation)和觉悟(Enlightenment)关系的讨论,往往涉及佛教的宗派如上座部佛教和大乘佛教的区别与联系。我们所提倡的佛教现代化,主张将历史上的门户之见搁置一旁,特别是要把古代佛教发展中受制于当时文明程度和人们理性认识而产生的佛教古董如大量的无名或托名的论师所造教义、腐败的印度后期秘密大乘教法及其流续加以清除,回归佛陀的核心教义,让佛教焕发佛陀解脱觉悟精神的光辉,利在当代,泽及未来。

梅塔-无我和个人修学

当伟大的玄奘法师跋山涉水去国多年而从印度取回多卷佛经时,释迦牟尼佛已经在这个纷扰的世间逝去约一千余年。在这漫长岁月里,佛教在古印度已经由早期印度部派佛教、早期大乘佛教演化为印度中期大乘佛教。在古印度的十多年间,玄奘跟随和请教过许多著名的高僧,他停留过的寺院包括当时如日中天的著名佛教中心那烂陀寺。在那里,他向该寺的住持戒贤法师学习《瑜伽师地论》与其余经论;而那时佛教的主流便是印顺导师所判教归类的“虚妄唯识”瑜伽行派。

梅塔-佛法因果法则的现代意义

在巴西某个热带雨林的一只蝴蝶扇动了一下翅膀,不久后导致太平洋西海岸某地发生一场毁灭性的热带风暴。这就是人们经常说的“蝴蝶效应”:在一个动态系统中,初始条件(原因)的微小变化,将能带动整个系统长期且巨大的链式反应,是一种混沌的现象。蝴蝶翅膀的微小行为变动,引起四周的气流扰动,通过一系列因果关系的传递,竟然造尺度宏大的结果,这难道不令人震惊吗?上世纪60、70年代发展起来的混沌科学以“蝴蝶效应”这一经典事例,很好地帮助人们了知很多看起来匪夷所思的事物。当事物的原因和结果存在不同时空尺度下的关系时,人们往往处于无知当中而不能觉知。

梅塔:“以信入道”和“以理入道”

我读了佛陀大多向圣弟子们开示的原始经典后,也能体会佛陀作为一位宣扬自己教义的老师的苦心:一方面他看到了传统婆罗门教和六师外道的教义的种种非理性、迷信和宗教徒的贪嗔痴,因此他提出了一个基于理性的核心教义(真实道)。另一方面,他不得不借助当时人们所熟悉的宗教、文化的概念、传说和表达方式来推广他的教义(方便道)。

梅塔:五四的佛学随想

”五四“是现代中国人熟悉的一个名词和象征。狭义的”五四运动“发生于1919年5月4日的中华民国北洋政府治下的首都北京,是一场以青年学生为主的学生运动,参与者还包括广大市民和工商人士等,是一次以示威游行、请愿、罢课、罢工和暴力对抗政府等多形式的行动。起因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举行的巴黎和会中,中日虽然同为战胜国,但列强将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即山东问题。有一部分国人极度不满当时北洋政府未能捍卫国家利益,从而上街游行表达不满。五四最着名之口号是“外争主权(对抗列强侵权),内除国贼(惩处媚日官员)”。广义的五四运动则是指自1915年中日签订《对华二十一条要求》到1926年北伐战争这段时间,中国知识界和青年学生反思及批判中国传统文化,高扬德先生和赛先生 (即民主和科学),探索强国之路的新文化运动的继续和发展。

梅塔-传统佛教中爱的迷思

“爱”这个字或单音节词在传统佛教里的大多数情况下,似乎不是一个正面的东西。大量古典佛经用它指称现代意义上在佛学修行中应该舍弃的诸感官享乐(sensual pleasures)、贪欲(lust)或渴爱(craving)。当姚秦鸠摩罗什法师、唐代玄奘法师以及更早魏晋时期的佛经翻译家们用“爱”来翻译梵文或印度佛教边地如丘兹国文字佛经中引来贪、嗔、痴的事物时,他们使用当时中国人所理解的特定含义的“爱”,并不需要特别阐释以避免歧义。

梅塔:核心佛教没有虚无主义

现实社会中的人们,经常将作为宗教的传统佛教批评和诟病为人生态度消极、虚无缥缈、对现实世界漠不关心和缺乏进取心。特别是在华语地区的某些地方,由于意识形态方面的因素,佛教在当代历史中首先作为共产主义鼻祖马克思所指称的“精神鸦片”受到批判和迫害,教科书和政府政策用对宗教的敌对态度系统教化了几代人;而当极左乌托邦破灭后,人们在金钱至上和腐败流行的社会坏境中发现自己丧失精神家园而无所依靠之时,打着佛教旗号的种种组织乘虚而入,兜售包括神通他力加持和升官发财保佑等投其所好的精神万能药,使得很多知识分子产生所谓佛教宣扬迷信和虚无主义的印象,并进而加重人们的精神危机。传统佛教是否包含虚无主义,是否应该被贴上虚无主义的的标签呢?

梅塔:现代人所需要的出离

中文博大精深很有意思,如果从字面上看一个概念,是无法知道其确切含义的,比如厌离、舍离、出离和断离等,对现代人来说不太容易区分它们之间的差别。从概念到概念的演绎,只是名相的游戏,佛陀他老人家如果看到这种文字游戏,要么保持圣默,要么直斥荒谬,因为这种名相游戏与佛教的目标即解脱觉悟毫不想干。

梅塔:解脱觉悟之道与菩萨道的关系

人们常说“条条道路通罗马”,罗马作为一个目标,的确可以从四面八方达到,只要那些道路的确通往罗马 – 如果有人说只有某条通向罗马唯一道路,人们自然是不会相信的。佛学修行的最终目的地,如同那些道路所要抵达的罗马一般,就是解脱觉悟,而非道路两旁的池塘、湖泊、大海、雪山或佛陀的塑像这些景象和境界,同时通向解脱觉悟的修行方法或道路,可以有很多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和因时制宜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