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男女平等的佛学修行

在现实社会里,我们常常发现性别平等的程度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的文明和现代化水平的标志。在政坛上,女总统、女首相、女议员和女法官在欧美和亚洲的发达国家和地区层出不穷;在商界,美国的跨国公司如百事可乐、通用、惠普、AMD和IBM等的女性CEO们也独领风骚;在体育界,甚至更多的女性选手在中国大陆比男性选手更能叱吒世界体坛。

梅塔:当代佛教弘扬的问题和办法

最近听到有网友说在四十岁前佛教修行对现代人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这种说法虽然过于苛刻,但每当看到佛教法会参与者的年龄分布情况时,我们不得不承认佛教对年轻人的影响确实有限。设想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时代的年轻人,进入香烟缭绕的庙堂,匍匐在佛菩萨的偶像前,面色枯槁艰难地打死念头,祈福于虚无缥缈的神幻境界,这会是一副多么不协调的画面。

梅塔:怀疑精神与佛教现代化

传统的佛教宗派如上座部、大乘和金刚乘等,一般来说对待佛陀和其教导是万分崇敬的。虽然在历史上中国禅宗某些禅师“呵佛骂祖”(如云门文偃),可是会其意者知道他们本意是破除修行人对佛陀和佛教教条的的盲目崇拜,要求佛学修行人自立自强而已。甚至佛陀提到的所谓使心烦恼而障碍智慧的五盖中的“怀疑”也是禅宗大师们所鼓励的 – “有疑才有悟”,他们参禅让人累积疑情,

梅塔:反智与佛教现代化

在当今社会上,反智主义(anti-intellectualism)在某些文化圈和人群里还是很时髦的。比如在某些社会学领域,有所谓学者推崇天马行空的思辨、直觉和神秘化,反对实证的科学方法并与自创的“科学主义”作堂吉柯德式的虚妄之争。在医学上,相信神秘的简单粗暴的传统办法和另类医疗,幻想解决现代医学的难题。

梅塔:错误与修行

佛学的修行者会不会犯错?如果从是否存在贪嗔痴的角度来看,在没有获得完全觉悟和达致彻底寂静的境界前,大多数人都会或多或少过犯身语意的错误。汉语里的“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和“金无足赤,人无完人”这样的俗语,权宜地说明大家存在的毛病相当普遍 – 甚至某些有名的修行之人,被揭露违反了戒律和世俗法律,我们仍能看到很多信徒为他们巧妙地辩护或者遮盖,所谓”为尊者讳“是也。那些俗语除了常常成为人们拒绝接受批评和改正自己的挡箭牌外,并没有告诉人们如何对待自己的错误。

梅塔:巩固直指人心的佛经

不时有人提起佛经太多和真伪参差,现代社会大多数人没有时间去阅读,更不要说去辨别真伪。佛教自释迦牟尼佛创立以来,吸纳了历代学人对佛陀教导的阐发和他们自己的创造,形成了蔚为大观的经律论三藏。其中佛经靠历史的积累和学者们的整理收藏,数量越来越多。基于佛教历史学术研究的理性的看法是,流传下来汗牛充栋的佛经可能包括佛陀的亲自教诫、历代佛教大师们的撰述和因为文献收藏之不易而窜入的其他学派的篇章。

梅塔:要提倡佛教界的有效批评

充满贪嗔痴的凡夫俗子往往不能接受批评,这可以从娱乐明星到家庭成员对别人批评的态度轻易看到,而且每个人都有自己一言难尽的体会。其实批评一词,在汉语里早先是指批注或评论,比如金圣叹批评小说《水浒》,那些“批评”之言有助于读者欣赏小说技巧之妙;文学界有文艺批评的专业,也是对文学作品和作家的各种风格和思想施行评论和判断。

梅塔:佛学和作为工具的理性

设想把一只蚂蚁看作一种二维生物,让它在平整的二维桌面上自由地爬动。由于它所活动的空间是没有第三维的,当然它就无法知道在头顶上还有其他东西,如控制照明的灯和屋顶。它发现桌面的某个区域有时雪亮,有时昏暗,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它无法了知在三维世界中一个观察蚂蚁的人正将照亮桌面的灯光随机地打开和关闭。根据最新前沿的现代物理学的弦论猜想,各种事物(佛学所说的诸法)都是由高至若干维如十一维空间中各种微小的振动形态所构成的,

梅塔:“面子”和现实

对于于“面子”,一般人都十分喜爱,古今中外,无论王侯将相,还是贩夫走卒。这应该源于人们在精神上的自尊和功利性行为:一方面,心理学指出正常人格对“面子”的心理需要;而另一方面,人类社会的政治经济环境赋予了“面子”利益上的属性,在某些场合,“面子”也是可以用金钱来计算的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