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修行人须能容忍异己吗?

修行人须能容忍异己吗?

 

山海会

2022.05.03


佛陀有说过修行人应能容忍异己吗?容忍异己是现代佛法修行人所应具备的品质吗?

这些至少都应被视为佛教现代化里程上的实际问题。因为这些问题牵涉到现代人类主流文化里的精神价值,即自由与民主。所以到底应如何看待「容忍异己」,恐怕会是佛法修行人无法迴避的问题。

佛陀虽没有说过修行人应能容忍异己,但这绝不代表佛法的修行对此没有立场。因为是那时代的印度文化里尚没有民主的观念,所以也就没有这个词。但不能说不能容忍异己就不是修行之病。因程度重的不能容忍异己会发展成三毒烦恼(贪、瞋、痴)里的瞋。而程度轻的,就会是五盖(贪、瞋、昏沈、不安、疑)里的不安(也被称为掉举)了。

所以不能容忍异己是佛法修行的觉观对象,也是需要所有修行人超越与克服的。

五盖的原始意义是五种基本的障碍。能遮障人本具的智慧,所以需要将其「去除」。就像需把盒盖拿掉,才能看见盒子里头的东西一样。所以修行人自古以来就须有容忍异己的能力,并非到了现代才冒出这么一个新东西。而且这是必须具备的修行基础。即如果没有这个基础,修行会无法深入。如佛陀在法念处的相关经文里(註释一),最先讲的是远离五盖的部份,然后才讲到十二处,七觉支与四圣谛。

由此可见不能容忍异己,是现代佛法修行人的主要障碍之一。因为当人不能容忍一个「和自己不一样的存在」,而有了恨意,甚至欲将其除之而后快,就是最常见的瞋心,是无法谈什么修行的。如果没有发展到恨的地步,而只是对其「看不顺眼」,或把这和自己不一样的存在视为假想敌(未来潜在的可能敌人),就是现代人最常见的不安了。

而修行人如果不能远离这两种现代人生里实际存在的「盖」———能遮障智慧的瞋与不安,讲太多「修行」会不大实际。

而且因这两盖和今天人类主流文化里的「自由与民主」相关,我就以为有需要对容忍异己做进一步的探讨。因为人类民主的发展可谓是碰到了一个瓶颈,但处在其中的人却多不自觉。

简而言之,就是西方的民主诸国对内是施行民主制度,但对外却不能容忍异己,而在长期性地与自己认定的「非民主」政权为敌。所谓的冷战思维与「民主阵营」,其实都是这个原因造成的。这当然不代表民主本身有什么错,而是欧美诸国自己的「民主课程」尚未修完,故犹须努力。因为民主与自由的核心价值包含了「非暴力」。

有人说支持民主的人如果也容忍独裁,难道不正是一种矛盾?民主国家如果不使出浑身解术来打击「独裁政权」,任由他们残民以逞荼毒百姓,民主又何来所谓的发展呢?

事实上这种想法,就是民主发展的瓶颈了。因为真正的民主是无法靠任何暴力达成的。西方诸国一直以为颠覆或推翻独裁政权,就是民主阵营的胜利。这其实是对民主的一种误解与迷思。

因为这种思想就是不了解「缘起法」的结果,即民主的实现须具备足够的因缘,无法勉强。当一个国家的因缘仍然不足,硬要靠武装手段或外国的「支持」来施行民主,是一种妄想。也常会造成反而伤害了百姓的灾难。

以佛法的角度来看,宣扬民主的最佳方法是以身作则,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身教」———须自己展现出民主社会的优越性。其他的国家就会有机会进行参考与反思⋯也许有一天,就会发展出自己的民主体制了。

但最重要的,是所有人都必须瞭解一个事实:民主无法用任何的暴力为手段去「揠苗助长」。

欧美诸国在自己的国内实行民主,但在国外就完全是传统的斗争思维,拒绝容忍和她们体制不同的政权。但不能容忍的结果,除了会激起其他国家的民族主义情绪,也必然会反过头来影响到自己。目前在欧美诸国内部存在的暴力问题与社会分裂现象,其实都和这尚未修完的「民主学分」有关。只是欧美国家的人民,对此尚未能充分觉知而已。

这就是人类目前在民主进程上所遇到的问题。

换句话说,这些「民主国家」还不能超越与克服「我见」,也就无法在世间善导民主。所缺乏的就是容忍异己的能力。也就是菩萨道里所说的忍辱波罗蜜多。

 

註释一:

见巴利藏的大念处经(Satipatthana Sutta)。

 

作者投稿禅世界。


【免责声明】【版权协议】【隐私条款】

【禅世界论坛】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相应部》《中部》《长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净道论》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离线浏览压缩包

《禅世界WIKI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