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法念处是反洗脑

昨天和博蕙再度来到了那个记忆里的步道。那是我最后一次和她及鸿洋一起谈天的地方。时光飞逝。转眼之间,鸿洋离开我们已经五年了。博蕙告诉了我许多关于佛教的消息,也和我一起分享交换了彼此最近的心得

山海会:任何一法皆如筏

真以了义的佛法修行来看,世上并没有一个法门不是如渡河所用的竹筏———是用来帮人「渡河」的。因为以缘起故,法门本身并无实义,而只是在那种「苦」的情况下方有意义。法的存在目的,是在除苦。故任何的「法」均是相对于苦才成立,也是因苦方有的。

苟嘉陵:民主无自性

不少佛友会觉得「无自性」这三个字好像有点玄,不知道它到底是在讲些什么。也有人以为它似乎只存在于大乘论典里,就怀疑它到底是不是佛法。其实无自性当然是佛法,也是缘起的同义语,和无常、无我与空都是缘起法的一个面向。

山海会:如实面对自己是四谛的真义

今天的学佛人如果对佛法稍有涉猎,应是大都明白佛陀主要所教的,就是四圣谛(苦谛、苦集谛、苦灭谛、苦灭道谛)了。

但是直到今天,四谛对多数人而言,可以说仍是相当程度地被包裹在玄学与神秘的「观念外衣」里,而未能直接地被应用于人生。这当然是一种可惜。但这个可惜是完全没必要的。

苟嘉陵:念处随笔——缘起是否为绝对真理?

最近看到有人提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缘起法是否为绝对真理呢?

我想不少修行人都曾有过这个疑问。我自己就是其中之一。但这个问题其实是个悖论(paradox)。

金刚经里有「如来无所说」(注释一)的记述。甚至说如果有人以为如来有所说,即为谤佛。但如果事情真是这样,所谓的「佛教」意义又在哪里呢?这难道不就等于是说有没有佛教都一样吗?佛法真的是如此吗?而正念禅的修行对「缘起是否为绝对?」又是如何看待呢?

山海会:修行人须能容忍异己吗?

佛陀有说过修行人应能容忍异己吗?容忍异己是现代佛法修行人所应具备的品质吗?

这些至少都应被视为佛教现代化里程上的实际问题。因为这些问题牵涉到现代人类主流文化里的精神价值,即自由与民主。所以到底应如何看待「容忍异己」,恐怕会是佛法修行人无法迴避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