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如实面对自己是四谛的真义

今天的学佛人如果对佛法稍有涉猎,应是大都明白佛陀主要所教的,就是四圣谛(苦谛、苦集谛、苦灭谛、苦灭道谛)了。

但是直到今天,四谛对多数人而言,可以说仍是相当程度地被包裹在玄学与神秘的「观念外衣」里,而未能直接地被应用于人生。这当然是一种可惜。但这个可惜是完全没必要的。

苟嘉陵:念处随笔——缘起是否为绝对真理?

最近看到有人提了一个很有趣的问题———缘起法是否为绝对真理呢?

我想不少修行人都曾有过这个疑问。我自己就是其中之一。但这个问题其实是个悖论(paradox)。

金刚经里有「如来无所说」(注释一)的记述。甚至说如果有人以为如来有所说,即为谤佛。但如果事情真是这样,所谓的「佛教」意义又在哪里呢?这难道不就等于是说有没有佛教都一样吗?佛法真的是如此吗?而正念禅的修行对「缘起是否为绝对?」又是如何看待呢?

山海会:修行人须能容忍异己吗?

佛陀有说过修行人应能容忍异己吗?容忍异己是现代佛法修行人所应具备的品质吗?

这些至少都应被视为佛教现代化里程上的实际问题。因为这些问题牵涉到现代人类主流文化里的精神价值,即自由与民主。所以到底应如何看待「容忍异己」,恐怕会是佛法修行人无法迴避的问题。

客观派对:无声的瞋

中国人有句话说“除恶务尽,树德务滋。” 有人就以此说美国在全世界“宣扬民主”的作为其实没错。并指出这些作为就算是“偶有瑕疵”,但因大方向正确———是在与极权政权对抗,至少也应算是瑕不掩瑜。

苟嘉陵:莫以为修行不可生气

有人说三毒烦恼(贪、瞋、痴)里的瞋,其实不是什么坏东西,而应被视为所有世间改革运动所须具备的元素。换句话说,他是以为人如果对世间的不平都“无感”也“无瞋”,就不可能有什么抗议或改革了。故他以为佛教的现代化应重新界定什么是“瞋”,而不可把其视为绝对的恶。

客观派对:只能看到自己的不安

俄国与乌克兰的战争仍在进行。乌克兰没有如许多人预期般地很快被击垮,总统泽伦斯基也没有出逃。但俄罗斯比起乌克兰毕竟是大得不成比例。西方国家已决定对俄罗斯经济制裁,战争的结果会如何尚未能确定。,与因战争而阵亡、受伤的双方战士。因为战争毕竟是无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