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谁在散布和传播关于修行和觉悟的妄语?

谁在散布和传播关于修行和觉悟的妄语?

梅塔

2021.08.01


最近有人学着中国禅宗祖师的模样,散布和传播关于佛法修学里修行和觉悟的妄言妄语。为了显示其沾沾自喜的谬论的功效,他提出“谁在修行?”、“谁想觉悟?”的问题。如果你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我在修行,我想觉悟”,他就欣喜万分地宣布,你不了解佛法修行人都耳熟能详的三法印中的“无我”,因为你竟然说了“我”这个字,进一步说你执着于有“我”而与”无我“相背离。这人于是根据其天马行空的所谓逻辑,鹦鹉学舌地推断出因为“我”不存在,所以“只有业(actions)而没有造业者(doers)”,所以有“所谓出离之法就是某种印度蛇油(欺骗)”、“修行法门(methods)之谈不过是营销之术”以及“觉悟是一种骗局(scam)”的高论。其人自称“佛教老师”、“禅修教师”,迷惑了相当一批喜欢中国禅宗和印度灵修的佛教修行人或佛法爱好者。严格说来,其人的谬论已经诽谤和歪曲了佛陀的核心教义和教法,有意或无意地宣扬其个人邪见(wrong views)而断人慧命,这是真正的佛法修行人需要不计情面揭露的。

这人也同意佛陀所说:一切现象(万法)都是由包含色、受、想、行和识的五蕴所形成。在此世间五蕴所成的“我”,精勤修行并以觉悟为目标,完全符合一个活生生的人的现实需要,也完全不违反佛教的世俗谛,并没有丝毫错误 – 在这个现象界里,用“我”这个名相作标志而与其他的事物区分开来,是任何一个有基本理智的活在现实社会中的人必须做的,否则会产生个人与他人、社会和环境关系的混乱,根本无法在此世间生活。这本是简单的道理和人们的共识,不需要用那些妄言妄语去攻击或故作高深地喋喋不休“众人皆醉我独醒”。“觉悟”同样是概念或境界而已,一个五蕴所成的佛法修行者走佛陀所倡导的解脱觉悟之路,只要不执取一切现象、境界包括“觉悟”、“解脱”、“涅槃”、“无常”和“无我”等,以觉悟为目标而不断修正自己的错误,这何罪之有而遭人无理攻击?至于“业”和“行为”等,当然有“业”的五蕴所成的造作者和行为的施予者 – 佛陀本人清楚地在原始教典等佛经中对修行人的业和果的关系作了不懈的阐述,简言之就是造业者必须为其业负责。那位鼓吹妄言妄语的人,不过是在潜意识里割裂了胜义谛和世俗谛的关系,用自以为的胜义谛去反对、毁坏世俗谛,以为自己掌握了自以为是的绝对真理就批判和攻击世俗谛。与世俗谛对立的真正的胜义谛是不存在的。拿着“无我”、“苦”的概念去对现象界的事实和真谛加以批判,是可笑的“关公战秦琼”和“左右手互搏”,背后其实是一种极深的法执和妄想痴迷。

对佛法的核心教义包括觉悟和修行方法进行攻击,是一种由于自己无法理解佛法的怯弱,一种因修学没有信心的自卑而产生的狂妄,一种试图诋毁行之有效的修学法门的我慢,一种混淆是非而害人害己的胡言乱语。这位妄言妄语之人,其本身就是五蕴所成的他自己的身语意业,特别是妄语业的造作者和业果的承担者。这些业既然产生,因果法则可以保证其业果的如影随形和丝毫不爽。

妄言妄语其实可能是某些心理问题的表征,此类事件的发生是有科学根据的。某些人推崇的两位克里希那穆提(J.K.和U.G.K.)在他们的成长时期都有所谓身体大病或精神变异的特殊阶段,他们的时代崇拜者称之为突破(breakthrough)。因为这两位克里希那穆提是属于其时代的灵修演讲或开示的世界级“网红”,当时和现在都收获了不少名流追随者。其中J.克里希那穆提被称为“佛”、“觉悟者”和“阿罗汉”,然而这些所谓的“觉者”们所谈论放弃执着的“觉悟”被其某些当代极端崇拜者称为“骗局”,这是多么辛辣的反讽。当一个人眼前出现了热切崇拜的偶像,随之而来就是跪倒的双膝,无论这偶像是奥修J.克里希那穆提U.G.克里希那穆麻原彰晃或是宋七力等“大师”。

对于妄言妄语之人,应该在他的脑袋上来一记中国禅宗大师的棒槌敲打,看他这个名相疼还是不疼 – 没有五蕴所成的事相上的他,哪个人在喊疼呢?当没有人说他是什么异端(heretic),却大喊大叫别人不宽容而说他是异端时,他也许有被中世纪宗教裁判所迫害的妄想。如果说别人批评或嘲笑了什么,人们不过是指出了一个妄人(delusional person)的若干典型特征而已。

参考:


【版权协议】【免责声明】【隐私条款】

【禅世界论坛】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相应部》《中部》《长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净道论》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离线浏览压缩包

《禅世界WIKI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