衰败的小镇和农场家庭房屋

衰败的小镇和农场家庭房屋

禅宝

2018.08.24

从NASA的Wallops Facility的游客中心出来不久,经过小镇Stockton, MD。镇上的办公楼和商铺楼都关闭或废弃了,门和窗户都被钉死,以防擅自闯入,百事可乐的招牌还在泛着烈日的白光。镇上还有几处住房用屋,因为路边的邮箱似乎仍然得到邮局的服务。离镇子不远,有几栋农场家庭房屋已被遗弃,杂草,爬山虎和大树已经在四周的墙壁上铺满和穿出屋顶。从大小和布局看得出这些房屋以前曾经繁荣过,每年圣诞节和感恩节农场家庭也曾有过节日合家团聚的盛况。

从小镇出去,很快就是特拉华州(DE)南部Sussex县的农村,家庭房屋的状况与Stockton几乎一样。DE从北向南依次是拥有I-95走廊、Wilmington(金融中心)和Newark(UD)的New Castle县、Kent县与Sussex县,政治版图很有层次地从民主党的深蓝变到共和党的深红。在红色的Kent县和Sussex县,分布着较少的人口和大量的农场和畜牧场包括Perdue公司的养鸡场。New Castle县的人们应该不太了解Kent县和Sussex县的农民们在想什么和诉诸什么 – 人们的兴趣和谋生手段如此不同。同时,似乎也看不到农村的选民们会在一个深蓝州中影响到联邦和州层次的政治选举的结果 – 在今年11月的中期选举中,曾在2016年担任川普DE委员会的共和党人和地产商人Arlett将挑战民主党的现联邦参议员Carper,结果也许会被川普所拖累。目前DE的两个联邦参议员和唯一的众议员,州长、副州长和司法部长都是民主党人。

世界在不停地变化着,无常是其本性。九月份的初选和十一月份的中期选举会带来什么变化吗?两个红色县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