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自焚是暴力

自焚是暴力

苟嘉陵

November 16th, 21:58

自从在般若广场写了批评达赖喇嘛的「不作为之恶」一文后,已经有几个年头了。在这段期间裡,我和不少僧俗二众的友人交换过对此事的看法。有人觉得达赖没有表达对自焚者的批评,并无可厚非。因为他是流亡在外的藏族领袖,会对中共政权有发自内心的愤怒,可以想见。更何况文革时期西藏的佛教庙宇大多数尽毁于红卫兵之手。所以要达赖对那些抗议中共而自焚的年轻喇嘛们,表达否定他们行为价值的看法,有人就觉得委实太过。本期的般若广场既然要再次探讨什么是佛教徒对政治的中道,我就打算再以出家人的自焚为题,来讨论这个作为到底是不是佛法的中道。而我之所以要再次讨论此事,是因为我以为此事的讨论很重要。

其实不只是藏传佛教有出家人自焚的事。在中南半岛的南传佛教国家裡,也曾有过不只一次佛教僧侣自焚的事。最着名的就是上世纪六零年代的越南僧人释广德,为了抗议越南政府对佛教的迫害而自焚。这件事得到国际媒体的关注。最后独裁者吴廷琰的政权在5个月后(1963年11月)被推翻,南越政府陷入溷乱。这大概就是近代最有名的佛教僧侣为了表达对政治的抗议而自焚的事。当时不少的美国人,尤其是认同或自认为嬉皮的一代,因为反对越战而对此事抱持肯定的态度。就连最近菩提比丘率团去华盛顿抗议美国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我都听闻有美国人问菩提比丘为何没有像释广德一样地自焚。我觉得兹事体大,应对这个自焚的行为做法义的探讨。免得修行人在这个和佛教根本戒律———不杀戒相关的重要事情上,有所溷淆而认识不清。

基本上我肯定佛法修行人关心政治并参与,但我绝不肯定任何修行人用自焚的手段去表达政治意见或任何抗议。就算是为了「护教」或「护法」,都不应使用暴力作为手段。而我之所以有这个看法,正是为了护法与护教。因为这件事牵涉到佛教的根本法义,也就是佛法修行的本质是彻底洞见「暴力无用与愚痴」的教说。採取暴力的手段,无论是结束他人或自己的生命,以缘起法来看都是未能洞见四谛法义的表现。所以用暴力表达抗议是未解缘起的无知,也就是无明少慧。

佛法并没有禁止修行人表达对世间事的看法,也肯定修行人做自己能做的努力去改善人类的生存与文化环境。但佛法基本上是主张世间的不幸与不平,是源于众生的无明少慧,而绝不只是因什么人或什么政党在主政。所以佛法不肯定用暗杀为手段,去除掉任何不适任的政治人物。当然也绝不会用终结自己的生命为手段,去表达任何的不满与抗议。菩萨在三界的度生,应是不着我相、人相、众生相与寿者相。所谓的转法轮,应是把重点放在如何转动「众生知见」与「众生心」上,而这是需要极大耐心的。凡是以为用暴力除掉了任何人或政党,就可以「救国救民」或「救世」,以佛法的修行立场来看是「知见不正」,未解如来所说义。

更何况当今人类最严重的问题正是迷信暴力,以为残害无辜可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所谓「恐怖主义」的信徒,正是一群陷入「暴力迷思」的无知者,以为使用暴力结束自己与他人的生命真能够改变什么。而佛教在当今之世所应充分表达的,正应是对这种邪见的批评。但如果就连佛教本身都有这种用暴力以达到目的的思想,那我们凭什么去让人类了解缘起法及暴力的愚蠢、无用?如果就连「佛法修行人」都在想要用自戕来「激起民愤」以推翻「不义政权」,又哪裡还有什么资格去教导别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所以我对达赖的「不作为」予以严厉批评。这一点都不是对他的全盘否定或不敬,而是以为他没有尽到做藏族佛教精神领袖最重要的责任,也就是没有清楚表达佛法的立场:「自焚的行为并不符合佛法精神与大乘法义」。达赖的「不作为」是没有把佛法的价值放在政治情感的前面。藏族佛教与中共之间的恩怨是一回事,而佛法的法义又是另一回事,不可溷为一谈。依我看,达赖儘可以把大乘经论讲得一通二通,但如没有能对年轻的喇嘛在自焚这件事上给予如法的引导,讲得再多都不会有什么大用。也不会对人类精神的整体提昇,起到佛法应有的作用,与达到佛法应有的高度。

所以对任何「高僧」的自焚行为,我都以为不可讚叹,反而以为佛友应明白指出这种行为不合佛法,是未能正解四谛的表现。印度的圣雄甘地信仰的是印度教,反而要比这些自焚的僧人更懂得四谛法义,而能清楚照见使用暴力以达到政治目的的愚蠢与无用。

自焚是暴力,不是佛法的中道。无论自焚者的身段是何等无畏,姿态是何等优雅,均如是。


【首发于wisdomvoi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