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 人天乘与大乘佛法

 

【禅世界按】:此处大小乘之分只是原网站或作者的一家之言。从佛学的基本点来说,原无大小乘法之分别。随着历史的发展,一些佛教流派兴起了与早期法学不同的大乘思潮。流派之争,遂有名相的建立和区别。现在严肃的佛学修行人,多用思想流派和专注方向,而不是用简单的大小乘来梳理佛教的发展。大乘佛教在印度发展到秘密大乘佛教,与早期佛教思想相距甚远,很多方面与印度主流宗教合流,因缺乏竞争力而在印度灭亡。大乘佛教在印度的兴亡,应该引起佛学修行者反思佛教的生命力究竟是什么。


  释迦世尊成道之后,说法四十九年,讲经三百馀会,普度众生。惟以众生根器不同,如果只说一乘法,将使小根小智之流,不能获得法益。故说种种权巧方便法门,适应种种根基。佛如大医王,对众生种种不同之病源,施以种种不同之法药而医治之。

  这就使佛法中有了世间、出世间种种不同的法门,这种种不同的法门,可以五乘佛法概括之。

  所谓五乘佛法,是「人乘、天乘、声闻乘、辟支佛乘、菩萨乘」。这五乘的修持和所证的果位如下:

  人乘:乘五戒以生人中。

  天乘:乘十善以升天道。

  声闻乘:乘四谛而证声闻四果。

  辟支佛乘:乘十二因缘而证辟支佛果。

  菩萨乘:乘六度而证佛果。

  以上五乘佛法,人、天二乘是世间法,声闻、辟支佛、菩萨三乘是出世间法。出世三乘中声闻、辟支佛是小乘,菩萨是大乘。

  关于声闻和辟支佛所修持的四圣谛和十二因缘,在本文已有介绍,声闻乘修四谛,证声闻四果。声闻是亲闻佛之声教,彻悟四谛真理,渐次断见、思二惑,因而脱出世间生死苦海者,谓之声闻。声闻四果是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

  辟支佛修十二因缘,证辟支佛果。辟支佛译为缘觉或独觉,众生闻佛说十二因缘之理,因而觉悟者,名曰缘觉。若于无佛之世,众生无从闻法,但因宿世福德因缘故。能于诸法生灭的演变中,悟世间无常,或睹飞花落叶而感悟无常之相,因而豁破无明者,皆名独觉。

  声闻和缘觉为出世二乘,此外,释迦世尊为应机说教,广摄众生,尚说有人、天二乘。人、天二乘非究竟法,本不是世尊说法的本怀,但为怜悯众生,使不堕恶道去受剧苦,才说此保持人身和超升天道的权巧法门。

一、修乘五戒以生人中

  六道众生,生死轮迴。六道者,天、人、修罗、畜、鬼、地狱。畜、鬼、地狱为三恶道。恶道有苦无乐。天道乐多苦少,修罗多瞋恚,人道苦多乐少,思求出离,所以六道中适于修行者,惟有人道。然佛经中常说:「人身难得」。意思是,今生以过去的善根福德,获得人身,但来生是否仍能获得人身,则以今生的善恶业力所决定。学佛修道的人,倘能保持人身,纵今生修道无有成就,来生仍可继续修持,倘一失人身,何时才能脱离恶途,就很难预料了。所以佛说守五戒以保人身的方便法门。

  欲来生保持人身,今生要遵守几个条件,这几个条件就是佛门五戒。

  五戒,是: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邪淫。四、不妄语。五、不饮酒。这五戒,是佛门四众弟子的基本戒,不论出家在家皆应遵守的。

  (一)、杀生戒:佛教的基本观念是众生平等。佛说众生皆具佛性,皆可成佛。佛所说的众生,不单是指人,而是胎卵湿化四生之属皆包括在内。因此杀生戒不单是不伤害人的性命,进而亦不得伤害畜生、虫、蚁的性命。不但应戒除直接的杀害,并应戒除杀因、杀缘,如渔猎者为直接杀害,而贩卖猎具、渔网者亦为间接的助杀。

  佛于十善业道经中,说不杀生有十种利益:一、于诸众生,普施无畏。二、常于众生,起大慈心。三、永断一切瞋恚习气。四、身常无病。五、寿命长远。六、恒为非人之所守护。七、常无恶梦,寝觉快乐。八、灭除怨结,众怨自解。九、无恶道怖。十、命终生天。

  或有人说佛门戒杀,若暴乱入侵,岂不是要伸长脖子等死?其实不然,佛戒以一己私欲而伤害生命,至于执干戈以卫社稷,正是慈悲勇勐的表现。大法鼓经记载:「譬如波斯匿王,与敌国战,时彼诸战士,食丈夫禄不勇勐者,不名丈夫。」由此可知佛门戒杀无碍于保卫国家。

  (二)、偷盗戒:社会上的偷盗,有直接,有间接,有有形,有无形,例如小偷窃取,强盗抢劫,是直接的盗;贪官污吏的贪污舞弊,是间接的盗。勒索诈欺,抵赖债务,是有形的盗;假公济私,溷水摸鱼,是无形的盗。总之,不予而取,或以不正当的手段获得的财物,都叫做盗。

  佛说不偷盗也有十种利益:一、资财盈积,王贼水火,及非爱子,不能散灭。二、多人爱念。三、人不欺负。四、十方讚美。五、不忧损害。六、善名流布。七、处众无畏。八、财命色力安乐,辩才具足无缺。九、常怀施意。十、命终升天。

  (三)、邪淫戒:佛门四众弟子,有出家、在家之分,出家者根本戒淫,在家者只是戒邪淫。所谓邪淫,是指正式配偶之外的交合,及非时非处的交合。此外凡足以为邪淫因缘的如舞榭歌场,娼寮妓院亦禁止涉足。

  佛说如离邪行,有如下数种利益:一、诸根调顺。二、永离諠掉。三、世所称歎。四、妻莫能侵。

  (四)、妄语戒:未见言见,见言不见,虚伪夸张,藻辞掩饰,皆为妄语。妄语不但欺人,况且自欺。

  佛说若离妄语,有下列诸种利益:一、口常清淨,优钵花香。二、为诸世间之所信伏。三、发言成证,人天敬爱。四、常以爱语,安慰众生。五、得胜意乐,三业清淨。六、言无误失,心常欢喜。七、发言尊重,人天奉行。八、智慧殊胜,无能制伏。

  (五)、饮酒戒:有人以为以淨财沾酒而饮,无损于人,为何也列为戒条?殊不知酒能乱性,人间许多罪恶,莫不以酒为媒介。四分律载饮酒有十过三十六失,如坏颜色、无威仪、损名誉、失智慧、致病、耗财、无耻、不敬、坠车、落水等等。智者举一而反三,由此可知酒之危害了。

  佛门五戒,与我国儒家五常之义相近。五常者,仁、义、礼、智、信。而五戒中的不乱杀近于仁,不偷盗近于义,不邪淫近于礼,不妄语近于信,而不饮酒理智清醒,则近于智。儒家以五常为做人的标准,佛门以五戒为未来获得人身的条件。然而守五戒,只是消极的戒恶。消极的戒恶不是佛法的究竟义,所以进一步鼓励人积极的行善。

二、修乘十善以升天道

  在六道众生之中,人道虽优于畜生、饿鬼、地狱三恶道,惟人生浊世,八苦交煎。相较之下,天道乐多苦少,所以释迦尊者说此十乘善乃生天道的法门。

  天的梵名为提婆,含有光明、自然、清淨、妙高之义。佛经中言天的名数有二十八层,分为欲界、色界、无色三界。欲界有六天,色界有十八天,无色界有四天。

  欲界诸天,有男女饮食之欲,宫殿园院之好,故称欲界。色界诸天为离男女饮食之欲的有情所居,惟尚有身相宫殿,故曰色界。无色界诸天无色无物,无身体宫殿国土,惟以心识住于深妙之禅定,故称无色界。

  天上光明清淨,乐多苦少,是以世人多希望生天。外道也多主张生天,惟生天有生天之条件,那就是行十善。

  十善是不杀、不盗,不淫、不妄语、不两舌、不绮语、不恶口、不贪、不瞋、不痴。不杀、不盗、不淫是身业清淨。不妄语、不两舌、不绮语、不恶口是口业清淨。不贪、不瞋、不痴是意业清淨。身、口、意,三业清淨,谓之十善业道。

  关于不杀、不盗、不淫、不妄语四业,已于五戒中述及,不再赘述。不两舌,即不挑拨离间;不恶口,即不盛气辱骂;不绮语,即不秽杂戏谑;这三者是由不妄语戒开展而成的。

  至于贪、瞋、痴三者,佛法上称为三毒,是一切恶业的根本。内心若无贪、瞋、痴之意念,语言上不至有恶口、妄语,行为上亦不至有杀、盗、淫之恶行!

  贪、瞋、痴,杀、盗、淫,妄语、恶口、两舌、绮语等是十恶,不行此十恶,是为十善。若身业不杀、不盗、不淫,进一步放生、布施、淨行。语业不妄语、不绮语、不两舌、不恶口,进一步诚实语、质直语、柔软语、和诤语。意业不贪、不瞋、不痴,进一步不淨观、慈悲观、因缘观。这十善才称圆满。

  五戒是行为上消极的制止为恶,是外在的;十善是心理上积极的自发为善,是内心的。守五戒,行十善,是世间法,虽不堕入三恶道,但并没有了生死,脱轮迴,这是不究竟法。佛法的究竟义,是要众生了生脱死,超出三界。世间法只是权假方便,出世间法才是究竟。

  出世间法,是修四谛的声闻乘,修十二因缘的辟支佛乘,和修六度的菩萨乘。

  惟声闻乘和辟支佛乘,虽然了生脱死,超出三界,但其目的只在自度,所谓「拔一己之苦,得一己之乐」,弃世间苦海中的众生于不顾,所以佛尝斥之曰「蕉芽败种」,曰「自了汉」。因此,佛法的究竟意义,是在修六度万行,捨己为人的大乘菩萨道。

三、发菩提心与四弘誓愿

  禅宗六祖慧能大师有偈云:「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似求兔角。」

  佛法,是出世而又入世的,以出世的精神,作入世的事业。出世在于度己,入世在于度人。出世正所以为入世,入世也所以为出世。佛法的究竟义,是在发菩提心,四弘誓愿,行六度万行的大乘菩萨。

  菩萨是梵语的简称,具足应称菩提萨埵。菩提是觉,萨埵是有情。觉是觉悟,自觉且又觉他。有情是指一切有情识的众生。是既能自觉,又能觉悟一切有情识的众生。菩萨是上求大觉:成佛;下化有情:度众。

  要行菩萨道,先要发菩提心。发菩提心第一要无我,第二要慈悲。行慈悲而不执着我,知无我而不断慈悲,这是大乘佛法的真精神。

  佛家讲慈悲而不说博爱。慈是予人以乐,悲是拔人以苦。爱是感情作用,因为既称爱,就有能爱、所爱,既有能所,则有人我,以我为能爱,彼为所爱,有了人、我相,此爱就有差别;且爱是相对的,有爱就有憎。因此,佛法上不倡导爱,认为爱是众生起惑造业的根源之一。菩萨道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才是普度众生的根本。慈悲不是以我为中心,是建立在「众生平等,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无我」的基础上。我是众生的一份子,众生是全体的大我,度人以自度,利人以利我,这是慈悲的真义。

  婆娑众生,迷妄执着,背觉合尘,因而起惑造业,因业受报。众生的迷妄执着,非大慈大悲无以救度,所以世亲菩萨说:「菩萨见诸众生,无明造业,长夜受苦,捨离正法,迷于出路,为是等故,发大慈悲,志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如救头燃。一切众生有苦恼者,我当拔济,令无有馀。」

  华严经普贤行愿品,对于发菩提心的解释更为明白,经曰:「菩萨若能随顺众生,则为随顺供养诸佛,若于众生尊重承事,则为尊重承事如来。若令众生生欢喜者,则令一切如来欢喜。何以故?诸佛如来,以大悲心而为体故。因于众生,而起大悲,因于大悲。生菩提心,因菩提心,成等正觉,譬如旷野沙碛之中,有大树王,若根得水,枝叶华果, 悉皆繁茂,生死旷野菩提树王,亦复如是。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华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华果。何以故,若诸菩萨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是故菩提属于众生,若无众生,一切菩萨,终不能成无上正觉。善男子,汝于此义,应如是解,以于众生心平等故,则能成就圆满大悲。以大悲心随众生故,则能成就供养如来。菩萨如是随顺众生,虚空界尽,众生界尽,众生业尽,众生烦恼尽,我此随顺无有穷尽,念念相续,无有间断,身语意业,无有疲厌。」

  发下了上弘下化的菩提心,同时要发四弘誓愿。四弘誓愿,是「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四弘誓愿,古德解释是依苦、集、灭、道四圣谛而发愿的。

  一者、缘苦谛,见众生八苦煎迫,而发「众生无边誓愿度」的弘愿。

  二者、缘集谛,见众生烦恼重重,而发「烦恼无尽誓愿断」的弘愿。

  三者、缘道谛,缘无上正道,而发「法门无量誓愿学」的弘愿。

  四者、缘灭谛,因清淨寂灭,而发「佛道无上誓愿成」的弘愿。

  发菩提心,发四弘誓愿,还只算是发心,尚未实行。必须实际履践,才能达到上求下化的目的。所以发愿的第一步就是要行六度与四摄。

四、六度与四摄

  戒、定、慧三学,是佛门修持者必须的途径,而大乘复于戒、定、慧,外加布施、忍辱、精进、合称六度,亦称六波罗密。

  波罗密是梵语,意义为到彼岸。过渡的人须搭乘舟筏横越中流以抵彼岸,学佛的人,在生死轮迴的此岸,度过烦恼的中流,到达涅槃寂静的彼岸。六波罗密就是舟筏,行六波罗密,就可度过生死轮迴的苦海,到达涅槃即解脱的彼岸。六波罗密的内容如下:

  六度包括:檀那波罗密,译为布施,可度悭贪;尸罗波罗密,译为持戒,可度毁犯;孱提波罗密,译为忍辱,可度瞋恚;毗梨耶波罗密,译为精进,可度懈怠;禅那波罗密,译为禅定,可度散乱;般若波罗密,译为智慧,可度愚痴。

  六度名称如上所示,兹再分述如下:

  (一)、布施度:布施就是施捨,施捨是多方面的,并不专指金钱财物而言。释迦牟尼佛在往昔因中修行时,曾经捨身饲虎,割肉喂鹰,这就是高度布施的一种。以头目脑髓,肢节手足作布施的,称为内施,而以国城妻子,田园财物作布施的,称曰外施。

  布施共分为财施、法施、无畏施三种。以己资财随方施与的,叫做财施(包括上述内财、外财);以佛法教化众生,使其因而得度者,叫做法施;救护众生苦难,予以精神慰籍,使其远离恐怖者,叫做无畏施。

  布施不难,难于达到三轮体空的境界。三轮体空者,无布施的我,无受施的人,也无所施的物。正是金刚经上所称的「菩萨于法,应无所住,行于布施。」也就是本文前节所述:「行慈悲而不执有我,知无我而不断慈悲。」祈求慈悲发扬光大,不持没有望报之心,也绝无能施之念,这是布施的最高境界。

  (二)、持戒度:持戒,梵语尸罗,有止恶修善的意义。行大乘菩萨道,不但是消极的戒恶,更应积极的为善,以淨化身、口、意诸业,因持戒使真如佛性逐渐显露,而不为妄想执着所缠缚。

  持戒有在家与出家之分,在家者受持三皈、五戒,出家沙弥受持十戒,比丘受持二百五十戒,比丘尼受持三百四十八戒。惟菩萨受持十重四十八轻戒,不分在家出家。以其身份的不同,所持戒相亦有异。但在家菩萨亦有受持六重二十八轻戒的。

  (三)、忍辱度,忍辱可以度瞋恚。忍是能忍的心,辱是所忍的境。凡情最难忍受的,莫如侮辱,辱若可忍,则其他诸忍亦轻易做到。

  忍辱,不但是忍别人给予的辱,同时更要忍自己所遭遇的境。要于穷困病苦之逆境中,忍令颓丧卑鄙之念不生;于富贵顺逆之顺境中,忍令骄矜沉迷之念不生;于不顺不逆,万法生灭之常境中,忍令迁随移易之心不生。

  忍辱不但是忍心理上的侮辱戕害违逆诸境,且要忍生理上的饥渴寒热创痛诸苦。忍辱是与内心的烦恼贼作战,烦恼时时在人心头伺机蠢动,若一念不忍,烦恼即在心上佔据一方位置了。

  (四)、精进度:精进可以度懈怠。纯一无杂曰精,勇勐直前曰进。精进者,即未生之善心令速生,已生之善心令增长;未生之恶念令不生,已生之恶念令速断。修菩萨乘,上求佛道,下化众生,当以纯一直进之心,断妄念,去执着,显出真如妙心,自度度人,无有退堕。

  (五)、禅定度:梵语禅那,义为静虑,在于度散乱。禅定可分为事、理两种,事定者,依心摄境。理定者,如大乘起信论所说:「住于静处,端坐正意,不依气息,不依形色,不依于空,不依地水火风,乃至不依见闻觉知,一切诸想,随念皆除,亦遣除想,以一切法,本来无相,念念不生,念念不灭,亦不得随心外念境界,后以心除心,心若驰散,即当摄来,住于正念。」略言之,禅定是在于心力集中,而后产生智慧的一种定力。修禅定,须自守护六根下功夫,儒家有目不视恶色,耳不听恶声之语,老子谓五色令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亦此之意。

  (六)、智慧度:智慧所以度愚痴,是由禅定所证得的,即所谓「由戒生定,由定生慧。」但这种智慧,并不是世人博学多闻的有漏智,而是圆融无碍的正智。这种智慧能照破一切客尘烦恼,显露真如本性。因此,修六度即在于断烦恼,得智慧。智慧即般若,亦即佛性,若能证得智慧,就见到我们本来面目了。

  修六度,必须相辅相行,不可缺一。因为慧而不定,未能受用;定而不慧,未免沉迷;定慧双修,而不持戒,便碍于积习。三学具足而不布施,便不能摄化众生;布施而不修三学,只种下人天福报。持戒而不能忍辱,难调瞋恚之气;有精进而无自度度人,则徒劳无功;有诸度而无精进,则始勤终懈。所以一定要六度兼修,才能圆满大乘菩萨的二利之行。

  修菩萨行者,除勤修六度之外,尚须行四摄法,才能深入人群,普度众生。四摄法者,即是布施摄、爱语摄、利行摄、同事摄。

  1、布施摄:要普度众生,必须要深入人群,与被度的人接近,才能达到度人的愿望。布施摄,就是对钱财心重的人用财施,对于求知心重的用法施,使双方情谊逐渐深厚,而达到度化对方的目的。

  2、爱语摄:随众生的根性,以温和和慈爱的言语相对,令其生欢喜心,感到和蔼可亲而与之接近,以便于达到度化对方的目的。

  3、利行摄:修菩萨道者,以身、口、意诸行皆有利于人,以损己利人的行为感化众生,以共修佛道,达到度人的目的。

  4、同事摄:修菩萨行者,要深入社会各阶层中,与各行各业的人相接近,做其朋友,与其共事,在契机、契缘之情况下,而度化之。

  布施、爱语、利行、同事诸摄,只是行为上的摄化,行四摄时,尚须以四无量心为根本,才能表里合一。这四无量心是:

  慈无量心:慈是与人以乐之心,普缘无量众生。悲无量心:悲是拔人以苦之心,普缘无量众生。喜无量心:见人戒恶行善,生欢喜心,见人离苦得乐,生欢喜心,此心普缘无量众生。捨无量心:怨亲平等,捨怨捨亲;乃至以上三心,捨之而心不存着,此心普缘无量众生。

  修菩萨行六度、四摄,应三轮体空,不住于相。如金刚经云:「灭度无量无数无边众生,实无众生得灭度者。」又云:「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前者的意思是,众生皆具佛性,得灭度者,实係其本具之佛性显露,何能存念他是我所度化之心?后者的意思是,众生即非我所度化,则更不应执有能度之我,所度之人,与被度众生的智愚高下了。

五、菩萨与佛

  上求大觉,下化有情,修六度万行,自利利他,称为菩萨。然而,自初发心,行菩萨道,至自觉、觉他,觉行圆满,即补佛位之妙觉菩萨,其间果位,共有五十一阶之多。这五十一阶,各有名称,此处为篇幅所限,不能一一尽述,略言之,五十一位,是十住、十信、十行、十回向、十地,最后是妙觉菩萨。

  十住者,乃安住某处之义,谓以六度万行为所住之处也。其中由发心住,至灌顶住,共有十位。十信者,乃发心住位中修此十种心也!其中由信心至回向心亦有十位。十行者,谓依六度而作利他之行也:其中由欢喜行至真实行共有十位。十回向者,回转自己所修之功德,而趋向于所期之谓也。其中由救护众生离众生相,回向至法界、无量回向共十果位。十地者,地为万法所依,又能生长万物,意谓有为、无为,与一切功\\\德与所修行,依此令得生长也!其中由极喜地至法云地,共十果位。最后果位是妙觉菩萨。

  妙觉者,其义为自觉觉他,觉行圆满,而不可思议者。换言之,亦即佛果之无上正觉。妙觉菩萨,即补处之佛也。

  学佛法修行的人,守五戒,修十善,只不过是世间法,获人天小果,不出三界,仍在六道轮迴之内。修四谛,十二因缘,断见思惑,破我执,断烦恼障,可证阿罗汉和辟支佛果,但二乘小果,只知自觉、自利,不知救人、救世,且也非最高极果。若此处更进一步,内怀修道、成佛之愿,外行布施、利他之行,修六度,行四摄,最后破我、法二执,断见思、尘沙二惑,及烦恼、所知二障,即达到自觉、觉他的菩萨地位,当菩萨位满,再破尽根本无明,此时大觉已圆,即证佛位。

  释迦世尊一生说法,对于根基浅钝者及二乘行人,多说苦、空、无常、无我。关于这些以予介绍。但佛法是使人转迷成悟,离苦得乐的法门,既然使人离苦得乐,可知学佛的终点,一定有个不苦,不空,有常,有我的境界存在。这个境界,就是大般涅槃所具的「常乐我淨」四德。

  大般涅槃,梵语摩诃般涅槃那,译为大入灭息,大灭度,大圆寂等。大乘义章云:「涅槃,此翻为灭,灭烦恼故,灭生死故,故名之为灭,离聚相故,大寂静故,亦名为灭。那者名息,究竟解脱永止息故,息何等事,息烦恼故,息生死故,又息一切诸行事故。」

  证果圣者,入于涅槃,即具「常乐我淨」四德。常者涅槃之体,恒不变而无生灭,名之为常,又随缘化用常不绝,名之为常。乐者,涅槃之体,涅灭永安,名之为乐,有运用自在,所以适心,名之为乐。我者,若法是实是真是主是易,性不变易是名为我。淨者,涅槃之体,解脱一切尘垢,名之为淨,又随化处缘不污,名之为淨。这就是佛门修行者,自苦、空、无常、无我的凡夫境界,所证得的不苦、不空、有常、有我的圣者境界,佛的境界。

  佛者,是自觉,觉他,觉行圆满的觉者。佛有十号,曰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天人师、世尊、佛,合为十号。

  这样看来,由凡夫以至证佛果,阶位如是之多,佛似乎是高高在上,淼不可测。但反过来说,心佛不二,佛与众生,原为一体,因有迷悟染淨之分,才有众生与佛的分别。古德云 :「佛是觉悟的众生,众生是未悟的诸佛。而迷与悟,惑与觉,只在方寸之间。」

【名词解释】

独觉:又名缘觉,或辟支佛,是于无佛之世,靠自己觉悟的力量而脱离生死的人。即在佛法诞生前,有志觉悟的众生依禅定、观十二因、靠自力独觉独悟而成正觉的修行之果。   

胎卵湿化:佛法将众生的繁衍方式,分为四种,一是胎生,二是卵生,三是湿生,四是化生。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智名,旧译为无上正遍知,无上正遍道,真正遍知一切真理之无上智慧。新译为无上正等正觉,即真正平等觉知一切真理之无上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