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风子:卢梭是人类精神枷锁的锻造者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风子:卢梭是人类精神枷锁的锻造者


禅宝
(@chambord18)
Active Member Moderator
已加入: 5年 前
帖子: 6
Topic starter  

风子:卢梭是人类精神枷锁的锻造者

 

发表于 2017 年 10 月 01 日 由 辰思

 

“人是生而自由的,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

         让·雅克·卢梭

 

让自由思想蒙尘的“启蒙”

 

法国“启蒙思想家”卢梭说出了上述激情四溢、充满自由精神的名言,但本质上,卢梭却以其充满激情的“自由”与平等思想为人类锻造出了更加沉重且邪恶的精神枷锁。卢梭以追求自由与平等为目标所锻造的这副精神枷锁,扼杀的恰恰是人类应该具备的真正的自由精神。正如哈耶克所说:卢梭“提出了一种对自由的获得构成最大障碍的自由观”。

 

1791年12月21日,法国国民公会投票通过决议,给大革命的象征卢梭树立雕像,以金字题词——“自由的奠基人”——人类社会常常会如此荒诞!这清楚地表明,尽管人们将伏尔泰、孟德斯鸠、卢梭和狄德罗一起称为启蒙思想家,但法国大革命的实际精神导师却是卢梭,或者说当年的法国民众主要是受到了卢梭思想的“启蒙”。这也不难理解,政治哲学中,在强烈的正义感基础上所产生的平等思想,与人类原始而缺乏理性思考的平等情感具有天然的契合性,而卢梭的“自由”思想中正包含着十分强烈的平等诉求。

 

对于卢梭,我们应该如何认识与反思呢?泛泛而谈地说他的思想中包含着对人类文明发展的积极因素,向人类昭示了自由、平等与博爱等现代文明精神,这种一般性的认知不仅是远远不够的,而且是十分幼稚和有害的。张维迎教授曾提出了一个光芒四射的思想:彻底埋葬凯恩斯主义! 事实上,卢梭的思想也应该被彻底埋葬。而我们尤其应该彻底摒弃的,是卢梭的建构论理性主义方法论,这种方法论迄今还在对人类文明的发展产生巨大危害。正是这样的方法论导致了大量有关人类社会的错误思想,罗尔斯的《正义论》、德沃金的《至上的美德》、阿玛蒂亚·森的《正义观》都是在建构论理性主义方法论基础上产生的错误理论与思想,这些错误思想对普通民众的错误观念起到了极大的误导与强化作用,同时也铸就了人类的精神枷锁。

 

哈耶克在《致命的自负》中对卢梭的建构论理性主义思想进行了深刻的批判与彻底的否定,他指出:“卢梭为知识分子发放了许可证,使他们得以抛弃文化限制,为争取不受限制(自由之成为可能,正是因为这些限制)的‘自由’找到了理由,并且能够把这种对自由基础的攻击称为‘解放’ 。”的确,卢梭为人们解放内心原始的不受约束的自由(积极自由)奠定了理论基础,法国大革命的血腥与屠杀正是卢梭激情四射的“自由”与平等思想的最终结果。

 

时至今日,卢梭的思想依然毒害着大量普通民众的思想,许多中国的社会精英与学者也不例外。尽管已经有学者认识到了卢梭思想的危害,但总体而言,卢梭依然是一个响彻云霄的名字,尤其在中国,他的名言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自以为是其他一切的主人的人,反而比其他一切更是奴隶”更是为人们广泛传颂;他的政治哲学著作,依然作为古典社会科学名著而出版;这样的现状,沉重地反映着中国社会、包括中国的政治哲学家们,依然处于尚未启蒙的原始状态。

在《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一书中,卢梭阐述到:“自然界中很少有不平等的现象,当今流行的不平等现象是人类在求生存和进步的过程中,人为逐渐衍生成的。”同时,卢梭还坚持认为人性本善:“本性的最初的冲动始终是正确的,因为在人的心灵中根本就没有什么生来就有的邪恶。”人类天然地不平等——自由主义思想大师米塞斯对此做过明确地论断,这是自由主义伦理的基本法则。自然法决定了人类是天生不平等的,人们在身高、体魄、智力、美丑等方面天生就是不同的,人与人之间这些自然属性的明显不平等是一种客观存在,人们对此除了接受没有主观选择的可能。尽管卢梭注意到了人的“自然的或身体上的不平等”,但他却依然做出了上述错误的结论,而这是一个致命的错误,它导致了卢梭由此走上了与自由主义相反的认识进程。

 

自由主义的敌人卢梭

 

事实上,卢梭所愤愤不平的不平等现象本质上是以私有制为基础的自由社会中的人们在社会地位与财富分配上的不平等,即所谓文明社会中的不平等。这些不平等恰恰是由于自然状态中人的不平等而导致的自由社会中的必然结果。正如哈耶克所说:自由不但不会造成平等,反而会造成不平等,并以此证明其正当性。因此,卢梭的上述两段阐述毫无疑问地表明,其思想在本质上是违反自然法和自由主义伦理的。当然,要严谨地论证卢梭思想的谬误,显然无法在这样一篇文章中完成,笔者只能去繁就简地加以简单阐述。

 

对自然法的错误理解形成了卢梭的建构论理性主义方法论,也造成了卢梭思想的自相矛盾。一方面,他认为私有制是人类文明的起源:“文明社会的真正奠基人是这样一个人,他第一个圈起一块地,并想到说:‘这是我的!’而且他居然能找到一群头脑简单的人相信他。”另一方面,他又认为私有制是万恶之源:“私有制出现了,劳动就成为必要的了……,不就便看到奴役和贫困伴随农作物在田野里萌芽和滋长。”然而,人类历史与自由主义伦理都充分地证明,私有制是自由的基本保障,是人类走向文明富裕的基础。自由主义的开山鼻祖约翰·洛克说:“‘无财产的地方亦无公正’这一命题,就像欧几里德几何学中的任何证明一样确定……,就像三角形的三角之和等于两个直角之和一样正确。”因此,私有制非但不是万恶之源,而恰恰是人类文明的源泉。个体的自由恰恰起源于私有制的诞生,源于对私有财产圣神不可侵犯的信仰。用那句非常著名的话来说,即: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正是私有财产的神圣不可侵犯保障了个体拥有了最基本的自由权利,卢梭完全无法理解这一最基本的自由主义原则。简而言之,在人性、平等、私有制这三个自由主义最核心的基本概念上,卢梭的思想均是与自由主义相悖的。因此,本质上,高唱自由赞歌的卢梭是一个伪自由主义者。正如哈耶克指出的,卢梭的思想具有典型的建构论理性主义特征。建构论理性主义是人类源自本能的一种根深蒂固的思维方式,它以原始的正义和平等情感为基础,为人类建构出看似美好壮丽的理想社会愿景,但在本质上,这些美好的社会愿景均是偏离自由主义精神的空中楼阁。谁能说法国大革命所追求的自由、平等、博爱不是美好而崇高的呢?但法国大革命带给法国民众的却是血雨腥风的人间地狱——“(1792年)九月的大屠杀充分释放了人的兽性。大量的女囚被强奸,很多受难者被肢解。在比斯特,43名17岁至19岁的年轻人,是在精神病院治疗的精神病患者,这时全部被私刑处死。安托瓦奈特王后的好友、43岁的郎巴勒公主,在遭到毒打和强奸之后,被民众割下四肢和头颅。他们用长矛挑着她的头,在王后囚禁的窗下游行。”(林达《带一本书去巴黎》)

 

从卢梭到罗尔斯、再到当代的阿玛蒂亚·森,建构论理性主义是这些伪自由主义思想家们的家族式特征,他们都为人类描绘了无比公平正义的美好社会蓝图,但实际上,他们的思想所锻造的,无一例外的是以正义和平等为外观的沉重的精神枷锁,是对自由精神的侵害。如果我们不能清醒地认识到这些建构论理性主义思想给人类思想带来的毒害,我们的文明就会受到损害。事实上,这些建构论理性主义思想不仅在西方国家造成了极大的危害,对其他国家的文明发展更是形成了巨大的阻碍。因此,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他们的思想是有毒的,恰如一朵朵美丽的罂粟花。

 

毁灭自由的平等主义恶魔

 

卢梭以《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解放了人类心中的平等主义恶魔,正是这一恶魔导致了法国大革命这样的人间惨剧。哈耶克在《致命的自负》中说:“毫无疑问,200年来,卢梭的呼吁极大地动摇了我们的文明。”,我们必须深刻地认识到,在卢梭看似极其正义高尚的华丽辞藻背后,是其建构论理性主义方法论所导致的致命自负,这种方法论与自负产生的是毁灭自由的平等主义恶魔。自由意志主义政治哲学家霍普非常深刻地指出了平等主义的巨大危害,他谴责法国大革命是与“纳粹德国的国家社会主义革命一样的邪恶革命”。他指出,法国大革命导致了“弑君、平等主义、民主、仇恨宗教、恐怖屠杀、大规模掠夺、强暴和谋杀、强迫征兵,以及总体来说,一场由意识形态主导的战争。”也许霍普的言论过于极端,有些说法值得商榷,但至少,他指出了平等主义的致命危害,这是非常值得我们这个有着“不患寡而患不均”传统思想的民族特别警惕的。英国自由主义思想家伯克在《反思法国大革命》一书中做出了准确预言:法国大革命的“毁灭性的破坏终将导致一种新的专制主义强权的出现,唯有它才能够维持社会免于全面的混乱和崩溃”。是的,卢梭的平等思想和对积极自由充满激情的追求,最终导致整个法国社会陷入失去控制的疯狂,人们不但失去了自由,连最基本的人权也不复存在。

 

马拉之死

 

人类内在精神中被自由精神束缚住的平等恶魔一旦得到解放,人类原始而强烈的平等情感必然湮灭人的理性自由精神——这种理性自由精神导致的是人们对消极自由的承认。此后,人们必然代之以激情澎湃的积极自由主张,即伏尔泰所宣称的:“自由者,可随心所欲之谓也。”(“quand je peux faire ce que je veux,voila la liberte”) 但问题是,每个人的随心所欲的自由(积极自由)都会颠覆所有其他人拥有的无限自由——不受限制的自由,这便是卢梭、包括伏尔泰“自由”思想所产生的悖论。将原始的自由欲望区分为积极自由与消极自由是人类在文明演化过程中理性思考的结果,这是人类由初始的自然状态发展为文明社会的必然,也是人类社会演化为文明社会的必要条件。由此我们认识到,就人类文明的演化发展来说,唯有消极自由是被允许的,是文明演化发展的前提条件。因而我们必须彻底摒弃卢梭、伏尔泰们主张的积极自由。

 

事实上,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给法国民众带来的绝不是启蒙思想,而是一种违反自然法、缺乏理性思考的原始平等思想。卢梭的平等思想非但没有使法国民众得到启蒙,反而为人们原始的直觉主义平等欲望或诉求进行了理论上的背书,其思想正是造成法国大革命演变为多数人暴政的理论基础,使得法国的革命家们以及参与大革命的民众笃信他们是在为真理与正义而战。正是卢梭的思想与理论使得法国大革命“只留下空洞无物的自由表象”。因此,如何正确地认识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或者说,如何正确地认识卢梭思想的谬误,是人类获得启蒙的一个基础条件。卢梭激情四射的“自由”思想、泛滥的同情心、言辞华丽的雄辩为人类带来的是杀戮、社会动荡,是精神与肉体上的双重枷锁。很显然,被誉为启蒙思想家的卢梭,并不是文明的启蒙者,也绝不是“自由的奠基人”,正相反,卢梭恰恰是自由的掘墓人!因此,在今天,清醒地认识到卢梭思想的谬误和对人类思想的毒害,彻底的否定卢梭的所谓启蒙思想,对于人类文明的发展,尤其是对于中国社会的文明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2017-09-24

读者推荐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