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物华天宝:王佐之死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物华天宝:王佐之死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372
Topic starter  

物华天宝:王佐之死 (上)

二十世纪,一九0一年到二000年,这一百年之中,是中国人民最艰难困苦的一百年。这一百年中,中国发生了无数的革命、战争、屠杀和饥荒。其间妄死人员达几亿之多,远超半数。而王佐就是其中最惊心动魄的一个。

一. 井冈山土、客籍由来:

井冈山,确切地说应该是永新县,包括宁冈、永新、莲花,历史上本都属于永新县。这三县拥有同一民族,和全球唯一的一种语言,所以也就尤其亲密。当然亲密之中,更讲究“义气”。“桃园三结义”的兄弟情,在永新县人民中传承上千年,经久不衰。

永新的土籍人,大部是宋朝以后,陆续迁入的客家人。而客籍的迁入就很晚,其实,明朝以前,基本无客籍,直到清朝晚期,才大量迁入,这都是有历史根源的。明朝以前,永新县人口并不多。再加鄱阳湖大战后,明太祖对湖南、湖北狠狠地痛开杀戒,以致于二湖地区,千里无人烟。所以,清以前的“客籍人”,只要翻过罗霄山脉就能进入湖南、湖北,轻易就能获得土地和资源,根本不用上山当土匪。

真正让客籍壮大,那就是“太平天国”运动。1865年,“太平天国”南京首都被攻陷后,幼天王洪天贵福在逃往江西途中,不幸遇难。而赣南、粤北的20多万太平军猝然丧失首领,以至于无所适从。20万大军在坚持斗争十年后,由于没有头头,也就渐渐溃散。以往的江西罪犯,都是逃往湖南,可此时的湖南是湘军的老巢,太平军的克星。所以这批人,不敢进湖南,绝大部分都散入罗霄山脉中,成为客籍。

罗霄山脉,千里荒芜,既不能耕种,也不产粮食。但这里却出产大量的木材,参天大树比比皆是。冬天,农闲之时,山的主人砍伐树木、竹林。春天一到,洪水猛涨,巨木、竹杆顺流而下,流入赣江,流进吉安。在这里,山的主人雇用临时工,把巨木扎成木排,巨竹扎成竹排。然后顺流而下,直至南昌、南京和上海出售。浙江、江苏基本是平原地带,不产木材。而在铁路不发达的中国,长江水路才是最好的运输线。当年上海的建筑材料,基本来自安徽、江西,其中相当一部分就是来自罗霄山脉。

而罗霄山脉上的每一寸土地、每棵树、每根草都早已有主,所以这些太平军,也就是客籍人,只好挖野菜、种南瓜为生。当然也会偷偷砍伐树木出售,更有甚者,还会绑架小孩和妇女。每当绑架事件发生时,就会招致当地土籍强烈反抗。土籍的几个村庄就会联合起来,上山搜索。而井冈山这么大,千里无人烟,这种搜索往往都是无功而返。当然当土籍搜山时,客籍人就得东躲西藏,还不能有炊烟,活活地饿上好几天。其间传闻,就如梁山泊、水浒传一样,甚至还要更加精彩、离奇。久而久之,土、客籍就形成了一种默契:

1. 客籍人在山上种菜、搭个茅棚可以,但土地和树木仍是土籍的,也就是原主人的;

2. 山上的巨型树木,都是有人专门出钱买下和订好的寿材和建筑材料。客籍人决不能砍伐,而且还必须保护,否则就得滚蛋。作为守护木材的回报,土籍人每月还得送几担谷物上山。

就这样,土、客籍人隐形中就形成了一种平衡。作为土籍人,自己的土地供人吃、住,还得花钱养他们,当然很不快乐。而作为客籍人,看到土籍人过着优雅的生活,占着美好的资源,当然也不甘心。就如现今,北京市的低端人口与X市长的关系一样.

二. 袁、王之别:

袁文才1898年生,祖籍广东梅州。梅州应该远比江西富庶,再加广东产盐,当年交通不便,一斤盐从广东到江西后,就可换一担谷,可见,广东人要远远富于江西人。自“太平天国”后,袁的祖上就逃入江西,成为井冈山上的客籍,袁家的生活也从天上掉入地狱。当然这种变化,在袁文才幼小的心灵上,深深地扎上了一针,导致袁文才从小就想改变这一切,就想出人头地。1921年袁文才进入永新县禾川中学,不久又加入土匪组织“马刀会”,由于袁有文化,很快就成为“马刀会”头头。1920年代,是民国初建时期,根本无力对付土匪。民国政府招抚了“马刀会”,改编成为“宁冈县保卫团”,袁文才直接担任团总。这就是中国特色,土匪只要变换旗帜,改穿服装,就成为警察。1926年11月,袁文才加入中国共产党,但袁的出人头地之心,永远不变。

王佐1898年生,是袁文才的老庚(即同年出生),土生土长的江西遂川人,家境贫苦。1923年就参加了绿林组织,长期躲在井冈山顶—茨坪,过着梁山好汉的生活。当然没有文化,也就胸无大志,只想占山为王。

三. 死亡之路:

1927年9月,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部队,到达永新县三湾村,10月毛率部进入宁冈茅坪,袁文才地盘。在当地共产党组织的帮助、说服下,毛赠送袁文才100支枪,袁回赠1000元大洋,并接受毛的红军改编,创建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尔后,在袁的游说下,毛赠送王佐70余条枪,王佐也回送50担谷,当然王佐仍拒绝毛的改造。这时毛想到了何长工。

何单枪匹马进入王的军队,但不与王的官兵交往(这会引起王的怀疑),只与王的家属接触。这样,何的工作渐渐引起了王的好感。真正使王佐发生根本转变的是,何帮王去除了死对头,土籍人,反动民团的总指挥—尹道一。

其实,王与尹的斗争,就是土匪与民团的斗争,客籍与土籍的斗争。也是一部典型的土匪或绿林英雄而或梁山好汉的成长斗争史。

王佐出道,摆平井冈山其他几股绿林,对他是小菜一碟。而碰上尹道一,他就感到头痛,以致两人结下了血海深仇。而且,让我们再把目光往后看去,直到王佐与尹道一都成了亡人,他们两人的后代都依然仇深似海。

王佐怵尹道一,是因为尹道一的后台太硬。尹道一本是井冈山下的永新县拿山地区一带的一名土豪,又名尹在中,字子柱,青年时曾混迹广州、南昌、九江一带,后来返回乡里,拉起一支拥枪百余杆的地方武装,当上了永新县关背东二区保卫团团总。进而在土豪劣绅的拥戴下,又爬上了遂川、莲花、泰和、永新、宁冈五县联防总指挥的宝座。

既然当了总指挥,就得办点实事。尹道一曾几次组织人马对井冈山的绿林进行清剿,后来又花言巧语,将王佐的部队进行招安,给了王佐一个保卫团团总的空头衔,让王佐为“团总”的同时,尹道一却不停止他对王佐的清剿。碰上这样的对头,王佐自叹倒霉。后来尹道一又干脆反目追杀王佐,使王佐几次差点成了断头鬼。特别是王佐在1927年的春天将他的部队改编为遂川县农民自卫军,就更成了尹道一的眼中钉。

随着王佐与何长工交往的日益加深,王佐说出了他的心病。听完王佐的倾诉,何长工已经觉察到了胜利的天平再次向他倾斜,他马上将此事汇报给毛泽东,并提出了替王佐除去宿敌尹道一,让他完全相信工农革命军的计划。

几天之后,毛泽东同意了何长工的计划,并派去一个排的工农革命军战士助战。这种打打地主武装的战斗,在工农革命军的眼里只能算是小打小闹。但因此次打尹道一的意义重大,它关系到王佐部队的归属问题,所以,何长工倒也不敢小觑。战前,他召集王佐、刁辉林、王云隆等人在茨坪召开秘密会议,详细确定了消灭尹道一的作战方案。第二天,各路部队依计而行,行前,何长工又特别交代王佐:“只要能把尹道一引到旗锣坳,我就有办法把他的脑袋拿下来,你自己不用去打。”

王佐亲自带领一支人马赶到了尹道一团部的所在地石门。拂晓枪响,天一亮王佐便带人马佯装败退,且战且逃,直向井冈山奔来。

尹道一不知王佐背后有高参助战,见是王佐来捣乱,想也未想便打马追来。战斗渐入佳境。

其时,何长工埋伏的人马已在拿山通往井冈山的唯一通道旗锣坳等候多时。这旗锣坳,一边是群峰峭壁,一边是峡谷深涧,地形十分险要。尹道一追至旗锣拗,已是日上三竿时分,不由人疲马乏。他令大部队继续追击,自己带一个班的人马停下来小憩一番。

埋伏的部队一看此情此景,知道机会来了,一声令下,一齐向尹道一开了火,尹道一身边的人纷纷倒下。

王佐部的旗手罗和生看见尹道一,便纵身扑了过去,大叫:“尹道一在这里!”说毕,紧紧地箍住了尹道一。

紧随其后的王佐部班长李珍珠闻声,也扑了过去,拿起一把两面刀直向尹道一的胸口捅去。尹道一当场毙命。

消息传到茨坪,王佐犹不相信多年的夙愿一朝成真,直至看到尹道一的首级,他才不禁仰天长笑,接着朝着尹道一的首级狠狠抽了两记耳光。第二天,王佐命部下抬着尹道一的首级在茨坪和大小五井一带游乡示众。

枭首尹道一,给王佐最大的震动是,革命军中能人多。他郑重地向何长工提出请毛委员给他派一些干部来帮他训练部队。

就这样王佐完全把自己的部队交给了共产党,交给了毛委员。1928年4月,王佐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把自己的一切交给党。

不到二个月,1928年6月,中共6大在莫斯科召开,决议通过:“土匪头头一律歼灭……”。就这样,王佐加入革命才二个月,就给自己迎来了死亡之路。

(未完待续)


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372
Topic starter  

物华天宝:王佐之死 (中)

四. 六大文件:

1929年1月,中共六大决议案经过輾转,历经七个月的长途旅行之后,终于到达井冈山。而这时的井冈山,也走到了生死存亡关头。毛泽东在仔细看过文件后,召集朱德、陈毅、彭德怀、谭震林、陈正人、王怀、龙超清等人参加学习六大精神。

毛泽东着重宣读了《苏维埃政府问题决议案》:“与土匪或类似的团体联盟仅在武装起义前可以适用,武装起义之后直接解除其武装并严厉的镇压他们。这是保持地方秩序和避免反革命的头领死灰复燃。他们的首领应当作反革命的首领看待,即令他们帮助武装起义亦应如此。这类首领均应完全歼除……”

听了这个决议后,会场一声轻雷滚过,议论鹊起。王怀、龙超清首先表态:坚决执行中央指示……,矛头直指袁文才、王佐;陈毅朱德立即反驳:袁、王是军委委员、特委委员、党员、根据地的领导和创始人,不能妄杀自己的同志;最后,毛泽东一锤定音:“袁、王是革命同志、根据地开创者,不能把他们定位土匪……”

五. 革命鸳鸯:

1926年,龙家衡与贺之珍、贺怡都是永新女子学校学生。1926年10月,她们组建“十姐妹”宣讲队,宣传革命,宣传妇女解放。1927年龙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不久与永新县县委书记刘真结为连理。而刘真与龙家衡都是永新县西乡人。

1927年,毛泽东率领秋收起义的部队来到永新。第一件事就是要找一个家,在刘真等永新县党组织的帮助下,说服了袁文才,让毛在井冈山安家、落户。家安好之后,粮食就是首要问题。在群众没有发动起来时,打土豪、分田地,无异自杀。永新这地方,都是一个村连着一个村居住,也就是一个家族连着一个家族居住。动一个人就等于动全村人,或全族人。当年为了进入茨坪,红军曾协助王佐枪杀了尹道一,当然也就得罪了尹姓家族。而尹姓是永新大姓,又处井冈山脚下,所以,整个土地革命时期,尹姓都鲜有人加入共产党、加入红军。这就是上帝说的,“打开一扇窗,就必定关闭一扇门。”而当共产党对永新县苏维埃进行疯狂屠杀时,而这种屠杀,一届比一届疯狂。而每届新苏维成员,都把上届苏维埃委员当成屠杀的对象、革命的资本。可他们根本没有想到,当他们屠杀他人时,自己的头颅也成了下届委员们屠杀的对象,革命的资本。那时,革命热情是非常高涨的,屠杀也是很彻底,很少有人逃脱。这样永新县苏维埃被连续屠杀了六届,八万多人时,才停下来。不少是亲兄弟相残,甚至是父子对杀。而这时的尹姓家族,倒是消遥自在,没有波及。反倒是中共的恩人、中国工农红军的恩人,最早参加革命,把财产和生命都献给党的,五万多西乡革命群众,基本被中共杀光。

不能打土豪,又要解决上千人的饮食问题,特别是朱、毛会师之后,井冈山红军已过万人。这每天都得上百担谷子,对红军是致命杀伤,而对刘真也是一个头有两个大。这时,龙家衡站出来了,这个大地主的女儿。她把自己从父母那儿分来的全部财产、粮仓交给了刘真,还把自己的田产变卖成粮食后,送给了红军,送给了井冈山,这就有了“朱德的扁担”。

龙家衡的行动激励了里田镇的各界人士,富户和穷苦农民,他们纷纷拿出自己的财产,支援红军,支援革命。而里田是西乡的首府,永新县除县城禾川镇外,最大的镇。是整个永新县的马首,东乡、南乡、北乡也纷纷发动起来了。此时刘真,这个县委书记,把永新革命推向了顶峰,光西乡就发动了五万革命群众。组织了工农暴动队、赤卫队,发动土地革命,还介绍了王怀、朱昌偕、刘天干等加入中国共产党。

其实毛泽东的土地革命三大经念:暴动队、赤卫队和土地革命,都是来自刘真。井冈山革命根据地的创立,首功是毛泽东;刘真、龙家衡应该是第二;而袁文才、王佐只能算老三。作为永新县委书记,县农委会主任,首先引领毛泽东在西乡南塘开展了土地革命,才使永新的革命群众如雨后春笋般地发展起来。

其实,我一直怀疑,也很肯定地说:毛在永新,根本没进行土地革命、组建赤卫队和暴动队。这都是刘真的功劳,在毛来永新之前,就开展了。作为一个纯正的永新人,毛的讲话录音,我至今一句都听不懂,而毛根本听不懂永新话。虽然毛娶了永新婆娘,但贺一直在县城,读教会中学。1949年,我小姨妈在27军军部当兵。当时贺的亲戚从香港、台湾来上海探亲,每次都要把我姨妈请去当翻译。贺也不懂永新话,贺只能算半个永新人。可见,毛在永新,就是一个瞎子、聋子和哑子。你相信一个又聋、又哑、又瞎的人,能发动几十万群众造反?

对于当时大好的形势,毛泽东慷慨地发出了一声:“我们看永新一县要比一国还重要。”

六. 宛希先首开杀戒:

1928年8月,八月革命失败后,毛泽东率三十一团三营前往湘南迎接红军主力。留下宛希先,担任统一行动委员会主任,统一指挥地方和部队对敌斗争。其间,永新县委和行委发生意见分歧,这本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可宛希先以“永新县委闹独立”为由,擅自撤销刘真县委书记职务,这是宛刘之间第一次分裂。刘很坦然,但宛却发现,永新县委、特委那些人,王怀、朱昌偕、刘天干等全是刘的蜜友,使自己更为孤立。(宛因为皮气和性格,一直不受群众欢迎。)

1928年8月中旬的一天下午,龙家衡突然接到丈夫刘真父亲病逝的恶耗。事情突然,8月也是最热季节,一天不处理尸体就会恶气冲天。向身边的同志交代几句后,龙化妆成小媳妇模样,连夜赶到刘真家中,料理完公公后事之后,当即返回,只花一天时间。这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家事,作为永新县妇女部长,没离开永新,就不算围规,而苏区、白区在当时根本无明显区别。宛为了进一部打击刘,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时机,把龙家衡抓捕,并强行加上通敌罪名。其间,永新县赤卫队队长贺敏学曾极力劝阻,但宛充耳不闻,硬是把龙交给了客籍赤卫队队员,这无异把龙送上绞刑台。(客籍人口不到5%,从不劳作,以往靠抢劫和绑架为生)

这样,在没有审讯、没有证据、没有罪状的情况下,就悄悄处理了。事后,还不忘把脏水泼向龙家衡:龙因拒捕,逃跑而被击毙。当即遭到永新县委书记王怀反驳:龙即然回来就不会逃跑,宛无权处死县妇女部长,特委委员,井冈山根据地开创功臣。

其实龙的哥哥只是一乡保安团团长,比贺子珍父亲曾任国民党县长,那官可小多了。龙对井冈山根据地开创的功劳也远大于贺子珍,而贺的任性、拔扈远胜于龙。为什么宛敢对龙狠下毒手,而不敢动贺?这真是看人打卦。

七. 千年快刀:

毛泽东有一把“倚天剑”,毛一直想用它把昆仑山裁为三截。而金庸老先生就曾借用此剑,杀向魔教总坦—“光明顶”,把魔教教徒几近屠灭。可大家不知道,毛还有一把快刀,千年快刀,叫“悄悄处理”或称“悄悄刀”。这把刀比“倚天剑”锋利,比“屠龙刀”快。

革命、战争年代,毛泽东用“悄悄刀”灭了百万对手。即使临终前,毛还用它消灭了自己的第一个接班人,国家主席刘少奇。然后又用它处理了自己的第二个接班人,副统帅林彪。因为这把快刀有几大优点:

1. 既然是“悄悄刀”,那么是谁杀的?何时杀的?何处杀的?一概无人知晓,不用担责;
2. 不用通过宪法,也不用批准就可把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屠灭;
3. 还可把脏水泼向对方,是对方在杀他人时,误伤自己而亡。

既然这把快刀这么好,毛泽东是每用每灵。直至现今,还有不少国人在使用这刀,因为它特别灵光。真是千年难遇的一把快刀。

第一次土地革命时,还没有地主、富农和贫下中农的划分法。只有财主和贫民二种划法。只要家中有钱,就定为财主,十五岁以上全部被革命(被杀头)。十五岁以下,全部赶往湖南。而实际上,几十万富家少男少女,只有极少数被赶往湖南,绝大多数就被“悄悄处理”了。然后抛尸罗霄山脉中,不几天,尸体就全进了财狼、野狗的肚子里。

当宛逮捕龙时,立马把龙交给了客籍革命者,当然毫不留情地被客籍革命者“悄悄处理”了。临了还不忘把脏水泼向龙:“因逃跑被击毙”,真是冤情似海。

一年半后,1930年2月,宛由于没有执行特委指示,被拘押在永新大湾村。宛无论如何分辨,都无人听从。这时,宛才意识到被人冤枉的无奈,而深感杀身之祸就在眼前。当天半夜,宛趁看守疏忽,用力掀掉土屋的木窗,逃上了山。可走来走去总走回原路,(永新县,山重水复,外乡人就是睁眼瞎)宛只好躲进山洞。王怀等人发现宛逃走后,立即动员上千农民搜山。天亮时,宛被发现,未等宛开口,就被推进了一孔用于保鲜生姜的窟中。被愤怒的群众,刘、龙二家族,永新县最大的土籍家族,用乱刀、乱枪“悄悄处理”了。真是八月债还得快,从龙死到宛死正好一年半。而宛污蔑龙的罪状:“1.不听特委指示;2.拘押期间逃跑。”都成了宛希先真真正正的罪状。老天何其公平。

(未完待续)


回复引用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372
Topic starter  

 

物华天宝:王佐之死 (下)

八. 土、客籍矛盾:

宛希先被“悄悄处理”后,第二天,袁文才、王佐带领一支人马赶到大湾村。他们一面安葬好宛希先,一面痛斥王怀等人。原本袁、王等人与刘真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经此变故后,双方完全对立起来。

袁、王不仅不再听特委指示,而且对特委朱昌偕、王怀等人仇目相视。而朱昌偕、王怀也觉得袁、王不再听特委管束、领导,不再革命、完全走向了对立面。不久,文庚宗事件发生,袁、王枪杀了土籍人,原宁冈县工农兵政府主席文庚宗。土籍人士大为恐慌,6000多人连夜逃离宁冈县。特委震惊了,边界特委与袁、王关系形同水火。

1930年春节后的一天,突然,一个大胆的想法从袁文才脑海中冒出:何不借鸡生蛋,将国民党茶陵、酃县、宁冈三县民团团总罗克韶抓上山来,为红军办一个兵工厂。这样既拔除了威胁自己的钉子,又解决了武器供应,还为坚持长期斗争打下基础。

这年元宵节那天,周桂春率三十二团特务连,趁雪夜潜行90多里,在茶陵县猎狗垄将在姘妇家过夜的罗克韶抓捕。然后逼他交出了14名造枪工人和所有机械设备,神不知鬼不觉地连人带厂搬回了宁冈。

事后,袁文才的妻舅谢角铭觉得不妥。这么大的事应向特委汇报,或干脆将罗克韶杀了,以免授人以柄。袁文才不以为然,杀了罗克韶工厂的原材料从长沙购得进来吗?千辛万苦抢来的兵工厂不是白干了吗?自觉出以公心,袁、王也就无所顾忌。

不久,“袁、王勾结罗克韶”?“袁、王反水”?等等谣言纷纷传进特委委员耳中。恰在此时,中央巡视员彭清泉来到边界视查。

彭清泉在中央就收到了前两任特委书记杨开明、邓乾元对事关袁、王的报告后,带着中共六大对土匪处置的教条,先入为主,定下基调,准备以非常手段解决袁、王问题。这与边界特委的想法不谋而合。

当边界特委提出了诛除袁、王的主张后,他偏听一面之词,根本不作任何形式的调查研究,立即拍板赞同。可是,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却令他们深感头痛。袁、王两部合编的红四军三十二团,拥有1000余兵员,700余支枪,还有一座兵工厂。兼之该部官兵对井冈山地形特别熟悉,闭着眼都能找到方位,他们大多猎户出身,战斗经验丰富,其军事实力决不会在留守的红五军之下。显然,企图用“霸王硬上弓”的办法,是行不通的。怎么办?几经商定,他们决定采用智取的办法,将袁、王二人诱至永新县城,然后借助正游弋在安福、永新边界的红五军,再行下手。

九. 永新县城销魂:

1930年2月22日下午,袁文才、王佐接到整编、并将袁、王升任红6军正、付军长通知后,率红四军三十二团700余人枪,进驻永新县城禾川镇。

特委组织了上千民众,在城东浮桥头举行了欢迎仪式。大家一阵寒暄,便在城内的肖家祠堂添酒开宴。席间,彼此夹菜劝酒,猜拳行令,纷纷祝贺“袁、王二人荣升新职”。一时间,袁、王二人与特委间出现了罕有的融洽。

当晚,酒足饭饱后,袁文才被安排到了永新县城尹家巷22号,那是一所干净宽敞的宅院,王佐则住进了尹家祠堂,其余官兵则散居于附近早被腾空出来的店铺与百姓家。随后,特委会议在永新城一家民房里召开。

一开场,彭清泉公开批评袁、王道:“有人背着特委,勾结茶陵土豪罗克韶,破坏苏维埃政府,破坏分田,受编不受调……”袁、王二人一听,顿觉头皮发麻。袁文才虽是绿林出身,但到底读过几年书,见过世面。他忍住气,站起身,将他们这段时间的行为一 一向特委作了汇报,最后,又把抓罗克韶的动机和经过一 一详陈。

而耿直的王佐早已按捺不住:“你们这帮人,整天无中生有,老子为建兵工厂,辛辛苦苦,如果哪个再打我袁老庚的野话,就莫怪我王某人不客气……”说着,他将腰间的驳壳枪取下,重重地拍在了桌上。朱昌偕说:“你们干什么事都背着特委,根本就不把特委放在眼里……”接着,王怀、龙超清等人群起而攻之。久积的怨愤,化作了种种罪名,纷纷落到了袁文才和王佐的头上。袁文才、王佐据理力争,力陈己见。双方的争吵已到了白热化的程度,任何辩解都显得苍白无力。会议的形势,已变得无法控制了。

恼羞成怒的彭清泉拔出手枪,“啪”的一声拍到桌子上:“你这个土匪,眼里还有没有上级领导?”

“土匪”,这在当时是一个敏感的字眼,早已知道中共六大文件内容的袁、王,最担心听到的就是这个字眼。然而,这两个字已经从代表中央的人的嘴里迸了出来。

仅仅沉默了几秒钟,不甘示弱的王佐几乎是在怒吼:“你敢骂我们是土匪?老子的枪也不是吃素的!老子今天就做个土匪的样子给你看看!”朱昌偕急忙出来圆场:“大家息怒息怒,暂时休会。”

王佐回到住地,立刻拉上袁文才就要回去,并不停地说:“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切莫老虎上了狗当。”

袁文才制止了他,因为他还想着红六军军长,因为军长、司令几顶帽子早让他忘乎所以?

第二天,特委对前事只字不提,继续杀猪宰羊招待袁、王及其他县里来的地方武装。晚上,又请来一个戏班子,在城里唱起了采茶戏,一派太平无事的模样。暗地里,特委正在活动,正在悄悄联系彭德怀的红五军。红五军第四纵队300余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开往了永新。

1930年2月24日的凌晨,悲剧终于发生。朱昌偕按照预定计划,敲开了尹家巷22号院里袁文才住处,当开门的李付官筱莆还没反应过来时,“硑”,李脑袋已开花了。而袁还在甜蜜的梦中,“自己被特委任命为红6军军长,率领十万工农,攻打吉安、、、、、”可一睁眼,朱昌偕的枪正顶着自己、、、、、、,“硑”,没等袁开口,朱的枪响了、、、、、、。

王佐住尹家祠堂内,一直对特委心怀警觉,把特务连布防在祠堂四周,并在住处内打好了地洞。就在尹家巷22号的枪声骤然响过后,王佐,仿佛天人感应一般从床上一跃而起,嘴上连连叫道:“不好,出事了。”然后,带上刁辉林等人沿着地洞钻出了祠堂,来到了菜地边,跨上几匹未卸鞍的战马,飞驰而去。特务连也紧随其后。然而,当他们冲到城东浮桥边时,却发现浮桥已被撤掉,宽阔而幽深的冬瓜潭顿令人望而生畏。回首处,永新县城罩于雾霭层层里,枪声、喧闹声像一壶煮开的沸水,喧腾不止。

王佐等人立即牵马跳进了冬瓜潭,抱着马脖子,拉住马尾巴拼命划向对岸。就在他们快到达对岸时,一个巨浪打来,王漂离了自己的宝马,然后在水面挣扎了两下,就再也不见人影。而特务连其他战士,基本都游到了对岸。三天后,王佐的哥哥,王云隆在下游找到了王佐的尸体。在王佐的棉衣内,缝着800块大洋,这是全团一个月的军饷。原来大家都能游过冬瓜潭,而年青力壮的王佐,反而受害。

王云隆剥下王佐手腕上的玉凿,戴上它,对着特务连全体官兵起誓:永远脱离红军、永远脱离共产党!

经过此役,三十二团十七个连以上干部,四十多个付排级以上干部,全被共产党镇压。其余600多士兵也被“悄悄处理”。至此,最早的工农红军,二个团中的一个,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师第二团,就遭到了灭顶之灾。他们不是被国民党奷灭的,他们不是被保安团消灭的。他们是被红军、被共产党消灭的。永新中共客籍官兵也遭到了灭顶之灾,从此退出中国革命历史舞台。

十. 千年回响:

正当土籍官兵庆幸自己获胜之时,毛的“悄悄刀”又杀向了土籍。1931年,朱昌偕、刘天干被指名为“AB团”主犯而被“悄悄处理”。尔后,常驻永新的红20军,于1932年骗离永新,来到当时中央苏区所在地宁都。在红一、红三军团的包围下,600多个付排以上干部被当场镇压,王怀也被污陷而死,剩下5000余士兵也被 “悄悄处理”。至此,红军中最英勇的部队,三次围剿中立下丰功伟绩的部队,开创中央苏区一半领土的部队,就此灭绝。永新县中共土籍官兵遭到彻底打击。而灭他们的正是红一、红三军团,这两支在永新创立,被永新人喂大的军团。当然他们也不敢再入永新县境。1978年,毛死后两年,“AB团”事件彻底查清:中央红军中从来就没有“AB团”!但十几万红军战士、革命干部和革命群众,却为它付出了生命代价。

2018年2月16日春节 天宝谨书

(全文完)


回复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