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社交帐号或禅世界会员账号登录,就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科技和休闲等话题。

文渊:张玉凤救了中国吗?
 

文渊:张玉凤救了中国吗?  

  RSS

唯玟
(@wang6vivian)
Eminent Member Registered Registered
已加入: 7月 前
帖子: 33
11/12/2019 5:41 下午  

文渊:张玉凤救了中国吗?

近日,一篇无名无姓、没有出处的帖子《张玉凤救了中国?》在微信圈里疯传。张玉凤者,何方神圣,竟有神力来救中国?在中共的历史上能救中国的“大救星”除毛外,并没有他人,她有何能耐竟能和毛并驾齐驱。张氏官方身份为毛晚年身边工作人员,实际身份则是多重的,有太大的想象空间。

其实这是一篇2012年就已问世、署名“大河”的短文,由《中国数字时代》(China Dijital Times)转载( https://chinadigitaltimes.net/ chinese/2012/06/(转载)张玉凤救了中国-?/)。现有人突然热心“热”起这个“剩饭”,笔者猜测原因其一,大概是近年来毛的僵尸已还魂,为文革和四人帮的翻案和鸣冤正在逐渐成为主旋律,对此颇不以为然者于是又拿出此文,既是调侃,又可敲打,冷眼看螃蟹,看他横行到几时。其二,前不久关于中共要立储,习近平要传位的消息一时甚嚣尘上,竟吸引世界主流媒体竞相追逐。结果不过是空穴来风,习某人死抱权柄不放,根本就没有撒手的迹象,于是好事者又翻出此故纸,用毛当年立储、传位的轶事借古讽今,试图继续吸引关切此事的吃瓜客们。

该文探讨了何以像毛这样“唯一说一不二,大权在握的最高领袖,竟然不能通过自己生前的缜密安排而保护自己的嫡派传人,使得自己的一生事业在死后得以延续(像北朝鲜的金日成一样)。”的原因。

该文回顾了毛“撤消邓小平一切职务”、“由陈锡联取代叶剑英”,于是“陈锡联控制了军队,汪东兴控制了中央警卫团。张春桥、姚文元控制了舆论宣传工具。”的历史进程,认为以当时的历史条件,四人帮上台应是轻而易举之事。毛的立储传位之所以功亏一篑,就在于没有让江青或毛远新直接接大位,而是安排了一个看似忠厚、愚钝的华国锋作为过渡人物。“如果江青当年接替了华国锋的位置,那就不是粉碎四人帮了,而是四人帮粉碎其它人了。”,“他走了一着臭棋,导致全盘皆输。自己的治国理念被后人全盘否定,老婆、侄子、追随者都被抓起来,相当于二世而亡。”

作者认为毛之所以会有这步“臭棋”,全是为了张玉凤,因其“和毛泽东之间形成的亲密特殊关系,使得毛泽东在考虑接班人安排时,不得不顾忌江青等人在毛泽东身后可能对张玉凤的不利措施。毛泽东是精通擅长古史之人,汉高祖刘邦身后戚夫人,赵王如意的悲惨下场是前车之鉴,是不能不考虑的重大因素。”,毛“对江青的个人品质了解还是很深刻的。在政治上,毛泽东可以信任江青延续他的方针路线,但在对待与毛泽东关系密切的其他女人方面,江青肯定是一头母狼,积聚多年的嫉妒之火在她一旦掌握生杀大权之后爆发,那对张玉凤肯定是灭顶之灾。”因而,得益于张玉凤,中国避免了如朝鲜金家世袭天下的厄运,故此,是张玉凤救了中国,中国要感谢张玉凤。

作者大谬也!持此论点者既不明了当时的政治形势,更不清楚“伟大领袖”近乎疯狂的好色、視女人为芥草的德行。一代奸雄毛生活腐败,荒淫糜烂,从来都不是个怜香惜玉之君子,女人在他的眼里不过是玩物和泄欲工具,用则招来,弃之甚至不如破履,无情无义,连眼都不会眨一下的。

毛当年还在井冈山打家劫舍、当山大王时,就将有恩于己的结发之妻、为其生了三子的杨开慧弃之不顾,故意将其置于死地,任其自生自灭。据闻,1982年维修杨开慧老宅时,在砖墙缝里发现杨写给毛的七封信,1990年从她卧室外的檐头下又发现一封。杨发现毛强奸了她的堂妹,于是在信中杨称毛为“生活流氓,政治流氓”,1930年1月,失望至极的杨在她最后一篇信中写到“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泪也要缠住他的尸体。他丢弃了我,一幕一幕地,他一定是丢弃我了”,充满了对毛的怨恨。杨还在国民党的狱中,毛就迫不及待地另结新欢,将十七岁的美女贺子珍纳入帐内,成其压寨夫人。1957年5月,虚伪的毛赋词《蝶恋花.答李淑一》,假惺惺地怀念杨,但这怎能粉饰其肮脏卑劣的灵魂,怎能赎回他当年抛弃、背叛杨的深重罪孽呢。

即便在亡命逃窜的艰难“长征”中,毛又多次使贺怀孕,不愧为高效“播种机”。到了延安未几,又被多情风骚戏子蓝苹迷了心窍,竟翻了脸、不顾中共高层的一致反对,停妻再娶。

四九年坐上龙椅后,面对如潮而来的美女,更是踌躇满志,日日笙歌,夜夜洞房,霸占、糟蹋了成百上千的各色美女,身体力行了他的豪言“与‘女’人奋斗,其乐无穷”。她们中有护士,宾馆、列车服务员,最大宗的则要数各地军、地文工团和文艺团体的演员,其中就有著名电影明星上官云珠。上官被毛霸占数年,召之即来供其泄欲,最后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大凡被毛看上的女性,没有人能逃过他的魔掌,他对刘少奇之妻王光美也曾想入非非,频频调戏骚扰,企图染指。甚至有好事者揭出“毛作为父亲,当毛岸英看上了刘思齐之后,毛为之大发脾气。认为刘思齐是毛的女人,是毛理所当然的小妃子。在毛岸英以死相抗,一定要娶刘思齐之后,并将造成父子反目的悲剧时,毛泽东才‘忍痛割爱’。而在毛岸英死后,毛就迫不及待地把刘思齐拐上了龙床,并将自己的滴虫病传给了刘思齐。为此,江青大闹了中南海。”可谓“最是无情帝王家”。

毛是不同于旧时帝王的现代“皇帝”,只有行宫没有后宫,因而供毛淫乐的场所除众所周知的中南海外,还在全国设有行宫三十多处,一处比一处豪华。较有名的有庐山美庐、韶山滴水洞、成都金牛坝、武汉东湖别墅和洪山饭店、陕西丈八沟、大连棒槌岛、杭州刘庄、上海锦江和毛专用别墅。毛每巡幸到一处,便有臣下们争先进贡美女供毛淫乐,这些被毛祸害“临幸”玩腻后的美女们,下场都极为凄惨,对她们的处置也极为残忍。为了不泄露与毛厮混的“最高机密”,“维护伟大领袖的英明形象”,他们随即便被严厉看管起来,失去自由,“不得往外打电话,不得见亲朋好友,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口风较紧、并无奢想者,随后大都被发配到西藏、青海、海南、东北等偏野荒凉之地,或被禁锢于当地的军营里,或被安排在垦荒、伐木等繁重劳作之处,远离人群。而那些还奢望得到“名分”、要“有个说法”,并以此要挟闹事者,则被关进监狱、精神病院,于世隔绝,甚至被无端人间蒸发,直接灭口。

对此李志绥《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师东兵《西苑春秋》、周亚辉《毛泽东最最荒淫的故事》(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101/ zhouyahui/184_1.shtml)、周亚辉《毛泽东情妇陈惠敏(陈露文)》( https://blog. boxun.com/hero/201110/zhouyahui/28_1.shtml)中都有详尽的披露和描述。对于这些坊间的野史传闻,其内容虽不可全信,但也不会完全是无中生有、捕风捉影,仅取其一、两成也是触目惊心的。

到了晚年,毛又将色衰的江青“完全逐出卧室,不得允许,是不能进入大铁门的”,整日与一群由臣下贡献的美女们,衣衫不整地厮混在一起,放浪形骸,大享帝王之艳福,甚至常和这些荡妇们一起裸体嬉戏。毛曾经的玩物之一陈惠敏(又名陈露文)称“毛的性意识特强,第一次强奸她时,将她的衣衫撕烂,让她‘一下子完全崩溃了’,经多次强奸,他们终于成了忘年交!”,“毛有些怪癖,爱光屁股放响屁,还让她们记录一天放多少次”。(《毛泽东情人自白录》,金钟,《开放杂志》,2011年10月号)。

晚年的毛对道家的房中术十分欣赏,笃信其男女阴阳互补之说,认为用女人的阴可以补他的阳,于是不懈地研究和练习房中术。毛根本不会将这些泄欲工具放在心上,据说毛患有性病,遍施“雨露”于后宫,结果是遍地开花,一片花红柳绿。为避免传染,其保健医生曾建议毛医治性病,他却置若罔闻,我行我素,带病临幸,他自认为传染了自有医生治疗,岂肯为此约束自己的兽欲。

张玉凤将晚年的毛侍候的舒舒服服,竟使毛须臾不可离其这不假,但她依旧不过是毛后宫的一个陪睡丫头而已,毛岂会为了她坏了立储传承之大事,为了一个露水之情的女人而舍弃江山社稷。

依江青的为人和德行,作者对其上位后,将会对张玉凤等人施以残酷手段的推测大抵是准确的。在文革中窃据了高位炙手可热的江青,生怕三十年代混迹上海滩娱乐圈时的丑闻轶事被当年的同事、朋友、知情人泄露扩散出去,有损她“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伟大旗手”的声誉。尽管他们对她的往事守口如瓶,从未对外披露一星半点,但她仍不放过他们,利用其窃取的权力,将他们逐一拘捕入狱隔离起来,大部分人最终被迫害致死,可见其心肠之毒,手段之黑。毫无疑问,没有了毛的庇护,一旦张玉凤、孟锦云、谢静宜、陈惠敏这些毛的女人们落入江青之手,个个都会如汉高祖的戚夫人,生不如死,死得非常难看。

毛之所以未能直接将大位传于江青,非不愿意,而是不能也。他根本不在乎什么张玉凤将会成为戚夫人式的现代“人彘”,女人在他的心中贱如蝼蚁,根本不会当一回事的。他抛弃那几个有名分的正经老婆时都不顾其死活、毫不犹豫,何况像张玉凤这种没名没分的泄欲工具。真实的原因则是大限将至的毛深知,尽管已削去叶剑英之流军头大佬们的兵权,但只要他们人还在,他蹬腿后即便陈锡联忠心耿耿,也驾驭不了军队,保不了江青的驾。毛远新的那个大军区司令更是个摆设,根本不堪一击,至于四人帮的上海民兵武装,不过是乌合之众。

而更直接的原因则是“因江青根底太浅,自身能力和修养远远不能服众,且关键的是在军队里没有任何根基,平素里刻薄、阴毒,又树敌太多。除那些在文革中飞黄腾达者外,她伤害、打击了从中央到地方,包括军队的所有干部,早已成了众矢之的,一旦离了毛的淫威和权势,瞬间就会成为他人刀俎之下鱼肉。

尽管流着口水、神智时而不清,但毛对此却有清醒的认识,无奈大限将至。他已无力顺利为其清障,更无时间为其铺路,强行贸然行之则风险更大,于是设计了由貌似仁厚、又无根底而却能被各派接受的庸人华国锋为过渡。毛赌了根基同样不深的华某人,断不敢有欺主自披黄袍的野心,多则三、五年,少则一、两年条件成熟后,就会诚惶诚恐地将江青送上大位。不料玩了一辈子鹰的毛却被鹰啄了眼,毛的尸骨还未寒,华某人就伙同实力派联手出击,假以毛的遗志拿下了以江青为首的四人帮,自己当上了“英明领袖”。(见《中共立储的历史难题》,文渊,《华夏文摘》,2019年11月4日, http://hx.cnd.org/?p=175685)

中国终于避免了走上毛氏家天下的死路,而给邓小平以施展拳脚的机会,这才有了中国近四十年来经济快速发展的可能。实际上邓小平也并没有什么高明之策,只不过是比毛务实一些。面对毛留下的烂摊子,无计可施,最终悟出再按毛的路子走下去,中国只有死路一条。于是他将毛时代桎梏、阻碍经济发展的“计划经济”和“党管一切”的僵硬政策稍有松绑,采用一些市场经济手段,引进西方的资本、先进科学技术和管理经验,并将土地交由农民自主耕种,容许发展私营经济,也就是说让经济回到四九年前的自然发展状态,不过是拔了“社会主义的草”,容许“资本主义的苗”生长而已。

而2012年一尊帝登位后,大开历史倒车,肆无忌惮地复辟毛的路线和文革。野心勃勃、嗜权如命、低能愚蠢却又夜郎自大的习某人,将所有大权把持在手,在政治、经济、文化各个领域,强力推行毛当年已破产的一系列极权、独裁手段,在国内广施白色恐怖和文字狱,窒息曾蓬勃发展的私营经济。才几年的功夫,国内政治、经济形势迅速恶化,经济下滑一片哀鸿,将过去近四十年来经济发展的成果挥霍殆尽。中国正在大踏步地向毛时代倒退,中国人民将面临新一轮的浩劫。在香港玩弄阴谋,撕毁《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破坏一国两制,挑起民众大规模的抗争,几乎就要毁掉香港的前途。不时炫耀武力,恫吓台湾,用银弹外交去挖台湾的墙角,压缩其国际生存空间,妄图用腐朽、没落的极权独裁去取代台湾的自由、民主和法制,结果不仅没有拉近两岸的距离,而且越来越远。在国际上和几个臭名昭著的流氓国家拉帮结派,利用“一带一路”玩弄毛当年输出革命的套路,挑战国际秩序,企图用邪恶的共产极权的意识形态称霸世界,与美国和西方国家反目为仇,结果又使中国空前孤立。

以上从正反两方面说明了,只要共产党不瞎折腾,最好共产党退出中国的政治舞台,交回被他们窃取的政治权力,还政于民,由人民掌握自己的命运,中国社会就会健康发展。凭借中华民族的勤劳、智慧和灿烂的五千年文明的功底,何愁经济不能飞速发展,何愁国家不能强盛。中国不需要任何人来救,没有共产党,才会有新中国!

想当年,毛刚坐上龙椅,“立储”问题就成了帝王意识极强的毛考虑的“重中之重”。以“马克思加秦始皇”自诩的毛,要让“毛始皇”的江山千秋万代,代代相传,最可靠的“毛二代”自是自己的嫡亲骨肉莫属。于是在内战的硝烟还未完全消散,他就急不可待地开始着手布局东宫太子的历练和掌控权力的蓝图。草莽出身的毛深知“枪杆子里出政权”的道理,在中国谁执掌军权,谁才能真正掌握政权。于是让其唯一健全的长子毛岸英在农村和工厂短暂镀金后,利用韩战的机会,派其随彭德怀入朝监军,并作为逐步涉足军界的起始。还美其名曰“自己有儿子,不派他去抗美援朝,保家卫国,又派谁的儿子去呢?”原计划三个月后即可回国,另有重用,应该就是安插在军队的要害部门,要他直接为自己控制和掌握军队。

机关算尽太聪明,尽管毛以他深厚的帝王学韬略做了精心安排,到头来还是人算不如天算。被安排在朝鲜战场最安全地方的毛太子,不过刚刚月余,竟为了口腹之欲的一碗蛋炒饭,葬身于美帝投下的燃烧弹中,以最令人无法预料的方式命丧黄泉了。天佑中华,这几乎堵死了毛氏家天下的源头,纵使毛有再高深的帝王术,却再也无法像老对头蒋介石一样延续王朝。

对一个风华正茂青年的无辜惨死,对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沉痛悲剧幸灾乐祸,似乎有些残忍,也极不厚道,其实这些情绪都与毛太子无关,而完全是冲着毛去的。而且,这与社稷国祚和十数亿人的福祉相比能算得了什么,与毛甘冒天下大不韪,为了中共的一己私利,为了挽救朝鲜金家小王朝,不惜将数十万中国青年驱赶到前线当炮灰,亡命朝鲜成了孤魂野鬼的滔天罪恶相比,又能算得了什么,只能看作是上天对他的报应。正应了那句古语“杳杳冥冥地,非非是是天,害人終自害,狠計總徒然。”

无奈的毛在绝望之际,这才不得不把眼光放到同僚身上,但总也不放心,也不甘心。他或许曾将眼光投向最器重的高岗,可惜高岗玩砸倒台了,此时的毛才入耳顺之年,自忖龙体尚健,还无交班之急迫,于是干脆不再考虑立储之事,且行且看。赫鲁晓夫上台大反斯大林后,毛受到刺激,精神更加紧张、过敏,这才意识到选不好接班人,自己将来会如斯大林一样被人鞭尸。而大跃进的惨痛失败,毛又被边缘化,甚至被迫在七千人的大会上向全党公开检讨,他明显感到在党内高层,绝对崇拜自己的气氛已逐渐淡化,由此他已开始认定刘少奇就是睡在他身边的赫鲁晓夫。此时的刘如日中天,竟可和毛平起平坐,尾大不掉,毛要搞掉刘已非易事,并非如他所吹嘘的“动一个小指头”就可将刘打倒。于是毛布了一局大棋,一边放出风来公开称刘是他的接班人,一时毛、刘两个主席像并排悬挂,一边让称病宅家多年的林彪出山,将毛自己拱上神坛,与凡人刘少奇等人拉开距离,同时牢牢把住军权。

与此同时,在1964年7月在和苏共论战的第九评《赫鲁晓夫的假共产主义及其在历史上的教训》中,毛提出了“共产主义接班人”的五项条件,每一条都以赫鲁晓夫为反面教员。在批赫氏时,频繁地提及中国出修正主义,若隐若现地影射着中国的赫鲁晓夫。

一切布置停当后,毛就发动了文革向刘发难,此时的刘面对早已成了神的毛毫无招架之力,只能束手待毙,生不如死,任其宰割。保主有功的林彪被党章、宪法定为接班人,春风得意,“永远健康”,自以为可以心安理得地等待着毛驾崩后承接大统,便可“万寿无疆”。连他老婆和那乳臭未干的“天才”儿子都摩拳擦掌、迫不及待。岂不知刘少奇倒了,他也成了卸磨驴,在毛内心深处从来没有把他当作什么接班人,不过是用以倒刘的一枚棋子而已,于是顺理成章就被折戟沉沙,成了葬身于温都尔汗的孤魂野鬼。

此时日渐衰弱的毛自觉时日不多,环顾身边已无立储的合适人选,可以料想,他是如何悔恨自己当年急功近利,将毛岸英送往朝鲜丢了性命,也更诅咒那颗要命的燃烧弹,可这一切都已无济于事。对于江青,他始终是半信半疑,虽然江青在生活和夫妻情分上已遭毛的无情抛弃,但其野心和政治能量却不可小觑,甚得毛的赏识,这也是毛看重她并在文革中让她充当“咬人的狗”的原因。无论如何,江青毕竟是自己人,至少将来不会掘坟鞭尸,也只有将其推上大位,方可保证自己开闯的帝业可续。可她已以恶犬之貌横行于世,且伤人无数,其积怨之深不可质疑,天下已难有她的容身之地。在帝王术了于胸的毛看来,断不可由其直接登大位,否则就无异于将其送入虎口。于是只能由华国锋先过渡,再徐徐图之,这根本与张玉凤风马牛不相及,更不是她救了中国。

饮水思源,如今中国的经济发展了,中国能有今天,如果一定要感谢什么,那该感谢的绝不是什么毛的小妾张玉凤,而是当年让毛断了后的美帝的那颗燃烧弹。这大概都是仁慈的上天,垂怜多灾多难的中国人而精心安排的吧!时也?运也?命也?毛以匹夫之力岂能逆转!

2019年12月4日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禅世界论坛规则】)。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


【Chanworld.org】2017.06.06-2019.11.24-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