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思辰:CND 上的学术霸凌问题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思辰:CND 上的学术霸凌问题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656
Topic starter  

房山房山:

CND上三个原教旨主义基督徒和极端川粉:韩家亮、骆远志、郑义。

所谓法治在他们看来,符合川普和自己的主张就是Law and order,否则就是相反。其中一人在川普所有的关于大选的法律官司和证据被美国各级法院、法官拒绝,没有任何司法系统支持的前提下,为一己之私和”神选之人“不断四处造谣说选举不公。这种罔顾司法,罔顾事实,罔顾良心之举,和川普的无耻行径一样,应该受到美国大多数人的唾弃。


思辰:CND 上的学术霸凌问题

 

韩家亮最近在CND上发表“新闻媒体、互联网平台、政治对话”的文章,对我前不久在CND上发表的“贼喊捉贼”一文提出了几点异议。我把郑义等三位作者在CND发表文章,将1月6号冲击国会山事件形容为另外一次“希特勒国会纵火案”的叙事方法形容为“贼喊捉贼”。韩家亮认为我这是“血口喷人”,并认为我文章像是在文革中一样,在扣帽子,打棍子。

我欢迎严肃地想和我讨论文章可能存在的问题,欢迎任何持积极开放态度的批评。可惜韩家亮不能做到这一点,他挑战我文章中的论点,连我到底在说什么都没有搞清楚就妄加评论,这是正常人所不可能接受的。还有如果你的文章是出于对川普和拥川者的同情,对我的文章的指责是出于一种偏执的,拥护川普而不讲事实的角度,这是我更不能接受的。而且,我觉得是时候应该让大家知道,到底谁是在CND上扣帽子,打棍子的学术霸凌了。

为了讨论的方便,我先把韩家亮对我的文章的一段批评摘录于下:“《思辰:贼喊捉贼》有很多问题。这里只举两个例子。[3] 说“问题是郑义信奉的Deep State 理论是经不住推敲的”。 [3]列举几点。第一点:“在2016大选前,川普反建制的事实是世人皆知的。如果美国的政治一直是由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所组成的Deep State 操控,怎么会让川普上台?” 维基Deep State的定义是:The deep state is a conspiracy theory which suggests that collusion and cronyism exist within the U.S. political system and constitute a hidden government within the legitimately elected government. 思辰和郑义对Deep State 的理解都有错误。深入讨论需要一些相当深的知识和篇幅,这里略去。“

我的文章包含对郑义:“我们所面临的是一场非法政府的政变”一文的评论,在这篇文章中,郑义说:“我认为我们已经进入一场蓄谋已久的政变。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以及被它们收购的部分重要国家机构(即“深层政府”)已经发动了一场利用大选作弊的非传统政变”。

在这短短的一句话里,郑义表达了他对Deep State的定义和理解,并指控川普不能赢得大选是由于Deep State发动的政变。从上面摘引的韩的段落摘引我的话也可以看出,我是在讨论“郑义信奉的Deep State 理论“(我在文章中还特别摘引了郑义关于Deep State的定义)是不是经得起推敲。Deep State可能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解,但我不关心Deep State标准定义是什么,我只关心郑义是怎么定义的。怎么样能够由此引出非传统政变,从而拜登的胜选不合法的结论。

我文章的三点都是根据郑义关于Deep State的定义,评论他的Deep State非法政变说法是不是站得住脚。和Deep State其他人怎么理解,标准定义应该是什么一点关系都没有。韩家亮根本就没看清楚我在讨论什么问题,上来就抡棒子说我和郑义对Deep State 的理解都有错误,从而引出对我的论点的更多非议。而且我在文章中从来没有说过,也没有讨论过我自己对Deep State的理解,你怎么就知道我“对Deep State 的理解都有错误”?

Come On, 你如果连别人在讨论什么问题都没有搞清楚,上来就指责别人不理解定义,我应该怎么形容你的做法和你这种人呢? 你真的以为别人要真正讨论一个问题的定义的时候,会不知道先Google一下,先查一下维基怎么说的?

韩家亮在文中向我的文章莫名其妙地抡棍子还不止上面提到的这一处。他把“文章标题污蔑他人是川粉”作为开始向我文章发难的起点,这是他的原话: “首先,我不会用川粉一词……因为很像中国文革时戴帽子打棍子……如果文章标题污蔑他人是川粉,那意思是说大家不要读了,自娱自乐吧!“

我文章的标题是:“贼喊捉贼 一 川普和他的追随者最善于使用的叙事方式“, 请注意,我文章标题用的是“追随者”,并没有用“川粉”这样的说法。就是文章段落的几个小标题上,我也没有用川粉的说法。你连我文章的标题都看错了,就着急忙慌地上来向我抡棒子,说我“文章标题污蔑他人是川粉”,“很像中国文革时戴帽子打棍子”,到底是谁在“戴帽子打棍子”,是谁在“污蔑他人”?

韩家亮在CND上胡抡棒子不是一天两天了,我从2018年在CND上发表第一篇文章开始就深有领教。2018年5月,我在CND发表了“中国问题的症结不在意识形态,在专制体制”,文章中我指出了韩家亮发表的:“中国问题的症结在马克思主义”一文的问题在于他看不出中国官方打马克思主义的旗号只是一个幌子。

我们来看看韩家亮是怎么回答我对他的评论的(在论坛上的评论中):

值得注意的是韩家亮在论坛上对我文章中的所有论点没有提出任何讨论(也没有发表文章讨论),上来就抡棒子,说我无知,甚至不能看懂二年级的课本。不仅如此,他还把在讨论这篇文章的其他人都归入:“不能看懂二年级的课本”的范畴。可以看出,韩先生的棒子不是抡向我一个人的,任何人他看不惯的,随时“无知”的棒子就抡上去,好像所有不同意他的观点的人都是低能儿,连大学一二年级的课程都学不懂。

如果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在CND上搜索看一下,我的那篇文章并没有谈及或引用马克思主义的任何论述及其逻辑,讨论点是集中在中国问题的症结上,全部是我自己的观点,而且我并不认同马克思主义。从上面摘引的韩家亮的评论,他莫名其妙地给我扣了一顶:“被马克思那套混帐逻辑给蒙混了”的帽子,可以看出,韩家亮的棒子是胡抡的,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或者不理解)人家说什么,上来就用马克思主义的帽子往人脑袋上扣。

大家如果感兴趣或想证实一下,下面是讨论我文章那条线(包含韩的评论)的URL: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96403&forum=2&9

2018年6月,我在CND发表了“简评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一文,下面是韩家亮在论坛上的反应:




大家可以看到,就我这篇文章,韩家亮给我加了四顶帽子:

  • 连政治学101的知识都没有
  • 无知加狂妄
  • 没有上过逻辑学的课
  • 好似一个初一学生对爱因斯坦说:你不懂物理。

你如果对我文章中的论点有异议,可以提出来和我讨论,可是你偏不这样做,上来就扣帽子,抡棒子。我想问你的是:

  • 你怎么知道我连“政治学101的知识都没有“?
  • 你怎么知道我 “无知加狂妄”?
  • 你怎么知道我 “没有上过逻辑学的课”?

这是什么路数?好像CND是你家开的,谁不买你的账,或者你看不惯谁,就可以大棒子一通胡抡?

大家如果感兴趣或想证实一下,下面是CND上关于我文章讨论的URL (两条线):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96532&forum=2&9

http://my.cnd.org/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96533&forum=2&14

 

我在2018年10月在CND上发表:“川普治下美国正在大步倒退回部落社会”的文章后,下面是韩家亮的评论:

在这个短短的评论中,他用他的大棒抡了我两下:

  1. 说我是: “死心塌地的自由派“

  2. 说我把: “灵魂卖出去了“

请注意,他并没有在评论中说明理由,指出我文章中到底什么论点有问题。

2020年10月,我在CND发表:“川普当政是当前人类文明的一场重大灾难”一文,请看韩家亮是怎么评论的:“

请注意,韩家亮在这里说除了他,CND找不出一个有水平,哪怕懂得社科入门的人来。

分析到这里,我们是不是应该理解,韩家亮为什么这些年来在CND上见人就抡,如此横行霸道?因为在他看来,我们所有CND的作者和读者,只有他一个人有水平,是社科入门的,其他所有人都不配讨论社科问题,不配发表意见。照韩先生的意思,我们都应该Shut Up, 以后CND就应该由他一个人谈社科问题,其余人只配Watch,Listen, 聆听韩教主的教诲。

另外一个读者在这条线发了一条评论:

这位读者的评论很精辟地总结了韩家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以及这些年来韩家亮在CND上的一贯作派,就不用我多说了 (为尊重个人隐私,我把这位评论者的论坛笔名隐去了)。

下面我们言归正传,韩先生好不容易不仅仅在论坛抡棒子,还居然花功夫写文评论我的文章。让我们回到韩家亮最近这篇文章(本文题目提及的)上面。

 

我的文章是对郑义的这段话: “我认为我们已经进入一场蓄谋已久的政变。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以及被它们收购的部分重要国家机构(即“深层政府”)已经发动了一场利用大选作弊的非传统政变”。提出了四点质疑:

“问题是郑义信奉的Deep State 理论是经不住推敲的:

  1. 在2016大选前,川普反建制的事实是世人皆知的。如果美国的政治一直是由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所组成的Deep State 操控,怎么会让川普上台?

  2. 川普上台后大幅度减少公司税和富人税,这对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都是极端有利的,为什么他们不扶持川普连任,反而去扶持一个被你们形容为会“搞社会主义”,“大幅提高公司和富人税务”,“会照顾中国利益,出卖美国利益”的民主党的候选人拜登?这难道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3. 从2016大选上台四年来,川普掌握了美国政府的国家机器,掌握着FBI, 司法部,军队和其他政府部门;同时共和党掌握着议会两院中权力更大的参议院,对川普言听计从;在四年间川普往最高法院的9人中塞进了对他忠诚的3人,所有这一切,都表明了川普大权在握,掌握着美国的国家权力和资源。而且川普和Deep State斗争的目标很明确,怎么还会出现斗不过,让Deep State 在这四年间越来越强,把自己搞下台的情况呢,这也太说不通了吧。

  4. 我很想请教一下郑义,Deep State 怎么就把“重要的国家机构收购了”,是把哪些重要的国家机构收购了呢?美国的重要国家机构还可以被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收购?我百思不得其解“。

第一点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如果相信美国的政治一直是由跨国公司、华尔街、硅谷所组成的Deep State 操控的,那么Deep State在2016年让反建制的川普上台做总统就说不通了。这么简单的推理韩家亮不明白,反而说我这一点是“对Deep State 的理解有错误” (见文章开始韩文摘引)。我前面已经有评论,不再重复。

韩文除对我上面摘引的论述的第一点有异议外,还对我的第三点提出了挑战:

“第三点:思辰说:(请参考上面摘引的我文章的第三点)…这一条清楚说明思辰连美国政府如何运作的常识都没有。首先,上面已经讲过思辰完全不懂Deep State是什么东西。其次,“在四年间川普往最高法院的9人中塞进了对他忠诚的3人”。这表明思辰压根不懂最高法官是做什么的。一般案件根本到不了最高法院。即使案子到了最高法院,案子是否成立也要根据解释现有的立法。说最高法官接受那个总统提名就是对哪个总统效忠,这种笑话只有对美国法律一无所知的人才会说出,大概好一点的高中生都不至于闹出这样的笑话。第三,[3] 说“川普掌握了美国政府的国家机器,掌握着FBI, 司法部,军队和其他政府部门。”美国以及其它民主社会都有分工和制约。思辰用中国的政治知识来看美国的政治运作。如果川普有这么大权力,为什么受FBI和 Mueller 调查?….再看思辰上面对美国总统的权力的理解和推导逻辑,岂不可笑?

上面韩文的这段摘引一共有三点,他想用这三点来说明我如何:“连美国政府如何运作的常识都没有“, 下面我来一点一点地分析韩家亮的这三个论点:

  1. 韩说:“首先,上面已经讲过思辰完全不懂Deep State是什么东西”,他是针对我的论点的第一点而说的,我前面已经分析过了,他连我到底在说什么都搞不清楚就打棍子,我不再重复反驳他了。

  2. 韩说:“其次,‘在四年间川普往最高法院的9人中塞进了对他忠诚的3人’。这表明思辰压根不懂最高法官是做什么的。一般案件根本到不了最高法院。即使案子到了最高法院,案子是否成立也要根据解释现有的立法。说最高法官接受那个总统提名就是对哪个总统效忠,这种笑话只有对美国法律一无所知的人才会说出,大概好一点的高中生都不至于闹出这样的笑话”。

最近几年稍微关心一些美国时政的人都会知道川普执政后一切都打破了美国民主政治的常规。提名进入最高法院的这三个人是通过不正常的党派之争,打破了两百多年来美国选举大法官的惯例:

  • 川普上台后提名进入最高法院的第一人Neil Gorsuch是共和党参院领袖Mitch McConnell滥用职权,利用共和党掌握参院,在2016年2月距大选还有9个月的时候用“距大选太近“ 而拒绝奥巴马总统提名的法官的听证,让川普上台后提名才得以听证而进入最高法院的。

  • 川普上台后提名进入最高法院的第二人Brett Kavanaugh更是打破了最高法官听证的传统,在听证会上公开表示对川普和共和党的忠诚。为此,全美1000多名法学教授和法律工作者联名写公开信反对他的提名和当选。

  • 川普上台后提名进入最高法院的第三人Amy Coney Barrett是共和党参院领袖Mitch McConnell滥用职权,利用共和党掌握参院,在距大选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匆匆通过的。

  • 这三名法官的题名,第一名奥巴马提名的时候距离大选还有9个月。Mitch McConnell说离大选太近,第三名离大选不到一个月,他却认为可以,这不是党派政治是什么?怎么就不存在被选法官对一个党派,对一个总统(提名人)的忠诚问题?要不存在这个问题,Mitch McConnell用得着这样自己打自己嘴巴,用这么明显卑鄙的手段处心积虑地做这两件事吗? 韩家亮,是你不懂美国政治还是我不懂美国政治?

  • 这是一个广泛报道的事实:川普在进行他的内阁成员和大法官提名筛选时,都要事先找他们谈话,在他们对他表示忠诚后才会提名。正因为川普相信因为他往最高法院里面塞了三位对他忠诚的法官,川普在2020年的这次大选中才会这样有恃无恐地坚持不承认大选结果,大造选举有大规模舞弊的谣言,因为他相信,官司一旦打到最高法院,他的胜算非常大(从某种意义上,川普在选这三个法官时,心里想的就是怎么在下面的大选能够用到他们)。所以,尽管找不到任何证据,川普团队还是发起了六十多个与选举有关的官司。可惜他没有任何事实和法律的依据,绝大多数的起诉被州一级的法官拒绝,无法打到最高法院。有两宗案子最终打到最高法院,因为太离谱,3位对他忠诚的最高法官也不可能拿这么离谱的案子搭上自己的政治前途,没有能够救他。

我没有指望韩家亮能够理解,只是希望CND的广大读者通过我上面的分析,能够理解我所说的:“在四年间川普往最高法院的9人中塞进了对他忠诚的3人”这句话,是不是像韩加亮所说的:“这种笑话只有对美国法律一无所知的人才会说出,大概好一点的高中生都不至于闹出这样的笑话”。到底是谁在闹笑话,而且在打棍子,请大家分辨。

下面我们谈韩的第三点,韩说:“第三,[3] (思辰)说‘川普掌握了美国政府的国家机器,掌握着FBI, 司法部,军队和其他政府部门。’美国以及其它民主社会都有分工和制约。思辰用中国的政治知识来看美国的政治运作。如果川普有这么大权力,为什么受FBI和 Mueller 调查?”

美国的民主政体的特点是行政,立法,执法三权分立。总统掌握着行政权,就是我的话里面讲的:“美国政府”,它包括了FBI, 司法部,军队和其他政府部门。总统可以随时决定这些部门首脑的任命(需参院认证)和撤职,让这些部门的领导人按他的意志运转这些部门,从而实现掌握这些部门运转方向的目的。理解了这些,我上面说的“川普掌握了美国政府的国家机器,掌握着FBI, 司法部,军队和其他政府部门”难道有错吗?要知道:

  1. 我并没有说总统掌握的政府部门可以不受法律和立法执法机构的制约。

  2. 我没有说川普由于掌握了这些部门就想干什么就能干成什么。

  3. 美国如果不是总统掌握着FBI, 司法部,军队和其他政府部门,我想请教韩家亮,你告诉我是谁掌握着这些部门?

川普上台后还受FBI调查通俄事件是由于以下两个原因:

  1. 美国政坛最近几十年为尊重司法的独立性,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换总统不换FBI Director。在川普上台以前的历届总统都遵循了这个规矩,上台后一般不撤换FBI Director

  2. FBI 对川普通俄事件的调查,是在川普上台前就开始的。川普上台后的FBI对此事件的调查也只是这个调查的延续。

川普打破常规,在FBI Director James Comey 拒绝对他表忠心,拒绝立即停止通俄调查的情况下,决定马上撤换James Comey,换上一个对他忠诚的人,从此FBI 对川普通俄事件的调查停止。这个事件恰恰说明了美国总统是掌控FBI的,韩家亮用这件事来说明川普并不掌握FBI, 这是不是一个笑话?

Mueller 调查川普通俄是国会通过的,和川普是不是掌控政府机构没有任何关系。看样子这个概念超出了韩家亮的理解力,我就不多费笔墨了。

前面提到自从我在2018年5月开始在CND发表文章之后就没有少挨韩家亮的棒子。韩家亮的棒子多数是在论坛的讨论区抡的,除这篇文章外,韩只写过一篇文章,正式地评论我的:“简评亨廷顿的‘文明的冲突’”一文。我之所以两年多来从来没有回应过韩家亮的挑战和抡棒是一旦我了解了他的为人和认知水平,我就不会指望他能够理解我的文章中的论点,和他辩论我真的觉得没有任何意义。

有人会问,那你为什么还要写这篇文章呢?我的回答是:当我了解韩家亮到现在还在攻击美国的民主政治,死挺川普,这触碰了我的底线,所以我必须反击。看了下面你就会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说。

韩家亮评论中提及的目击者是骆远志,骆远志在1月6号支持川普的暴徒大闹国会两天后在CND上发表了题目为:“坚守宪法、追查选举不公 一一 小结1月6日华盛顿示威“ 的文章,骆在文章里表达了这样几个意思:

  • 骆远志强调广大支持川普的集会者并没有冲进国会闹事,闹事的是几个极端分子,与参加当天支持川普集会的人无关(“几个极端分子闯入国会,干扰民主制度正常运行,…….保守派主张尊重宪法,极端分子的行为违背保守主义原则,完全不代表主流抗议者的诉求”)。

  • 骆远志指责是主流媒体歪曲事实,把几个极端分子闹事事件写成支持川普的暴徒闹事事件 (“事后,主流媒体只报道那几个极端分子,却忽视数以万计、甚至十万计的和平示威者,是出于自身的政治偏见,失去了公共媒体应该有的实事求是”)。

  • 骆远志强调川普与此事件无关:” 川普作为领袖,责任广泛,被批评属于正常,但他从来没有号召大家使用暴力“。

  • 骆远志认为整个事件是又一次希特勒国会纵火案,是左派对川普支持者的栽赃和羞辱:” 一些左派积极分子利用几个犯罪分子的行为来羞辱所有参加华盛顿集会的人。他们希望我们为行使自己的公民权而道歉,希望我们不敢再表达自己的意见,希望我们放弃追查选举不公。他们是在试图侵犯我们的正当权力,同时也伤害美国自由民主制度的根基。他们不应该得逞。“

从韩的引文中可以看出,新疆老李对骆的现场观感非常失望,认为骆不实事求是。韩家亮的意思是:骆作为目击者,应该比电视报道更客观,所以骆的说法更可信,要求新疆老李讲客观是一个笑话。

韩在此评论线上的另外一条评论更加强调,他相信郑义,骆远志等1月6号目击者的说法,相信他们是据实报道,这意味着韩家亮不相信媒体和美国政府对此事件(暴徒冲击国会)的定义:

当有人对韩家亮上述评论质疑时,看韩家亮是怎么说的:

在这条评论中,韩家亮再次表示他完全相信郑义,杜若蘅芜和骆远志的说法是据实报道 (请参考我的文章中对三位文章的评论  思辰:贼喊捉贼 一一 川普和他的追随者最善于使用的叙事方式 | CND刊物和论坛),指控我对三位作者的贼喊捉贼的评论是血口喷人。

在这个时候,韩家亮仍然认为郑义,杜若蘅芜和骆远志三位的说法是更可信的,相信他们所说的以下几点:

  • 川普没有挑动这场暴动。

  • 川普的支持者没有冲击国会

  • 冲击国会的只有非川普支持者的几个人 (由此可以断定:至今为止主流媒体发出的大量的视频照片都是假的,FBI所收到的十几万分举证材料也都是假的)。

  • 1月6日冲击国会事件是类似于希特勒的“国会纵火案”,是左派和主流媒体导演的栽赃于川普和他的支持者的一场阴谋。

请注意,韩家亮是在1月14号以及1月15号发表这些评论的,是在1月6号事件发生八到九天后发表的。此时:

  • 美国的各级政府和大多数两党议员都已经同意将此事件定性为支持川普的暴徒冲击国会事件,参加人数过千人。

  • 媒体的大量视频和图片充分证明了上述结论。

  • FBI 收到十几万个线索,已经抓到了几十人,全部核实是川普的支持者,在川普的号召下参加冲击国会的。

  • 美国众议院已经完成对川普的第二次弹劾,理由是川普鼓动了这次暴动。

那么这说明了什么呢?说明了韩家亮不相信美国各级政府,不相信FBI,不相信美国国会,不相信美国主流媒体,认为他们都是在做一件栽赃川普的错事,他只相信川普和他的追随者。所以我们可以说,韩家亮的上述评论是在CND的平台上挑战美国的民主政治。

韩家亮稍后在另外一篇文章的评论中也暴露出他始终在质疑和不能接受这次美国大选的结果:

请注意,韩家亮是在1月19号,是在新总统拜登就职前一天,川普都承认了大选结果之后发表上面这些言论的。

我所不能容忍的是,到这种时候了,韩家亮还在散布:“because of postal votes do not require signatures, there could be large fraud” 的谣言 (当然,所有谣言传播者都不会承认是他造的,会借别人的口。韩先生不会说这个谣言是出自于他本人,会说是听来的。但是‘should be examined’ 说明他Stand For It)。

据我所知,美国各州postal votes都是要求有signature的. 我选举那几天从11月3号到7号一直在全程跟踪全国选举进展,很多州的作废或打回的选票都是因为忘记签名或签名的地方不对。在我所在的马里兰州,邮寄选票的控制是非常严格的:

  1. 只有登记参加选举(vote registration)并验证过身份的,州选举委员会才会给你寄信或发Email,告诉你可以填一个表格,申请在这次大选邮寄投票。

  2. 你要正确地填写了这个申请,被审查通过后,你才可以通过邮件收到或从网上下载并打印邮寄选票。

  3. 邮寄选票要求必须有签名和寄回有效期限。

所以,你如果没有选举资格,根本不可能见到选票,更不要提做假。还有,各州的选举委员会都会有数据库,你邮寄回选票时,审查选票是否合法有下面步骤:

  1. 你的名字是否在数据库中。还有,是不是已经记票了。所以从这一点,一个人多张投票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就算你不用邮寄投票,你人去投票站投票。同样的审查也是存在的,你不可能投完一次转身再排队投第二次。

  2. 除了选民的名字审查,还有地址的审查。

  3. 签名的审查。

美国由于长期海外大量驻军还有很多跨国公司的人员长期驻扎海外,各州长期以来都允许邮寄投票,从来都没有听说过出现造假的问题(尤其大规模造假),为什么这次大选就会出现,这不是无中生有是什么?

川普指控选举造假是张口就来的。2016年大选川普虽然赢得了总统职位,但输掉了Popular Vote,全国总票数比希拉里少三百多万张选票。川普上台后几天就放出谣言,说是他实际上赢得了Popular Vote,是民主党组织了三百多万的非法移民投票才使得川普输掉了Popular Vote。到现在都四年多了,川普始终拿不出半点证据。这次选举还不是一样,到现在选举过去三个月了,川普的团队打了60多个官司,但就是拿不出一个实证来。

问题是,韩家亮到现在还在CND上为川普的谣言背书,谎称美国大选的邮寄选票不要求签名,所以可能存在大规模的作假,其挺川的良苦用心可见一斑。

我尊重你对川普的热爱,但是对不起,我不能接受you behave like Trump on CND。同时,我不能接受你因为挺川而散布的谣言,不能接受你动不动就抡过来的棒子, save for yourself,please.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