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转】Mary Garden:禅修可能...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转】Mary Garden:禅修可能会对你有害?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702
Topic starter  

https://zhuanlan.zhihu.com/p/56375190

禅修可能会对你有害?

 

(考虑到很多知友英语不熟练,因此个人花时间翻译了这篇英文,希望对于想要禅修、正在禅修,已经因禅修而产生精神损害的人有所帮助,版权归原作者)

作者:Mary Garden•2007年8月22日,

原文地址:Can Meditation Be Bad for You? - TheHumanist.com

 

早在1979年,我住在印度的浦那,是臭名昭著的上师巴格万·拉杰尼什(Bhagwan Rajneesh)的狂热信徒。当时发生了一件事,一直困扰着我,直到今天。一个刚从加德满都下来的人,在完成了30天的藏传佛教禅修课程后自杀了。我前天晚上见过他,我们一起喝咖啡。我不记得我们谈了些什么,他很友好,看上去也并不悲伤。但第二天,他爬到多层蓝色钻石酒店的顶部,跳了下去。

巴格万在他自杀后的第一次演讲中,试图通过说这人已经转世为一个更有智慧的灵魂来安慰我们。但我很不安,记得我在想,有人经过禅修课程后自杀是多么奇怪啊。禅修不是你要做的事吗?至少,是要能让心灵平静吧?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得了精神病,也许一开始就不应该上这门课。即使他有,禅修不应该有帮助吗?我没有想到禅修本身可能会导致一种精神失衡,使他陷入困境——禅修对某些人来说可能是危险的。这种观念是否曾出现在主流媒体上?更不用说是无数的新时代杂志了?

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禅修在西方越来越流行,它被作为一种减轻压力、放松甚至控制抑郁的方法而推广。它现在被用于教室、监狱和医院。在澳大利亚,禅修团体和老师们如雨后春笋般突然出现:数百人前往免费(仅限于捐赠)的十日内观课程,或与梵天库马里斯或萨哈贾瑜伽等团体坐下来禅修。人们普遍认为禅修是一种世俗的技巧,对每个人都有好处。

最常见的禅修类型包括静坐、专注于呼吸、默诵一句重复的声音(咒语)或可视化一个图像。通常被忽视的是,这些东方的禅修技巧从来就不是用来减轻压力和放松的方法。它们本质上是精神工具,旨在明显地“净化”思想中的杂质和干扰,以达到所谓的开悟——一个像上帝一样模糊的概念。

在印度教经文《博伽梵歌》中,奎师那对阿诸那说:

坐下来,把注意力集中在一个目标上,控制思想和感官的活动,让禅修者通过冥想来达到自我的净化…通过始终保持专注于自我,修行者被压抑心灵通过与梵我的连接而获得最高涅槃的宁静。

斯里兰卡出生的K. Sri Dhammananda,在2006年去世前,是马来西亚和新加坡最重要的南传佛教僧人,他写道:“没有人不通过禅修来发展心智,就能获得涅槃或解脱的。” 禅修是一种温和的方法来破除污染心灵的污秽。

有趣的是,佛教和印度教的老师,甚至DaLai喇嘛,偶尔也会指出禅修的潜在危害。Dhammananda警告说:

禅修被人们滥用了。他们想要立竿见影的效果,就像他们期望在日常生活中所做的每件事,都能迅速得到回报一样。头脑必须慢慢地得到控制,没有适当的训练,一个人不应该试图达到更高的境界。我们听说过一些过度热情的年轻男女,因为他们对禅修采取了错误的态度,而变得神志不清。

罗琳·罗奇(Lorin Roche)博士是一位禅修老师,他说一个主要的问题来自于禅修者解读佛教和印度教的方式。他指出,只有僧侣和修女才会鼓励使用脱离世界的禅修技巧。他花了30年的时间与经常禅修的人进行面谈,并说很多人都很抑郁。他说,他们试图把自己从欲望、爱情和激情中分离出来。“抑郁是失去的自然结果,如果你把那些毒害你的教义内化了,那么你当然会变得抑郁。”

DaLai喇嘛曾说过,东方的禅修方式必须谨慎对待:“西方人如果太快进入深度禅修状态,就应该多了解东方传统,接受比平时更好的训练。”否则,就会出现某些生理或心理上的麻烦。

当我开始禅修时,我不记得有过这样的警告,如果有的话,我可能也不会太在意。和其他探索者一样,我认为任何负面的经历都是治愈或是消业。

上世纪70年代,我经常禅修,觉得自己比那些不禅修的人更优秀。谢天谢地,我没有崩溃(尽管有时我确实是“疯了”)。我有过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经历,在最初的日子里经常感到幸福和狂喜。有几次,我觉得自己仿佛是“与宇宙合一”,有一次,我开始产生幻觉,觉得外面的树木在白光的照耀下颤动,深信自己能听到神圣的OM声,在喜马拉雅之夜隆隆作响。

除了印度教的禅修——包括各种上师的咒语(我甚至花时间在维林达巴与哈瑞奎师那在一起,在那里我用108颗珠子唱了一整天的“哈瑞奎师那,哈瑞奎师那,哈瑞奎师那,哈瑞奎师那,哈瑞奎师那,哈瑞奎师那,哈瑞奎师那”),我还参加了五次为期十天的佛教内观静修。老师是葛印卡(S. N. Goenka)。他的组织现在领导着世界范围内的静修课程,这是目前为止最受欢迎的静修课程。它们包括每天坐14个小时,观察身体的呼吸和感觉,并试图变得超然。目的(除了开悟)是平静。久坐可能会带来身体上的不适,甚至是极度的痛苦。禅修者不允许说话、写作或阅读。没有晚餐,只有一杯花草茶。

上世纪70年代末,当我最终放弃寻求启迪,回归世俗生活时,我也放弃了禅修——除了偶尔静坐几分钟,以内观的方式观察自己的呼吸。然而,这么多年来,我总是为自己的懒惰而自责:“你应该修行!” 我内心的批评者喋喋不休地说,“每天,至少半个小时。”

“但为什么?“ 我现在问。这真的对我有什么好处吗?没有它,我的生活过得很好。如果我想要安静和放松,我可以做个按摩,或者泡个热水澡,或者在当地的游泳池游20圈。或者我悠闲地走很长一段路。或者我只是坐在椅子上什么也不做。禅修真的像它的支持者宣称的那样有益吗?

阿瑟·查佩尔是Maharaj(又名普莱姆·拉瓦)大师的前信徒,他指出,禅修会使大脑缺乏刺激(感官剥夺),他想知道,让大脑对刺激不敏感,是否真的会“影响一个人对任何特定社会所需的恐惧、爱和其他情绪做出正确反应的能力”。查佩尔说,如果大脑不能被广泛的使用,大脑会萎缩,就像四肢一样:

许多禅修者抱怨在长时间的禅修后,做简单的算术和记住亲密朋友的名字很困难。其效果相当于新闻集团在乔治·奥威尔的著作中抹杀了英语。

1984。

近年来,神经科学家一直在研究禅修对大脑的影响。威斯康辛州的理查德·戴维森教授本人就是一名长期的佛教禅修者,他声称,禅修可以“改变回路中的神经状态,这可能对慈悲行为、注意力和情绪调节很重要。”

然而,其他科学家认为戴维森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他的研究存在从实验设计到结论的严重缺陷。新泽西州罗伯特伍德约翰逊医学院的神经生物学家南希海斯(Nancy Hayes)博士说,戴维森和他的支持者在研究还没有被重复之前,就开始了推进其研究。戴维森自己也指出,对于那些用禅修来治疗病人的心理学家来说,“禅修并不是对所有情绪障碍患者都有好处,它甚至可能对某些类型的患者有坏处。”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神经科学系主任所罗门·斯奈德博士警告说,在禅修过程中,大脑释放血清素。这可能对轻度抑郁症患者有所帮助,但过多的血清素,在某些情况下,会导致一些自相矛盾、由放松引发的焦虑。这些人没有在禅修中放松,反而变得痛苦,甚至可能会恐慌。斯奈德说,在某些精神分裂症病例中,禅修可以让人直接陷入精神病。

那么一个人在禅修中能体验到的所有美好感觉,有没有其他的解释呢?例如,与宇宙合一的超验感觉?

宾夕法尼亚大学的安德鲁·纽伯格(Newbreg)博士,在长期从事佛教修行的人禅修时,扫描了他们的大脑,并将其与未禅修时拍摄的图像进行了对比。

纽伯格发现,禅修时,流向顶叶后上叶的血流减少。大脑的这一区域决定了一个人的身体与环境的界限,使我们能够在一个复杂的三维世界中导航而不撞到东西。

纽伯格报告说:“我们知道后顶叶起着特殊的作用,因为在同一区域有损伤的患者,他们几乎不能在不摔倒的情况下活动。”

“他们会错过自己想坐的椅子,对自己身体的终点和宇宙其他部分的起点有模糊的认识。”他说,当人们有精神体验,感觉自己与宇宙融为一体,失去自我意识时,可能是因为大脑的那个区域发生了什么。

“如果你封锁了那个区域,你就失去了自我和世界之间的界限。”

“佛教禅修者仅仅是在经历一种将他们的大脑置于不寻常环境下的奇怪副作用吗?”

加拿大劳伦提安大学神经科学教授迈克尔·珀辛格博士在1993年对1018名禅修者进行了研究,发现禅修会导致复杂的部分癫痫症状,比如视觉异常、听觉异常、感觉震动,或者出现嗜睡症等无意识行为。注意,患有颞叶癫痫发作的癫痫病人有听觉或视觉幻觉,他们通常将其解释为神秘的经历。有些人相信他们与上帝交谈。

近年来,Persinger开始在受控的实验室条件下研究所谓的“神秘”体验。他让志愿者戴上一顶头盔,头盔上装有一组磁铁,他通过磁铁发出微弱的电磁信号。Persinger发现,在癫痫患者报告的幻觉和神秘体验中,颞叶的磁感应癫痫发作也会产生类似的幻觉和神秘体验。

他说,“五分之四的人都有过神秘体验,感觉有一个有知觉的存在或实体站在他们身后或附近”。

有些人哭泣,有些人觉得上帝感动了他们,有些人感到害怕,谈论魔鬼和邪恶的灵魂。

“那是在实验室里,”Persinger指出,他指的是受试者对受控环境的知识。“如果这些经历发生在深夜,或者在清真寺或犹太教堂的长凳上,会有多强烈?”

这是否意味着所谓的神秘体验可能是由癫痫发作引起的,是由感觉剥夺或流向顶叶的血液减少等异常状况,引发的大脑回路暂时失灵引起的?这就是我的遭遇吗?

除了神经科学家的发现,还有一些轶事证据也不容忽视。很明显,长时间的静修有潜在的危险,尤其是对于初学者。

提特马斯(Christopher Titmuss),前佛教僧侣,现居英国,每年在印度菩提伽耶举行内观禅修。他报告说,人们偶尔会经历非常痛苦的经历,需要全天候的支持,使用强力药物,甚至住院治疗。

他指出:“其他人可能会经历一种短暂的、精神完全失控的恐惧,一种对发疯的短暂恐惧。或者与传统现实的疏离,使得意识很难在没有积极干预的情况下恢复。”但Titmuss声称,并不是禅修导致了这种行为:“正如佛陀所指出的,禅修的功能是作为反映现实的一面镜子。”

在一个名为tribe.net的葛印卡内观论坛上,一位名为Tristan的参与者写道:

我希望我能对我的经历说些精彩的话,但我不能。我待了整整十天,其中很多都充满了难以置信的幻觉,从鸡蛋里面,到像鸟翅膀断了一样的动物,再到在我的大脑中穿行,再到感觉与宇宙完全相连。

没有问题

我告诉自己,

这只是感觉,我是绝对安全的。

静修的最后一天,听着最后一节课,我发出一声巨大的尖叫,摔倒了。

Tristan说,他后来精神失常,在一家精神病院住了几个星期。

在葛印卡的课程中,印度有许多自杀未遂的尝试,其中一次导致脊椎骨折,另一次幸存者肺部破裂和头骨骨折。葛印卡位于Igatpuri(印度地名)的总部的研究人员,研究了9个在课程结束后自残者的案例,他们发现所有人在课程开始前,都曾练习过其他形式的禅修、使用过治疗技术或药物。因此,他们认为静修后严重的精神障碍不是禅修技巧的副作用,而是其它形式的练习或问题所致。

但一个女人最近联系了我,说她的儿子1月份在新西兰参加了内观课程,发现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经验,产生了许多美好的感觉等等,但在回来后的几天内,他就经历了一次“精神病发作”。

他被送往一家精神病院,在那里他对药物的反应很好,现在正在服用抗抑郁药。她的儿子没有精神病史,家里也没有类似的病史。他以前从未尝试过禅修,也没有服用过毒品。

杰弗里·道森(Geoffrey Dawson)是悉尼的一名禅修教师和心理治疗师,他在Blackheath (位于澳大利亚蓝山)的葛印卡内观静修中心参加课程后,遇到了20名有精神痛苦经历的人。道森说,这些禅修者变得支离破碎,而不是融合在一起,他们的经历包括恐慌症发作、抑郁发作,或者两者兼而有,在大多数情况下,这些症状会在静修结束后持续数月。也有一些躁狂发作,其中一个后来被诊断为双相情感障碍。道森的女儿曾去过一个静修所,一位妇女也与她取得了联系。她的朋友和家人注意到,她后来变得孤僻、偏执。她的心理状况恶化,几个月后她就精神失常了。18个月后,她住院并自杀。

道森认为,最重要的是让人们逐渐了解静修,这是葛印卡(和其他人)的方法所欠缺的。道森对谁能做他的静修非常挑剔。他让人们开始有规律的日常禅修,每周进行一次小组禅修,然后给他们介绍一到两天的静修,然后逐渐介绍给他们一个更长的静修时间。

道森建议,“如果采取渐进的静修方式,在静修期间实施支持过程,并提供后续护理。”虽然不能保证参与者不会有不良经历,但“这肯定有助于预防和最小化精神障碍的发展。”

科罗拉多的临床心理学家Lois Vanderkooi博士曾写过关于禅修相关精神病的文章,她指出,在进行集中禅修时,筛查是很重要的。她还建议,通过一份询问精神病史的问卷就可以很容易地进行筛查。

调查问卷现在用于葛印卡的静修。他说,不建议患有严重精神疾病的人进行静修,因为期望内观能够治愈或减轻精神问题是不现实的。

申请表上有这样的问题,“你是否有,或曾经有过任何精神健康问题,如严重的抑郁或焦虑,恐慌症发作,躁狂抑郁症,精神分裂症?” 还有一个问题,“你以前有过禅修技巧、疗法或治疗实践的经验吗?” 这个特殊的问题让葛印卡能够筛选出那些进行精神疗法的人,他们被称为灵气疗法。

他说,在世界各地有许多案例,灵性疗法和内观禅修混合在一起,会伤害灵气练习者,以至于他们中的一些人变得精神不平衡。葛印卡认为这种行为“试图通过调用外部力量或自我暗示(如自我催眠)来改变现实,这就阻止了修行者去观察实相。”

但调查问卷是否足够?他们很难对那些未确诊的精神疾病患者进行筛查。他们也依赖人们讲真话。人们可能不愿意如实填写,以防他们被禁止参加静修课程。Icarus项目是一个支持精神疾病患者的网络社区,它认为问卷调查是“武断的、侵扰性的、带有歧视性的”,并主张被拒申请者“在申请表上隐藏自己的精神病史,以避免受到歧视”。

他们还写道,患有精神分裂症、边缘性人格障碍或双相情感障碍的人不仅完成了禅修,而且发现禅修是一种有价值的康复工具。

理查德,一位前禅修者,提供了以下观察结果:

那些打“精神疾病”防御牌的人似乎在东方哲学中有既得利益。禅修似乎会扰乱大脑的化学物质,从而造成精神失衡。据我们所知,精神病患者可能更有能力应对这些变化,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

换句话说,对精神疾病的辩护似乎不是基于事实,而是作为一种下意识的借口。在解释为什么我们看到与禅修有关的负面事件时——“他或她就开始变得很疯狂,这不是禅修的问题,而是他们的问题。"

如果一个人不是在经历顿悟或精神体验之后,那么我不禁会想,锻炼可能比禅修更有益于身心健康。我喜欢早上在当地的游泳池里游泳。

在经历了印度之旅后,我1979年回归了世俗生活,我发现回到这个世界并不是一件坏事。我不再把世界看作是一个逃避或解脱自我的地方。我的心灵不再是征服或净化杂质的东西。事实上,没有禅修,我的生活无比丰富,正如印度伟大的诗人泰戈尔在他的诗《反对禅修知识》中所体现的那样:

那些想坐着、闭上双眼,

以禅修去了解世界是真是假的人,

可以这样做。这是他们的选择。但我此刻

会睁大饥渴的、永不满足双眼

在白日里去看这个世界。(1896)

2007年9月/ 10月

 

ps:

这是一篇发表于2017年的关于冥想副作用的多中心调查报告:

有害影响:冥想是否有负面影响?多中心调查http://www.ncbi.nlm.nih.gov图标

该调查搜集了342名有2个月以上冥想经验的完整问卷。基于该样本,大致有以下结论:

1.冥想中的不良反应与之前是否有焦虑、抑郁症无关联,与社会文化背景也无关。

2.最常出现的不良反应包括:焦虑反应(13.7%),人格解体和现实解体(8%)。

3.最常见的经验是“与社会疏离的感觉”(4.6%)、“感觉难以适应世界”(4.2%)、“感觉有些事情是缺乏的(feeling that something is lacking)”(4.2%)

4.报告中出现的不良反应很高(25.4%),但奇怪的是大多数研究都并未解决这个问题,也甚少报道。“似乎在西方,正念的扩展与该技术的积极愿景有关,而没有与任何实践的负面后果相关的必要平衡。”

5.大部分不良反应是温和和暂时的,只有极少数需要就医(5.7%)。

6.较高的练习频率、长时间的冥想练习,都可能会产生更多的不良反应,不良反应发生在个人练习中比集体练习中更频繁。

7.相关性分析表明,专注型冥想更容易导致不良反应。(冥想技术被分为专注型(如观呼吸)、开放型(如内观)、建设型(如慈悲观)三大类。)

8.冥想中不良反应不仅是身体上或心理上的,可能也与价值观,精神信仰有关。比如说同样的反应,某些人可能认为是不良反应,但另一类人可能会视为积极体验而不加报告。

编辑于 2019-12-19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