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念处随笔——自己变成了魔鬼

念处随笔——自己变成了魔鬼

苟嘉陵

2022.03.29


有人看了我批评美国的文章,就以为我虽身在美国,也享受着美国的福利,但心却不向着美国。反而是处处反对美国的外交国策。言下之意,就是说我“身虽在美,实为美贼”。对这种心态我其实很熟悉,也早已经习惯了。因为我来自台湾。

台湾存在着所谓“蓝绿阵营”的对立,已经不止四十年了。我清楚记得不少泛绿人士对蓝营人的看法,就是他们虽吃台湾米,饮台湾水,但心却不向台湾。并把他们的思想与人格,定位为被国民党洗脑的结果。没想到我来美四十馀年,也已入籍美国,竟又再次听到类似的论调。确是有点唏嘘⋯

但和四十年前不同的地方,是我已经不会再对这种论调有太多反感了。因为我对这种心态有了一些了解,也就有了一种同情。人之所以会有这种心态,其实主要是因为压力造成的。

我一点也没有“反美”。因美国并不是“好人”或“恶人”那么简单,而是一个複杂的複合体———因缘所生的东西。这个複合体有可恶的地方,但也有可爱之处。至今我没有后悔入籍美国,因为她容许言论与思想的自由,允许国民反对任何国策。也允许国民自由地表达看法,批评国策。在美国,人与人之间有不同的看法很正常。美国人虽没有能因有言论自由就避免了被媒体的“集体洗脑”,但自由毕竟仍是自由。是珍贵的。

我喜欢美国的流行音乐(pop music),至今仍天天听爵士,并欣赏各种不同风格的摇滚、蓝调、乡村与民谣。我听过不少大型摇滚演唱会,也欣赏纽约格林威治村的小型爵士咖啡厅。要说我反美,其实是很荒谬好笑的!

我反对的,只是美国在二战以后不停对外用兵的国策与作为。不少人批评美国这种作为是“美帝”或“霸权”,我则以为都不是十分贴切。因为美国没有皇帝,所以并不是帝国。霸权倒是比较接近,因霸权主义(Hegemonism)是指一国凭藉其政治、军事和经济的优势,在全世界或一个地区控制他国主权,主导国际事务。美国的作为,我不得不说确是经常如是。但要说美国是“霸”,恐怕还是有不尽如实之处。

因为中国人讲的霸,大都是说恶霸或土豪劣绅之类。他们欺压百姓,作威作福。但美国的官员并非如是。美国总统必须让人民感觉亲民与爱民。就是许多真正有钱的大财主,也常常是牛仔裤一条,和普通人民并没有什么两样。所以我宁愿用幼时在台湾看过的一部美国电视剧名———“打击魔鬼”,来形容二战以来美国的的对外用兵心态。美国的对外用兵,与其说是帝国主义的统治欲,或是想称霸世界的征服欲,我以为都不如说是脱胎于对基督教义的一种错误诠释。

我不止一次听到政论家说美国永远需要一个敌人,也就是要不断地与“魔鬼”做斗争。但这是对基督教义的误解。因为基督真正的所教,是“爱你的邻人,如同爱你自己。” 故真的基督徒不会需要敌人。美国不断地妄立假想敌,在全世界不断地“打击魔鬼”,自以为是站在正义与真理的一边。但其真实的结果是牺牲了无数世人的生命,包含了美国人自己。

我反对把任何人或群体定位为“邪恶”,或“魔鬼”的思想。

这世上确有恶人。但那是因为其“无明”而行蠢事造成的。不是因为其本质就是邪恶。把任何人或群体视为本质邪恶的看法,是落入了自性见,也就是忽略了其缘起性。这种思想会衍生出“阵营思维”———永远都在强化自己的“正义阵营”,在与“魔鬼阵营”作战与对抗。当美国陷在这种认知心态里,就会自然地要去凭藉自己的政经与军事优势介入他国事务,主导世界方向。但事实上就是这认知的陷阱,使美国的负债累累,国力大伤,国内问题丛生⋯

正念禅的修行当然能帮助美国醒悟,而停止深陷于这可怕的思想陷阱。但美国既然会误解基督,当然也就极可能会误解佛陀。将来到底会如何,就不是我短浅的智慧所能预知的了。我的所为,不过是略尽一点国民责任,希望美国能看到这个自己给自己创造的思想陷阱而已。

至于对那些或明或暗批评我“实为美贼”的看法,我不想去回应。因为对深陷于阵营思维的人们,我只有同情与怜悯。

但我同时也希望提醒美国人:“不断在全世界‘打击魔鬼’的真正后果,会是自己变成了魔鬼。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着魔’。”

因为佛陀老早就清楚开示过。世间真正的魔鬼只是人的贪、瞋、痴。也只存在于我们的心里。

 

作者投稿禅世界。


【免责声明】【版权协议】【免责声明】【隐私条款】

【禅世界论坛】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相应部》《中部》《长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净道论》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离线浏览压缩包

《禅世界WIKI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