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发觉音撰写《清净道论》的《中部-六清净经》

启发觉音撰写《清净道论》的《中部-六清净经》(MN.3.112)

仁麦

2019.07.13

该经包含了佛陀清净道的修行之法,可以用它来衡量自己修行的程度。当然对于那些自称有解脱证悟成就的人,本经是试金石或能破之金刚。据说该经启发觉音撰写了《清净道论》。


MN.3.112  六清净(The Sixfold Purity)经

【注】:据说该经启发觉音撰写了《清净道论》。

MN.3.112.1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如是说道:“比丘们!” – “大德!” 他们回答道。世尊如是说道: 

MN.3.112.2 “比丘们!在这里,一位比丘如是宣说究竟智:“我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任何有的状态不再出现。”

(四种表达方式)

MN.3.112.3 对于那位比丘所说,既不应该赞同,也不应该不赞同。没有赞同或不赞同,应该如是提一个问题:

“学友!那位知道和看见并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世尊,正确宣告了四种表达方式。是哪四种呢?如其所见的而告知所见的,如其所闻的而告知所闻的,如其所感知的而告知所觉知的,如其所认知的而告知所认知的。学友!这些是那位知道和看见并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世尊正确宣告的四种表达方式。那位尊者对于这四种表达方式如何知道,如何看见,使得通过没有执取,他的心离诸烦恼获得解脱呢?” 

MN.3.112.4 比丘们!当一位烦恼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负担已卸,已达成真正的目标,已经毁坏有(存在)的诸束缚,并且通过究竟智而获得完全解脱的比丘 – 这是他的回答的本质:“学友们!对于所见的,我以一颗除去了诸障碍的心住于不受吸引、不受排斥、独立、超然、自由和分离;学友们!对于所闻的……所感知的……所认知的,我以一颗除去了诸障碍的心住于不受吸引、不受排斥、独立、超然、自由和分离。对于这四种表达方式如是知道,如是看见,通过没有执取,我的心离诸烦恼获得解脱。”

(五取蕴)

MN.3.112.5 说着“很好”时, 一个人可能对那位比丘所说欢喜和喜悦。已经这样做了,可以如是提一个更深入的问题:

“学友!有那位知道和看见并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世尊所正确宣告的这五取蕴。是哪五种呢?它们是色取蕴、受取蕴、想取蕴、行取蕴和识取蕴。学友!这些是那位知道和看见并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世尊所正确宣告的五取蕴。那位尊者对于这五取蕴如何知道,如何看见,使得通过没有执取,他的心离诸烦恼获得解脱呢?” 

MN.3.112.6 比丘们!当一位烦恼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负担已卸,已达成真正的目标,已经毁坏有(存在; being)的诸束缚,并且通过究竟智而获得完全解脱的比丘 – 这是他的回答的本质:“学友们!已经知道物质性色会是微弱的、褪去的和不安的,随着对物质性色的吸引力和执取的摧毁、褪去、息灭、舍弃和放弃让渡,随着对于物质性色的诸精神性立场(mental standpoints)、诸系缚(adherences)和诸潜在趋势的吸引力和执取的摧毁、褪去、息灭、舍弃和放弃让渡,我已经了知我的心获得解脱。

学友们!已经知道受……感知(想)……诸行……识会是微弱的、褪去的和不安的,随着对识的吸引力和执取的摧毁、褪去、息灭、舍弃和放弃让渡,随着对于识的诸精神性立场(mental standpoints)、诸系缚(adherences)和诸潜在趋势的吸引力和执取的摧毁、褪去、息灭、舍弃和放弃让渡,我已经了知我的心获得解脱。

对于这五取蕴如是知道,如是看见,通过没有执取,我的心离诸烦恼获得解脱。”

(六种界)

MN.3.112.7 说着“很好”时, 一个人可能对那位比丘所说欢喜和喜悦。已经这样做了,可以如是提一个更深入的问题:

“学友!有那位知道和看见并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世尊所正确宣告的这六种界(因素; six elements)。是哪六种呢?它们是地界、水界、火界、风界、虚空界和识界(the earth element, the water element, the fire element, the air element, the space element, and the consciousness element)。学友!这些是那位知道和看见并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世尊所正确宣告的六种界。那位尊者对于这六种界如何知道,如何看见,使得通过没有执取,他的心离诸烦恼获得解脱呢?” 

MN.3.112.8 比丘们!当一位烦恼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负担已卸,已达成真正的目标,已经毁坏有(存在)的诸束缚,并且通过究竟智而获得完全解脱的比丘 – 这是他的回答的本质:“学友们!我已经把地界作为非自我来对待,没有基于地界的自我。并且随着对地界的吸引力和执取的摧毁、褪去、息灭、舍弃和放弃让渡,随着对于地界的诸精神性立场(mental standpoints)、诸系缚(adherences)和诸潜在趋势的吸引力和执取的摧毁、褪去、息灭、舍弃和放弃让渡,我已经了知我的心获得解脱。

学友们!我已经把水界……火界……风界……虚空界……识界作为非自我来对待,没有基于识界的自我。并且随着对识界的吸引力和执取的摧毁、褪去、息灭、舍弃和放弃让渡,随着对于识界的诸精神性立场(mental standpoints)、诸系缚(adherences)和诸潜在趋势的吸引力和执取的摧毁、褪去、息灭、舍弃和放弃让渡,我已经了知我的心获得解脱。

对于这六种界如是知道,如是看见,通过没有执取,我的心离诸烦恼获得解脱。”

(六种内在的和外在的处)

MN.3.112.9 说着“很好”时, 一个人可能对那位比丘所说欢喜和喜悦。已经这样做了,可以如是提一个更深入的问题:

“学友!有那位知道和看见并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世尊所正确宣告的这六种内在的和外在的处(six internal and external bases; 六种内和外处)。是哪六种呢?它们是眼与诸色、耳与诸声音、鼻与诸气味、舌与诸味道、身与诸所触物、意与诸精神对象(法)。学友!这些是那位知道和看见并已经证悟和遍正觉的世尊所正确宣告的六种内在的和外在的处。那位尊者对于这六种内在的和外在的处如何知道,如何看见,使得通过没有执取,他的心离诸烦恼获得解脱呢?” 

MN.3.112.10 比丘们!当一位烦恼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负担已卸,已达成真正的目标,已经毁坏有(存在)的诸束缚,并且通过究竟智而获得完全解脱的比丘 – 这是他的回答的本质:“学友们!随着欲望、贪欲(淫欲)、欢喜、渴爱、吸引力和执取(desire, lust, delight, craving, attraction, and clinging)的摧毁、褪去、息灭、舍弃和放弃让渡,随着对于眼、诸色、眼识和通过眼识由意所认知的诸事物(the eye, forms, eye-consciousness, and things cognizable by the mind through eye-consciousness)的诸精神性立场(mental standpoints)、诸系缚(adherences)和诸潜在趋势的吸引力和执取的摧毁、褪去、息灭、舍弃和放弃让渡,我已经了知我的心获得解脱。

随着欲望、贪欲(淫欲)、欢喜、渴爱、吸引力和执取(desire, lust, delight, craving, attraction, and clinging)的摧毁、褪去、息灭、舍弃和放弃让渡,随着对于耳、诸声音、耳识和通过耳识由意所认知的诸事物(the ear, sounds, ear-consciousness, and things cognizable by the mind through ear-consciousness)……鼻、诸气味、鼻识和通过鼻识由意所认知的诸事物(the nose, odors, nose-consciousness, and things cognizable by the mind through nose-consciousness)……舌、诸味道、舌识和通过舌识由意所认知的诸事物(the tongue, tastes, tongue-consciousness, and things cognizable by the mind through tongue-consciousness)….身、诸可触物、身识和通过身识由意所认知的诸事物(the body, tangibles, body-consciousness, and things cognizable by the mind through body-consciousness)的诸精神性立场(mental standpoints)、诸系缚(adherences)和诸潜在趋势的吸引力和执取的摧毁、褪去、息灭、舍弃和放弃让渡,我已经了知我的心获得解脱。

对于这这六种内在的和外在的处如是知道,如是看见,通过没有执取,我的心离诸烦恼获得解脱。”

MN.3.112.11 说着“很好”时, 一个人可能对那位比丘所说欢喜和喜悦。已经这样做了,可以如是提一个更深入的问题:

“可是,学友!那位尊者如何知道,如何看见,使得他对于有其识和一切诸外相的此身(this body with its consciousness and all external signs),我作、我所作和对狂妄我慢的潜在趋势(I-making, mine-making, and the underlying tendency to conceit)已经在他当中根除了呢?”

MN.3.112.12 比丘们!当一位烦恼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负担已卸,已达成真正的目标,已经毁坏有(存在)的诸束缚,并且通过究竟智而获得完全解脱的比丘 – 这是他的回答的本质:“学友们!以前,当我过着家庭生活时,我是无知的(ignorant)。然后如来或如来的弟子给我教导正法。听闻正法时,我对如来获得信念。拥有那种信念时,我如是考虑道:“在家生活拥挤而多尘;出家生活却十分开阔。在家生活时,不容易过象一枚磨亮的贝壳般彻底圆满和清净的梵行生活。假设我剃掉须发,穿上黄袍,从在家生活出家进入无家。”  过些时候,舍弃一小笔财富或一大笔财富,舍弃一个小的亲属圈或一个大的亲属圈时,我剃掉了须发,穿上黄袍,从在家生活出家进入无家。

MN.3.112.13 如是已经出家和拥有了比丘们的修学和生活方式,舍弃杀害活着的众生时,我放弃杀害活着的众生;随着棍棒和武器被放在一旁,温和与善良,我住于对一切活着的众生的同情怜悯。

舍弃未予取时,我放弃拿未给予的东西;只拿给予的东西,只期望给予的东西,而通过不偷窃,我住于清净性。舍弃不独身时,我遵守独身,分开居住,放弃庸俗的性行为。

舍弃妄语时,我放弃妄语;我言说真实,坚持真实,是值得信赖和可靠的,是此世间的无诈欺者。

舍弃恶语时,我放弃恶语;我在别处不重复在这里听到的为了离间这些和那些人的话,也在这里不重复在别处听到的为了离间那些和这些人的话;如是,我是那些分裂者的团结者,诸友谊的推广者,我享受和睦,高兴和睦,欢喜和睦,我是推广和睦之语的言说者。

舍弃粗言粗语时,我放弃粗言粗语;我说温和之言,悦耳,可爱,打动人心,是温文尔雅的,众人所期望的和众人所合意的。

舍弃流言蜚语时,我放弃流言蜚语;我适时而说,言说事实,就良善事物而说,就法和律而说;适时言说值得记录的、合理的、温和的和有益的话。

我放弃伤害种子和植物们。我实践只在一天当中的一部分进食,放弃在晚上和在适当的时间之外的进食。我放弃舞蹈表演、歌曲演唱、音乐和剧场演出。我放弃戴花环们,用香料使自己清新,并用香膏装饰自己。我放弃高大的床座。我放弃接受金银。我放弃接受生的稻谷。我放弃接受女子和少女们,我放弃接受男女奴仆们。我放弃接受山羊与绵羊们。我放弃接受家禽与诸只们。我放弃接受大象、牛群、马匹和骡子们。我放弃接受田地和土地。我放弃当差和传达信息。我放弃买与卖。我放弃称重造假、金属货币造假和度量欺诈。我放弃欺瞒、欺诈、诈骗和欺骗。我放弃伤害、谋杀、绑定、抢劫、掠夺和暴力。

MN.3.112.14 我变得满足于用衣袍来保护我的身体和用施食维持我的肚子,并且无论我去哪里,我只带着这些而出发。正如一只鸟儿不管飞到哪里,它只用双翅作为它唯一的负担而飞翔,同样地,我变得满足于用衣袍来保护我的身体和用施食维持我的肚子,并且无论我去哪里,我只带着这些而出发。已具备这种圣戒德蕴(this aggregate of noble virtue)时,我在自身中体验无可非议的(无咎的)极乐。

MN.3.112.15 我用眼看见一种色时,我不执取于它的诸相和诸特征(its signs and features)。因为如果我不守卫我的眼根,贪婪和忧伤的诸邪恶不善状态可能会侵入我,我练习制约它的方式,我守卫眼根,我进行眼根的制约。用耳听到一种声音时……用鼻闻到一种气味时……用舌尝到一种味道时……用身触及一种可触物时……用意认知一种精神对象时,我不执取于它的诸相和诸特征。因为如果我不守卫我的意根,贪婪和忧伤的诸邪恶不善状态可能会侵入我,我练习制约它的方式,我守卫意根,我进行意根的制约。已具备这种诸根的圣制约(this noble restraint of the faculties),我在自身中体验清白无污的极乐。

MN.3.112.16 我变成一个在前进和后退时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在前视和后视时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在肢体曲伸时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在穿袍和拿他的外袍和钵时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在进食、饮用、食用食物和品尝时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在大小便时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在行走、站立、坐着、睡着、醒来、交谈和沉默不语时处于完全觉知而行为的人。

MN.3.112.17 具备这种圣戒德蕴,具备这种诸根的圣制约,和具备这种圣正念与遍觉知(this noble mindfulness and full awareness)时,我诉诸于一个僻静的安歇之地:山林、一棵树下、一座山、一条山沟、一个山坡洞穴、一片墓地、一处丛林、一块露地和一堆稻草。

从施食处返回后,食毕,我坐下,交叠双腿,挺直身体,并在我面前建立正念。舍弃对世间的贪婪时,我以离贪婪的一颗心而住;我离贪婪而净化其心。舍弃恶意与瞋恨时,我以离恶意的一颗心而住,为了所有或者的众生的福利而富有同情心;我离恶意和嗔恨而净化其心。舍弃懒惰和迟钝时,我离懒惰和迟钝而住,充满光明的洞察力、具念和充分觉知;我离懒惰和迟钝而净化其心。舍弃掉举和后悔(restlessness and remorse)时,我以一颗内向平静之心不躁动而住;我离掉举和后悔而净化其心。舍弃怀疑时,我已经超越了怀疑而住,对诸善状态无有困惑;我离怀疑而净化我的心。

MN.3.112.18 已经如是舍弃了这些五盖(five hindrances)和弱化智慧的心的诸不圆满性(imperfections of the mind that weaken wisdom)后,已完全地从诸感官享乐隐退远离,已从诸不善状态隐退远离,我进入和住于第一禅,由所应用和持续的思想相伴(accompanied by applied and sustained thought),有生于隐退远离的狂喜和快乐。随着寻与伺的平息(stilling),我进入后住于第二禅,有自信和心的专一性(self-confidence and singleness of mind)而没有寻和伺,充满得定而生出的狂喜和快乐。随着狂喜和快乐的褪尽,我住于平静,充满正念和正知(mindful and fully aware),仍然以身体感受快乐,我进入后住于第三禅,由于它的缘故,圣弟子们宣说:“他有平静,充满正念,住于快乐。” 随着快乐和痛苦的舍弃,及之前喜悦与忧伤的消失,我进入后住于第四禅,它既没有痛苦也没有欢乐,由平静而正念清净。

MN.3.112.19 当我的专注入定的心是如此清净的(purified)和明亮的、无污的(unblemished)、去除杂染的(rid of imperfection)、可塑造(malleable)、适合使用的(wieldy)、稳定的(steady)、成就不可动摇的(attained to imperturbability)时,我使心导向诸烦恼的摧毁的了解。我直接如实了知:“这是痛苦。” 我直接如实了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我直接如实了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我直接如实了知:“这是导致痛苦息灭之道。” 我直接如实了知:“这些是诸烦恼。” 我直接如实了知:“这是诸烦恼的集起。” 我直接如实了知:“这是诸烦恼的息灭。” 我直接如实了知:“这是导致诸烦恼息灭之道。”  

MN.3.112.20 当我如是知道和看见时,我的心从感官欲望的烦恼中、从有的烦恼中和从无明的烦恼中解脱。当它解脱时,而有“它得到解脱”之智。我直接知道:“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任何有的状态不再出现(there is no more coming to any state of being)。” 

学友们!对于有其识和一切诸外相的此身(this body with its consciousness and all external signs),通过如是知道,如是看见,我作、我所作和对狂妄我慢的潜在趋势(I-making, mine-making, and the underlying tendency to conceit)已经在我当中根除。”

比丘们!说着“很好”时, 一个人可能对那位比丘所说欢喜和喜悦。已经这样做了,一个人应该对他说道:

“学友!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利益,学友!这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巨大的利益,我们看见如此一位同梵行者。”” 

那就是世尊所说。比丘们对世尊所说满意和欢喜。

第一一二六清净经终。


 

 

 

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