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看见自己”也应是科学的重要部分》

【转载】获得苟嘉陵师兄的许可。禅世界感谢作者的分享。文章作者的观点不代表禅世界的立场。


《由意识形态谈“无明缘行”》

苟嘉陵

《巴黎协定》是人类第一个具有法律约束力的气候协议,其目的是削减全球的碳排放来控制日益严重的威胁———全球暖化。但新当选的美国总统及其部分的内阁成员,竟然不相信全球暖化是已经被气象学家论证的科学事实,并曾多次发表将让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言论。而其立场居然是非常泛政治化的思想,如「不能为了气候而牺牲美国工人的利益」,或「全球暖化根本就是中国为美国设下的圈套」等等。我想美国如果真地退出了巴黎协定,对美国知识份子而言,那真将会是情何以堪的羞耻与尴尬。因美国一向以世界领袖自居,几乎在任何方面都存在「美国第一」的优越感。也一天到晚地在世界各地「平衡来平衡去」,好像世界没了美国就转不下去了一样。没想到如今的美国,居然在全人类面前自欺欺人地否认科学事实。作为美国公民,那种感觉真可说是不知今夕为何夕。彷彿就是回到了当初罗马教廷否认地球是圆的时代一样。

我简直不敢相信美国总统会不相信气候变迁与全球暖化,就像我不敢相信任何美国的中学生,会算不出一加一加一等于三一样。但如果这些人是真地不相信全球暖化的事实,以佛法来看就可以说是佛陀所说十二缘起裡「无明缘行,行缘识」的最佳例证。

所谓「无明」,在佛法裡并不是什麽深不可测的东西,而只是指人对真相未能如实了知,或根本视而不见。近代的西方文明之所以是文明,正是因为科学能使人类增加自己对环境与自身的如实了知,而拥有更多改变环境与自身的能力。人类虽然因自身的未臻健全而常有滥用科学的行为,但问题的根本不是因为科学的「知」,而是因为人类自身的「无明」,而有用科学以造作蠢事的行为(行)。所以佛法的修行,是要人了知自己一切行为背后真正的动力与诱因,而不自欺欺人。当一个人因常把另一个人视为「假想敌」,而常有各种对方将要对自己不利的猜想、假想与幻想时,就是在「行」,也就是在「造作」而累积「业」与「业力」。而这种业的累积会逐渐形成「识」,而演变成一种意识型态。而当这种意识型态已经成形而且成势时,人就会把一切透过六根所「触」到的现象,都去做「由识所生」的引申与阐释。到最后就连基本的气候变迁现象,都可以被解读为来自某国的威胁与阴谋。严格上说,这就是妄想症。但一个政治领袖必须要有认清事实的能力,而不为内心的妄想与意识形态所蒙蔽。因为政治领袖最主要的职能,是为群体做决策而制定国家的方向。但当他无法认清什麽是事实,什麽是自己的「识」、意识形态与情执的时候,那会是极度的危险。因为政治领袖拥有运转国家机器的权柄。未能认清事实,就有可能会带领大家走上错误甚至毁灭的道路,却不自觉。

我们每一个人都有很多的意识形态,也会对很多事有成见。但佛法的修行,就是要修行人能见到「那是我的意识形态」,而不做任何观念的奴隶。这就是佛法裡讲的自在。而这也应是现代政治领袖所必须具备的心灵品质。因为只有具备了不自欺的心灵品质,才有可能面对与因应当今人类的各种问题。而全球暖化,也只是当今人类所必须面对的问题之一。无明习气太重的政治领袖,会因无法理清自己内心各种意识形态的纠缠,而说出诸如「气候变迁只是谎言与阴谋」之类的话。但对一个政治领袖而言,这就绝不只是一个学养、教养与信仰的问题,而是国家机器正面临着「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的危难窘境。因为领头的人,是时刻都因看不清真相而在「无明缘行」!

美国立国至今已有两百多年。能有今天的强大,是多少开国先贤与各族菁英共同的努力与智慧所造成。而这个「因缘所生法」,是不是已经因当前一小拨政客的「无明缘行」,而正在走向如罗马帝国一样的衰亡?虽然「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但我还是打心眼裡希望:「天佑美国!」真地希望诸佛菩萨与开国先贤们多加庇佑,能让美国跨过这一道坎儿。


《“看见自己”也应是科学的重要部分》

山海會

来到美国以后经历了许多年,我才知道当初美国在日本的广岛和长崎丢下了原子弹,其实更多是为了要展现自己是世上「唯一霸权」的地位。这并不是我要这样看待历史,而是美国的历史学者们如是说。日本在当时已经自知必须投降,而且也曾尝试发声与交涉。但胶着的部分,是盟国坚持日本必须接受「无条件投降」。但因这牵涉到可能会因此而废除了日本的天皇制度,所以尚未达成协议。但战争将因日本的投降而结束,已经是大势所趋。美国其实并没有必要,去做第一个使用核子武力的国家。但当时的美国总统杜鲁门也许是因好大喜功,不顾许多核子科学家的建议而独排众议,坚持以减少美军伤亡为理由而毅然决定投下原子弹,来迫使日本无条件投降。结果是日本军阀所造的恶业,竟让两个城市裡无辜的平民百姓来遭罪。但杜鲁门的这个决定,难道就纯粹只是自我防卫,以战止战吗?这牵涉到人的行为动机,也就是佛法裡讲的业。而人的业,是极为複杂的。佛法的修行并不是要去干涉任何国家的外交或内政,而是帮助人类「看见自己」,瞭解自己行为的动机,也就是瞭解自己的业。而「看见自己」其实也应是科学的重要部分。

若以人类今天的现况来看,杜鲁门总统当时的作为,其实就好像是水浒传裡的洪太尉揭开了龙虎山上的封印,而让一百零八个妖魔闯入了人间。杜鲁门无法见到他所放走的「妖魔」,日后会在世界任何的角落裡用核子武器来张牙舞爪,并危及到美国自身。当时的美国总统如果能稍稍深入地「看到自己」,就不会如此热衷地去做历史上第一个使用核子武力的人。因为这个行为可以说是开创了恐怖主义的先河,使人类更加地相信「强者就是正义」,以为世间根本就没有什麽是非、黑白与对错。

大家也许会以为这件事和恐怖主义无关。其实不然。因为今天的恐怖主义,不正是在以「伤害无辜」作为手段与诉求?而当时广岛与长崎的居民,并非军人,难道他们就不无辜?拥有核武和使用核武,应是有着天壤之别。日本军阀虽的确是残忍已极,但真有智慧的政治领袖,仍应在溷乱之中不忘因果,而知道伤害无辜绝非美国之福。美国大兵的命确是珍贵,但日本平民的命也应非草芥。用日本平民的死来威胁日本军阀,不就是不折不扣的恐怖主义?大部分的美国人也许并没有觉知到:「美国正是今天恐怖主义的开山始祖,也当然会因此而遭受往昔所造诸恶业的戕害。」而美国人之所以没有这个觉知,只是缘于人类的通病———看不见自己。而帮助美国人「看见自己」,正应是佛法的修行可以对美国提供最大,也最实际的帮助。

当初确有一段时间,是美国作为唯一拥有核武的国家。当时的美国人,大概是会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吧?但今天我如坐长岛铁路进入曼哈顿,火车站裡到处都看得到全副武装的美国大兵,好像是在随时备战。但他们多少人知道今天人类的科技,已经可以製造「肮髒核弹」?这个东西体积非常地小,甚至可以被放在手提行李裡面。如果被引爆,可以在瞬间使半个曼哈顿灰飞烟灭。美国各种安全组织与特务系统的力量,好像是非常强大,可以监听所有人的电邮与电话。但他们能永远地把「肮髒核弹」隔绝在曼哈顿之外吗?这个问题,恐怕没有任何一位 FBI 或中情局的领导能够肯定地回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美国人曾经以为自己可以垄断核武技术,而永远维持唯一霸权的地位。但这个想法显然是欠缺深思熟虑。如今已经有了北朝鲜,正在时时刻刻以「核武试射」作为国家发展的最高指标。而我相信人类终久将面对的核武问题,一定不会只是侷限于北朝鲜。美国人自己开了以核武止战的先例。这对人类未来的命运会有何等影响,恐怕也是没有人能充分预见。

佛法不会反对科学,因为科学只是增加人类「知的领域」。但以佛法修行的眼光来看,人类的科学并没有被平衡地发展与运用。这是极为严重的缺憾。而问题的根源是人类一直很难「看见自己」,也就是对外在世界很「科学」,但对内心世界却极为暗昧。我很希望佛法的现代化,能帮助人类为自己的生命取得平衡,也就是瞭解「看见自己」亦应是科学的重要部分。我相信杜鲁门如果能看到了今日人类窘迫的现况,应就不会再相信当初投下核弹是对美国与世界最好的决定。


般若广场四月份的主题订为「由佛法看政治领袖何以应尊重科学」。

http://www.wisdomvoice.org/

科学家不一定对政治有兴趣。但政治领袖如果不尊重科学,后果就可能会很严重。成千上万的科学家都已经观察到且论证了地球暖化的现象,而且已经证实了工业与车辆的废气排放和地球暖化的关係。全世界也多次进行了如何减少碳排放的努力,而达成了许多立法与减碳的协议,希望能改善或至少减缓全球暖化。而这一切都是基于人类对气象学的尊重,也就是对科学的尊重。

但人类发明了民主制度,在上世纪初叶选出如希特勒这样的人领导德国走向侵略,也在新世纪的今天选出了不相信气候变迁与全球暖化的人当上政治领袖。本期的般若广场将讨论由佛法的观点,如何看待政治领袖与科学的关係,并分析不尊重科学的政治领袖何以会伤害到全世界的人民。一个人并不需要是科学家才能是政治领袖。但如何阻止根本不相信科学的人成为「政治领袖」,应该也是当今人类重要的政治课题。

截稿日订为四月十日。希望大家踊跃讨论这一个人类今天面临的实际问题。

愿大家喜悦自在
嘉陵 合十

2 thoughts on “苟嘉陵:《“看见自己”也应是科学的重要部分》

  1. 《地藏经》有云: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非是罪,无非是业。愿所谓的政治领袖深明“无知即罪恶“,于起心动念之时能抛弃私欲,不妄想,便是其个人及众生之福。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