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

简介

苟嘉陵先生1955年生于台湾台北市。1979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商学系。苟嘉陵先生1982年赴美深造,毕业后定居美国。旅美后遍访佛教名师参学,致力于推动佛教教制与修行之现代化。

苟嘉陵先生对人间佛教和佛学修行贡献卓著,他的著作对大陆、台湾、港澳、星加坡、美国和世界其他地区的修行者们影响巨大。释迦牟尼佛所教的修行方法四念处,经先生的弘扬,在新的时代焕发了确切的和实在的修行魅力,在南传和北传佛学修行者之间架起了沟通和学习的桥梁。除了出版著作外,他的很多文章,发表在般若广场、其它网站和媒体上。

苟嘉陵先生曾经是美国佛教会的董事,目前是世界佛教青年会的般若广场杂志编辑和禅世界作者


著作

  • 《做个喜悦的人- 念处今论》, 花城出版社,1995年8月,275页,ISBN: 9787536020771。
  • 《我们要和平》, 圆明出版社,1995年,278页。
  • 《觉的宗教:全人类的佛法》,花城出版社,1997年3月,255页,ISBN: 9787536023437。
  • 《活着真好》,霍克出版社,2004年12月,ISBN: 9789867769886。
  • 《做个喜悦的人- 念处今论》访谈禅世界制作;2019年。

 


康龙哲:《活着真好》序言

 


《活着真好—佛教生死观》跋

嘉陵居士在民国八十二年十一月,在生养他的台湾推出第一部弘法著作《做个喜悦的人———念处今论》之际,由于他对佛法的体证是我佛根本的教说,且其所弘扬的正法又特为时人在实际生活上所需,因此,刻时引起海内外学人的风从影随。此后,陆续推出的《觉的宗教———全人类的佛法》、《我们要和平———缘起的政治观》,更是以谛观的慧见,以大慈大悲的菩提心,用出世法济度世法,然后期望众生能将受用于世法的法益,销归出世法,以圆满生命的意义,而受到普遍的欢迎。

这不但让嘉陵居士一本初衷的坚信,佛法对众生的大用,是古今中外不昧的,更使他由此确立了弘法度生的志业,这不但是学人之福,也是众生之福。如今,他依然不离世间觉的置身全球首屈一指的大都会纽约,并且在牵动全世界金融浮沉的华尔街,以高度专业的长才从事着金融的工作。只是在金钱帝国天天与金钱打交道的他,不但没有财迷心窍的陷溺在钱坑中而成为逐臭之夫,反以其深于佛法的修为,等视众生的生命底蕴,且在众生生命长河的流转中,明白的揭示出生死大事的中道义。

只要依佛法正而行,世法是养色身的凭借,出世法是了脱生死大事的终极关怀。虽然嘉陵居士如实的领悟了这一切,但奔劳无端的众生未必清楚,因此,既以度生为志业,那么自觉觉他,期使众生都能了得般若波罗蜜多,而再度推出新著《活着真好—佛教生死观》。

“你就是你的所做”,只要本具佛性的众生,愿意在觉悟的前提之下成为觉者,进而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那么我相信,即使这一生不大事成办,只要由此种下善因,便没有不得善果的。善果就是:“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究竟涅槃故,是为跋。时民国八十五年十月三十一日,在芳川松之居。


《台湾佛教访问记》

第三十五期 线上慧讯 访本会董事苟嘉陵居士

编者:本会董事苟嘉陵居士于去年底回台湾做佛学讲演,并连络了不少和美国佛教会理念接近的佛教团体,交换了许多心得和意见。本刊特此对他做了一次访问,将他的收穫和大家分享。

问:请问您这次回台湾,主要的活动是什么?有何观感?

答:这次主要是接受中华民国佛教青年会的邀请,回台湾做了四场演讲。除了台北慕钦讲堂两天的两场外,另外在嘉义和高雄各有一场。讲的题目主要仍是原始佛教中四念处的修行,和我近几年来努力的另一个方向 – – 佛法与佛教的现代化。

如果谈到观感,我想是很多的。最让我感动的是见到不少佛教内年轻一代的道友,大家对教理、修行及佛教的发展皆有许多共同的看法。这是最令我兴奋和鼓舞的。另外就是见到国内在佛教的现代化方面,有不少的进展,这也是很令我高兴的。

问:您讲到不少人有共同的理念与看法,可不可以请您多讲一些?

答:最主要是见到教内年轻一代的菁英,越来越多的人已能颇深地理解佛教中原始教典的价值,及其和现代人生直接的关係。我想这部份要归功于宏印法师多年来奔走于大专院校,向知识青年传播印顺法师人间佛教的理念及原始教典的重要性。这次在台湾南北各地的佛青会,我见到了黄崧修、黄国达、庄春江、吕胜强等对原始佛教有深度认知的同修。他们对许多事情的看法,会让我觉得佛教日后在台湾的发展,是充满希望的。佛法最难的,就是一种正而深的知见。他们的谈吐与见解,和一般我在美国各佛学社团所接触到的佛友,有相当大的不同。

另外值得一提的就是透过和王静蓉书信的连络,这次回台湾去了仰慕已久的法味书院。他们有一群同修和一位马来西亚来的曦比丘共同翻译佛使尊者的着作,成就斐然。相信会对国内原始佛教的推动,有相当的贡献。曦比丘也来参加我第二天在慕钦讲堂的演讲,后来一起乘车回去,在车上也交换了一些心得。他认为我若干的理念和佛使尊者十分类似。他也给了我不少南传佛教的资料,并表示日后若有机缘,可来和美国的佛友结缘。可惜时间不多,没有和他多谈。但我相信将来若有机会请他来美国讲学,一定会使美国佛友对正法的认识有所助益。法味书院目前已印行了佛使尊者的「人类手册」,「一问一智慧」,和「解脱自在园十年」。有兴趣的道友可直接和法味连络。(注一)他们的书皆是结缘印赠,没有在市场上流通。但是书的设计、印刷品质皆是一流的,不同于一般的结缘书。这显示了作佛教事业者在各方面的素质皆在提高,也象徵了佛教的现代化在台湾已有颇多的进展。

问:谈到佛教的现代化,可否请您讲一讲日前台湾进展的情形。

答:我想最大的进展是在佛教事业已走向专职化的道路。这次我去了佛青会和观音线,他们已有一两位的专职人员,而且不仅是有薪水,宏印法师告诉我就连一般公司的福利,他们也有,这是很大的进展了。我很高兴台湾的佛教已走向专职化,在这一方面,我想美佛会还是需要努力的。

问:据您瞭解,这些团体是靠什么财力支持呢?

答:观音线是靠十方捐款。因为大家皆能了解并肯定他们的直接社会功能。但是因为传统的功德思想仍然是教内的主流,故他们所得到的支持并没有如一般寺庙那么多。我觉得教内的思想家可以再多做些努力,去肯定并提倡一种更开阔、更符合大乘佛教入世理念的功德思想。使他们的功能更有力、人员更多,生活更有保障且无后顾之忧。(注二)

佛青会因为做的是讲学等在文化上扎根的工作,故不像观音线一样为一般大众了解。但因为有一些肯为正法现代化努力的出家人领导,故能够藉助传统佛教的力量,来为文化工作奉献。宏印法师说他们一年办一次法会来筹款,一年的开支就有着落了。我个人对于他这种能放下个人的供养来为正法的推广奉献的精神,十分敬佩。但毕竟能有他这种见识、格局与悲愿的人,并不多见。

问:可否介绍一下观音线是什么样的团体?

答:是在台湾近年发展出来用佛法站在社会服务的第一线,为有需要的人解除苦恼,提供帮助的团体。服务项目包括个别晤谈、团体谘商、生活讲座、禅学班和社会服务。他们的工作人员及讲师都是高级知识份子,大部份皆有心理学或心理谘商的学位。我这次也抽空去台北松江路的观音线和他们的工作人员及志工做了一些佛学讨论及交流,见到了总干事李忆微和护持组组长曾菱炤。他们有不少志工因为读了我去年出版的「作个喜悦的人 – – 四念处今论」,所以问了不少四念处修行的问题。他们都觉得四念处的修行和现代人的生活很有关係,也能帮助他们社会服务的工作。这些是最让我感到喜悦的事。我出国已十二年了,见到自已的努力仍能对亲爱的祖国同胞们有一点贡献,那一种欣喜,是难以形容的。

问:听说您出版了第二本书,可否介绍一下?

答:第二本书是以原始佛教的修行理论为基础,探讨佛教的现代化。书名是「觉的宗教 – – 全人类的佛法」。我深深地觉得佛教在世间最需要发挥的功能,是使人类能自觉而逐渐走出「我见」的枷锁,而能和平地相处,共同生存。但今天的佛教并未能有力地做到,这是很可惜的。因此我主张全人类的佛教应该逐步走向教理与修行方法整合的道路,使大家皆对四圣谛及八正道有一种深刻的共知共见,而使佛教能在人类文化中,更有效地发挥理性的力量。在书中我也尝试性地提出了我个人以为佛教现代化的几个原则,及现代人的在家五戒。这次在台湾的四场演讲,有两场就是在讲这一个主题 – – 「觉的宗教」,探讨佛教的现代化及普及化。

问:可否解释一下您为何一方面推崇原始佛教,另一方面又支持佛教的现代化?难道没有矛盾吗?

答:没有矛盾。原始佛教本来就是一个古印度文化的现代化运动,后来的大乘,事实上更是主张把佛法「觉的精神」普及和扩大,而在面上做不断的现代化工作。故并不是我在故意提倡佛教的现代化,而是佛教本来就是一个不断现代化的人类文化活动。我们这一个时代的人较「守旧」,缺乏开创的精神,忘了佛法的开展除了要守住祖宗的家业外,同样重要的是要能方便善巧地适应现代人类的文化习性而有所调适和建立,这样才符合缘起的精神。我以为当初的大乘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它一方面是一个原始佛教精神的「文艺复兴运动」,另一方面又是一个有创造性而能顺应时代的现代化运动。后来大乘产生质变,是因后来宏教的人不争气,没有能掌握住这个权实互用的原则所造成的。并不是大乘本身的教法在本质上或原始佛教有何矛盾之处。这些看法我在「觉的宗教」一书中有详细的探讨。我主要的目的是希望能逐渐促成佛教一定程度的整合,而更有力地在人类文化中发挥「觉的文化」的功能。

问:您这一次访问台湾,回来后觉得最大的收穫是什么?

答:除了见到了祖国各面的进步,佛教现代化有了相当的进展,及教内精英的共知共识已逐渐在凝聚而感到很高与外,最主要的收穫是我见到了美国佛教会在组织的发展方向上,可经由明确理念之整合而团结内外的力量。美佛会过去仅守大乘尊重十方的原则,开放是很开放了,但开放并不代表有力量。而传统佛教过去如果要有力量,就很难摆脱独尊一宗、山头主义的格局。美佛会在两难之中一直严守尊重一切善法的传统,但走得相当吃力。这次由宏印法师陪伴去台南妙心寺拜访传道法师,给了我很大的灵感和启发。两位法师皆是一方有成的佼佼者,而他们之间那一种水乳交融的亲切,就像是一家人一样。为什么?我不禁自问。这一种关係,正是佛教需要的。我相信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在法的知见上有深刻的共知和共识。他们在佛教思想上皆受到印顺法师人间佛教理念的启发,而在佛法上有开展和建立。而这一种「见和同解」所产生的力量是很大的。我相信「见和同解」是目前佛教仍须努力的,同时也是我对佛教现代化最主要的期望 – – 即希望各宗各派皆能体认到原始佛教中四谛及八正道的价值,并用其作为修行的基础。

问:难道「人间佛教」或「原始佛教」不会形成一种独断的宗派思想或格局,而和美佛会或大乘的思想有所不符吗?

答:我想主要的问题是在人而不是在法。部份宏扬原始佛教的人有颇强的排拒大乘的思想,我个人以为仍是对佛教整体发展的认识不够,及自己对修行的体悟不深彻而造成的。我很希望大家(包括我在内)要能再深入,再调整,再出发。原始佛教真正的格局,是极开阔广大的,只是若不透过修行,一般人较难在经论中分辨权实而已。将来我会由修行的立场去多探讨一些为何原始佛教的修行和大乘在精神上是一体的。部派佛教的发展到后来有偏差是事实,但不能用其代表真正的「原始佛教」。就像大乘到今天也产生偏差而不能用其代表原始的大乘一样。我希望将来佛教的发展要能做到不同宗派在异中有同,而且这个「同」是和修行及佛法「觉的精神」相关的。

问:您难道不觉得要做到这样很不容易,而且阻力会很大吗?

答:不容易当然是不容易,但宏扬正法从来都不是容易的。不过这次由台湾回来,我觉得乐观了很多。因为我真地见到了不少人有相当深刻的知见,而且大家已越来越看出四念处在整个正法推行过程中的重要性。我希望今后所有佛教的宏法者,皆能有四念处觉观的训练,要能很清楚明确地讲身、受、心、法每一个次第及其涵盖范围。只要这一个原始佛教修行的核心能掌握好,佛法「觉的宗教」的精神就能有力地发扬。问题是在于是不是有足够的宏教者有这个原始佛教修行的训练,而不是有没有人会反对。宏扬佛法,我向来不怕有人反对,但我怕的,是自己对法的体认不够深刻,格局不够宽广

问:有没有什么更具体的事,在短期内是美佛会能做的呢?

答:有的。我深深觉得在今天宏扬佛法,团结同道来共同合作是极重要的。像台湾的佛教青年会、法味书院、宏印法师、传道法师、昭慧法师、曦比丘、淨耀法师等团体及个人,都是比较和美佛会在理念上接近的。他们都没有权威型的人格和思想,不容易使其领导的团体走上崇拜及山头的道路,这些人和团体,我们该加强和他们合作。

美佛会尊重多元,但在多元中仍可有一个自己认同的主题。我以为唯有如此,美佛会才能有力地走出一条宏扬正法的路。否则光是尊重多元,只能永远站在一个辅助性的立场,这样是不够有力的。更何况当今人类的确存在着许多问题而需要佛法提供帮助,如何有效地使佛法能更深入现代人类的生命而提供帮助,当是每一位佛教徒的责任。

问:很感谢您接受我们的访问。相信您访问台湾的见闻,能给不少同修一些帮助。也希望您所盼望的理念,能逐渐得到更多同道的支持与认同。

答:谢谢您的访问。最后我想补充一点的,是传道法师推动编印的「中华佛教百科全书」已经完成了。在妙心寺我见到了这一部结合了众多心血结晶努力的成果。传道法师用全职的薪资请了许多人,花了好多年的时间才完成了它。其特色是任何佛学词句,除了有古典的资料外,也收录了近代学者的相关论文节录。印刷非常精美,纸质及编排都是专人精心设计过的,是近年来极珍贵的高级佛学研究工具书。我除了在此对传道法师的贡献做十二万分的称叹,也特此让大家知道,可与妙心寺连络订购。(注三)

◆注一:法味书院地址:台北市八德路4段50号4楼 电话:02-762-5994

◆注二:台北观音线:台北松江路207巷64号二楼

电话:02-511-2248

◆注三:妙心寺地址:台南县永康乡胜利街ll巷10号 电话:06-237-5189


【Chanworld.org收集整理】2017.12.01-2018.01.05-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