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部》【禅世界版】16大般涅槃经6

【第一戒蕴品】:DN.1(1),DN.1(2),DN.1(3),DN.1(4),DN.1(5),DN.1(6),DN.1(7),DN.1(8),DN.1(9),DN.1(10),DN.1(11),DN.1(12),和DN.1(13);

【第二大品】:DN.2(14),DN.2(15),DN.2(16),DN.2(17),DN.2(18),DN.2(19),DN.2(20),DN.2(21),DN.2(22),和DN.2(23);

【第三波梨品】:DN.3(24),DN.3(25),DN.3(26),DN.3(27),DN.3(28),DN.3(29),DN.3(30),DN.3(31),DN.3(32),DN.3(33),和DN.3(34)。


 《大般涅槃经》:第一品第二品第三品第四品第五品,和第六品


 《大般涅槃经》(DN.2(16))
第六诵品
6.1

那时,世尊对尊者阿难说道:“阿难!你们可能会如是想道: “大师的教诫已过去,我们不再有大师。 ”但是,阿难!不要这样认为。阿难!我给你们教导和阐释的法和律,在我入灭后,就是你们的大师。

6.2

阿难!现在比丘们以学友一词相互称呼,在我入灭后,不要再这样称呼。阿难!年长的比丘应该用姓名称呼年轻的比丘;而年轻的比丘应该用“大德”或“尊者” 称呼年长的比丘。

6.3

阿难!在我入灭后,当你们希望时,僧团可以废除某些小条例。

6.4

阿难!在我入灭后,对阐那比丘应该施与梵罚。 ”  “可是,大德!什么是梵罚? ”

“阿难!随任阐那(Channa)比丘说任何他想说的,而比丘们不与他交谈讲说,也不劝告,也不教诫他。 ”

6.5

那时,世尊对比丘们说道: “比丘们!如果有某位比丘心里对佛、法和僧团以及正道和实践有所怀疑或疑惑,比丘们!应当询问世尊,以免以后懊悔: “当我们在大师面前时,我们没能直接向世尊请问。 ” ”

当如是所说时,那些比丘们都沉默不语。

第二次,世尊……。

第三次,世尊对比丘们说道:“如果有某位比丘心里对佛、法、僧团以及正道和实践有所怀疑或疑惑,比丘们!应当询问世尊,以免以后懊悔: “当我们在大师面前时,我们没能直接向世尊请问。 ” ”

第三次,那些比丘们都沉默不语。

那时,世尊对比丘们说道:

“比丘们!你们可能出于尊崇大师而不发问。比丘们!请你们以朋友与朋友的心情请问。 ” 当如是所说时,那些比丘们都沉默不语。

6.6

那时,尊者阿难对世尊如是说道: “不可思议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大德!我深信: “在此比丘僧团中,没有哪位比丘心里对佛、法和僧团以及正道和道迹有所怀疑或疑惑。 ” ”

“阿难!你所说的是出于以净信。但是,阿难!在这里,如来也有如是智慧:“在此比丘僧团中,没有哪位比丘心里对佛、法和僧团以及正道和道迹有所怀疑或疑惑。” 阿难!因为在这五百位比丘中(修行程度)最低的比丘,也已成为不堕恶趣法、决定现证正觉的入流者。 ”

6.7

那时,世尊对比丘们说道:“好吧,比丘们!我现在对你们说: “诸行都是坏灭法,你们要精勤不放逸,以实现修行的目标。 ”

这是如来最后的遗教。

6.8

于是世尊就进入初禅(第一禅);从初禅(第一禅)起,而进入第二禅;从第二禅起,而进入第三禅;从第三禅起,而进入第四禅;从第四禅起,而进入空处定(空无边处);从空处定(空无边处)起,而进入识处定(识无边处);从识处定(识无边处)起,而进入无所有定(无所有处);从无所有定(无所有处)起,而进入非想非非想定(非想非非想处);从非想非非想定(非想非非想处)起,而进入灭想定(想受灭; the Cessation of Feeling and Perception)。

那时,尊者阿难对尊者阿那律(Anuruddha)如是说道: “阿那律大德!世尊成就般涅槃了。 ”

“阿难学友!世尊没有般涅槃,他已进入灭想定(想受灭)。 ”

6.9

那时,世尊从灭想定(想受灭)起,而进入非想非非想定(非想非非想处);从非想非非想定(非想非非想处)起,而进入无所有定(无所有处);从无所有定(无所有处)起,进入识处定(识无边处);从识处定(识无边处)起,而进入空处定(空无边处);从空处定(空无边处)起,进入第四禅;从第四禅起,而进入第三禅;从第三禅起,而进入第二禅;从第二禅起,而进入初禅(第一禅);从初禅(第一禅)起,而进入第二禅;从第二禅起,而进入第三禅;从第三禅起,而进入第四禅;从第四禅起,世尊直接进入般涅槃(入灭)。

6.10

当世尊进入般涅槃时,与般涅槃同时,大地震动,令人恐惧和毛发悚立,并且天雷滚滚。

当世尊进入般涅槃,与般涅槃同时,梵天娑婆世界主(Brahma Shampati)说此偈颂:

 “在此世间所有的众生,

最终将倒下身体,

因为如此一个象大师的人,

在此世间中无与伦比的人,

具有诸力量的如来,

佛陀,已经成就了般涅槃。”

当世尊进入般涅槃时,与般涅槃同时,天帝释(释提桓因; Sakka)说此偈颂:

 “诸行确实是无常的,

它们的本性是生起与消散,

已经生起后,它们息灭:

它们的平息是快乐的。 ”

当世尊进入般涅槃时,与般涅槃同时,尊者阿那律说此偈颂:

 “没有了入息和出息,

当没有受到扰动,决心于平静,

在平稳的心的稳定者中,

有远见者成就了般涅槃。

以未削弱的心,

他忍受痛苦;

犹如一盏油灯的熄灭一般,

通过涅槃牟尼的心自由解放。 ”

当世尊进入般涅槃时,与般涅槃同时,尊者阿难说此偈颂:

 “那时大地震令人恐惧,

那时令人毛发悚立。

具有一切殊胜慈悲行相,

佛陀,成就了般涅盘。 ”

当世尊成就般涅槃时,那些未离贪欲的比丘们,有一些挥舞手臂号泣,有一些倒地辗转哭泣,而说道:“太快了,世尊已般涅槃!太快了,善逝已般涅槃!太快了,此世间之眼已消逝! ”

而那些已离贪爱的比丘们,他们具正知和正念,忍受痛苦而说道: “诸行是无常的,在这里如何能不破灭呢? ”

6.11

那时,尊者阿那律对比丘们说道:

“够了,学友们!你们不要悲伤,不要恸哭。学友们!以前如来不是曾说过吗?一切亲爱的和合意的事物,都会变化,与我们分离,都会消逝。阿难!在这里,“任何出生的、存在的、有为的和众缘和合的事物都是消散的事物,都不会被破坏。” – 这是不可能的。学友们!天神们在嘲笑我们。 ”

“大德!尊者阿那律注意到有什么种类的天神呢? ”

“学友们!有在虚空界而有地想的天神也散发号泣,或挥舞手臂哭泣,或倒地辗转痛哭,而说道: “太快了,世尊已般涅槃!太快了,善逝已般涅槃!太快了,此世间的眼目已消逝!”在地上而有地想的天神们也散发号泣,或挥舞手臂哭泣,或倒地辗转痛哭,而说道:“太快了,世尊已般涅槃!太快了,善逝已般涅槃!太快了,此世间的眼目已消逝!”  但是那些已离贪爱的天神们,他们具足正知和正念,忍受而说道: “诸行无常,除此之外,哪有什么可得。 ” ”

6.12

当时,尊者阿那律与尊者阿难以法谈度过残夜。

那时,尊者阿那律对尊者阿难: “去吧!阿难学友!请你进入拘尸那罗后,对拘尸那罗的末罗人说道:“瓦世达们!世尊已般涅槃,现在请你们随宜尊便。 ” ”

“是的,大德! ”尊者阿难回答尊者阿那律后,在早晨穿好衣服后,拿钵与僧袍,与一位比丘作伴进入拘尸那罗。

当时,拘尸那罗的末罗人因要务在会堂集合。于是尊者阿难去拘尸那罗的末罗人的会堂。抵达后,对拘尸那罗的末罗人说道:“瓦世达们!世尊已般涅槃。现在请你们随宜尊便。

听了尊者阿难的这些话后,末罗人与末罗人的儿子们、末罗人的媳妇们、末罗人的妻子们等,都内心悲哀和痛苦,有些人散发号泣,或挥舞手臂哭泣,或倒地辗转在地上痛哭,而说道: “太快了,世尊已般涅槃!太快了,善逝已般涅槃!太快了,此世间的眼目已消逝!”

6.13

那时,拘尸那罗的末罗人命令男子们: “既然这样,某人!请你们聚集拘尸那罗所有的香料、花环与乐人们。 ”

于是拘尸那罗的末罗人持取拘尸那罗所有的香料、花环与乐人们,以及五百套衣布,前往末罗附近的沙罗树林世尊遗体处。抵达后,以舞蹈、歌唱、奏乐、香料和花环恭敬、尊重、尊敬、供养世尊的遗体,并张搭天幕,准备圆形帐蓬,奉供曼陀罗花鬘。他们如是度过第一天。

那时,拘尸那罗的末罗人如是想道:“今天已过了火化世尊遗体的时机,我们将在明天火化世尊的遗体。 ”

那时,以舞蹈、歌唱、奏乐、香料和花环恭敬、尊重、尊敬、供养世尊的遗体,并张搭天幕,准备圆形帐蓬,奉供曼陀罗花鬘。他们如是度过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和第六天。

6.14

在第七天,拘尸那罗的末罗人如是想道:“我们以舞蹈、歌唱、奏乐、香料和花环恭敬、尊重、尊敬、供养世尊的遗体。我们将向南抬至城南。向城外,抬至城外南边,举行火化世尊遗体的仪式。 ”

当时,八位上首的末罗人洗头后,穿上新衣: “我们将举起世尊的遗体。 ”但他们不能够举起。那时,拘尸那罗的末罗人对尊者阿那律如是说道: “阿那律大德!是什么因和缘,这八位上首的末罗人洗头后,穿上新衣: “我们将举起世尊的遗体。 ”但他们不能够举起呢? ”

“瓦世达们!你们有一种意向,而天神们有另一种不同的意向。 ”

6.15

“大德!那么,天神们的意向是什么呢? ”

“瓦世达们!你们的意向是: “我们以舞蹈、歌唱、奏乐、香料和花环恭敬、尊重、尊敬、供养世尊的遗体。我们将向南抬至城南。向城外,抬至城外南边,举行火化世尊遗体的仪式。  ”  而天神们的意向却是: “我们以舞蹈、歌唱、奏乐、香料和花环恭敬、尊重、尊敬、供养世尊的遗体后,我们将向北方,抬至城北。由北门入城,而抬至城的中央,再由东门出城,向东抬至东方名为天冠寺末罗人塔庙,在那里火化世尊的遗体。””

“大德!我们愿意听从天神们的意向。 ”

6.16

当时,天上落下曼陀罗花,在拘尸那罗全境,连间隙、下水道、垃圾堆,落下的花朵堆积起来,深及膝盖。那时,天神与拘尸那罗的末罗人以天和人的舞蹈、歌唱、奏乐、香料和花环恭敬、尊重、尊敬、供养世尊的遗体后,向北方,抬至城北。由北门入城,而抬至城的中央,再由东门出城,向东抬至东方名为天冠寺末罗人塔庙,在那里放下世尊的遗体。

6.17

那时,拘尸那罗的末罗人对尊者阿难如是说道: “阿难大德!对世尊的遗体,我们应该如何处理? ”

“瓦世达们!对如来的遗体应该如对转轮王遗体那样处理。 ”

“阿难大德!对转轮王的遗体,应该如何处理? ”

“瓦世达们!转轮王的遗体用新的经梳理的吸水性棉布包裹。用新的经梳理的吸水性棉布包裹后,再用新的亚麻布包裹。用新的麻布包裹后,再用新的经梳理的吸水性棉布包裹,……以这方式成对包裹转轮王的遗体至五百次。然后放进然盛油的金椁,再盖外面的金椁(注:铁质而实为金),用所有芳香木作火葬的柴堆,火化转轮王的遗体,而在十字路口建转轮王的塔。阿难!对转轮王的遗体,应该这样处理。阿难!对如来的遗体应该按照对转轮王遗体那样进行处理。阿难!应该在十字路口建如来的塔。在那里,凡供养花环、香料、或香粉,或礼敬,或使心变得净信者,他们将长久获得利益与安乐。

6.18

那时,拘尸那罗的末罗人命令他们的男子们:“既然这样,某人!请你们聚集末罗新的经梳理的吸水性棉布。 ” ”

拘尸那罗的末罗人将世尊遗体用新的经梳理的吸水性棉布包裹。用新的经梳理的吸水性棉布包裹后,再用新的亚麻布包裹。用新的亚麻布包裹后,再用新的经梳理的吸水性棉布包裹,……以这方式成对包裹世尊遗体至五百次。然后放进盛油的金椁,再盖外面的金椁,用所有芳香木作火葬的柴堆,然后把盛放世尊遗体的金椁放在柴堆上。

6.19

当时,尊者大迦叶(MahaKassapa)与大比丘僧团五百位比丘一起正在从波婆城到拘尸那罗的旅途中。那时,尊者大迦叶离开道路,坐在一个棵树下。当时,某位邪命外道从拘尸那罗握持曼陀罗花,正在从拘尸那罗到波婆的旅途中。尊者大迦叶看见那位邪命外道(Ajivika)远远地走来。看见后,对那位邪命外道如是说道: “道友!你知道我们的大师吗? ”

“是的,道友!我知道,就在七天前,沙门乔达摩已般涅槃。由此因缘,我从那里能拿到这曼陀罗花。 ”

那时,那些未离贪爱的比丘,有一些挥舞手臂号泣,有一些倒下辗转而哭道: “太快了,世尊已般涅槃!太快了,善逝已般涅槃!太快了,此世间之眼目已消逝! ” 但是那些已离贪爱的比丘,他们具足正知和正念,忍受而说道:“诸行无常,在这里,哪有什么可得? ”

6.20

当时,名叫须跋(善吉祥)的年老出家者坐在比丘中;那时,老年出家的须跋对那些比丘如是说道:

“够了,学友们!你们不要忧愁,不要悲泣,我们完全摆脱了那位大沙门。他曾逼迫我们说: “这适合你们,这不适合你们。 ” 而从现在开始,我们可以为所欲为;而不想作为的就不作为。 ”

那时,尊者大迦叶对比丘们说道: “够了,学友们!你们不要忧愁,不要悲泣,以前世尊不是曾说过吗?一切亲爱的和合意的事物,都会变化,与我们分离,都会消逝。阿难!在这里,“任何出生的、存在的、有为的以及众缘和合的事物都是消散的事物,都不会被破坏。” – 这是不可能的。”

6.21

当时,四位上首的末罗人洗头后,穿上新衣,如是想道: “我们将点燃世尊遗体火葬用的柴堆。 ” 但是他们不能够点燃。那时,拘尸那罗的末罗人对尊者阿那律如是说道: “阿那律大德!是什么因和缘,这四位上首的末罗人洗头后,穿上新衣,想道: “我们将点燃世尊遗体火葬用的柴堆。 ”  但不能够点燃呢? ”

“瓦世达们!你们有一种意向,而天神们有另一种不同的意向。 ”

“大德!那么天神们的意向是什么呢? ”

“瓦世达们!天神们的意向是: “这位尊者大迦叶与大比丘僧团五百位比丘一起正在从波婆城到拘尸那罗的旅途中,那位世尊遗体火葬用的柴堆将不会点燃,直到尊者大迦叶以头礼拜世尊的双足为止。 ”

“大德!我们愿意听从天神们的意向。 ”

6.22

那时,尊者大迦叶去往拘尸那罗名叫天冠寺末罗人塔庙。抵达后,将上袍搭到一边肩膀,合掌礼敬后,作右绕火葬用的柴堆三回,接着以头礼拜世尊的双足。那五百位比丘也将上袍搭到一边肩膀,合掌礼敬后,作右绕火葬用的柴堆三回,接着以头礼拜世尊的双足。当尊者大迦叶与那五百位比丘礼敬结束时。世尊遗体火葬用的柴堆就自己被点燃。

6.23

当世尊的遗体被火化时, 皮肤 、 皮下 、 肌肉 、 筋腱 、和关节液 ,既不见炱(注:烟气凝积而成的黑灰;tai2),也不见灰,而只剩余遗骨。犹如当酥或油点燃时,既不见炱,也不见灰一般。同样的,当世尊的遗体被火化, 皮肤 、 皮下 、 肌肉 、 筋腱 、和关节液  ,既不见炱,也不见灰,而只剩余遗骨。那五百重新布,只有最里面的与最外面的两重都燃尽。当世尊遗体被火化后,天空降下甘霖,使世尊遗体火化用的柴堆熄灭;沙罗树的地面涌出甘泉,使世尊遗体火化用的柴堆熄灭;拘尸那罗的末罗人以一切香水使世尊遗体火化用的柴堆熄灭。

那时,拘尸那罗的末罗人在会堂中,用矛枪作篱笆栅,围绕世尊的舍利,舞蹈、歌唱、奏乐、香料和花环恭敬、尊重、尊敬、供养世尊的遗骨七天。

6.24

摩揭陀国阿阇世王韦提希子听闻: “世尊已在拘尸那罗般涅槃。 ”那时,摩揭陀国阿阇世王韦提希子派遣使者对拘尸那罗的末罗人说道: “世尊是刹帝利,我也是刹帝利;我值得领受部分世尊遗骨,也要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 ”

毘舍离的离车族人听闻: “世尊已在拘尸那罗般涅槃。 ”那时,毘舍离的离车族人派遣使者对拘尸那罗的末罗人说道: “世尊是刹帝利,我们也是刹帝利;我们值得领受部分世尊遗骨,我们也要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 ”

住在迦毘罗卫(Kapilavatthu)的释迦人听闻: “世尊已在拘尸那罗般涅槃。 ”那时,迦毘罗卫的释迦人对拘尸那罗的末罗人派遣使者说道: “世尊是我们的最胜亲族,我们值得领受部分世尊遗骨;我们值得领受部分世尊遗骨,也要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 ”

遮罗颇(Allakapa)的跋离人(Bulayas)听闻: “世尊已在拘尸那罗般涅槃。 ” 那时,遮罗颇的跋离人派遣使者对拘尸那罗的末罗人说道: “世尊是刹帝利,我们也是刹帝利;我们值得领受部分世尊遗骨,也要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 ”

罗摩村的拘利人听闻: “世尊已在拘尸那罗般涅槃。 ”那时,罗摩村的拘利人派遣使者对拘尸那罗的末罗人说道: “世尊是刹帝利,我们也是刹帝利;我们值得领受部分世尊遗骨,也要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 ”

毘留提(Vethadipa)的婆罗门听闻: “世尊已在拘尸那罗般涅槃。 ”那时,毘留提的婆罗门派遣使者对拘尸那罗的末罗人说道: “世尊是刹帝利,我是婆罗门;我值得领受部分世尊遗骨,也要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

波婆城的末罗人听闻: “世尊已在拘尸那罗般涅槃。 ”那时,波婆城的末罗人派遣使者对拘尸那罗的末罗人说道: “世尊是刹帝利,我们也是刹帝利;我们值得领受部分世尊遗骨,也要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

6.25

当如是说道时,拘尸那罗的末罗人对那些群众如是说道: “世尊在我们村落区域般涅槃,我们不能将部分世尊遗骨分给他人。 ”

当如是说道时,兜那(Dona)婆罗门如是说道:

 “大德们!请听我一语,

我们的佛陀教导忍辱。

对最上人遗骨的分配,

不应有残害斗争。

大德们!我们应该和睦与和合,

将世尊的遗骨心平气和地作八份,

让佛塔广布四方,

让众人都能看见而获得净信。 ”

 “既然这样,婆罗门!请您就以八份平分世尊遗骨吧。 ”

“是的,先生! ”  兜那婆罗门回答那些众人后,以八份平分世尊遗骨,然对那些群众如是说道:“大德们!请给我这个装世尊遗骨的瓮(urn),我也要为此瓮建大塔供养。 ” 他们把那个瓮给了兜那婆罗门。

6.26

毕钵梨瓦那(Pipphalavana)的莫利耶族人(Moriyas)听闻: “世尊已在拘尸那罗般涅槃。 ”那时,毕钵梨瓦那之莫利耶族人派遣使者对拘尸那罗的末罗人: “世尊是刹帝利,我们也是刹帝利,我们值得领受部分世尊遗骨;我们也要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 ”

“世尊所有的遗骨已被分配了,没有留下。请你们从这里领受灰烬。 ”

他们从那里领受灰烬。

6.27

那时,摩揭陀国阿阇世王韦提希子在王舍城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毘舍离的离车族人也在毘舍离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住在迦毘罗卫的释迦人也在迦毘罗卫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遮罗颇的跋离人也在遮罗颇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罗摩村的拘利人也在罗摩村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毘留提的婆罗门也在毘留提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波婆城的末罗人也在波婆城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拘尸那罗的末罗人也在拘尸那罗为世尊的遗骨建大塔供养;兜那婆罗门也为瓮建大塔供养;毕钵梨瓦那的莫利耶族人也在毕钵梨瓦那为灰烬建大塔供养,象这样,有八座遗骨塔,第九座塔为瓮塔,第十座塔为灰烬塔。如是,往事如斯。

6.28

 “有八份有眼者的遗骨,

七份在赡部洲(Jambudipa)让人们供养。

第八份最上人的遗骨,

在罗摩村(ramagama)被龙王们(naga kings)供养。

一颗牙齿由三十三天供养,

还有一颗在健陀罗城供养,

一颗在迦陵伽王们(Kalinga’s kings)的领土供养,

还有一颗被龙王们供养。

其光辉照耀此硕果累累的大地,

用最殊胜装饰如是供奉那应供。

这样这有眼者的遗骨,

受到恭敬供养。

天神们、龙王们、国王们和高贵的人们合掌后礼敬,

佛陀确实百劫难得的遭遇。 ”

第六诵品终。


大般涅槃经终。


 《大般涅槃经》:第一品第二品第三品第四品第五品,和第六品


【第一戒蕴品】:DN.1(1),DN.1(2),DN.1(3),DN.1(4),DN.1(5),DN.1(6),DN.1(7),DN.1(8),DN.1(9),DN.1(10),DN.1(11),DN.1(12),和DN.1(13);

【第二大品】:DN.2(14),DN.2(15),DN.2(16),DN.2(17),DN.2(18),DN.2(19),DN.2(20),DN.2(21),DN.2(22),和DN.2(23);

【第三波梨品】:DN.3(24),DN.3(25),DN.3(26),DN.3(27),DN.3(28),DN.3(29),DN.3(30),DN.3(31),DN.3(32),DN.3(33),和DN.3(34)。


【Chanworld.org】2017.07.02-2017.10.23-MG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禅世界版的内容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