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46【禅世界版】

SN.46.1-30SN.46.31-56SN.46.57-88SN.46.89-120SN.46.121-164SN.46.165-184


礼敬那世尊、阿罗汉和遍正觉者

第五篇  大品

《相应部》卷46【禅世界版】

觉支相应(相应四十六)

第一品 – 第三品

SN.46.1-30


第一品  山(THE MOUNTAIN)

SN.46.1-10

SN.46.1  喜马拉雅群山(The Himalayas)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基于群山之王喜马拉雅山脉,诸龙养育它们的身体和获取力量。当已经养育了它们的身体和获取了力量时,它们于是进入诸水池。从诸水池,它们进入诸湖泊,然后进入诸溪流,然后进入诸河流,并且最终它们进入大海。在那里, 它们获得身体的巨大性和宽广性。同样地,比丘们!一位比丘基于戒德和建立于戒德,修习和培育七觉支(the seven factors of enlightenment),并且因此他获得在诸善状态当中的巨大性和宽广性。

那么,一位比丘基于戒德和建立于戒德,如何修习和培育七觉支呢?比丘们!在这里,一位比丘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来修习念觉支(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mindfulness)……修习择法觉支(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discrimination of states)……修习活力精进觉支(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energy; 精进觉);……修习狂喜觉支(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rapture; 喜觉支)……修习宁静觉支(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tranquillity)……修习定觉支(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concentration)……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平静觉支(the enlightenment factor of equanimity)。比丘们!通过这个方式,一位比丘基于戒德和建立于戒德,修习和培育七觉支(the seven factors of enlightenment),并且因此他获得在诸善状态当中的巨大性和宽广性。”


SN.46.2  身(The Body)经

(i. 诸障碍(盖)的诸营养物(The nutriments for the hindrances))

在舍卫城。“比丘们!正如这个身体因营养物而存续,依赖营养物来维持,而没有营养物就不能维持一般,同样地,比丘们!五种障碍(五盖)因营养物而存续,依赖营养物维持,而没有营养物就不能维持。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还未生起的感官欲望的生起和为了已生起的感官欲望的增长和扩展的营养物呢?比丘们!有美好事物的相(the sign of the beautiful; 净相):经常对它给予疏忽的注意,就是为了还未生起的感官欲望的生起和为了已生起的感官欲望的增长和扩展的营养物。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还未生起的恶意(ill will)的生起和为了已生起的恶意的增长和扩展的营养物呢?比丘们!有令人厌恶的事物的相(the sign of the repulsive):经常对它给予疏忽的注意,就是为了还未生起的恶意的生起和为了已生起的恶意的增长和扩展的营养物。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还未生起的懒惰迟钝(sloth and torpor)的生起和为了已生起的sloth and torpor的增长和扩展的营养物呢?比丘们!有不快(discontent)、昏睡(lethargy)、伸懒腰(lazy stretching) 、餐后昏眠(drowsiness after meals)和心意迟缓(sluggishness of mind):经常对它们给予疏忽的注意,就是为了还未生起的懒惰迟钝的生起和为了已生起的懒惰迟钝的增长和扩展的营养物。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还未生起的掉举(不安)和后悔(restlessness and remorse)的生起和为了已生起的掉举(不安)和后悔的增长和扩展的营养物呢?比丘们!有心的不安顿(unsettledness of mind):经常对它给予疏忽的注意,就是为了还未生起的掉举(不安)和后悔的生起和为了已生起的掉举(不安)和后悔的增长和扩展的营养物。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还未生起的怀疑(doubt)的生起和为了已生起的怀疑的增长和扩展的营养物呢?比丘们!有作为怀疑根基的诸事物:经常对它们给予疏忽的注意,就是为了还未生起的怀疑的生起和为了已生起的怀疑的增长和扩展的营养物。

比丘们!正如这个身体因营养物而存续,依赖营养物维持而没有营养物就不能维持,同样地比丘们!五种障碍(五盖)因营养物而存续,依赖营养物维持而没有营养物就不能维持。

(ii. 诸觉支的诸营养物(The nutriments for the enlightenment factors))

在舍卫城。“比丘们!正如这个身体因营养物而存续,依赖营养物维持而没有营养物就不能维持,同样地比丘们!七种觉支(七觉支)因营养物而存续,依赖营养物维持而没有营养物就不能维持。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还未生起的念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念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呢?比丘们!有作为念觉支根基的诸事物:经常对它们给予仔细地注意,就是为了还未生起的念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念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还未生起择法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择法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呢?比丘们!有诸善和不善状态、诸受责备的和无咎的状态、诸低级的和高级的状态,诸黑暗的和光明的状态以及它们的相对物们(wholesome and unwholesome states, blamable and blameless states, inferior and superior states, dark and bright states with their counterparts):经常对它们给予仔细地注意,就是为了还未生起择法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择法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还未生起的活力精进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活力精进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呢?比丘们!有激励的元素、尽力的元素和努力的元素(the element of arousal, the element of endeavour, the element of exertion):经常对它们给予仔细地注意,就是为了还未生起的活力精进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活力精进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还未生起的狂喜觉支(喜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狂喜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呢?比丘们!有作为狂喜觉支根基的诸事物:经常对它们给予仔细地注意,就是为了还未生起的狂喜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狂喜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还未生起的宁静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宁静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呢?比丘们!有身体的宁静和心的宁静:经常对它们给予仔细地注意,就是为了还未生起的宁静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宁静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还未生起的定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定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呢?比丘们!有平静的相不消失的相(the sign of serenity, the sign of non-dispersal):经常对它们给予仔细地注意,就是为了还未生起的定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定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还未生起的平静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平静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呢?比丘们!有作为平静觉支根基的诸事物:经常对它们给予仔细地注意,就是为了还未生起的平静觉支的生起和为了通过已生起的平静觉支的修习而实现的营养物。

比丘们!正如这个身体因营养物而存续,依赖营养物维持而没有营养物就不能维持,同样地比丘们!七种觉支(七觉支)因营养物而存续,依赖营养物维持而没有营养物就不能维持。


SN.46.3  戒德(Virtue)经

“比丘们!那些戒德具足、定具足、智具足、解脱具足和解脱智和见(the knowledge and vision of liberation)具足的比丘们:我说,甚至只是看到那些比丘就很有帮助;甚至只是听到……甚至只是接近……甚至只是侍奉……甚至只是回忆……甚至只是跟随那些比丘出家就很有帮助。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当一个人从这样的比丘们听闻法后,他通过两种撤离的方式 – 身的远离和心的远离 – 住于隐退远离(withdrawn)。

比丘们!住于如是隐退远离时,他回忆法和仔细考虑它。比丘们!无论何时,一位住于如是隐退远离的比丘回忆法和仔细考虑它,那时,念觉支就被此比丘激发;那时,此比丘修习念觉支;那时,通过在此比丘当中的修习,念觉支得到实现。

住于如是充满正念时,他用慧来辨别那法(that Dhamma),检查(伺察)它和研究它。无论何时,一位住于如是充满正念的比丘用慧辨别那法,检查(伺察)它和研究它,那时,择法觉支就被此比丘激发;那时,此比丘修习择法觉支;那时,通过在此比丘当中的修习,择法觉支得到实现。

当他用慧来辨别那法(that Dhamma),检查(伺察)它和研究它时,他的活力精进已被激发而不松懈。比丘们!无论何时,一位比丘用慧来辨别那法(that Dhamma),检查(伺察)它和研究它,他的活力精进已被激发而不松懈,那时,活力精进觉支就被此比丘激发;那时,此比丘修习活力精进觉支;那时,通过在此比丘当中的修习,活力精进觉支得到实现。

当他的活力精进被激发,在他当中就生起精神上的狂喜。比丘们!无论何时,一位比丘的活力精进被激发,那时,狂喜觉支就被此比丘激发;那时,此比丘修习狂喜觉支;那时,通过在此比丘当中的修习,狂喜觉支得到实现。

对于一个其心通过狂喜而提高的人来说,此身变得宁静和此心变得宁静。比丘们!无论何时,一位其心通过狂喜而提高的比丘此身变得宁静和此心变得宁静,那时,宁静觉支就被此比丘激发;那时,此比丘修习宁静觉支;那时,通过在此比丘当中的修习,宁静觉支得到实现。

对于一个其身宁静和其快乐的人来说,此心变得集中得定。比丘们!无论何时,一位其身宁静和其快乐的比丘的心此身变得变得集中得定,那时,定觉支就被此比丘激发;那时,此比丘修习定觉支;那时,通过在此比丘当中的修习,定觉支得到实现。

他用平静密切地去看如是集中得定的心。比丘们!无论何时,一位比丘用平静密切地去看如是集中得定的心,那时,平静觉支就被此比丘激发;那时,此比丘修习平静觉支;那时,通过在此比丘当中的修习,平静觉支得到实现。

比丘们!当这七觉支通过这个方式已经得到修习和培育时,就可以预期七种果报和利益。是哪七种果报和利益呢?

一个人在此当生的初期成就究竟智(final knowledge)。

如果一个人在此生的初期没有成就究竟智,那么他在死时成就究竟智。

如果一个人在此生的初期或死时没有成就究竟智,那么随着五下分节的彻底摧毁,他成为中般涅槃(Nibbana in the interval)的一位成就者。

如果一个人在此生的初期或死时没有成就究竟智,或没有成就中般涅槃,那么随着五下分节的彻底摧毁,他成为生般涅槃(Nibbana upon landing)的一位成就者。

如果一个人在此生的初期或死时没有成就究竟智,或没有成就中般涅槃,或没有成就生般涅槃,那么随着五下分节的彻底摧毁,他成为无行般涅槃(Nibbana without exertion)的一位成就者。

如果一个人在此生的初期或死时没有成就究竟智,或没有成就中般涅槃,或没有成就生般涅槃,或没有成就无行般涅槃,那么随着五下分节的彻底摧毁,他成为有行般涅槃(Nibbana with exertion)的一位成就者。

如果一个人在此生的初期或死时没有成就究竟智,或没有成就中般涅槃,或没有成就生般涅槃,或没有成就无行般涅槃,或没有成就有行般涅槃,那么随着五下分节的彻底摧毁,他成为一个注定上流,去往阿迦腻吒(色究竟天)(bound upstream, heading towards the Akanittha realm)的人。

比丘们!当这七觉支通过这个方式已经得到修习和培育时,就可以预期这七种果报和利益。”


SN.46.4  衣服经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在那里,尊者舍利弗对比丘们说道:“比丘学友们!”

“学友!”  他们回答道。尊者舍利弗如是说道:

“学友们!有七觉支。是哪七种呢?念觉支、择法觉支、活力精进觉支、狂喜觉支、宁静觉支、定觉支和平静觉支。这些就是七觉支。

学友们!在早晨期间,我无论希望住于七觉支中的哪一觉支,我就在早晨期间住于那一觉支。在日中期间,我无论希望住于七觉支中的哪一觉支,我就在日中期间住于那一觉支。在晚间,我无论希望住于七觉支中的哪一觉支,我就在晚间住于那一觉支。

学友们!如果我想道,“就让它是念觉支吧,” 我想道,“它是无量的”;我想道,“它是圆满的。”  在它持续时,我了知,“它持续。” 可是如果它在我当中减退,我了知,“它因某个特定原因在我当中减退。” ……

学友们!如果我想道,“就让它是平静觉支吧,” 我想道,“它是无量的”;我想道,“它是圆满的。”  在它持续时,我了知,“它持续。” 可是如果它在我当中减退,我了知,“它因某个特定原因在我当中减退。”

学友们!假设一位国王或王家大臣有一个装满不同染色的衣服的衣柜。在早晨,他无论想穿哪套衣服,他就在早晨期间穿那套衣服。在日中,他无论想穿哪套衣服,他就在日中期间穿那套衣服。在夜晚,他无论想穿哪套衣服,他就在夜晚期间穿那套衣服。同样地,学友们!在早晨期间,我无论希望住于七觉支中的哪一觉支,我就在早晨期间住于那一觉支。在日中期间,我无论希望住于七觉支中的哪一觉支,我就在日中期间住于那一觉支。在晚间,我无论希望住于七觉支中的哪一觉支,我就在晚间住于那一觉支。

学友们!如果我想道,“就让它是念觉支吧,” 我想道,“它是无量的”;我想道,“它是圆满的。”  在它持续时,我了知,“它持续。” 可是如果它在我当中减退,我了知,“它因某个特定原因在我当中减退。” ……

学友们!如果我想道,“就让它是平静觉支吧,” 我想道,“它是无量的”;我想道,“它是圆满的。”  在它持续时,我了知,“它持续。” 可是如果它在我当中减退,我了知,“它因某个特定原因在我当中减退。”


SN.46.5  一位比丘经

在舍卫城。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并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诸觉支、诸觉支。” 在什么道理上它们被称为诸觉支呢?”

“比丘!它们导向觉悟(enlightenment),因此它们被称为诸觉支。比丘!在这里,一个人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念觉支……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平静觉支。在修习这七觉支时,他的心从喜爱感官享乐的烦恼、从存在的烦恼和从无明的烦恼获得解脱。当它得到解脱时,而有”它得到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比丘!它们导向觉悟(enlightenment),因此它们被称为诸觉支。”


SN.46.6  軍荼利(Kundaliya)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沙祇多安阇那园的鹿野苑(Sketa in the Deer Parkat the Añjana Grove)。那时,游行者軍荼利去见世尊,与世尊相互致意。致意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并对世尊说道:

“乔达摩大师!我是一个呆在诸修道园和来往各团体的人。食毕,当我吃过早餐,我习惯从一个修道园到另一个修道园,从一个游园到另一个游园漫步和游行。在那里,我看见一些沙门和婆罗门进行有关在辩论中救护他们自己的诸论题和谴责别人的诸论题的诸利益的一些讨论。可是,乔达摩大师为了什么利益而生活呢?”

“軍荼利!如来为了明与解脱的果报和利益(the benefit and fruit of true knowledge and liberation)而生活。”

“可是,乔达摩大师!当什么事物得到修习和培育时,会实现明与解脱呢?”

軍荼利!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时,会实现明与解脱。”

“可是,乔达摩大师!当什么事物得到修习和培育时,会实现七觉支呢?”

“軍荼利!当四念处(The four establishments of mindfulness)得到修习和培育时,会实现七觉支。”

“可是,乔达摩大师!当什么事物得到修习和培育时,会实现四念处呢?”

“軍荼利!当三善行(The three kinds of good conduct)得到修习和培育时,会实现四念处。”

“可是,乔达摩大师!当什么事物得到修习和培育时,会实现三善行呢?”

“軍荼利!当诸感知根的制约(Restraint of the sense faculties)得到修习和培育时,会实现三善行。

那么,軍荼利!诸感知根的制约如何得到修习和培育而使三善行得到实现呢?軍荼利!在这里,一位比丘在已经用眼看见一种合意的色后,不渴望它,或者不为之兴奋,或者不对它产生贪欲。他的身稳定,他的心稳定,向内十分地安祥和很好地解脱。可是,在已经用眼看见一种不合意的色后,他不会因它失望,不会气馁,不会惊讶,没有恶意。他的身稳定,他的心稳定,向内十分地安祥和很好地解脱。

进一步,軍荼利!在已经用耳听见一种合意的声音后……用鼻闻到一种合意的气味后……用舌尝到一种合意的味道后……用身感觉到一种合意的所触物后……用意认知一种合意的的精神现象(法)后,一位比丘不渴望它,或者不为之兴奋,或者不对它产生贪欲。他的身稳定,他的心稳定,向内十分地安祥和很好地解脱。可是,在已经用眼看见一种不合意的色后,他不会因它失望,不会气馁,不会惊讶,没有恶意。他的身稳定,他的心稳定,向内十分地安祥和很好地解脱。

軍荼利!当一位比丘在已经用眼看见一种色后,针对合意的和不合意的诸色两者,他的身稳定,他的心稳定,向内十分地安祥和很好地解脱;当一位比丘在已经用耳听见一种合意的声音后……用鼻闻到一种合意的气味后……用舌尝到一种合意的味道后……用身感觉到一种合意的所触物后……用意认知一种合意的的精神现象(法)后,针对合意的和不合意的诸精神现象两者,他的身稳定,他的心稳定,向内十分地安祥和很好地解脱,于是通过这一方式,他的诸感知根的制约已经得到得到修习和培育而使三善行得到实现。

那么,軍荼利!三善行如何得到修习和培育,以致它们实现四念处呢?軍荼利!在这里,已经舍弃身恶行(bodily misconduct)后,一位比丘修习身善行(good bodily conduct);已经舍弃语恶行(verbal misconduct)后,他修习语善行(good verbal conduct);已经舍弃意恶行(mental misconduct)后,他修习意善行(good mental conduct)。通过这个方式,三善行得到修习和培育,以致它们实现四念处。

那么,軍荼利!四念处如何得到修习和培育,以致它们实现七觉支呢?軍荼利!在这里,一位比丘住于在身当中思考身,热忱、正知、具念,已经除去了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愉快(covetousness and displeasure)。他住于在诸受当中思考诸受……在心中思考心……他住于在诸现象(法)当中思考诸现象,热忱、正知、具念,已经除去了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愉快(covetousness and displeasure)。通过这个方式,四念处得到修习和培育,以致它们实现七觉支。

那么,軍荼利!七觉支如何得到修习和培育,以致它们实现明与解脱呢?軍荼利!在这里,一位比丘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念觉支……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平静觉支。通过这个方式,七觉支得到修习和培育,以致它们实现明与解脱。”

当如是所说时,游行者軍荼利对世尊说道: “太伟大了,乔达摩大师!太伟大了,乔达摩大师!犹如能拨乱反正,能披露幽微,能指点迷津,或者能在黑暗中为那些有视力的人们高擎明灯以看见诸色一般,同样地,乔达摩大德以种种法门来阐明正法。我皈依乔达摩大师、法和比丘僧团。请乔达摩大师作记我为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皈依。”


SN.46.7  重阁(The Peaked House)经

“比丘们!正如一座重阁子的所有椽子都向屋顶尖趋向、归向和倾向一般,同样地,当一位比丘修习和培育七觉支时,他向涅槃趋向、归向和倾向。

那么,如何会这样呢?比丘们!在这里,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一位比丘修习念觉支……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他修习平静觉支。通过这个方式,他修习和培育七觉支,以致他向涅槃低斜、趋向和倾。”


SN.46.8  优婆毗那(Upavana)经

有一次,尊者优婆毗那与尊者舍利弗住在拘睒弥城瞿师罗园。 那时,尊者舍利弗在傍晚时,从独处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优婆毗那,与他相互致意。致意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尊者舍利弗对尊者优婆毗那如是说道:“优婆毗那学友!一位比丘能亲自知道:“通过仔细注意(作意),七觉支已经被我用这一方式圆熟完善,以致它们导向安住”吗?” – “

舍利弗学友!一位比丘能亲自知道:“通过仔细注意(作意),七觉支已经被我用这一方式圆熟完善,以致它们导向安住。” 学友!当激发念觉支时,一位比丘了知:“我的心已很好地解脱;我已经根除懒惰迟,并且彻底地除去了掉举和后悔。我的活力精进已经得到激发。我当作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而不懒怠地来作意(attend as a matter of vital concern, not sluggishly)。”……当激发平静觉支时,他了知:“我的心已很好地解脱;我已经根除懒惰迟,并且彻底地除去了掉举和后悔。我的活力精进已经得到激发。我当作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而不懒怠地来作意(attend as a matter of vital concern, not sluggishly)。”

学友!用这种方式,一位比丘能亲自知道:“通过仔细注意(作意),七觉支已经被我用这一方式圆熟完善,以致它们导向安住。” ”


SN.46.9  已生起(Arisen)(或(Arising))经 (1)

“比丘们!这已经得到修习和培育的七觉支,如果还未生起,则由于与一位如来、阿罗汉和遍正觉者的出现的分离而不生起。是哪七种觉支呢?就是念觉支……平静觉支。这已经得到修习和培育的七觉支,如果还未生起,则与一位如来、阿罗汉和遍正觉者的出现分离而不生起。”


SN.46.10  已生起(Arisen)(或(Arising))经 (2)

“比丘们!这已经得到修习和培育的七觉支,如果还未生起,则由于与一位善逝的律的分离而不生起。是哪七种觉支呢?就是念觉支……平静觉支。这已经得到修习和培育的七觉支,如果还未生起,则由于与一位善逝的律的分离而不生起。”

第一品山品终。


第二品  生病品

SN.46.11-20

SN.46.11  活着的众生经

“比丘们!无论什么活着的众生都有四种姿态 – 有时行走,有时站立,有时坐着,有时躺倒 – 他们基于大地,建立于大地,都采取四种姿态。同样地,比丘们!基于戒德和建立于戒德,一位比丘修习和培育七觉支。

那么,比丘们!他如何这样做呢?在这里,一位比丘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念觉支……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平静觉支。比丘们!用这种方式,基于戒德和建立于戒德,一位比丘修习和培育七觉支。”


SN.46.12 太阳的譬喻经 (1)

“比丘们!这是太阳升起的先驱和与前导,即黎明。同样地,比丘们!对一位比丘来说,这是七觉支生起的先驱和与前导,即良好的友谊。当一位比丘有一个良好的朋友时,应该可以预期他将修习和培育七觉支。

那么,一位有一个良好朋友的比丘如何修习和培育七觉支呢?比丘们!在这里,一位比丘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正见……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正定。 比丘们!通过这一方式,一位有一个良好朋友的比丘修习和培育七觉支。”


SN.46.13 太阳的譬喻经 (2)

“比丘们!这是太阳升起的先驱和与前导,即黎明。同样地,比丘们!对一位比丘来说,这是七觉支生起的先驱和与前导,即仔细地注意(作意)。当一位比丘具足仔细地注意,应该可以预期他将修习和培育七觉支。

那么,一位具足仔细地注意的比丘如何修习和培育七觉支呢?比丘们!在这里,一位比丘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正见……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正定。 比丘们!通过这一方式,一位具足仔细地注意的比丘修习和培育七觉支。”


SN.46.14 生病经 (1)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园栗鼠庇护所。当时,尊者大迦叶正住在毕波里洞穴(Pipphali Cave) – 他生了病,备受折磨,重病缠身。那时,世尊在傍晚时,从独处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大迦叶。他在设置好的座位上坐下,并对尊者摩大迦叶说道:

“迦叶!我希望你承受得住,我希望你在好转。我希望你的痛苦感受在平息而不是增强,并且能感受到痛苦的平息而不是增强。” – “

大德!我承受不了了,我不在好转。强烈的痛苦感在增强而不是在平息,并且能感受到痛苦的增强而不是在平息。” – “

迦叶!我已经正确地阐述了这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们导向证智、导向正觉和导向涅槃(to direct knowledge, to enlightenment, to Nibbana)。是哪七种呢?我已经正确地阐述了念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导向证智、导向正觉和导向涅槃(to direct knowledge, to enlightenment, to Nibbana)……我已经正确地阐述了平静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导向证智、导向正觉和导向涅槃(to direct knowledge, to enlightenment, to Nibbana)。迦叶!我已经正确地阐述了这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们导向证智、导向正觉和导向涅槃(to direct knowledge, to enlightenment, to Nibbana)。” – “

世尊!它们的确是诸觉支!善逝!它们的确是诸觉支!”

这就是世尊所说。尊者大迦叶欢喜世尊所说。而且尊者大迦叶从那疾病康复。通过这一方式,尊者大迦叶的病得到治愈。


SN.46.15  生病经 (2)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园栗鼠庇护所。当时,尊者大目犍连正住在鹫峰山 – 他生了病,备受折磨,重病缠身。那时,世尊在傍晚时,从独处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大目犍连。他在设置好的座位上坐下,并对尊者大目犍连说道:

“目犍连!我希望你承受得住,我希望你在好转。我希望你的痛苦感受在平息而不是增强,并且能感受到痛苦的平息而不是增强。” – “

大德!我承受不了了,我不在好转。强烈的痛苦感在增强而不是在平息,并且能感受到痛苦的增强而不是在平息。” – “

目犍连!我已经正确地阐述了这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们导向证智、导向正觉和导向涅槃(to direct knowledge, to enlightenment, to Nibbana)。是哪七种呢?我已经正确地阐述了念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导向证智、导向正觉和导向涅槃(to direct knowledge, to enlightenment, to Nibbana)……我已经正确地阐述了平静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导向证智、导向正觉和导向涅槃(to direct knowledge, to enlightenment, to Nibbana)。目犍连!我已经正确地阐述了这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们导向证智、导向正觉和导向涅槃(to direct knowledge, to enlightenment, to Nibbana)。” – “

世尊!它们的确是诸觉支!善逝!它们的确是诸觉支!”

这就是世尊所说。尊者大目犍连欢喜世尊所说。而且尊者大目犍连从那疾病康复。通过这一方式,尊者大目犍连的病得到治愈。


SN.46.16  生病经 (3)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园栗鼠庇护所。当时,世尊生了病,备受折磨,重病缠身。那时,尊者大纯陀(Mahacunda)去见世尊,向他礼敬,在一旁坐下。然后世尊对尊者大纯陀说道:

“纯陀!请背诵七觉支。” – “

大德!世尊已经正确地阐述了这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们导向证智、导向正觉和导向涅槃(to direct knowledge, to enlightenment, to Nibbana)。是哪七种呢?世尊已经正确地阐述了念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导向证智、导向正觉和导向涅槃(to direct knowledge, to enlightenment, to Nibbana)……我已经正确地阐述了平静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导向证智、导向正觉和导向涅槃(to direct knowledge, to enlightenment, to Nibbana)。世尊已经正确地阐述了这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们导向证智、导向正觉和导向涅槃(to direct knowledge, to enlightenment, to Nibbana)。” – “

纯陀!它们的确是诸觉支!善逝!它们的确是诸觉支!”

这就是尊者大纯陀所说。大德认可了。而且世尊从那疾病康复。通过这一方式,世尊的病得到治愈。


SN.46.17  到彼岸(Going Beyond)经

“比丘们!这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从近岸到远岸导向彼岸。是哪七种呢?就是念觉支……平静觉支。这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它从近岸到远岸导向彼岸。”

这就是世尊所说。说完这个后,善逝、大师又进一步如是说道:

“在众人当中,

那些去远岸而到彼岸的人很少。

余下的众人,

只是沿着此岸跑来跑去。

已经将诸黑暗品质(黑法)抛在身后,

贤智者应该修习诸光明品质。

已经从在家来到无家,

在那里很难很难乐在其中 –

在那里隐退远离,他应该寻求喜悦,

已经把感官享乐抛在身后。

没有拥有任何东西,贤智者,

应该清洗掉他的内心烦恼(精神尘垢)。

那些在觉醒的诸因素当中

善加修习心的人,

他们通过没有执取而发现喜悦

在抓取的放弃让渡当中:

那些诸烦恼染污已经被摧毁的光辉者,

在此世间当中得到彻底的淬火寂静(成就涅槃)。”


SN.46.18  已忽视(Neglected)经

“比丘们!那些忽视了七觉支的人,已经忽视了导向痛苦的彻底摧毁的圣道。那些已经行持七觉支的人,已经行持了导向痛苦的彻底摧毁的圣道。

什么是七觉支呢?就是念觉支……平静觉支。

比丘们!那些忽视了七觉支的人,已经忽视了导向痛苦的彻底摧毁的圣道。那些已经行持七觉支的人,已经行持了导向痛苦的彻底摧毁的圣道。”


SN.46.19  圣的(Noble)经

“比丘们!这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是圣的和解放的;它们带领行持它们的人而出,达到痛苦的完全摧毁。是哪七种呢?就是念觉支……平静觉支。比丘们!这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是圣的和解放的;它们带领行持它们的人而出,达到痛苦的完全摧毁。”


SN.46.20  厌恶(Revulsion)经

“比丘们!这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导向彻底的厌恶,导向冷静离欲、息灭、平静、证智、正觉和涅槃。是哪七种呢?念觉支……平静觉支。比丘们!这七觉支,当得到修习和培育后,导向彻底的厌恶,导向冷静离欲、息灭、平静、证智、正觉和涅槃。”

第二品生病品终。


第三品  优陀夷品

SN.46.21-30

SN.46.21  向正觉(To Enlightenment)经

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在一旁坐下,那位比丘对世尊说道:“大德!人们说“诸觉支、诸觉支。” 在什么道理上它们被称为诸觉支呢?” – “比丘!它们导向正觉(enlightenment),因此它们被称为诸觉支。比丘!在这里,一个人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念觉支……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平静觉支。它们导向正觉(enlightenment),因此它们被称为诸觉支。”


SN.46.22  一个教诫(A Teaching)经

“比丘们!我将给你们教导七觉支。你们要谛听!你们要密切注意!我要说了。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七觉支呢?就是念觉支……平静觉支。比丘们!这些就是七觉支。”


SN.46.23  一处(A Basis)经

“比丘们!通过经常对作为一个感官贪欲之处(a basis)的那些事物给予注意(作意),还未生起的感官欲望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感官欲望会增长和扩展。通过经常对作为一个恶意之处的那些事物给予注意(作意),还未生起的恶意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恶意会增长和扩展。通过经常对作为一个懒惰和迟钝之处的那些事物给予注意(作意),还未生起的懒惰迟钝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懒惰和迟钝会增长和扩展。通过经常对作为一个掉举和后悔之处的那些事物给予注意(作意),还未生起的掉举和后悔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掉举和后悔会增长和扩展。通过经常对作为一个怀疑之处的那些事物给予注意(作意),还未生起的怀疑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怀疑会增长和扩展。

比丘们!通过经常对作为一个念觉支之处(a basis)的那些事物给予注意(作意),还未生起的念觉支会生起,而已生起的念觉支会增长和扩展……通过经常对作为一个平静觉支之处(a basis)的那些事物给予注意(作意),还未生起的平静觉支会生起,而已生起的平静觉支会增长和扩展。”


SN.46.24  疏忽的作意(Careless Attention)经

“比丘们!当一个人疏忽地注意(作意)时,还未生起的欲望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欲望会增长和扩展。当一个人疏忽地注意时,还未生起的恶意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恶意会增长和扩展。当一个人疏忽地注意时,还未生起的懒惰和迟钝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懒惰和迟钝会增长和扩展。当一个人疏忽地注意时,还未生起的掉举和后悔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掉举和后悔会增长和扩展。当一个人疏忽地注意时,还未生起的怀疑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怀疑会增长和扩展。而且,还未生起的念觉支不会生起,而已生起的念觉支会息灭……还未生起的平静觉支不会生起,而已生起的平静觉支会息灭。

可是,比丘们!当仔细地注意(作意)时,还未生起的欲望不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欲望会得到舍弃。当一个人仔细注意 (作意)时,还未生起的恶意不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恶意会得到舍弃。当一个人仔细地注意 (作意)时,还未生起的懒惰和迟钝不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懒惰和迟钝会得到舍弃。当一个人仔细地注意 (作意)时,还未生起的掉举和后悔不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掉举和后悔会得到舍弃。当一个人仔细地注意 (作意)时,还未生起的怀疑不会生起,而已生起的怀疑会得到舍弃。而且,还未生起的念觉支会生起,已生起的念觉支会通过修习而实现……还未生起的平静觉支会生起,已生起的平静觉支会通过修习而实现。”


SN.46.25  不衰退(Nondecline)经

“比丘们!我将给你们教导七种不衰退的事物(法)。你们要谛听!你们要密切注意!我要说了。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导向不衰退的七种事物呢?它们就是七觉支。是哪七种呢?就是念觉支……平静觉支。比丘们!这些是七种不衰退的事物。”


SN.46.26  渴爱的摧毁(The Destruction of Craving)经

“比丘们!你们要修习导向渴爱的摧毁的道路与途径!那么,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渴爱的摧毁的道路与途径呢?它就是七觉支。是哪七种呢?就是念觉支……平静觉支。”

当如是所说时,尊者优陀夷(Venerable Udayı)向世尊问道:“大德!这七觉支如何得到修习和培育,使它们导向渴爱的摧毁呢?” – “

优陀夷!在这里,一位比丘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念觉支;广大的、高尚的、无量的和无恶意的。当他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念觉支:广大的、高尚的、无量的和无恶意的时,渴爱得到舍弃。随着渴望的舍弃,业(kamma)得到舍弃。随着业的舍弃,痛苦得到舍弃……

他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平静觉支;广大的、高尚的、无量的和无恶意的。当他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平静觉支:广大的、高尚的、无量的和无恶意的时,渴爱得到舍弃。随着渴望的舍弃,业(kamma)得到舍弃。随着业的舍弃,痛苦得到舍弃。

优陀夷!如是,随着渴爱的摧毁而有业的摧毁;随着业的摧毁而有痛苦的摧毁。”


SN.46.27  渴爱的息灭经

“比丘们!你们要修习导向渴爱的息灭的道路与途径!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导向渴爱的息灭的道路与途径呢?它就是七觉支。是哪七种呢?就是念觉支……平静觉支。

那么,比丘们!这七觉支,当已经得到修习和培育时,它们如何导向渴爱的息灭呢?

比丘们!在这里,一位比丘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念觉支,……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平静觉支。通过这种方式,当七觉支得到修习和培育时,它们导向渴爱的息灭。”


SN.46.28  洞彻的参与(Partaking of Penetration)经

“比丘们!我将给你们教导洞彻的参与的道路与途径。你们要谛听!你们要密切注意!我要说了。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洞彻的参与的道路呢?它就是七觉支。是哪七种呢?就是念觉支……平静觉支。”

当如是所说时,尊者优陀夷向世尊问道:“大德!如何修习和培育七觉支,使它们导向洞彻呢?” – “

优陀夷!在这里,一位比丘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念觉支:广大的、高尚的、无量的和无恶意的。他用已修习念觉支的心洞彻和切断以前从未得到洞彻和切断的贪婪的聚集(蕴);洞彻和切断以前从未得到洞彻和切断的嗔恨的聚集(蕴);洞彻和切断以前从未得到洞彻和切断的妄想痴迷的聚集(蕴)……

他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平静觉支:广大的、高尚的、无量的和无恶意的。他用已修习念觉支的心洞彻和切断以前从未得到洞彻和切断的贪婪的聚集(蕴);洞彻和切断以前从未得到洞彻和切断的嗔恨的聚集(蕴);洞彻和切断以前从未得到洞彻和切断的妄想痴迷的聚集(蕴)。优陀夷!通过这种方式,当七觉支得到修习和培育时,它们导向洞彻。”


SN.46.29  一个事物(One Thing)经

“比丘们!我没有看见甚至其它一个事物,当得到修习和培育时,导向对如此有效地会束缚的诸事物的舍弃:七觉支。是哪七种呢?就是念觉支……平静觉支。

那么,比丘们!七觉支如何得到修习和培育,使得它们导向会束缚的诸事物的舍弃呢?比丘们!在这里,一位比丘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念觉支……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修习平静觉支。 通过这种方式,当七觉支得到修习和培育时,它们导向会束缚的诸事物的舍弃。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会束缚的诸事物呢?眼是一种会束缚的事物;在这里,这些束缚们、镣铐们和夹子们会生起。耳是一种会束缚的事物……舌……身……意是一种会束缚的事物;在这里,这些束缚们、镣铐们和夹子们会生起。比丘们!这些就称为会束缚的诸事物。”


SN.46.30  优陀夷(Udayı)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孙巴人(Sumbhas)中,在那里有一个名叫萨达迦的孙巴人城(town of the Sumbhas named Sedaka)。那时,尊者优陀夷去见世尊……对他说道:

“不可思议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我在过去对世尊的热爱与崇敬,以及我的惭与愧不很关心。可是当我考虑我对世尊的热和崇敬,以及我的惭与愧时,我从在家生活出家进入无家生活。世尊对我如是教导:“这样是色,这样是色的集起,这样是色的逝去( its passing away);这样是受……这样是想……这样是诸行……这样是识,这样是识的集起,这样是识的逝去。

大德!于是,当我住在一间空屋,跟随着这五取蕴的起落(along with the surge and decline),我如实证知:“这是痛苦”;我如实证知:“这是痛苦的集起”  我如实证知:“这是痛苦的息灭” 我如实证知:“这是导向苦灭之道。” 大德!我已对法有了突破,并且已经获得了当我已经修习和培育它时将引领我的道,同时我正住于适当的途径,到了我必须了知的如是一个情形:“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我已获得了念觉支,并且当我已经修习和培育它时,它将引领我,同时我正住于适当的途径,到了我必须了知的如是一个情形:“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我已获得了平静觉支,并且当我已经修习和培育它时,它将引领我,同时我正住于适当的途径,到了我必须了知的如是一个情形:“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大德!这就是我已获得的道,当我已经修习和培育它时将引领我,同时我正住于适当的途径,到了我必须了知的如是一个情形:“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 “很好!很好!优陀夷!优陀夷!这就是你已获得的道,并且当你已经修习和培育它时,它将引领你,同时你正住于适当的途径,到了你必须了知的如是一个情形:“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第三品优陀夷品终。


SN.46.1-30SN.46.31-56SN.46.57-88SN.46.89-120SN.46.121-164SN.46.165-184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8.03.28-2018.12.2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