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45【禅世界版】

SN.45.1-10SN.45.11-20SN.45.21-40SN.45.41-148SN.45.149-170SN.45.171-180


礼敬那世尊、阿罗汉和遍正觉者

第五篇  大品

《相应部》卷45【禅世界版】

道相应(相应四十五)

SN.45.1-181


第一品  无明品

SN.45.1-10

SN.45.1  无明(Ignorance)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如是说道:

“比丘们!无明是进入诸不善状态(不善法)的先导,而无惭和无愧(shamelessness and fearlessness of wrongdoing)随其而至。对一个沉浸于无明的无智者来说,邪见(wrong view)涌现。对一个邪见者来说,邪志(wrong intention)涌现。对一个邪志者来说,邪语(wrong speech)涌现。对一个邪语者来说,邪业(wrong action)涌现。对一个邪业者来说,邪命(wrong livelihood)涌现。对一个邪命者来说,邪精进(wrong effort)涌现。对一个邪精进者来说,邪念(wrong mindfulness)涌现。对一个邪念者来说,邪定(wrong concentration)涌现。

比丘们!明(true knowledge)是进入诸善状态(善法)的先导,而惭和愧(a sense of shame and fear of wrongdoing)随其而至。对一个已抵达明的智者来说,正见涌现。对一个正见者来说,正志涌现。对一个正志者来说,正语涌现。对一个正语者来说,正业涌现。对一个正业者来说,正命涌现。对一个正命者来说,正精进涌现。对一个正精进者来说,正念涌现。对一个正念者来说,正定涌现。”


SN.45.2  一半梵行(Half the Holy Life)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一个名叫那噶拉迦(Nagaraka)的释迦族人城镇的释迦族人中。那时,尊者阿难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并对世尊说道:

“大德!这是一半梵行,即良好的友谊、良好的同伴之谊和良好的同志之谊。”

“阿难!并非如此,阿难!并非如此,阿难!这就是全部梵行,即良好的友谊、良好的同伴之谊和良好的同志之谊。阿难!当一位比丘有一个良好的朋友、一个良好的同伴、一个良好的同志时,应该可以预期:他必将修习和培育八圣道。

那么,阿难!有一个良好的朋友、一个良好的同伴、一个良好的同志的一位比丘,如何修习和培育八圣道呢?阿难!在这里,一位比丘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而修习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他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而修习正定。阿难!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良好的同志的一位比丘,通过这一方式修习和培育八圣道。

阿难!通过这一方法,也能了知全部的梵行如何就是良好的友谊、良好的同伴之谊和良好的同志之谊:阿难!通过依赖作为一个良好的朋友的我,屈从于出生的的众生就从出生解脱;屈从于衰老的众生就从衰老解脱;屈从于死亡的众生就从死亡解脱;屈从于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的众生就从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解脱。阿难!通过这一方法,也能了知全部的梵行如何就是良好的友谊、良好的同伴之谊和良好的同志之谊。”


SN.45.3  舍利弗(Sariputta)经

在舍卫城。那时,尊者舍利弗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对他说道:

“大德!这是全部的梵行,即良好的友谊、良好的同伴之谊和良好的同志之谊。”

“很好!很好!舍利弗!这就是全部的梵行,即良好的友谊、良好的同伴之谊和良好的同志之谊。舍利弗!当一位比丘有一个良好的朋友、一个良好的同伴、一个良好的同志时,应该可以预期:他必将修习和培育八圣道。

那么,舍利弗!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良好的同志的一位比丘,如何修习和培育八圣道呢?舍利弗!在这里,一位比丘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而修习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他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而修习正定。阿难!有良好的朋友、良好的同伴、良好的同志的一位比丘,通过这一方式修习和培育八圣道。

舍利弗!通过这一方法,也能了知全部的梵行如何就是良好的友谊、良好的同伴之谊和良好的同志之谊:舍利弗!通过依赖作为一个良好的朋友的我,屈从于出生的的众生就从出生解脱;屈从于衰老的众生就从衰老解脱;屈从于死亡的众生就从死亡解脱;屈从于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的众生就从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解脱。舍利弗!通过这一方法,也能了知全部的梵行如何就是良好的友谊、良好的同伴之谊和良好的同志之谊。”


SN.45.4  婆罗门(The Brahmin)经

在舍卫城。那时,尊者阿难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舍卫城。尊者阿难看见若奴索尼婆罗门(Janussoni)乘一辆母马牵引的全白的战车离开舍卫城。战车套轭的马匹是白色的,它的诸饰物是白色的,车体是白色的,它的衬垫是白色的,缰绳、刺棒和伞盖是白色的,他的的头巾、衣服和便鞋是白色的,并且他被一柄白色的蝇拂搧着。看见这一情景的人们说道:“先生!车乘确实很神圣!先生!看起来的确是一辆很神圣的车乘。”

那时,尊者阿难在舍卫城为了托钵乞食而行后,从施食处返回,食毕,去见世尊,向他礼敬,在一旁坐下,并对他说道:

“大德!在这里,我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舍卫城。我看见若奴索尼婆罗门(Janussoni)乘一辆母马牵引的全白的战车离开舍卫城。战车套轭的马匹是白色的,它的诸饰物是白色的,车体是白色的,它的衬垫是白色的,缰绳、刺棒和伞盖是白色的,他的的头巾、衣服和便鞋是白色的,并且他被一柄白色的蝇拂搧着。看见这一情景的人们说道:“先生!车乘确实很神圣!先生!看起来的确是一辆很神圣的车乘。” 大德!能在这法和律中指明一辆神圣的车乘吗?”

世尊说道:“阿难!这是可能的!这是八圣道的一个名称:“神圣的车乘”和“法的车乘”、“战斗中的无上胜利”。

阿难!正见,当已修习和培育时,它的最终目标是贪欲、嗔恨和妄想痴迷(贪、嗔和痴)的去除。正见……正志……正语……正业……正命……正精进……正念……正定,当已修习和培育时,它的最终目标是贪欲、嗔恨和妄想痴迷(贪、嗔和痴)的去除。

阿难!通过这一方式,能了知这如何是这八圣道的一个名称:“神圣的车乘”和“法的车乘”、“战斗中的无上胜利”  ”

这就是世尊所说。说完后,善逝和大师,进一步如是说道:

“它的信念和慧的品质

总是一起平衡地共轭。

惭是它的杆,心是它的轭结,

而念是警惕的战车御者。

战车的饰物是戒德,

它的车轴是禅定,活力精进是它的诸轮;

平静在保持负荷平衡,

无欲是它的衬垫。

善意、无害和隐退远离:

这些是战车的武器,

忍耐是它的铠甲和盾牌,

当它向离缚安稳行驶之时。

这无上的神圣车乘

在其人当中集起。

贤智者在它当中离开此世间,

必然地赢得那胜利。


SN.45.5  为了什么目的(For What Purpose)?经

在舍卫城。那时,众多比丘去见世尊……在一旁坐下,那些比丘对世尊说道:

“大德!在这里,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询问我们:“道友们!在沙门乔达摩座下过梵行生活是为了什么目的呢?” 大德!当我们被如是询问时,我们如是回答那些其他外道游行者:“道友们!在沙门乔达摩座下过梵行生活是为了痛苦的遍知(the full understanding of suffering)。”  大德!我们希望,当如是回答时,我们宣说了世尊说过的,并且没有用与事实相反的东西歪曲他;我们如法解释,并且我们的断言的合理结果不会招致非难。”

“比丘们!的确,当你们如是回答时,你们宣说了我说过的言语,并且没有用与事实相反的东西歪曲我;你们如法解释,并且你们的断言的合理结果不会招致非难。比丘们!因为在我座下过梵行生活是为了痛苦的遍知(the full understanding of suffering)。

比丘们!如果其他外道游行者们询问你们:“可是,道友们!为了痛苦的遍知,有一条道路,有一条途径吗?” – 如是被询问时,你们应该如是回答他们:“道友们!为了痛苦的遍知,有一条道路,有一条途径。”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为了痛苦的遍知的道路和途径呢?它就是这八圣道;即正见……正定。这就是为了这痛苦的遍知的道路和途径。

如是被询问时,你们应该通过这一方式回答那些游行者。”


SN.45.6  某位比丘经 (1)

在舍卫城。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在一旁坐下,那位比丘对他说道:

“大德!人们说“梵行、梵行”,大德!什么是梵行,什么是梵行的最终目标呢?”

“比丘!就是这八圣道;即正见……正定。比丘!贪欲的摧毁、瞋恨的摧毁和妄想痴迷的摧毁:这就是梵行的最终目标。”


SN.45.7  某位比丘经 (2)

在舍卫城。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在一旁下,那位比丘对他说道:

“大德!人们说“贪欲的去除、瞋恨的去除、妄想痴迷的去除。”  那么,大德!这是什么的名称呢?”

“比丘!这是涅槃界的一个名称:贪欲的去除、瞋恨的去除、妄想痴迷的去除。用那种方式来说诸烦恼染污的摧毁。”

当如是所说时,那位比丘对世尊说道:“大德!人们说“无死、无死。” 大德!什么是无死?什么是导向无死之道呢?”

“贪欲的摧毁、瞋恨的摧毁和妄想痴迷的摧毁:这就称为无死。这八圣道就是导向无死之道;即正见……正定。”


SN.45.8  分析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我将给你们教导八圣道,并且我将给你们分析它。你们要谛听!你们要密切注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说道: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八圣道呢?就是正见……正定。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正见呢?痛苦之智(Knowledge),痛苦集起之智,痛苦息灭之智,导向痛苦息灭之道之智:这就称为正见。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正志呢?放弃的意向、无恶意的意向和无害的意向:这就称为正志。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正语呢?放弃妄语、放弃离间语、放弃粗言粗语、放弃无聊饶舌:这就称为正语。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正业呢?放弃杀生、放弃未给予而取、放弃非梵行:这就称为正业。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正命呢?在这里,一位圣弟子舍弃一个谋生的错误模式(邪命)后,用一个正命来谋生:这就称为正命。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正精进呢?比丘们!在这里,一位比丘为了还未生起的邪恶诸不善状态(不善法)的不生起而产生欲望望;他努力,激发活力精进、应用其心和勤奋。他为已生起的邪恶诸不善状态(不善法)的舍弃而产生欲望……为了还未生起的诸善状态(善法)的生起而产生欲望……为了已生起的诸善状态(善法)的持续、不衰退、增长、扩展和依修习的成就而产生欲望;他努力,激发活力精进、应用其心和勤奋:这就称为正精进。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正念呢?比丘们!在这里,一位比丘住于在身体当中观察思考身体,热忱、正知、具念,已经除去了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愉快(covetousness and displeasure);住于在受当中观察思考受,热忱、正知、具念,已经除去了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愉快(covetousness and displeasure);住于在心当中观察思考心,热忱、正知、具念,已经除去了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愉快(covetousness and displeasure);住于在诸现象(法)当中观察思考诸现象(法),热忱、正知、具念,已经除去了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愉快(covetousness and displeasure):这就称为正念。

那么,比丘们!什么是正定呢?比丘们!在这里,一位比丘从感官享乐隐退远离,从诸不善状态(不善法)隐退远离后,进入和住于第一禅,它由思想和检查相伴,带着由隐退远离而生出的狂喜和快乐。随着思想和检查的沉淀平息,他进入和住于第二禅,它有内在的信心和心的一致性,没有思想和检查,却有由定而生出的狂喜和快乐。随着快乐和狂喜的褪去,他住于平静,充满正念和正知,用身体体验快乐;他进入和住于这圣人们所宣说“他是平静的,具念的,他快乐地住于”的第三禅。随着愉快和痛苦的舍弃,他进入和住于既不是不痛苦的也不是快乐的和包含由于平静而有的念的清净化的第四禅。这就称为正定。”


SN.45.9   一根芒刺(A Spike)经

在舍卫城。设想朝着一根稻芒或麦芒的相反方向以手或脚压抚,手或脚会被它刺破,并会流血: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这根芒刺方向相反。同样地,比丘们!一位有着一个错误导向的见、有着一个错误导向的道的修习的比丘,他会刺破无明、引发明(true knowledge)和实现涅槃: 这是不可能的。这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因为他的见错误导向。

比丘们!设想朝着一根稻芒或麦芒的方向以手或脚压抚,手或脚会被它刺破,并会流血:这是可能的。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这根芒刺导向正确。同样地,比丘们!一位有着一个正确导向的见、有着一个正确导向的道的修习的比丘,他会刺破无明、引发明(true knowledge)和实现涅槃: 这是可能的。这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因为他的见正确导向。”

那么,比丘们!如何这样做呢?在这里,一位比丘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而修习正见;……基于隐退远离、冷静离欲、息灭和在释放中成熟(圆熟)而修习正定。

比丘们!通过这一方式,一位拥有一个正确导向见和有着一个正确导向的道的修习的比丘,会刺破无明、引发明(true knowledge)和实现涅槃。”


SN.45.10  难提(Nandiya)经

在舍卫城。那时,游行者难提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相互致意。致意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并对世尊说道:“乔达摩大师!有多少事物,当修习和培育它们后,会导向涅槃,以涅槃作为它们的目的地,和以涅槃作为它们的最终目标呢?”

“难提!有这八种事物,当修习和培育它们后,会导向涅槃,以涅槃作为它们的目的地,和以涅槃作为它们的最终目标。是哪八种呢?正见……正定。难提!这八种事物,当修习和培育它们后,会导向涅槃,以涅槃作为它们的目的地,和以涅槃作为它们的最终目标。”

当如是所说时,游行者难提对世尊说道:

“太伟大了,乔达摩大师!……从今天起终生皈依世尊、法和僧团。愿尊者乔达摩将我作记为一位优婆塞,从今日起终生皈依。”

第一品无明品终。


SN.45.1-10SN.45.11-20SN.45.21-40SN.45.41-148SN.45.149-170SN.45.171-180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8.03.28-2018.12.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