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4【禅世界版】1

SN.4.1-10SN.4.11-20,和SN.4.21-25


第一篇 有偈篇

《相应部》卷4【禅世界版】1

第四章 魔相应(相应四)
第一品  (寿命品)

SN.4.1-10

SN.4.1  苦行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优楼频螺(Uruvela)的尼连禅(Neranjara)河岸上牧羊人的印度榕树(Banyan;菩提树)下,恰是他获得正觉之后。那时,世尊独自静坐禅修,心中生起了这样的反思: “我确实已经从那苦行中解脱!好在我确实已从那无益的苦行中解脱!好在我安定、具念(mindful),已证得正觉!”

那时,魔王波旬(Mara the Evil One)以自己的心知道世尊心中的反思后,去见世尊,以偈颂对世尊说道:

446  “偏离人们净化自己的苦修,

你本不清净,却认为自己清净:

你已经违背导向清净之道。”

那时,世尊已经知道,“这是魔王波旬”,便以偈颂回答魔王波旬:

447  “已经了知任何以不生不死为目标的苦行

都是无益的,

那一切苦修都毫无效果,

如陆地上的的桨与舵。

448  通过修习导向证悟之道 –

戒(virtue)、定(concentration)与慧(wisdom),

我已达到至高的清净:

终结者!你被击败。”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消失离开。

【注】:戒,包含道德,可作”戒德“。魔王,在这里是修行中的精神现象。


SN.4.2  象王(The King Elephant)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优楼频螺(Uruvela)的尼连禅(Neranjara)河岸上牧羊人的印度榕树(菩提树)下,恰是他获得正觉之后。当时,夜晚漆黑,世尊在外面露天而坐,天下着细雨。

那时,魔王波旬想让世尊生起害怕(fear)、忧虑(trepidation)和恐怖(terror),便化作一个巨大的象王的形象,去见世尊。他头如一块很大的滑石,他的象牙如纯银,他的鼻如巨大的犁杆。

那时,世尊已经知道,“这是魔王波旬”,以偈颂对魔王波旬说道:

449  “你在长久的轮回中游荡,

化作各种漂亮和丑陋的的形象。

波旬!够了!你的那套把戏:

终结者!你被击败。”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消失离开。


SN.4.3  漂亮的(Beautiful)经

住在优楼频螺。当时,夜晚漆黑,世尊在外面露天而坐,天下着细雨。那时,魔王波旬想让世尊生起害怕(fear)、忧虑(trepidation)和恐怖(terror),去见世尊,离世尊不远,显示各种不同的光辉形象,漂亮和丑陋的都有。

那时,世尊已经知道,“这是魔王波旬”,以偈颂对魔王波旬说道:

450  “你在长久的轮回中游荡,

化作各种漂亮和丑陋的的形象,

波旬!够了!你的那套把戏:

终结者!你被击败。

451  那些在身、语和意上,

善于约束的人们,

不会来由魔王控制,

也不会变成魔王的走狗。”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消失离开。


SN.4.4  魔王的罗网经 (1)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波罗奈(Isipatana)鹿野苑的仙人坠落处(Baranasi)。 那时,世尊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

“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说道:

“比丘们!通过仔细注意、仔细正勤努力,我达到了无上解脱,我实现了无上解脱。比丘们!你们也应该通过仔细注意、仔细正勤努力,必须达到无上解脱,必须实现无上解脱。”

那时,魔王波旬去见世尊,以偈颂对世尊说道:

452  “你在天界和人界中,

都被魔王的罗网所束缚。

你被魔王的罗网所束缚,

沙门!你逃不出我的束缚。”

(世尊:)

453  “我已经在天界和人界中,

都从魔王的罗网得到解脱。

我已从魔王的束缚得到解脱:

终结者!你被击败。”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消失离开。


SN.14.5  魔王的罗网经 (2)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波罗奈(Isipatana)鹿野苑的仙人坠落处(Baranasi)。 那时,世尊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

“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说道:

“比丘们!我从所有的罗网得到解脱,包括天界和人界两者;比丘们!你们也从所有的罗网得到解脱,包括天界和人界两者。为了众人的利益,为了众人的幸福,为了此世间的怜悯,为了天与人的有利、利益、幸福,你们要向前游行(wander forth)。不要两个人走一条路。比丘们!你们要教导开端为善、中间为善、终点为善的正法,含义和措辞都要正确。你们要揭示圆满的完整和净化的梵行。有些众生,眼睛有很少尘垢,由于没有听见正法而退失。也将会有那些将了知正法者。 比丘们!我也将为了教导正法到优楼频螺的谢那镇(Senanigama)去。”

那时,魔王波旬去见世尊,以偈颂对世尊说道:

454  “你在天界和人界中,

都被所有的罗网所束缚,

你被巨大的罗网所束缚,

沙门!你逃不出我的束缚。”

(世尊:)

455  “我已在天界和人界中,

都从所有的罗网得到解脱,

我已从巨大的束缚得到解脱:

终结者!你被击败。”


SN.4.6  蛇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园(the Bamboo Grove)栗鼠庇护所(the Squirrel Sanctuary)。当时,夜晚漆黑,世尊在外面露天而坐,天下着细雨。那时,魔王波旬想让世尊生起害怕(fear)、忧虑(trepidation)和恐怖(terror),化作一条巨大的王蛇的形象去见世尊。它的身体犹如由整棵大树干制造的巨船一样;它的风帽犹如大酿酒筛一样;它的眼睛犹如拘萨罗国的大铜碟们一样;它的舌头从嘴巴伸出,犹如天空打雷时闪电的闪光一样;它的呼吸声犹如铁匠灌着风的吼声一样。

那时,世尊已经知道,“这是魔王波旬”,以偈颂对魔王波旬说道:

456  “依靠空屋而寄宿者,

他是牟尼、自制者。

在舍弃后一切后,他应该住在那里:

对一个象他一样的人颇为合适。

457  尽管很多生物到处爬行,

有许多恐怖、苍蝇蚊虻和蛇们,

到空屋里的大牟尼,

不因它们而动摇一根毫毛。

458  尽管天空可能分裂,大地震动,

而且一切生物都惊怖万分,

尽管人们在胸前挥舞标枪,

觉者们也不在诸获取依着(acquisitions) 中寻求庇护。”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消失离开。


SN.4.7  睡觉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园(the Bamboo Grove)栗鼠庇护所(the Squirrel Sanctuary)。那时,夜色渐褪,世尊在露天里已经反复走了大半夜后,洗了脚,进入他的住处,作狮子卧躺在他的右侧,将一条腿叠在另一条腿上,具念(mindful),清楚地了知,已注意到了升起的念头。

那时,魔王波旬去见世尊,以偈颂对世尊说道:

459  “怎么,你睡了?你为何睡觉呢?

这是怎么了,你睡得像个可怜人?

你睡觉时想着“屋是空的”:

这是怎么了,当太阳已经升起,你还在睡觉?”

(世尊:)

460  “在他(心)里渴爱不再潜行,

引导他到任何地方的缠绕和系缚,不再潜藏;

随着所有诸获取依着的摧毁

此觉悟者睡了:

魔王!这与你有何干系呢?”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消失离开。


SN.4.8  他欢喜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那时,魔王波旬去见世尊,在世尊面前以此偈对世尊说道:

461  “有儿子们的欢喜儿子们,

有牛群的欢喜牛群。

诸获取依着确实是人们的欢喜,

没有诸获取依着的人不会欢喜。”

(世尊:)

462  “有儿子们的为儿子们忧愁,

有牛群为牛群忧愁。

诸获取依着确实是人们的忧愁,

没有诸获取依着的人不会忧愁。”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消失离开。


SN.4.9  寿命 (1)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园(the Bamboo Grove)栗鼠庇护所(the Squirrel Sanctuary)。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如是宣说:“比丘们!”

“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这样说道:

“比丘们!人们此生的寿命很短。其人不得不去往来世。其人应该造作善业和修习梵行;因为已经出生者,不可避免地会死。比丘们!活得长的人,他活到百年或更长些。”

那时,魔王波旬去见世尊,以偈颂对世尊说道:

463  “众人的寿命很长,

贤善之人不该轻视它。

其人应该如吃奶的婴儿般(无忧地)生活:

死亡还没有来临。”

(世尊:)

464  “众人的寿命很短,

贤善之人应该轻蔑它。

其人应该如头上着火般生活:

死神的到来不可阻挡。”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消失离开。


SN.4.10  寿命经 (2)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园(the Bamboo Grove)栗鼠庇护所(the Squirrel Sanctuary)。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如是宣说:“比丘们!”

“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世尊这样说道:

”比丘们!人们此生的寿命很短。其人不得不去往来世。其人应该造作善业和修习梵行;因为已经出生者,不可避免地会死。比丘们!活得长的人,他活到百年或更长些。”

那时,魔王波旬去见世尊。抵达后,以偈颂对世尊说:

465  “日夜不会飞度流逝,

生命不会终止。

凡夫们寿命到处回转,

如战车的外轮环绕车轴。”

(世尊:)

466  “日夜飞度流逝,

生命的终止就会来到。

凡夫们的寿命终被耗尽,

犹如小河里的水一般。”

那时,魔王波旬认识到,“世尊知道我,善逝知道我”,悲伤、失望,就在那消失离开。

第一品(寿命品)终。


SN.4.1-10SN.4.11-20,和SN.4.21-25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6.23-2018.05.07-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