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22【禅世界版】7

 I:【SN.22.1-11SN.22.12-21, SN.22.22-32SN.22.33-42, SN.22.43-52】,II:【SN.22.53-62, SN.22.63-72SN.22.73-82 SN.22.83-92SN.22.93-102】,III: 【SN.22.103-112SN.22.113-125, SN.22.126-135SN.22.136-149, 和SN.22.150-159】。

第三篇 诸蕴品

《相应部》卷22【禅世界版】7

第一章 诸蕴相应 (相应二十二)

第二部  中五十(The Middle Fifty)

第二品  阿罗汉们品

SN.22.63-72

SN.22.63  执取中(In Clinging)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请世尊给我简要地教导法,我从世尊听闻法后,能住于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那就好了!”

“比丘!一个在执取中的人,被魔罗束缚;一个不执取的人,从波旬获得自由。”

“我知道,世尊!我知道,善逝!”

“比丘!通过什么方式,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呢?”

“大德!在执取色中,一个人被魔罗束缚;而不执取色,一个人则被波旬释放。在执取受中……在执取想中……在执取行中……在执取识中,一个人被魔罗束缚;而不执取识,一个人则被波旬释放。

大德!通过这种方式,我详细地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义理。”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比丘!在执取色中,一个人被魔罗束缚;而不执取色,一个人则被波旬释放。在执取受中……在执取想中……在执取行中……在执取识中,一个人被魔罗束缚;而不执取识,一个人则被波旬释放。通过这种方式应该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其时,那位比丘对世尊所说的话感到欢喜和高兴,起座向世尊礼敬,然后右绕离去。

之后,那位比丘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不久后通过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亲自实现它,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直接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而且那位比丘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22.64  在构想中(In Conceiving)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请世尊给我简要地教导法,我从世尊听闻法后,能住于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那就好了!”

“比丘!一个在构想中的人,被魔罗束缚;一个不构想的人,从波旬获得自由。”

“我知道,世尊!我知道,善逝!”

“比丘!通过什么方式,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呢?”

“大德!在构想色中,一个人被魔罗束缚;而不构想色,一个人则被波旬释放。在构想受中……在构想想中……构想行中……在构想识中,一个人被魔罗束缚;而不执取识,一个人则被波旬释放。

大德!通过这种方式,我详细地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义理。”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比丘!在执取色中,一个人被魔罗束缚;而不执取色,一个人则被波旬释放。在构想受中……在构想想中……在构想行中……在构想识中,一个人被魔罗束缚;而不执取识,一个人则被波旬释放。通过这种方式应该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其时,那位比丘对世尊所说的话感到欢喜和高兴,起座向世尊礼敬,然后右绕离去。

之后,那位比丘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不久后通过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亲自实现它,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直接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而且那位比丘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22.65  在寻找欢喜中(In Seeking Delight)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请世尊给我简要地教导法,我从世尊听闻法后,能住于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那就好了!”

“比丘!一个寻找欢喜中的人,被魔罗束缚;一个不寻找欢喜的人,从波旬获得自由。”

“我知道,世尊!我知道,善逝!”

“比丘!通过什么方式,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呢?”

“大德!在寻找色的欢喜中,一个人被魔罗束缚;而不寻找色的欢喜,一个人则被波旬释放。在寻找受的欢喜中……在寻找想的欢喜中……在寻找行的欢喜中……在寻找识的欢喜中,一个人被魔罗束缚;而不寻找识的欢喜,一个人则被波旬释放。

大德!通过这种方式,我详细地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义理。”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比丘!在寻找色的欢喜中,一个人被魔罗束缚;而不寻找色的欢喜,一个人则被波旬释放。在寻找受的欢喜中……在寻找想的欢喜中……在寻找行的欢喜中……在寻找识的欢喜中,一个人被魔罗束缚;而不寻找识的欢喜,一个人则被波旬释放。通过这种方式应该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其时,那位比丘对世尊所说的话感到欢喜和高兴,起座向世尊礼敬,然后右绕离去。

之后,那位比丘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不久后通过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亲自实现它,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直接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而且那位比丘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22.66  无常的(Impermanent)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请世尊给我简要地教导法,我从世尊听闻法后,能住于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那就好了!”

“比丘!你应该舍弃对所有无常事物的欲望。”

“我知道,世尊!我知道,善逝!”

“比丘!通过什么方式,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呢?”

“大德!色是无常的;我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受是无常的……想是无常的……行是无常的……识是无常的;我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

大德!通过这种方式,我详细地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义理。”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比丘!色是无常的;你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受是无常的……想是无常的……行是无常的……识是无常的;你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通过这种方式应该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其时,那位比丘对世尊所说的话感到欢喜和高兴,起座向世尊礼敬,然后右绕离去。

之后,那位比丘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不久后通过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亲自实现它,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直接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而且那位比丘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22.67  痛苦的(Suffering)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请世尊给我简要地教导法,我从世尊听闻法后,能住于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那就好了!”

“比丘!你应该舍弃对所有痛苦的事物的欲望。”

“我知道,世尊!我知道,善逝!”

“比丘!通过什么方式,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呢?”

“大德!色是痛苦的;我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受是痛苦的……想是痛苦的……行是痛苦的……识是痛苦的;我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

大德!通过这种方式,我详细地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义理。”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比丘!色是痛苦的;你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受是痛苦的……想是痛苦的……行是痛苦的……识是痛苦的;你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通过这种方式应该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其时,那位比丘对世尊所说的话感到欢喜和高兴,起座向世尊礼敬,然后右绕离去。

之后,那位比丘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不久后通过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亲自实现它,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直接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而且那位比丘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22.68  无我的(Nonself)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请世尊给我简要地教导法,我从世尊听闻法后,能住于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那就好了!”

“比丘!你应该舍弃对所有无我的事物的欲望。”

“我知道,世尊!我知道,善逝!”

“比丘!通过什么方式,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呢?”

“大德!色是无我的;我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受是无我的……想是无我的……行是无我的……识是无我的;我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

大德!通过这种方式,我详细地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义理。”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比丘!色是无我的;你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受是无我的……想是无我的……行是无我的……识是无我的;你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通过这种方式应该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其时,那位比丘对世尊所说的话感到欢喜和高兴,起座向世尊礼敬,然后右绕离去。

之后,那位比丘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不久后通过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亲自实现它,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直接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而且那位比丘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22.69  不属于我的(What Does Not Belong to Self)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请世尊给我简要地教导法,我从世尊听闻法后,能住于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那就好了!”

“比丘!你应该舍弃对不属于我的事物的欲望。”

“我知道,世尊!我知道,善逝!”

“比丘!通过什么方式,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呢?”

“大德!色是不属于我的;我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受是不属于我的……想是不属于我的……行是不属于我的……识是不属于我的;我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

大德!通过这种方式,我详细地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义理。”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比丘!色是不属于我的;你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受是不属于我的……想是不属于我的……行是不属于我的……识是不属于我的;你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通过这种方式应该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其时,那位比丘对世尊所说的话感到欢喜和高兴,起座向世尊礼敬,然后右绕离去。

之后,那位比丘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不久后通过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亲自实现它,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直接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而且那位比丘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22.70  所有撩人的(Whatever Appears Tantalizing)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请世尊给我简要地教导法,我从世尊听闻法后,能住于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那就好了!”

“比丘!你应该舍弃对所有撩人的事物的欲望。”

“我知道,世尊!我知道,善逝!”

“比丘!通过什么方式,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呢?”

“大德!色是撩人的;我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受是撩人的……想是撩人的……行是撩人的……识是撩人的;我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

大德!通过这种方式,我详细地了知世尊简要所说的义理。”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你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比丘!色是撩人的;你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受是撩人的……想是撩人的……行是撩人的……识是撩人的;你应该舍弃对色的欲望。通过这种方式应该了知我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

其时,那位比丘对世尊所说的话感到欢喜和高兴,起座向世尊礼敬,然后右绕离去。

之后,那位比丘独居、隐退、勤奋、热忱和坚决,不久后通过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亲自实现它,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直接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而且那位比丘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22.71  罗陀(Radha)经

在舍卫城。 那时,尊者罗陀去见世尊,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然后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对于这有识之身与一切外部事相,一个人应该如何知、如何见才不再有我作、我所作和虚妄我慢的潜在趋势呢?”

“罗陀!对于任何色,不论过去、未来或现在,内部的或外部的,粗大的或细小的,低级的或高级的,远处的或近处的,一个人如是以正慧如实地看见:”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自我。”

对于任何受……对于任何想……对于任何行……对于任何识,不论过去、未来或现在,内部的或外部的,粗大的或细小的,低级的或高级的,远处的或近处的,一个人如是以正慧如实地看见:”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自我。”

罗陀!当一个人如是知、如是见时,对于这有识之身与一切外部事相,才不再有我作、我所作和狂妄我慢的潜在趋势。”

之后,尊者罗陀……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22.72  须罗陀(Suradha)经

在舍卫城。 那时,尊者须罗陀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对于这有识之身与一切外部事相,一个人应该如何知、如何见,其心才能消除我作、我所作和虚妄我慢,超越了分别 (has transcended discrimination) ,平静和善解脱呢?”

“须罗陀!对于任何色,不论过去、未来或现在,内部的或外部的,粗大的或细小的,低级的或高级的,远处的或近处的,一个人如是以正慧如实地看见:”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自我。”  一个人通过不执取而解脱。

对于任何受……对于任何想……对于任何行……对于任何识,不论过去、未来或现在,内部的或外部的,粗大的或细小的,低级的或高级的,远处的或近处的,一个人如是以正慧如实地看见:”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自我。”,一个人通过不执取而解脱。

须罗陀!当一个人如是知、如是见时,对于这有识之身与一切外部事相才不再有我作、我所作和狂妄我慢。其心才能消除我作、我所作和狂妄我慢,超越了分别 (has transcended discrimination) ,平静和善解脱。”

之后,尊者须罗陀……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第二部中五十第二品阿罗汉们品终。


 I:【SN.22.1-11SN.22.12-21, SN.22.22-32SN.22.33-42, SN.22.43-52】,II:【SN.22.53-62, SN.22.63-72SN.22.73-82 SN.22.83-92SN.22.93-102】,III: 【SN.22.103-112SN.22.113-125, SN.22.126-135SN.22.136-149, 和SN.22.150-159】。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22-2018.11.10-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