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22【禅世界版】4

 I:【SN.22.1-11SN.22.12-21, SN.22.22-32SN.22.33-42, SN.22.43-52】,II:【SN.22.53-62, SN.22.63-72SN.22.73-82 SN.22.83-92SN.22.93-102】,III: 【SN.22.103-112SN.22.113-125, SN.22.126-135SN.22.136-149, 和SN.22.150-159】。

第三篇 诸蕴品

《相应部》卷22【禅世界版】4

第一章 诸蕴相应(相应二十二)

第一部  根五十(The Root Fifty)

第四品  不是你们的品
SN.22.33-42
SN.22.33  不是你们的(Not Yours)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凡不是你们的,舍弃它!当你们已经舍弃了它,那将导致你们的福利和快乐。那么,什么不是你们的呢?色不是你们的,舍弃它。当你们已经舍弃了它,那将导致你们的福利和快乐。受不是你们的……想不是你们的……诸行不是你们的……识不是你们的,舍弃它。当你们已经舍弃了它,那将导致你们的福利和快乐。

比丘们!设想在这祇树林中,人们会拿走草、木棍、枝条和树叶,或把它们烧掉,或随心所欲地处理它们。你们会想道:”人们拿走我们,或把我们烧掉,或随心所欲地处理我们”吗?”

“不会,大德!是什么原因呢?大德!因为那既不是我们自己,也不是属于我们自己的。”

“同样的,比丘们!色不是你们的,舍弃它。当你们已经舍弃了它,那将导致你们的福利和快乐。受不是你们的……想不是你们的……诸行不是你们的……识不是你们的,舍弃它。当你们已经舍弃了它,那将导致你们的福利和快乐。”


SN.22.34  不是你们的(Not Yours)经(2)

在舍卫城。”比丘们!凡不是你们的,舍弃它!当你们已经舍弃了它,那将导致你们的福利和快乐。那么,什么不是你们的呢?色不是你们的,舍弃它。当你们已经舍弃了它,那将导致你们的福利和快乐。受不是你们的……想不是你们的……诸行不是你们的……识不是你们的,舍弃它。当你们已经舍弃了它,那将导致你们的福利和快乐。

当你们已经舍弃了它,那将导致你们的福利和快乐。”


SN.22.35  某位比丘经(1)

在舍卫城。 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并对世尊如是说道:”大德!如果世尊简要地给我教导法,使我听闻世尊的法后,我能独居、隐退远离、勤奋、热忱和坚决,那就好了!”

“比丘!如果一个人对某事物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某事物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

“我知道,世尊!我知道,善逝!”

“比丘!你通过何种方式详细地知道我简要所宣说的义理呢?”

“大德!如果一个人对色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受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想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诸行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识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

大德!如果一个人对色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受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想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诸行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识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

通过这种方式,我详细地知道世尊所简单宣说的义理。”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你详细地知道我简要所宣说的义理呢,很好!

比丘!如果一个人对色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受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想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诸行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识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

大德!如果一个人对色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受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想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诸行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识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比丘!应该通过这种方式详细地知道我简要地所宣说的义理。”

接着,那位比丘对世尊所说十分欢喜和高兴,起座向世尊礼敬后,作右绕而离去。

那时,当那位比丘独居、隐退远离、勤奋、热忱和坚决,不久后通过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亲自实现它,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直接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而且那位比丘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22.36  某位比丘经(2)

在舍卫城。 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并对世尊如是说道:”大德!如果世尊简要地给我教导法,使我听闻世尊的法后,我能独居、隐退远离、勤奋、热忱和坚决,那就好了!”

“比丘!如果一个人对某事物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依照它为人所量度;如果一个人依照某事物被量度,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某事物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依照它为人所量度;如果一个人没有依照某事物被量度,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

“我知道,世尊!我知道,善逝!”

“比丘!你通过何种方式详细地知道我简要所宣说的义理呢?”

“大德!如果一个人对色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依照它为人所量度;如果一个人依照它被量度,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受有潜在的趋势……如果一个人对想有潜在的趋势……如果一个人对诸行有潜在的趋势……;如果一个人对识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依照它为人所量度;如果一个人依照它被量度,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

大德!如果一个人对色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依照它为人所量度;如果一个人没有依照它被量度,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受没有潜在的趋势……如果一个人对想没有潜在的趋势……如果一个人对诸行没有潜在的趋势……;如果一个人对识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依照它为人所量度;如果一个人没有依照它被量度,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

大德!我通过这种方式详细地知道世尊简要地所宣说的义理。“

“比丘!很好!很好!比丘!你详细地知道我简要所宣说的义理,很好!

比丘!如果一个人对色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依照它为人所量度;如果一个人依照它被量度,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受有潜在的趋势……如果一个人对想有潜在的趋势……如果一个人对诸行有潜在的趋势……;如果一个人对识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会依照它为人所量度;如果一个人依照它被量度,那么一个人会以它为人所推测。

大德!如果一个人对色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依照它为人所量度;如果一个人没有依照它被量度,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如果一个人对受没有潜在的趋势……如果一个人对想没有潜在的趋势……如果一个人对诸行没有潜在的趋势……;如果一个人对识没有潜在的趋势,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依照它为人所量度;如果一个人没有依照它被量度,那么一个人就不会以它为人所推测。

比丘!应该通过这种方式详细地知道我简要所宣说的义理。”

接着,那位比丘对世尊所说十分欢喜和高兴,起座向世尊礼敬后,作右绕而离去。

那时,当那位比丘独居、隐退远离、勤奋、热忱和坚决,不久后通过以证智(with direct knowledge)亲自实现它,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善男子们从在家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的梵行的无上目标。他直接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而且那位比丘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22.37  阿难经(1)

在舍卫城。 那时,尊者阿难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世尊对尊者阿难如是说道:

“阿难!如果他们如是问你:”阿难学友!有什么东西,从它们可辨认出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呢?” 你会怎样回答呢?”

“大德!如果他们如是问我,我会如是答道:“学友们!从色能辨认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从受……从想……从诸行……从识能辨认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学友们!这些就是从它们可辨认出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的东西。”  大德!当如是所问时,我会如是回答。”

“阿难!很好!很好!阿难!从色能辨认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从受……从想……从诸行……从识能辨认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 阿难!这些就是从它们可辨认出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的东西。 阿难!当被如是所问时,你应该用这种方式回答。”


SN.22.38  阿难经(2)

在舍卫城。 那时,尊者阿难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在一旁坐下,世尊对尊者阿难如是说道:

“如果他们如是问你:”阿难学友!有什么东西,从它们曾辨认出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呢?  有什么东西,从它们将辨认出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呢?有什么东西,从它们可辨认出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呢?” 你会怎样回答呢?”

“大德!如果他们如是问我,我会如是回答:“学友们!从已过去、终止和变化的色能辨认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从已过去、终止和变化的受……从已过去、终止和变化的想……从已过去、终止和变化的行……从已过去、终止和变化的识能辨认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学友们!这些就是从它们可辨认出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的东西。

学友们!从还未出生和未显现的色将能辨认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从还未出生和未显现的受……从还未出生和未显现的想……从还未出生和未显现的行……还未出生和未显现的识将能辨认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学友们!这些就是从它们可辨认出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的东西。

学友们!从已出生和已显现的色能辨认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从已出生和已显现的的受……从已出生和已显现的想……从已出生和已显现的行……从已出生和已显现的识能辨认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学友们!这些就是从它们可辨认出一个生起、一个消散和一个立足点的改变的东西。”

大德!当如是所问时,我会用这种方式回答。”

“阿难!很好!很好!阿难!”

(世尊重说尊者阿难以上所说。)

当如是所问时,你应该用这种方式回答。”


SN.22.39  依照法(In Accordance with the Dhamma)经(1)

在舍卫城。 “比丘们!当一位比丘依照法而实践时,这就是依法(依照法):他应该住于对色、受、想、诸行和识的专心致志的厌离 (revulsion)。 一个住于对色、受、想、诸行和识的专心致志的厌离的人,便会遍知色、受、想、诸行和识。一个遍知色、受、想、诸行和识的人,从色、受、想、诸行和识解脱。他从出生和老死解脱;从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解脱;我说从痛苦解脱。”


SN.22.40  依照法(In Accordance with the Dhamma)经(2)

在舍卫城。 “比丘们!当一位比丘依照法而实践时,这就是依法(依照法):他应该住于在色、受、想、诸行和识中思考无常性(contemplating impermanence)。 一个住于在色、受、想、诸行和识中思考无常性,便会遍知色、受、想、诸行和识。一个遍知色、受、想、诸行和识的人,从色、受、想、诸行和识解脱。他从出生和老死解脱;从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解脱;我说从痛苦解脱。”


SN.22.41  依照法(In Accordance with the Dhamma)经(3)

在舍卫城。 “比丘们!当一位比丘依照法而实践时,这就是依法(依照法):他应该住于在色、受、想、诸行和识中思考痛苦(suffering)。 一个住于在色、受、想、诸行和识中思考苦,便会遍知色、受、想、诸行和识。一个遍知色、受、想、诸行和识的人,从色、受、想、诸行和识解脱。他从出生和老死解脱;从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解脱;我说从痛苦解脱。”


lSN.22.42  依照法(In Accordance with the Dhamma)经(4)

在舍卫城。 “比丘们!当一位比丘依照法而实践时,这就是依法(依照法):他应该住于在色、受、想、诸行和识中思考无我(nonself)。 一个住于在色、受、想、诸行和识中思考无我,便会遍知色、受、想、诸行和识。一个遍知色、受、想、诸行和识的人,从色、受、想、诸行和识解脱。他从出生和老死解脱;从悲伤(sorrow)、哀恸(lamentation)、痛苦(pain)、苦恼(displeasure)和绝望(despair)解脱;我说从痛苦解脱。”

第四品不是你们的品终。


 I:【SN.22.1-11SN.22.12-21, SN.22.22-32SN.22.33-42, SN.22.43-52】,II:【SN.22.53-62, SN.22.63-72SN.22.73-82 SN.22.83-92SN.22.93-102】,III: 【SN.22.103-112SN.22.113-125, SN.22.126-135SN.22.136-149, 和SN.22.150-159】。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22-2018.11.21-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