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22【禅世界版】2

 I:【SN.22.1-11SN.22.12-21, SN.22.22-32SN.22.33-42, SN.22.43-52】,II:【SN.22.53-62, SN.22.63-72SN.22.73-82 SN.22.83-92SN.22.93-102】,III: 【SN.22.103-112SN.22.113-125, SN.22.126-135SN.22.136-149, 和SN.22.150-159】。


第三篇 诸蕴品

《相应部》卷22【禅世界版】1

第一部  根五十(The Root Fifty)

第一章 诸蕴相应(相应二十二)
第二品  无常品

SN.22.12-21

SN.22.12  无常的(Impermanent)经

如是我闻。在舍卫城。 “比丘们!色是无常的,受是无常的,想是无常的,诸行是无常的,识是无常的。

比丘们!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revulsion),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dispassionate)。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解脱。当它解脱时,而有”它得到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注】:“冷静离欲”,“离欲”。


SN.22.13  痛苦的(Suffering)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色是痛苦的,受是痛苦的,想是痛苦的,诸行是痛苦的,识是痛苦的。比丘们!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解脱。当它解脱时,而有”它得到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SN.22.14  无我的(Nonself)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色是无我的,受是无我的,想是无我的,诸行是无我的,识是无我的。

比丘们!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解脱。当它解脱时,而有”它得到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SN.22.15  无常的事物(What is Impermanent)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色是无常的,凡无常的都是痛苦的,凡痛苦的都是无我的,凡无我的都应该以如是正慧如实地看见其本来面目:”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自我。”

受是无常的,无常的都是痛苦的,痛苦的都是无我的,无我的都应该以如是正慧如实地看见其本来面目:”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自我。”

想是无常的……诸行是无常的……识是无常的,无常的都是痛苦的,痛苦的都是无我的,无我的都应该以如是正慧如实地看见其本来面目:”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自我。”  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解脱。当它解脱时,而有”它得到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SN.22.16  痛苦的事物(What is Suffering)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色是痛苦的,痛苦的都是无我的,无我的都应该以如是正慧如实地看见其本来面目:”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自我。”

受是痛苦的……想是痛苦的……诸行是痛苦的……识是痛苦的,痛苦的都是无我的,无我的都应该以如是正慧如实地看见其本来面目:”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自我。”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解脱。当它解脱时,而有”它得到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SN.22.17  无我的事物(What is Nonself)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色是无我的,凡无我的都应该以如是正慧如实地看见其本来面目:”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自我。”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revulsion),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dispassionate)。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解脱。当它解脱时,而有”它得到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SN.22.18  有原因无常的(Impermanent with Cause)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色是无常的。那些导致色的生起的原因和条件,也是无常的。因为色起源于无常的,它怎么会是常的呢?

受是无常的……想是无常的……诸行是无常的……识是无常的,那些导致识的生起的原因和条件,也是无常的。因为识起源于无常的,它怎么会是常的呢?

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revulsion),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dispassionate)。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解脱。当它解脱时,而有”它得到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SN.22.19  有原因痛苦的(Suffering with Cause)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色是痛苦的,那些导致色的生起的原因和条件,也是痛苦的。因为色起源于痛苦的,它怎么会是快乐的呢?

受是痛苦的……想是痛苦的……诸行是痛苦的……识是痛苦的,那些导致识的生起的原因和条件,也是痛苦的。因为识起源于痛苦的,它怎么会是快乐的呢?

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revulsion),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dispassionate)。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解脱。当它解脱时,而有”它得到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SN.22.20  有原因无我的(Nonselfwith Cause)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色是无我的,那些导致色的生起的原因和条件,也是无我的。因为色起源于无我的,它怎么会是我呢?

受是无我的……想是无我的……诸行是无我的……识是无我的,那些导致识的生起的原因和条件,也是无我的。因为识起源于无我的,它怎么会是我呢?

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revulsion),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dispassionate)。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解脱。当它解脱时,而有”它得到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再。””


SN.22.21  阿难(Ananda)经

在舍卫城。那时,尊者阿难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人们说”终止、终止(息灭)”。大德!说道的终止是通过那些事物的终止呢?”

“阿难!色是无常的、有条件的、依赖而生的,屈从于毁坏、消散、褪去和终止,通过它的终止,才说到终止。

受是无常的、有条件的、依赖而生的,屈从于毁坏、消散、褪去和终止,通过它的终止,才说到终止。想……诸行……识是无常的、有条件的、依赖而生的,屈从于毁坏、消散、褪去和终止,通过它的终止,才说到终止。

阿难!通过这些事物的终止,才说到终止。”

【注】:“终止”和“息灭”,有时可以互换。

第二品无常品终。


 I:【SN.22.1-11SN.22.12-21, SN.22.22-32SN.22.33-42, SN.22.43-52】,II:【SN.22.53-62, SN.22.63-72SN.22.73-82 SN.22.83-92SN.22.93-102】,III: 【SN.22.103-112SN.22.113-125, SN.22.126-135SN.22.136-149, 和SN.22.150-159】。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22-2018.12.2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