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伊萍:一篇向华人新移民科普美国种族史的...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伊萍:一篇向华人新移民科普美国种族史的好文章

1
1 Users
0 Likes
74 查看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Registered
已加入: 6年 前
帖子: 10101
Topic starter  

伊萍:一篇向华人新移民科普美国种族史的好文章

上次我曾专门写文评论了一篇列举诸多当今美国社会现象、以阐明美国宪政正面临危机的好文章,最近,同一作者又出了一篇佳作,即,《赵明:美国南北战争南方重建后对黑人全面系统的种族歧视概述》一文。该文按照作者自己的话讲,是“给中文读者一个有细节有过程的美国种族歧视历史。也为美国种族差异的现状提供一个历史的解释”。我认为,文章达到了作者给自己设定的目标,我作为一名读者,读完该文,受益匪浅,得到了一次难得的美国种族史教育。在我看来,这是一篇值得每一个华人新移民阅读、为华人新移民们科普美国历史的好文章。

与上次写美国宪政危机一样,作者赵明这次再一次以不长的篇幅,涵盖了颇有广度的事实,又澄清了一个非常有深度的论题。我经常在美国主流电视媒体上听到一些媒体人谴责美国白人种族主义者压制黑人投票权的历史行为,同时,我又从来没有听明白这样的压制具体是怎么做成的,要了解这样的具体,仅仅靠电视媒体(或网络媒体)的报道和评论往往是远远不够的,这是为什么我们还需要读书,只有通过读书,人们才能更深入地了解现实或历史的许多具体细节。从该文作者在文章末尾列举的参考资料看,阅读书籍恰恰是作者收集历史资料的一个重要渠道。这样一篇不算很长的文章,背后所蕴含的是大量的阅读基础。

另一方面,读书是比浏览网络或看电视更花时间和脑力、更需要有较强求知欲和恒心的活动,而且,每一个人的时间和兴趣往往有限,这是为什么说有一个优秀的知识分子群体非常重要。每一个知识分子的知识面必定是有限的,每一个人有兴趣或有能力专研的领域也有限,每一个作者能吸引的读者群更是有限,而每一个人的眼界又大多存在一定的局限性,只有靠一批知识分子的集体智慧、靠一群人的共同努力,才可能使一个社会或一个民族人群中思想水平高的人所占比例出现足够的提升。

我之前为了写美国国会议员背景资料介绍一文、在网上查询美国议员种族成分信息时曾发现,美国黑人国会议员出现得非常早,美国南北战争于1865年结束后不到五年的时间,黑人就开始赢得议会选举,当选美国国会议员,反映出黑人超强的政治能力。但是,自1897年到1929年,美国突然停止产生黑人国会议员,这一时期成为长达三十多年的黑人议员空白期,接着的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到五十年代,黑人议员又开始出现,但数目仍然没有恢复到十九世纪中后期的水平。我当时看了这个数据,心想,这当中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导致种族平等严重倒退。但因为我的时间、精力、和兴趣都有限,没有对这一主题进行深入挖掘。这篇《美国南北战争南方重建后对黑人全面系统的种族歧视概述》一文,可以说对我的疑问给出了部分解释。

美国所存在的不少保守派竭力压制还原美国种族史真相的现象,让我联想起有些美国右派及跟随在其后的一些华人新移民爱用的一个词-“政治正确”。依我看,虽然“政治正确”大帽是美国右派们爱使用的神器、被用来扣在美国左派的头上,但实际上,恰恰是美国右派才更讲政治正确,而且美国右派的政治正确与苏联式国家的政治正确一样,是向上的政治正确,是忌讳批评伟大领袖的政治正确,是忌讳让强者感到不安的政治正确。比如,有人批评说川普撒谎(lie),有些美国右派便会抗议说使用撒谎(lie)这个词太重了,不利于和谐,只应该说不真(untrue);有人揭露美国社会种族歧视的历史真相,有人又说这会让白人有负罪感。这种向上的政治正确,恰恰是最邪恶的政治正确。美国左派不愿意在言论上伤害弱势群体,并非像某些美国右派及其华人新移民跟随者所说的那样、是出于政治正确的原因,而是大多出于同情心和同理心、出于对普世价值理想的追求,哪怕有人硬是要将其说成是政治正确,那至少也是向下的政治正确,比向上的政治正确要好得多。

借此机会,介绍一下我的种族观及其发展历程。首先,我从来没有像多数中国人那样,鄙视黑人而过于崇拜白人,更没有像不少中国人那样认为黑人都难看、白人都好看。我来美国在校园里遇到第一位黑女生,就认为她非常好看,身材好、动作美,黑人男生在我眼里帅气的也不少见。当然,我并不认为所有的黑人都好看,正如我也不认为所有的白人都好看一样。另一方面,我确实对黑人缺乏深入了解的机会,早期对白人则有点看高,我固然从未像许多中国人那样盲目崇拜白人,但我来美国后的早期阶段曾认为,美国白人大多在乎是非对错,这是我喜欢上美国的主要原因。对有些中国人爱叨叨的他们歧视黑人的缘由,比如,黑人在美国犯罪率高、平均经济收入低、几乎没有听说过黑人思想家和科学家,等等,我既承认这些是事实,又不了解足够的历史事实和科学数据来解释这些现象背后的原因,但仍然反对因此歧视黑人,因为第一,我认为歧视整个族群,最受伤害的恰恰是该族群中的优秀人才,歧视只会使犯罪率变得更高;第二,正如我爱上美国不是因为美国富裕一样,我也不是那种因为对方贫穷就会产生歧视心理的人,在一个物质如此丰富的国度里,我更在乎的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得到基本生活条件保障,在此基础上,穷人过穷日子,富人过富日子,如果你有钱,可以过富日子,那就该偷着乐、为自己庆幸才对,为什么要歧视穷人?让我不明白;第三,如果黑人不是思想家、科学家就该受歧视,那么绝大部分白人、黄人也都不是思想家和科学家,那么,他们是不是也该受歧视呢?

随着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和接着出现的川普崛起现象,我对黑人和白人的认识观发生了进一步的变化。我看到了白人有多幸运,一个又蠢又坏的白人可以受到如此的拥戴,而我过去认为美国白人大多在乎是非对错的观点也被事实打碎,我还看到了黑人可以有多优秀,像奥巴马那样既有智慧、又有品德的人,是大多数白人望尘莫及的,当然也是大多数黑人、黄人望尘莫及的,这是为什么我们不能以肤色判断人。在任何一个人群中,,真正出色优秀的人都只占很少一部分,大多数人是芸芸众生,如果因为某种肤色人当中出了一些大思想家,就崇拜这一肤色的所有人,实在是很荒唐可笑的行为。而以肤色、性别、宗教、家庭出身、或地域等原因歧视任何人群,都会造成优秀人才被压制,每一个人群中优秀人才本来就颇为稀有,各种歧视会带来优秀人才的严重流失、导致劣胜优汰,比如,如果一个国家的女性被限制在为男性服务的地位,就会使这个国家百分之五十的优秀人才被埋没。同样,肤色只是一层表皮,与内在才华没有必然的联系,因肤色而歧视人既毫无科学根据、会造成人才浪费,而且会引发严重的社会问题,被歧视人群中的聪明人如果才华没有正当之处可使、便会将聪明才智用在给社会制造麻烦上。

虽然各种历史原因使得黑人当中思想家和科学家比例不高,但黑人实际上对现代社会有着重大的贡献。喜欢现代音乐的人大多会喜欢黑人,因为黑人里优秀音乐家极多,事实上,没有黑人,就没有现代流行音乐,西方第一个流行音乐乐队甲壳虫乐队正是受黑人音乐影响才产生的,这是甲壳虫乐队主唱列侬亲口讲的话。黑人能够首先在原本完全由白人主导的国家取得一定的政治成功,也为所有其他非白人在西方国家争取平等地位开启了道路。黑人还有许多其他优点,比如他们的外向情商大多比我们中国人高(主要指理解他人、感染他人方面的情商),语言能力和表达能力强,等等,而我们东亚黄人则在自律情商上大多比白人和黑人要高。这种差别不是皮肤颜色造成,而是基因差异分布导致。东亚人是走得离人类起源的非洲大陆最远的族群之一,只能在很小一群人当中繁衍,有点像是近亲结婚,使得我们的基因群被局限在一个很窄的范围内,人与人之间同质性高,某种特定类型的人比例很大。相比之下,黑人之间的基因差异分布极广,使得他们当中什么样的人都有,白人的基因差异分布则介于黑人与东亚人之间。因此,用此黑人的行为去评判彼黑人是最不靠谱的,此黑人与彼黑人的差异有可能是处在人类差异分布图的两个极端。而东亚人虽然相对同质,人与人之间差异仍然可以很大,一家人里所持政治观点处于两极的现象在现实中并不少见,所以,以外貌或出身等条件将人归类绝对不靠谱。如今,我看美国电视,越来越喜欢看有黑人和其他非白人出现的节目,越来越受不了清一色全是白人的节目,这可以说奥巴马时代和川普时代给我留下的印记。

值得提醒人们注意的一点是,批评美国种族歧视的不光彩历史,并不等于否定美国的伟大,美国之所以伟大的原因之一,恰恰在于拥有自我批评和自我改进的能力。虽然美国有着漫长黑暗的种族歧视历史,但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开始了纠正这一错误的疗程,尤其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平权法的通过和实施,可以说使美国在解决种族平等问题上走在了西方国家的前列。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既代表着美国种族平等进步达到了一个重要的里程碑,也象征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启。以美国所具有的西方世界领袖地位,美国的种族平等进步给许多其他西方国家树立了榜样,可以说,今天非白人,包括华人,在其他西方国家地位的提高都得益于美国的榜样作用。记得二十多年前,我遇到过一些从欧洲辗转移民来美国的中国人,他们认为欧洲不可能成为中国人的家,因为当地人会时时当面提醒你:中国人不属于这里。今天,这样的故事似乎不再听得到(我现在与中国新来的年轻人几乎没有接触机会,但至少在中文网上没有听到),这或许表明欧洲国家的人至少在表面上对华人更友好了,而这种转变与美国的平权运动和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直接相关,这就是黑人给华人和世界带来的贡献。奥巴马的成功甚至对非洲大陆的未来发展都可能具有极其重要的正面意义,人是需要有学习的榜样的。白人给华人及世界带来的最重要贡献是提出了普世价值理念,更具体地讲,这一贡献与其说是来自白人,不如更确切地说是来自白左。相比之下,我们华人又为世人做过什么贡献?除了台湾人外,我们大多数华人连给华人的贡献都没什么值得可提的。当然,我这样说不是为了要让华人自形惭秽,而是提醒人们认清自己今天所能享受到权利的来源,学会支持对自己有利的人,而不是去帮助会损害自己的人、去替会卖自己的人数钱。如果说今天移民到西方国家的华人大多可以过上中产阶级生活,那最多也就值得庆幸而已,没什么值得骄傲的,我们能过上幸福生活,需要感谢许多其他民族优秀之人的不懈奋斗、为我们创造了一个更良好的生存环境。

同时,说美国的种族平等有进步,不等于说不存在问题了,这种进步更不是美国人万众一心得来的,至今仍然有相当比例的美国白人痛恨这样的进步,成天梦想着退回到他们口中那个所谓的“我们的美国”,那个非白人不算美国人的美国。种族歧视是一种天生的人性之恶,克服起来不那么容易,也许人类社会永远无法完全消除这一问题,但是,我们应该坚持揭露恶的真相,让种族歧视受到进一步的谴责和限制,让种族平等成为更名副其实的现实。

我还想要说的是,尽管许多美国白人让我失望,我仍然爱美国,我知道,美国有很多在乎是非对错、追求普世价值理想的人,这样的人当中有白人、有黑人、有亚裔人(包括东亚黄种人和印度人等)、有拉美人,我愿意支持这样的美国人、成为这样的美国人当中的一员,为美国渡过宪政和民主危机难关尽我一份微薄的努力,使美国成为更好的国家。

最后,让我摘引本文所评文章的精彩结语,来结束我对该文的评论吧:

了解这些历史绝非轻松,我为我的国家曾经有这样的历史而难过,为我们的黑人同胞而不平。了解这些历史是我们选择美国价值的动力,也是我们每一个美国公民应该承担的历史责任,尽一切可能去促进改变这种不平等,去消除种族歧视的土壤,因为历史告诉了我们这一制度是多么邪恶。美国国家的历史我们不能选择性的继承,我们没有这个权利。改变残酷种族歧视的历史造成的恶果是人类道德的要求,是美国国家道德和责任的要求。” ——赵明

作者投稿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1.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