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樂觀派對:台灣並不焦慮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樂觀派對:台灣並不焦慮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129
Topic starter  

台灣並不焦慮

樂觀派對

2020.08.22


台海上空已經是經常性地有大陸、台灣與美國的軍機在飛來飛去了。美國要舉行環太平洋軍演,中國也在台海周邊與大陸的內海舉行軍演。兩大軍事強權在互秀肌肉,但地點包括了台海的上空與台灣的周邊。台灣人怕嗎?

我的感覺是一點也不。因為我感受不到台灣人的焦慮。無論是在偏藍還是偏綠的電視媒體裡,或在同學的網路群組裡,我都沒有台灣人焦慮的感受。倒是在美國的我有些焦慮。也許,正是因為我在美國吧!

在美國愈久,就會對美國愈了解,無論是文化、政治還是歷史。所以我不覺得自己的焦慮只是無中生有,自己嚇自己。我喜歡美國的多元文化,認同美國立國的精神價值,也就是自由、民主與平等。但多年的觀察與了解告訴我,美國的立國精神已經在逐漸瓦解與崩壞。

我當然不想要它崩壞。但不只是我有這種感覺,而是許多美國人都感到如此。最近幾年結交的一位白人朋友丹尼爾就曾告訴過我:「布魯斯,讓我告訴你吧。美國是回不去了!」他是一位已退休的紐約警察,快八十歲,算是我的忘年之交。我知道他一點也不「反美」。但我確知這是他的肺腑之言。對於美國,丹尼爾當然是要比我了解得多了。

人間許多事的發生與發展,不一定就是誰的錯,而是在各種因緣之下就是如此。艾森豪總統當初所憂慮的「軍工複合體」怪獸,已經在美國發生了。而且發揮了所有的能量。公關公司在美國,也幾乎已經成了一種「新興產業」,而成為美國財力與權力的交換中心,正如紐約的證券交易所一樣。全世界的各國政府也都在運用它們的資源,希望透過公關公司而在美利堅得到它們「利益的最大」。更荒謬的,是美國的政要與議員們也都常會運用手中的權力,而在外國獲取利益。多少美國政要的兒女們都持有外國公司的「乾股」⋯。而我所真正憂心的,應是人類價值的失落。

因為美國算是二戰以後的世界領袖。當今世界的流行文化 (pop culture) 也幾乎可以說就是美國文化。美國如果走上價值的失落,對全世界的影響當然會是很大的。

常有朋友誤以為我的「批美」是站在了極權統治的一邊,也就是說我站錯了隊。也有人批評我是無視於台灣正需要美國的「保護」。我就回答我的批美其實是對美國的忠誠,也是對全人類的關心與愛護,包括在台灣的中華民國。美國為了滿足自己軍工複合體(就是軍火商,包括波音、洛克希德馬丁⋯)的需要,就在全世界販售各種規模的殺傷性武器。甚至有在交戰國雙方都「獲利」的紀錄。美國自己也時不時地發動其實完全沒有必要的戰爭,而完全無視數以萬計他國百姓的苦痛⋯⋯

美國的這種「獲利」如以佛家的立場來看,正是八正道裡的「不正命」——— 不正當的營生手段。這當然是造下惡業(不正業),也就會有惡報。美國人如果不能有對自己國家這些所做所為的「集體如實覺知」,我們的世界將永無和平之日。

所以無論美國的政客今天如何慷慨激昂地巧言「反共」,我都不會認同與相信。因為我深知任何社會真正反共的作為,應是謀求自己社會裡平頭百姓們經濟生活的平等,而不是如美國目前這般日益惡化的分配極度不均。當美國自己沒有全民健康保險,當許多家庭的父母都必須打兩份工,才能勉強維持基本生活與開銷時,我就會說美國政客們的反共會讓我覺得「恬不知恥」。因為正是他們的所做,在把美國一步一步地推向美國人懼怕的「共產深淵」。我當然憂心美國會如老友丹尼爾所說的———已經是回天乏術,而「回不去」那個全世界人民都希望有美國夢的時代了。

對於台灣,我倒是不大憂慮。台灣不過是有自己的精神價值,而在努力對其維護而已。所以我對台灣購買美國武器並沒有太多意見,也不忍因此就批評民進黨政府。我不擔心蔡英文會做出非理性的出格動作,而去主動改變台海的平衡均勢 (equilibrium)。

但對最近聽聞關於民運人士的一些事,我深深不以為然。如王丹曾於2017年公開表示對民進黨很失望,指出台獨必須流血,並以為民進黨的台獨只是在打嘴砲。這個論述若依我來看,就是他未能「如實覺觀」台海局勢的現象。我不覺得台灣人怕死而不敢流血,正如我不覺得台灣很焦慮一樣。我相信台灣無論是誰當總統,基本上都會是理性的。倒是王丹的這種言論讓我感覺他很焦慮。最近他在加州尼克森圖書館附和美國政客的事,也是另外一例。

我當然支持中國走向民主,也尊敬所有民運先輩們的貢獻。但我反對因為支持中國走向民主就看不見事實,而無視於美國與世界真實的現況。美國的軍火商才是當前世界和平的最大威脅,因為它們透過公關公司的運作(lobby)與整體的公關產業鏈(包括廣告與媒體),而在暗裡操縱美國的方向。美國的國會是很「民主」,但同時也就是全球各大財團與政治勢力的競技角力場。而角力的結果,常常會是製作出各種傷害自身與全世界的荒謬決策。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一件事,即美國大兵在每一次海外戰爭結束以後,回國的自殺總人數會超過該戰爭的陣亡總人數。這難道不值得所有的美國人反省與深思嗎?是誰把這些美利堅的孩子送上戰場,甚至在戰爭結束以後還受到身心的摧殘?又是誰在一次又一次的勝利裡得到利益呢?

我從1996年李登輝競選總統時就開始提倡合乎佛法中道的政治觀,希望能化解台海兩岸的劍拔弩張。但佛法的中道,是必須建立在「如實觀」的基礎之上。今天的台灣並不焦慮,我很高興。但我要嚴詞批評部份民運人士的「不如實觀」,也就是為了反共而無視於事實,去和美國政客與任何的利益團體拉幫結派。這無助於世界和平,也無助於中國走向民主。只會加深台海兩岸與全世界意識形態的對立。

本文的目的不是在支持或反對任何政體或政黨,而是幫助人類看清事實,依此走出合乎事實的中道。我希望台海兩岸的人民都能了解目前的美國,不大可能帶領人類走向和平。因為美國受限於既存的政經體制與利益分配,而會使其內裡仍存在的核心價值無法得到彰顯,尤其是其外交的部份。所以兩岸的中國人民只能靠自己。

而對目前的台海局勢,我把它看成一種對中華文化到底有幾斤幾兩的「智慧測試期」。中國人到底能不能在矛盾與對立之中超越一切的引誘與挑唆,而仍然能有和平與理智,正在考驗與挑戰每一個華人的心靈。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