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世界论坛

<- 社交登陆。【论坛使用帮助】
kimartham:佛教经典中的真经、...
 
Notifications
Clear all

kimartham:佛教经典中的真经、伪经、疑经


Many
 Many
(@many)
Illustrious Member Admin
已加入: 4年 前
帖子: 7356
Topic starter  

佛教经典中的真经、伪经、疑经

 
 

写在之前:看到很多人都在问这个问题,关于真伪经这个问题我已经想通了。很多学者在研究佛经时是不带宗教情感的,不管真伪经都是客观存在,只要和自己的研究方向有关联,他们就会去研究。历史上曾是贬义词的小乘,现在仍旧被使用,只是为了讨论方便而已,说的人不一定是带有歧视态度。伪经也一样,现在都是中性词。说一部经是伪经或是疑经,只能说明它没有对应梵本很可能来源于中国,这些伪经疑经的作者未知。现在的学者把伪经或是疑经当成是中国人学习数量庞大的翻译经典并结合自身修行经验所进行的消化理解和总结,认可其中蕴含的丰富价值,也很看重对后世影响深远的《楞严经》,《圆觉经》等。我在读书时,也不是完全认同这些学者的观点,但还是很感激他们,做的工作很有价值,省掉不少自己去总结概括提炼的精力。能做这样工作的人,都是肯下苦功读书又聪明过人的,他们的观点即使错了也不要去责备,总会有后来者拿出证据理由来反驳,只有这样学术才能一直繁荣发展下去,最终受益的是我们每一个人。

佛教是实践的宗教,要求的是实修实证,而不是对着经文照本宣科。佛陀在世也是随机说法,再加上后世不同佛弟子编纂时可能出现的主观添加删减,也就出现了佛经里互相矛盾的现象。对于我自己而言,只要是对自己有帮助的,我都会去学都会去看。先放下这个真伪经的偏见,试着能悟多少是多少。就好比是在学校学习,分发下来一堆的参考资料和练习题,如果只是浪费时间在犹豫哪本真哪本假,不去读不去练,考试一样会挂。等你全看下来习题也全写了,该背的都背了,等过了考试别人问你怎么学的,你也会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真是无法可得,应修一切善法不是吗?路都是自己走过来的,没有人能代替自己去走,也只有自己能明白了。即使一时半会理解错了也没有关系,只要还是在路上,那么会犯错就是必然的,一直努力下去总会改正过来的。如果连犯错都害怕不敢去尝试,一直在犹豫,那么何时才能悟呢?大不了就是多倒霉几次受一点苦和惩罚,真正的修行人都是很坚强的,这点小风小浪吓不倒他们,我又为何要畏惧?倒是那些嘴巴不愿意放干净的,真的要想想,你说给别人听的话,放到你自己身上承受得了吗?有没有意识到,其实那都是在说自己?这种信息只会跟着你。而被骂被轻贱的,就会因为你的侮辱少掉一分罪业多一分福报,好自为之。所有的评论我都不会删,尽管来秀智商上限吧。

本来这些都是废话不想说,就是怕有些人连这些废话都没想明白,所以才啰嗦的。

 

下面是正文:

在中国,由印度、中亚地区的原典翻译而来的佛典被称为“真经”,而不是翻译经典却假托成翻译经典,被称为“伪经”或是“疑经”,或者称“中国撰述经典”。为了整理数量庞大的汉译经典,中国人制作了“经录”。最早的经录,是道安法师的《综理众经目录》(简称“道安录”,364年)。道安法师为了使法藏长存,把当时能搜集到的翻译经典都搜集来,并且记录了经典的来历,思想内容,翻译所用的词语和风格。据说收录有639部886卷。但是已经失传了。现存的目录有:

1 梁、僧祐 《出三藏记集》15卷 502年-515年

2 隋、法经等 《众经目录》7卷 593年

3 隋、彦琮 《众经目录》5卷 602年

4 隋、费长房 《历代三宝记》15卷 597年

5 唐、静泰 《众经目录》5卷 666年

6 唐、道宣 《大唐内典录》10卷 664年

7 唐、靖迈 《古今译经图记》4卷 664-686年

8 唐、明佺等 《大周刊定众经目录》15卷 695年

9 唐、智升 《开元释教录》20卷 730年

10 唐、圆照 《贞元新定释教目录》30卷 800年

除此之外,现存的还有元代庆吉祥(1285)等的《至元法宝勘同综录》10卷,北宋经录的残缺本。经录有按翻译年代顺序记录的(代录7),也有按大小乘经律论进行分门别类的(入藏目录2,4),根据某个寺院现存佛典进行目录化的(藏经目录3,5),把这些进行综合的(综合目录6,8,9,10)。其中僧祐录是现存最古老的经录,继承了道安录可信度较高。智升录是完成性最好的综合目录,收录1076部5048卷的佛典。所收录的佛典被收进大藏经。所以有“五千四十八卷”“五千余卷”这样的“大藏经”代名词。

 

佛典的集成被称为“众经”“一切经”“大藏经”,在隋朝的敕命下逐渐变得完备。上文的2,4,8,9,10就是敕撰大藏经的入藏目录。把新译出的佛典加入敕撰大藏经,被称为“入藏”。在中国制作的疑经、伪经不能够入藏。中国诸宗派的著作,唐代为止也是不能被入藏的。大藏经在唐代是作为写本(写经),也就是手抄本流传。宋代以后是木版,活版,也就是印刷的刊本(刻经)。在中国刊行的大藏经主要有以下:

 

1 北宋、开宝藏 (敕版,蜀版) 971-983年

2 北宋、崇宁藏 (福州本,东禅寺版,宋版) 1080-1112年

3 北宋、毗庐藏 (福州本,开元寺版,宋版) 1112-1151年

4 南宋、思溪藏 (湖州本,圆觉寺版,宋版) 北宋末-南宋初

5 南宋、碛砂藏 (苏州本,延圣院版,宋版) 1216-1234年

6 辽、契丹藏(丹本) 916-1125年

7 金、金藏(赵城藏) 1149-1178年

8 元、弘法藏 元初

9 元、元官藏 1336年

10 元、普宁藏(杭州本,普宁寺版,元版) 1277-1290年

11 明、洪武南藏 1372-1414年

12 明、永乐南藏 永乐年间

13 明、永乐北藏 1421-1440年

14 明、嘉兴藏(万历版,径山版,楞严寺版,明版) 1589-1676年

15 清、龙藏(乾隆藏) 1735-1738年

16 清、频伽藏 1909-1913年

其中,1,8,9,11,12,13,15是官版,2,3,4,5,10,14,16是民间私版。最初的官版是开宝藏,在蜀地开版也叫蜀版。现在已失传,但被高丽、金国复刻了过去,也算是保存了系统。7就是1的复刻本。1933年在山西省赵城县广胜寺被发现,其中的珍本以《宋藏遗珍》为名刊行。现在的《中华大藏经》就是以此为底本。14的嘉兴藏是在明万历年间的杭州的径山

等地所刻,在嘉兴的楞严寺印行的私版大藏经。日本的黄檗版(铁眼版)就是复刻了它。朝鲜高丽时代(918-1392年)显宗(在位1010-1031)祈愿击退契丹,命令开版大藏经,以宋开宝藏为底本,被称为高丽藏,丽本。1232年蒙古入侵,版木烧毁。到了高宗时期(在位1214-1259)命令开版新大藏经,从1236年到1251年,完成了1524部6558卷大藏经。前者被称为初雕本,后者是再雕本。再雕时,守其等人根据国本、契丹本、宋本等版本进行校正,著有《高丽国新雕大藏经校正别录》。版木现存于海印寺。学者们对此版的高丽藏评价很高,日本的《大正新修大藏经》(大正藏)(全100卷)就是以此为底本。大正藏是在大正13年(1924)-昭和3年(1934),由东京大学高楠顺次郎教授(1866-1945)等人,以近代佛教学的手法为基盘,以宋元明各版为对校本,参考了正仓院圣语藏,东寺,石山寺等藏有的日本国内的年代古老的写经,以及梵语、巴利语的教典,进行详细的校订而完成的。包括了新发现的敦煌写本(古逸部),日本各宗派典籍(续经疏部)(续诸宗部),教典内容的索引,记载调卷异同的勘同目录。虽然也被指出有原文的断句、日本撰述典籍的底本选定等问题,但是大正藏是今日最为广泛流传、使用的大藏经。现在《大正藏》全85卷的电子化已经完成,在网络上免费公开。

 

前面说到伪经、疑经就是被排除在大藏经之外的。道安录中列举了26部30卷的疑经,在智升录中扩充至406部1074卷。这其中有比真经还要流行的,因为经录的编撰者努力排除了这些伪经,所以大部分都没有入藏而散逸了。

但是学者们认为,根据中国人的胃口制作的疑经,是了解当时佛教传播实情的宝贵资料。现在,被认为是翻译经典而入藏的疑经,以及新发现的敦煌古寺的疑经,都被作为研究对象而展开研究中。

这些疑经中,有些是收集了梵本和汉译佛典的教义,有些是改变了经典内容而主张作者自己的思想,有些是只是借着经典的外皮内容十分荒唐无稽,有些是结合民间信仰或是源自道教。伪作的程度和内容各个不一。

在中国流行的主要疑经有:

1、和中国的传统思想相关的。宣说释尊、老子、孔子等人关系的《老子化胡经》(西晋)《清净法行经》(东晋),主张孝道的《盂兰盆经》(梁)《父母恩重经》(唐)。特别是《盂兰盆经》,以目连救济堕入饿鬼道母亲这个故事宣扬孝道,非常受欢迎。在梁代,盂兰盆会成为一年一度的节日,目连救母也被作为各种艺术的题材。

2、和佛教的实践相关的。宣说三皈五戒、斋戒修善的《提谓波利经》《宝车经》《净土三昧经》(都是北魏时期),宣说忏悔灭罪的仪式的《灌顶经》(刘宋)《大通方广经》(梁陈)《占察善恶业报经》(隋)《佛名经》(唐),宣说观音信仰的《高王观世音经》(北魏以后)《观世音三昧经》(梁陈)等等。

3、被佛教教团重用的。宣说小乘佛教的道德《四十二章经》(宋齐、内容被改成大乘的别本在唐代成立),宣说极速成佛的《无量义经》(刘宋),宣说禅定的《最妙胜定经》(梁),宣说菩萨戒的《梵网经》《菩萨璎珞本业经》(刘宋以后)等等。以及关于如来藏思想的《法王经》《圆觉经》《大佛顶首楞严经》《释摩诃衍论》等等。

4、其它的。宣说护国思想的《仁王般若经》,宣说像法时代的《像法决疑经》(6世纪后半),宣说大乘教义的《法句经》(7世纪前半,法求译的是别本)《金刚三昧经》(7世纪后半),宣说大乘顿悟的禅法《禅门经》等等。

 

伪经不仅出现在中土汉地,在日本,朝鲜,西藏,越南,西域等地也存在。有本地区制作流传的,也有中国僧俗编纂后流传开来的。我们以为伪经只是外国学者的定义,殊不知伪经是中国人自己造出来的概念,外国学者不过是沿用至今。中国的经录编纂者们对伪经深恶痛绝,认为真经就是翻译经典。的确在他们的时代,就出现了一定数量的伪经粗制滥造,混淆视听。以今天的眼光来看,伪经之中也有不少质量上乘之作,甚至不比印度本土经典逊色。有许多伪经即使不被入藏,至今广为流传,显示出惊人的生命力,而有些入藏的伪经,对中国佛教发展影响重大,是否是翻译经典仍然存疑。例如《大乘起信论》是对隋唐佛教影响最大的一部论著。但很多近代学者都考证是中土佛徒所撰。据道宣《续高僧传卷五玄奘传》所说,玄奘法师由唐入印,留印求学多年,印度僧人不知有此经,玄奘据中文本而予以梵译,以示印度众僧。唐武则天时,于阗国的实叉难陀又持梵本《大乘起信论》来华,在大周圣历三年译出,此梵本很可能就是玄奘所译。然而实叉难陀所译的《新译大乘起信论》增为二卷,文意也有出入,可以说明印度僧徒后来有所增添改造。

 

但这里需要注意的是,假如把伪经当成中国撰述经典,则会造成混淆,例如《六祖坛经》也是中国撰述经典,但并非借着佛的名义,伪装成翻译经典。大部分的伪经作者未知,但确有部分伪经标明撰者,例如僧祐新集的疑经中有八部明示了撰者之名(见相关论文)。伪经的数量庞大,质量参差不齐,不能一言以概之。这里只能粗略介绍一二。

 

制作伪经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几点:

1、道教徒贬低佛教。例如《老子化胡经》宣称释迦是老子的弟子。而佛教徒为了对抗制作出《老子大权菩萨经》,声称老子是佛陀弟子。这里面涉及到的背景是唐朝时期的佛道之争。

2、迎合民众需求。重视现世利益、消灾延寿等。

3、政治意图。例如武则天与《大云经》。

4、强调特定教义,僧团教学用途。

5、鼓吹迷信、魅神者的神秘性作品。

6、批判时政,以预言的形式抵抗王权。

7、加入儒道思想成分,以调和儒道二教。

 

再来谈所谓的真经,也就是翻译经典。例如《法华经》,现存的版本有:纪元后三世纪的竺法护译本,五世纪的鸠摩罗什译本,吉尔吉特出土的大约在六到八世纪之间梵语写本,喀什出土的九到十世纪的梵语写本,十二世纪的尼泊尔所传承的梵语写本,九世纪左右的藏译,有书写记录的十八、十九世纪的东南亚巴利语文本等等。客观起见,这些版本是在研究时都必须考察到的。由此说明即使是真经也没有一个权威的版本。如果要综合这些版本来制作一个正统权威的版本,那么问题就来了,这会变成原本不存在的全新版本。一部真经流传至今,中间至少要经过数十人甚至数百人的加工,已经不能保证是释迦摩尼的本意,再加上翻译过后语言所产生的歧义和理解偏差,可想而知。也不能认定年代越久远就越接近释迦摩尼本意,这是个常见的思维误区。释迦摩尼生前并未留下任何文字记录,只是口授。所有的文字记录都是后世佛弟子所编撰的。如果过分崇拜真经,认为真经上的文字就是绝对真理,那么和古印度的婆罗门有什么区别?他们就认为吠陀经上的语言是神说的绝对不变的真理,释迦摩尼是非常反对他们的。

 

近年来的动向:1992年美国的Jan Nattier发表说《般若心经》是在中国撰述的疑经,表示是玄奘参考了鸠摩罗什译的《摩诃般若波罗蜜经》等总结成《般若心经》,再翻译成梵语。针对此说,福井文雅、原田和宗等进行了反驳。(参考:The Heart Sūtra: A Chinese Apocryphal Text?「般若心経の研究史ー現今の問題点」「梵文『小本·般若心経』和訳」)

 

发布于 2019-03-26
 
 
 
 
 
  •  

引用
Share:

【声明】:禅世界论坛尊重言论自由,任何人可讨论佛学、政经、生活和科技等话题。在言论发表前请根据常识和法规自审。论坛管理员和版主有权删除任何不当内容。使用本论坛即表示接受【禅世界论坛规则】【论坛使用帮助】。 【禅世界免责声明】


【Chanworld.org】2017.06.06-2020.04.30-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