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佛教内的伪自由主义!

佛教内的伪自由主义!

苟嘉陵

2021.07.10


近来听闻法友提到:「佛说的圣言量经得起考验吗?」我就以为有需要予以澄清,否则有可能会影响到不少人的修行。

因为圣言量只是指圣者因对法有所见,而表达出来的见地,并非指一种绝对真理。佛法的基础是缘起,并不存在放诸四海皆准的绝对真理。所以圣言量或正教量只是见法者的见地。但这个见地对学法者来说,是非常重要的,因它是闻思修三慧学里闻慧的基础。若因为有一个「圣」字,就把圣言量视为封建迷信,就是彻底误会了。

不少人对圣这个字有反感,以为它不合缘起法义。但这是一种误解。因为圣者是相对于凡夫而说的,并非一种绝对。一个人如果以为自己在智慧上犹有不足而欣慕智慧比较圆满的人,不但很正常,而且正是修行的起点。所以修行人如具备了「有凡有圣」的认知,这和「有因有果」一样,都是缘起正见。

因为正见是对生命的一种合理看法———明白它是可以由不解脱到解脱,也就是可以超凡入圣,或转凡成圣。一个人若明白自己犹有不足,仍是「有苦」的凡夫,正是有自觉,有智慧的表现。这才是四谛法(苦集灭道)里「知苦」的意义。就是菩萨道的修行也同样讲究行者应清楚明白若和佛陀比起来,自己什么地方仍「有所不知,有所不足。」

最怕的是一些不通者读了几本禅书,就以达摩祖师见梁武帝时所说的「廓然无圣」自居起来,而以第一义谛来不苟同于圣言量存在的事实。这就是修学佛法的第一大忌了!

中国人说「登高必自卑,行远必由迩」,就是在说做任何事都应实事求是。人如果连自己和修行有成就者「有所不同」都不知道,却还要用第一义谛来批判这批判那,我也就只能保持沉默了。但这当然是不通已极的情形。

「圣」只是人的观念。它不只存在于佛教与一般宗教里,就连非宗教的儒家也是一样。它只是在描述「修行有成」的人,并没有要人盲目崇拜。《金刚经》在大乘佛教里算是第一义谛的经典,也提到了圣 — 一切贤圣以无为法而有差别。可见就算是第一义谛,也没有否定贤圣。

网路上可以搜寻到研究印顺法师思想的人,曾总结他对圣言量的看法。他指出导师曾在《中观今论》的「中道之方法论」里,谈过「三量」(圣言量,比量与现量)。即「亲近善士、听闻正法」乃依照至教量教法正闻薰习,听闻后深观思维(如理作意),进而确切地实践体证(法随法行)。这就是分别对应了圣言量、比量和现量,以及教证(文证/经证)、理证及现证的三个向度。

我以为这个看法很合理,很如法,也很中道。

近来有人以为不信一切宗教就是自由主义。我没有去和这种看法辩论,虽然我并不同意。

但在佛教内如果出现了「接受贤圣的存在,就是违反了第一义谛」的说法,我就不可不言了。因为那是修行的邪见,也是不通已极之论。

 

作者投稿禅世界。【免责声明】


【版权协议】【免责声明】【隐私条款】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