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五四的佛学随想

五四的佛学随想

梅塔

2020.05.04

【关键词】五四、民主、科学、自由和佛教现代化。


”五四“是现代中国人熟悉的一个名词和象征。狭义的”五四运动“发生于1919年5月4日的中华民国北洋政府治下的首都北京,是一场以青年学生为主的学生运动,参与者还包括广大市民和工商人士等,是一次以示威游行、请愿、罢课、罢工和暴力对抗政府等多形式的行动。起因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举行的巴黎和会中,中日虽然同为战胜国,但列强将战败国德国在山东的权益转让给日本,即山东问题。有一部分国人极度不满当时北洋政府未能捍卫国家利益,从而上街以游行表达。五四最著名的口号是“外争主权(对抗列强侵权),内除国贼(惩处媚日官员)”。广义的五四运动则是指自1915年中日签订《对华二十一条要求》到1926年北伐战争这段时间,中国知识界和青年学生反思及批判中国传统文化,高扬德先生和赛先生 (即民主和科学),探索强国之路的新文化运动的继续和发展。

五四运动本身是复杂的。思想文化界欢迎德先生、赛先生,是因为有识之士看到了中国几千年的专制制度和全民的低下科学文化水平,是导致近代中国衰弱和被列强欺侮的主要因素。西方思想在晚清尤其甲午战争之后大量传入中国并影响年轻一代,而在民国初年这种影响随着《新青年》等刊物的发展以及白话文运动的推广,反抗传统权威的思想影响了新学学生以及一般市民。然而在这场运动中,代表人道和人本主义的自由女士 (Lady Liberty) 却被极大地忽视,而她原本必须存在于真正的民主当中。其结果之一,新一代意识形态,即马克思主义和列宁主义被被引入中国并站稳脚跟,随后在中国历次内战中星火燎原,先后摧毁了具有现代国家体制的北洋政府和国民政府,最终建立了以“无产阶级人民民主专政”为核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已经证明,没有自由的所谓“民主”必然导致形形色色的强权和专制,如上世纪三十年代在中国江西中华苏维埃的“割据民主”和大陆文革等时期的无产阶级专政的“大民主”,中国之外的北朝鲜民主和刚果民主等“民主共和国”笑话。五四运动固然对中国新文化有开创和提升,可是五四运动的严重思想缺陷,即个人自由的缺乏和无法保障,却导致了中国现代进程中的诸多惨剧,影响至今,正是我们要好好反思的。

于是在五四这个特殊的日子自然想到佛教现代化的问题。佛教现代化是一场佛教的“文艺复兴”,是针对传统佛教种种问题的一场面向现代佛法修学之人的革命。传统佛教历经几千年,宗派林立,思想分歧,经论落后,佛陀的核心教义得不到阐扬,整个传统佛教缺乏活力和精进。因此,一场除弊布新的佛教振兴运动是很多同修所期望的。是的,五四运动所称扬的民主和科学可以引入佛教现代化运动,让某些佛教徒们放弃大师崇拜、教主崇拜,让佛教体制回归老师和学生教学相长的民主架构,涤除神话、迷信、非理性和反人类等与佛陀核心教义背离的佛教形制和广泛内容。在这个基础上,更重要的是让每个修行人成为“以自己为岛洲”、不为佛教宗派所束缚的、能自由选择适合自己修行方法的人,让修行人远离在某些佛教宗派法门里的恫吓、钳制和压迫,让修行人坚实精进地走在导向觉悟清净的道路上,获得自由自在的喜悦,在佛教现代化的运动中关怀自己和他人,人人努力,最终建立一个具有自由、平等和博爱精神的适应现代社会的新佛教。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