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对自己所作过三大批评的反思

对自己所作过三大批评的反思

苟嘉陵

2018-11-23

般若广场本月探讨佛法修行人可否批评他人。这令我反思自己往昔所作过的一切批评。我深切诚恳地问自己:「我是在用批评他人来彰显、抬高自我吗?」想想还是先不要太快地妄下结论,还是一件件地做个反省为佳。无论如何,我都不排除自己也许犯错的可能性。如果错了,还希望诸善知识慈悲指出,让我能有机会改正。

我此生所作大的批评有三。第一是对达赖喇嘛没有公开指出年轻喇嘛自焚行为的不当,我作了批评。第二是批评慈济没有对「顶新黑心油事件」表达立场。第三则是批评中台禅寺的出家人领袖为前总统马英九竞选站台,公然拿起一个马型雕塑,领导大家高呼「马到成功」。

我想至今我对达赖喇嘛的这个批评,仍然是存在的,虽然我也听佛友说他曾私下表示自焚不合佛法,也算起到了引导后学的作用。但达赖作为藏传佛教的精神领袖,在西方已经有了人类精神导师的地位,那为何不能对这层极为重要的佛教法义表达清楚的看法与立场?佛法根本五戒的第一戒,是戒杀,也就是不用暴力。杀别人是犯戒,杀自己也是。年轻喇嘛因任何原因而自杀,这当然是违反佛法的,是没有把修行放在第一位的表现。佛教的领袖人物没有对此清楚地表达立场,是说不过去的。所以我至今依然维持这个批评,并没有后悔。也希望达赖喇嘛能「克服万难」,去清楚表达这个「自焚不合佛法」的立场。

至于顶新集团的黑心油事件,我对慈济的批评也是依旧不改。顶新所为的不当,当然不是慈济的责任。但顶新的负责人魏应充不只是慈济的大护法,也是捐献金钱的大金主之一,是核心会员。在此种情形下,慈济当然应公开地表达佛法对「正命」,也就是「正当的谋生之道」的看法与立场。否则保持了沉默,就是没有尽到应尽的社会责任,也是没有以法为尊的表现。我从没有希望慈济对顶新集团或任何人做任何谴责,但保持沉默是一种误导。慈济的沉默给我及许多佛友的感觉,是在对这位大师兄「情义相挺」。但这个相挺的态度,我不认同,也以为有需要批评。我以为这种批评可使慈济有机会反思,而为佛教负起更多更高的责任。

至于第三件中台禅寺为竞选人助选的事,我更是不以为然,也以为此乃佛教出家人完全失去宗教师立场的表现。我们先不说近代文明政治思想的发展,已经是确立了所谓「政教分离」的原则,而把宗教师不为候选人公开站台助选视为民主运作的确当。就是在古代的中国,也有「沙门不礼王者」的传统,而把僧人视为比王者更超然的存在。因为出家人所考虑的是人类的心灵。那应是比政治更宏大的领域,是不应因任何原因而被降格的。过去听闻中台禅寺的建筑金碧辉煌,我并不未因此而感觉有何不妥。也有人说中台禅寺颇积极地广纳十方财,甚至到达寺庙经常车水马龙的地步。但我也会以为这可能是要和众生结缘,并未予以批评。但为马英九竞选站台的行为,确实是失去了出家人的身份。我就以为不可不言。也希望日后佛教的出家人不要如此作为。

作为一个佛教徒,我一向恭敬三宝,但绝不为三宝所转。我尊敬所有的出家人,但不会因此就不对出家人讲真话。当我见到一件事不合佛法,我要让当事人知道。不去批评自己所知道不对的事,并非修行人本色。我以为修行人的底线,应是「直心是道场」。见到不对的就应批评。三缄其口不批评,只能说是很「政治」(political)。那是圆滑,不是直心。


佛法的修行与批评

2018-11-23

中国佛教发展到了近代,有些事确实是变得有点似是而非。对批评所持的态度就是其一。不少人几乎是已经把批评视为失德的行为,动辄就说批评者是「造下口业」。但事实上这种思想是对佛法修行精神的误解。因为批评并不是批判,只是由心灵深处对事物忠实地表达看法而已。这种作为与心态并没有违反佛法。而且这种心灵是自由的,也是佛法觉观修行所需要的条件之一。倒是因为「怕得罪人」或「不好意思」而三缄其口的心态,才是觉观修行的障碍。而这种障碍对修行所造成的影响,会是巨大的。

批评不是批判,意味着批评者维持着自己也可能有错的可能性。而佛法修行人则应永不排除自己也可能是有错的可能性。这才是一个开放的心灵,也才是修行应有的态度。而批评的主要目的是把问题放到眼前,没有逃避,故也是合乎四谛的态度。所以修行人不应因为怕可能犯错,就绝不批评。因为批评不是攻击,而是关怀,也是为了使对方能够更好。近代修行人绝不批评他人的想法,以大乘法义来看其实正是「人我山高」。是须要修行人在对「四相」的觉知里朗朗照见的。

本期的般若广场探讨批评与修行的关系,而这个题目本身就是一个批评。但目的仍是由各个不同的角度去帮助大家反思,而能更进一步地了解佛法真正的修行精神。欢迎有兴趣的法友同修一起关注、思维有趣的「佛法的修行与批评」专题。


般若广场首发。

欢迎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