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浅谈进化论与现代人的修行

浅谈进化论与现代人的修行

苟嘉陵

2018.4.16

日前在游泳池的蒸汽房,和一位义大利裔的美国友人聊天。因为那天是耶稣受难日,我就询问了他几个关于耶稣受难的问题,如他最后被钉在十字架上是否是犹太长老们的决定等等。最后因我要为般若广场写有关进化论的文章,就询问他作为一个基督徒的他对进化论真伪的看法。本来以为他会为天主教廷辩护,因为他是虔诚的天主教徒。而天主教廷一直把进化论视为异端,以为人只能是上帝所创造,故不可能是由猿猴演化而来。但这位友人的回答意外地令我刮目相看,因他提出了画龙点睛的看法,再度让我看到佛教思想实在是属于人类的,而不是只在宗教的范围。

他说我也许不知道,达尔文本人其实是个十分虔诚的基督徒。他并不以为发展出进化论的研究与看法,就是对上帝的亵渎。是教廷以为他在亵渎。但如果要回答我问的问题,他说作为基督徒答桉很简单,就是他不知道。而这个不知道,不但没有违背基督徒的立场,反而正是基督徒应有的态度,即基督徒既然接受上帝是全知全能的神而人是很淼小的,那就不应去赞成或反对自己所不知道的事。他把这个问题的答桉交给了上帝。他只管自己是「不知道」就好了,并没有任何问题、矛盾与冲突。是当有些人为了一些「不属于上帝的原因」,逾越了基督徒的立场而硬要去「守卫」什么,才使得矛盾与冲突产生。我当时就觉得他的这个看法其实和我所瞭解的四念处修行很接近。而知道自己「不知道什么」,其实就是智慧。

佛教裡有三界说与六道说,也有轮迴说与了生脱死说。但同时,也有佛陀「一切法无我」与「一切法空」的教说。这就意味着无论是三界、六道还是轮迴,它们都是因缘所生,也都是没有自性的。佛陀本人就说过,自己所说的法不是宇宙知识的全体,而是只和我们人的解脱相关。而且他还曾明确地表示:「我所说法,如爪上泥。我未说法,如大地土。」所以我观佛法并没有和演化论相冲突,而是部份后来的佛教徒自己衍生出来的「佛法」和演化论冲突矛盾而已。我希望大家别忘了佛法的轮迴说和印度教的不同,就在于佛法讲的是「无我的轮迴」。而无我的轮迴就是在指出「存在本身」是无自性的,也是会演化的。初始时一个原始的单细胞,会因种种因缘而演变为恐龙、猿猴,最后甚至会成为人类。这有什么地方不符合缘起法义与一切法空?我看这倒刚好是一个很不错的空义范例。佛教徒如果坚持演化论和佛法有何冲突,恐怕不只是一种误会,而会是一种法执。

其实不只是演化论和佛法没冲突,就是「适者生存」的说法也一样没有冲突。佛法不是也说众生之所以是众生,正是因为不断地拼命追求自我的延续与扩张,也就是缘于贪、瞋、痴?近代有人把适者生存与物竞天择拿来为人类的行为做注脚,说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都是主张强者取代弱者,所以符合自然法则。但这种说法是把科学拿来为人类的行为做注脚,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人若要为自己的行为找理由,是没有什么话说不出来的。宗教战争不是就一向以上帝为名,而行侵略杀戮之事?但我人不可因此就论证上帝是人类问题的根源。同样地,我们也不能以「社会达尔文主义」的胡说八道,就否定了达尔文进化论的科学价值。

佛法的如实观修行立场,应是肯定「认知事实」的价值而尊重科学,而绝不会主张扭曲事实来「圆」自己观念上的法执。有人蓄意用科学来为人类的贪、瞋、痴找理由。但这个问题的根源在人,不在科学。我人当对这些所谓「思想家」的起心动念有所觉知。觉知后,也应对其谬论予以驳斥。但更重要的,是绝不能为了「护卫佛法」而扭曲任何事实。我倒觉得佛法修行人应提醒人类一个新时代裡演化论的觉知,即人类的演化已经把自己放到了一个无法回头的境地———若一直不能超越自己的愚痴,终将被其他宇宙中的存在物种,甚至机器人「物竞天择」。

这话绝非危言耸听。因人类的演化确实已经到了一个地步———有能力透过许多管道进行自我毁灭,却无法充分约束自己的行为,包括不断的战争、核武与对生存环境的大规模破坏。现代的佛法修行人对进化论应有的觉知,应是人类如果再不能面对与克服自己的愚痴,终将会走上毁灭之路。再不然就是被外星人或「机器人」所取代,也就是会被淘汰。因为「适者生存」。

刚过世的物理科学家霍金,就有这个看法。当初的天主教廷因护卫伊甸园裡关于人类起源的述说,就抨击进化论。但事实上这反而造成更多的人不信上帝,也形成现代人心灵空虚的原因之一。我以为这是教廷之过。现代的佛法修行人如果再为了护卫「有我的轮迴」就否认生物的演化,又岂能算是正知正见?

我个人因修习四念处,故深知如实观的意义。我绝不会为了让自己感觉「比较舒服」,就坚持人类的前身绝非猿猴。


首发于般若广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