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会:最难修行是中道

最难修行是中道

山海会

November 16th, 21:50

我想我很能了解为什么台湾的慈济功德会,会不主张会员公开表达对台湾政治的看法。因为台湾的政治生态要能走上佛法讲的中道,可以说是非常困难。理论上说,佛教徒的确是应关心政治。因为不关心政治的结果,是终有一天会被政治关切。而这个代价,是所有人都不希望付出的。但在台湾,从政者想要走中道,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一个人一旦走中道,偏向蓝营的人就会视你为骨子裡希望台独,而偏向绿营的人,就会把你看成中共的走狗,「不爱台湾」。而这个罪名一旦坐实,恐怕就算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既然说不清,那就还不如不说。我想这大概就是台湾不少佛友的心态。

但儘管如此,我还是大力主张台湾的佛友应发挥出佛法的「如是力」,而在台湾使佛法中道的智慧形成一股力量。如果成功,不但能使台湾走出长期蓝绿对立的政治僵局,也能转动更大的法轮而使整体中国得到提昇。如能这样,就会是佛法裡讲的自利利他,也就是时下所谓的「双赢」。不只是台湾的蓝营与绿营双赢,也会是大陆与台湾的双赢。但对所有这些期盼的落实,需要台湾的佛友能普遍具有佛法中道修行的素养与智慧。下面就让我再次详细讨论佛法修行的中道。看看到底要如何修,才能在政治上发挥出它的力量与作用。

中道在最早期佛法的论述裡,是释迦佛发现苦行和享乐主义一样,都不是通达正觉之路。所以苦行和享乐主义,就是佛法修行裡的「二边」,都是修行人应超越而远离的。也正因有此错误的二边,才会有所谓的中道。也就是基于对四谛法义的了解,而有的觉知苦与苦因的修行。基于这个了解,我们就能知道所谓的中道,并不是一样固定在那裡的路。而是基于对各人生命裡「苦」的如实了知,而为修行人所照见,而且能让自己的苦止息的方法。故中道的前提,是对真相如实了知。否则谈不上对问题短期的改善,与长期的解决。而对任何问题真相的如实了知,就是佛法觉观修行的主题———智慧。

所以真正了解佛法修行裡中道法义的人,不会在三界之中追求任何绝对的解脱境界,无论那个境界是叫涅槃,还是叫究竟清淨的「本来面目」。修行人只要有对它们的依赖与染着,就不是中道。因为无论是享乐主义还是苦行,本质上都是一种心灵的染着,也都已经为佛陀指出不能到达解脱。大乘教裡有句「法无定法」的话头,意思就是在阐述所谓的中道,不是固定的形式主义,也不是制式的标准答桉。佛说四念处的觉观修行之所以重要,就是因为修行人如果没有能如实了知自己生命中真实的情形,要能做到「见苦因」而超越、放下,确是很难。所以中道修行最主要的觉知,应就是「若没有如实观,就没有中道。」

其实不只是个人的解脱,必须要有如实观的中道智慧。事实上世间任何大大小小的问题,都有中道。这也就是何以佛法可以被运用在日常生活上。而且对世间相的如实观不只是不能自欺,不可有偏见,而且是必须要能见到事物的来龙去脉,也就是见到「如是相」的全貌。

例如美国,明明有相当多的人有精神疾病。让他们拥有枪枝,当然会对社会构成危害。但美国人普遍地把拥有枪枝视为人的「基本人权」,而不愿正视美国社会裡精神疾病的严重程度。事实上这就是自欺。美国人常以宪法修正桉维护人的拥枪权,就误以为这应是所有人的神圣基本人权,不可侵犯。而这种看法若以觉观来看,就是执着与偏见。而当一个社会自欺与偏见的执着非常严重时,无论这个社会有多「开放」,政治有多「民主」,精神病患滥用枪枝且滥杀无辜的「苦」,就会无法得到「苦灭」。除非美国人能提昇自己如实观的中道智慧,而远离了这个自欺与偏见,否则诸如赌城滥杀与最近的德州教堂滥等事件,将一遍又一遍地「轮迴」发生。

佛法所能提供的帮助,并不是要美国人去推翻宪法修正桉,而是要美国人如实看见新时代裡精神疾病严重与普遍的程度。若能看见了这个事实,美国人自然会明白作如何的调整,才可使得滥杀的不安全在美国得到改善。但如果美国人尚无法提昇自己的觉知而远离自欺与偏见,要大谈美国能走上「国土安全」的中道,可以说是白日做梦。而美国的佛法修行人,当然应帮助美国社会觉知这些美国社会的真实情形———美国存在的实相。

而台湾民众若能看见美国的自欺与偏见,理论上应该也就不会看不见存在于台湾政坛的自欺与偏见。而佛法修行人在台湾的政治参与上所应做的,当然也是提昇台湾整体社会不自欺的中道智慧。

台湾在政治上面对的是中国的崛起,这件事大家都知道。但问题的解决,能够靠自欺达到吗?民进党执政以来从头到尾的「去中国化」,就是自欺。好像自己摀住了耳朵,就以为全世界都听不见。这种动作在基本心态上,就已经是一种懦弱了。好像是以为斩断了和中国的文化关係,从此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做台湾人」了。但事实上「政治自决」这种事,在中国几千年的历史长河裡由来都是以武力解决。从没有用「说理」可以解决这回事。主政者如不能正视这个事实,却要带领大家一起做白日梦,台湾会有前途吗?

台湾的佛法修行人所当作的,当然是提昇台湾社会如实觉知的能力,而从做梦的心态裡觉醒。而任何对台湾未来前途的规划,也应是建筑在这个觉醒的前提之上。否则不只是台商,我看将来就连台湾年轻的一代,都会选择用脚来投票。

大家也许会以为我说的这些实在太难,一般的佛友并做不到。对此我并不否认。但大乘佛法菩萨道的修行,本来就应是「难行能行,难忍能忍。」台湾的佛教既然是大乘佛教正统的传承者,我讲的这些话,岂有太过?

据我所知,大乘佛法的修行应是「最难修行是中道」。如果还要再续上一句,我会续上「离却中道非修行」。


【首发wisdomvoic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