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去行禅

今天突然就热起来,是不是适合行禅呢?

快餐店里塞满了大大小小的孩子,他们冬眠了一个多月,终于出来晒太阳,扔掉虚拟的电子游戏,和伙伴们在现实世界里打打闹闹。纯真的孩子,待他们长大,大多就成为来来往往的芸芸众生,如同他们的父母。

忽然想到行禅。天气如此之好,阳光温暖,微风和煦,而朗姆公园就在不远处。只要一个徒步小包,装好足够的水,套上硬底户外鞋,带上一颗喜悦心,就开走吧。

xc_jiujie
若纠结于世情之网的盘根错节,自己如何能轻松愉快?
xc_xiaowu
一次小的体悟,就如从此岸到了溪水的彼岸。虽然溪小,但要有桥。
xc_yecong
看不到春天的消息,就辜负了春薤带来的喜悦。
xc_yiqinianfo
这些树木也是同修,迎着西来的阳光,一起念佛。
xc_%e5%b9%b2%e5%87%80
当代建造工艺,省了木头,照样让你跨过沼泽。
xc_%e6%b6%88%e6%81%af
那边就是清净小湖,被世间它物所遮。

==转载==

《行禅指南》(上)

(法)一行禅师

你就可以做到

行禅就是你在行走之际来实行禅定(修)。当你实践行禅时,它将带给你喜乐与平和。以全然放松的状态小步行走,在唇边带著微笑缓步前行,打开心门来体会平和的感觉。你将可以真正感受到自我所处的泰然状态。这样的脚步应是世上最健康、最无忧的人的脚步。所有的烦恼忧虑可在你步行之中脱落。学习以平和的心来到达自我解脱的方式走路。这并不难,你就可以做到。只要有些许程度的专注及向于愉悦的意念,任何人都可以做到!

只是单纯的步行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往往经常感到处处是压力,总是行色匆匆,然而却极少问自己为何我们一定得如此呢?

当你行禅之际,你是以漫游的心态来走路,而没有时间与空间上特定的目的和方向。行禅的目的就是行禅本身,重要的是步行,而非到达什么目的地。行禅也不是为某种特定目的,其本身即是目的。每一步都是生命,每一步都是平和与喜乐。这就是为何我们无须急忙匆促的原因,这就是为何我们要放慢脚步的原因。虽然我们似乎是往前步行,但由于并非受到任何目标所牵引,因此我们实际上什么地方也没去。如此一来,我们便能在步行之中会心微笑了!

没有忧虑的步伐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的步伐荷担著很多的焦虑不安与忧惧。生命宛若一串连续不断不安感受之锁链,并因此而使得我们的步伐失掉了其原本的泰然。

这世界真是美好!在各地有那么多的大道小径拥有自然天成的优雅景致。你可知有多少雨旁长著翠竹或蜿蜒穿梭于稻田间的泥路吗?你可知有多少布满五彩华美的植物并提供清凉与绿荫的林道吗?这一切都是为我们而备的,但因为我们的心无法无忧无虑,我们的步伐无法轻松自在,因此我们便无法来享用这一切。

行禅便是学习回归于安然悠闲地走路。记得当你一岁大时,是以蹒跚摇摆的步伐走路吧!现在,学习行禅正是要你再次地学习走路。然而,经过几个星期的实践,你将能平和舒适地踏出一步步坚实稳重的步伐。以下,我试图写一些文章来协助大家学习行禅,愿你成功!

抖落尘劳烦忧

假如我具有佛之慧根,能够澈见所有事物,则我便能够从你所走过的脚步中,辨认出尘劳烦忧的痕迹,就像科学家透过显微镜就能检测出一粒水滴中所容含的众多微生物一样。让你的足迹只存著轻喜悦与完全自在的印记来走路。要做到如此,你应学习舍放——舍放你的忧愁、舍放你的不安。这就是行禅的奥秘。

步行在净土上

假如我有超自然的力量,我将能带你去造访阿弥陀佛的极乐净土,或基督徒的上帝之天堂。我确信那儿的所有事物都是既美妙且清净的,并有著华美的景观。然而果真你到了那儿,那你的脚印会是如何呢?你能确信在净土上你的足迹就不会显出带自这娑婆世界的忧惧与不安之印记吗?

假如你携著不安与忧惧的步伐行走在净土上,你将染污了净土,而破坏了其原有之清净!为了善待净土,你必须在这娑婆世界便能以平和无忧的脚步行走!

这世间就是净土

我确信告诉你一个秘密,将不致冒犯佛陀或上帝。这个秘密就是:如果你能以平和且无忧无虑的脚步行走于这世间,那么对你而言你将无须到所谓的净土或天堂上去。这其中的理由很简单,因为娑婆与净土都是来自于心。当你处于平和、喜悦与自在之中,娑婆则转为净土,而实际上你哪儿也不用去。能这样,纵使我有神力通,我也无须去用它。

这世间已包含著净土所有的华妙庄严

要获得内心的平和、喜悦与自在,你必须学习如何舍放掉那些造成你不快乐的忧悲苦恼。首先,你应知道所有你期盼在佛土上所能找到的华妙庄严,这世间都已含摄了。只因被我们的忧悲苦恼所掩蔽,以致于我们总是无法看见它们。

我总认为我喜欢这个世间尤胜于净土,因为我喜欢这世间所呈现的,如柠檬树、橘子树、香蕉树、松树、杏树及柳树。有人会说,在净土有著可贵的莲花池、七宝树及黄金所铺的路,还有很多很多天界的鸟。但我并不很喜欢这些。我宁可不走在铺著金银的道路,即使像这世间嵌著大理石的道路我都不喜欢走。现两旁有著青翠草皮的泥路才是我所爱好的,我喜爱碎石与落叶覆盖著大地,我也喜受矮树、溪流、竹篱及船筏。

当我还是个小沙弥时,我告诉我的师父说:“净土上如果没有柠檬树,那我也不要去”,师父笑著摇摇头。或许他认为我是个顽执的少年吧!然而他并没有说我是对的还是错的,后来当我习知这世间和净土都是由心所造的时,我是多么的高兴啊!因为我知道净土上在四周布满泥路及绿草的地方同样也有柠檬树及杨桃树生长着。

我知道只要我清醒地保持正念,自在地步行,我便能找到我的净土。这就是为何我无一日不行禅的原因啊!

国王的印玺

选一条良好的路来练习行禅,像沿着河畔、在公园中、在屋子顶楼的平台上、在树林中或沿着一道竹篱,这些地方都很理想,但却并非绝对必须。我知道有许多人在劳改营中,甚至在监狱的牢笼中行禅。

如果路不会太粗劣或太陡,那是最好不过的,调慢步伐并专注在你的脚步,并清楚觉知其中每一个动作。以尊贵、平静与安适的心情向前直行。当你踩在地上的每一个印记都要了了分明。要像佛陀那般地行走,就如同国王所颁布至尊的政令所盖上的印玺般地来置放你踩在地面上的每一个脚步。

至尊的政令会带给人们幸福或不幸。它能展现加诸于人们的恩宠,也能摧残人们的生命,而你的脚步也是能做到如此。如果你的脚步是平和的,那么你的世界(间)也将拥有平和,而且只要能踏出一步平和的脚步,你就可以踏出两步,甚至一百零八步平和的脚步。

你的脚步最为重要

在你的生命中,什么活动最为重要呢?是通过考试、拥有汽车或房子,还是在工作上获得升迁呢?有那么多通过考试的人,有那么多购得汽车洋房的人,有那么多获得升迁的人,但却仍无法让他们自己具有平和的心、喜悦及幸福。生命中最重要的事就是去发掘平和的心、喜悦及幸福等这项宝藏,然后与他人或所有众生共同分享这份宝藏,为了拥有平和及喜悦,你必须在你的每一步之中能真正成功地拥有平和。你的脚步就是最为重要,因为它们决定了一切。让我燃著馨香,合掌祈求你们的成就。

步步微风起

有一处禅修中心,在其通往行禅步道的入口,立著一块大石头,上面刻着“步步微风起”等字,这是多么壮阔、美妙啊!这清新的微风正是吹去你生死轮回中的烦扰恼热。并为你带来代表生命的喜悦与自由的和平与解脱之体验。
亲爱的朋友,难道你不想以这样的方式行走在我们的世界中吗?

要解脱需觉知

我们的生命系缚着忧悲苦恼,而我们也想要摆脱它们。然而该如何做呢?

踏出坚稳、平静的步伐,踏出勇敢的步伐。要明觉且意坚志强-清楚觉知忧悲苦忧之重担,并对于你要舍放这些重担之决心应意坚志强。问问自己:“为何自愿在肩上置放这些重量?”

要明白你确实携着忧悲苦恼的重担,而且要对自己慈悲。当你看到自己正朝向忧悲苦恼的一端前去时,便要感觉到这份慈悲。要了解忧悲苦恼是无法帮你解决任何问题,而反将障碍你的平和与喜乐。

有了这样的觉知,便要决心让忧悲苦恼逝去。只要你想要,你便能做到,就如脱去雨衣并甩去贴缚其上的雨滴一般。

笑若佛陀

当你挥别忧悲苦恼,脸上将会带来微笑。这或许只是微笑的开端,但让它保持在你的唇上,像佛陀那般的含笑吧!学着如佛陀那般的步行,如佛陀那般的微笑。这你就能做到的,何必等到成佛呢?要在当下便是佛!

我已在《正念的奥妙》一书中谈到含笑及其效用,这样的含笑是觉知及平和法喜之果实,并且与滋养、维护这些觉知及平和法喜。这真是奇妙无比,不可思议啊!它不仅带给你平和及喜悦,也带给你周遭的人平和及喜悦。它将娑婆转化成净土。在你行禅时,别忘了保持你的微笑。它将使你的脚步保持在轻安之中,并给予你更多的觉知与平和喜悦。

要了了分明于你的呼吸,它将滋养你的每一个脚步。对呼吸的明觉是维持你的正念及平静的妙方。

珍珠项链的串线

你的微笑和平和的步伐是颗颗光亮耀眼的珍珠。它们虽然美丽,但却相互分离。呼吸便是将这些珍珠串成项链而不再分离的串线。如能察觉你的呼吸,那么你行禅的果实将是丰盛的!

在走路时数息

有觉知的呼吸不同于无觉知的呼吸。当你觉知地呼吸时,你知道你正在呼吸。当呼吸长时,你知道呼吸长;当呼吸短时,你知道呼吸短;当呼吸平常时,你知道呼吸平常。你也许会问:“我怎么有办法同时注意到呼吸和走路呢?”可以的,只要你将呼吸调成与步伐一致便可以。你可以透过数你的步伐而不是呼吸的方式来做到。也就是说,在一次呼吸之间以计算你共走几步来估算你呼吸的长度。数数看每一次出息,你走了几步,每一次入息,你又走了几步。这是我十五年前刚开始行禅所使用的方法,现在拿出来与你们分享。

当正常呼吸时,以比你平常走路更慢的速度来走,但也不能太过于慢。不要想要掌握你的呼吸,以这样的方式走几个分钟,然后注意当你的肺部充满气时共走了多少步,当你的肺部的气全消时又走了多少步。如此,你的注意力将同时包括呼吸与步伐,你也同时觉知两者,其间之连结正是“数”,而你的微笑则会为你的步伐与呼吸带来平静与喜悦。它将协助你保持你的注意力,且它本身也是注意的一个对象,经过几个钟头认真的练习后,你将发现呼吸、数、步伐及微笑这四者将融合在巨大且均衡的正念中。这正是实行行禅将四者合而为一所制造出来的定静。

速度

让我来告诉你一些有关“数”的窍门。如果调整一下你的步行速度,你数的功夫会变得较为容易。你的呼吸或许无法长过三个步伐,或许仅能维持两步半而已。碰到这种情形,你可以稍稍加快步行速度让一次呼吸能包含三步;也可以放慢速度,让一次呼吸内只走两步。如此之后,便以这种新的速度来呼吸及数。

出息或许会比入息还长,尤其是新的练习者。但经过几次的观察,你将能决定配合脚步之平常之呼吸韵动。它可以是入息三步出息也三步(3-3),或是入息两步而出息三步(2-3)。第一种情形是出入息均等,第二种情形是入息较出息短些。如果你是出息三步而入息两步的话,那就要记住2-3是你呼吸韵动的类型。以这种方式来呼吸对你的肺是舒服的,而且可以走上一段长时间而不觉得疲累。

当上坡或下坡时,你的呼吸可能会变得不规律,此时,则要配合当时你肺部的需要来调整呼吸的韵动。

获得更多新鲜空气

再经过几天之后,试试做这样的改变:步行时,在每一次出息中多走一步。例如,你原来正常呼吸之韵动是2-2,那么换成2-3走走看,并且重复四、五次,然后再回到原来2-2类型。当你出入肺部的空气较平常来的多的话,会使你感觉更健康。在平常的呼吸中,你从不完全地将肺部中的空气排出,总会有一些积囤的空气遗留在肺的底部,而当你在出息时,能多走上一步,那么这些空气则会被排挤出去。但也不要超量地来做这种动作,四至五次就够了,再多了便会使你感到疲惫。因此四、五次之后,便要回复为正常的呼吸韵动。再过大约五分钟后,再重来一次。请记住,是在出息时多走一走,而不是在入息时。

这样实行着几天之后,你会想要在入息时也增加一步。你的脚似乎向你说着:“如果我们能采取3-3的呼吸韵动来取代2-3的韵动,我们将会非常高兴。”试着这样做做看,但必须要在那种意愿很明显时做。那么这种改变将使你感觉很好。然而,要记得只能做四、五次,就得回复2-2的韵动。几分钟后,先从2-3的韵动开始,然后再做3-3之韵动。数月之中,你的肺部将会更为健康,且你的血液循环将更为顺畅。昔日的那种呼吸习惯将会改观。例如,从2-2的韵动变成3-3的韵动,并成为你行禅时新的正常呼吸韵动了!

行住坐卧了了分明

我先前已建议大家要走得像佛陀,每一脚步都是佛陀所采下的一般。如果每一步都能在地面上留下平和、喜乐、无邪的印记,那么这世间便是净土了!

在一九六八年时,我有机缘朝拜释迦牟尼佛曾住过的灵鹫山。我独自走在他曾走过的泥路上,我伫立在他曾居住过的地方,我看到那个他曾多次坐在其上说法的石头。我坐在那儿,观看泛起红霞的夕阳消失在地平线下,我知道他也看过这相同的太阳西下很多很多次。我觉得如果我无法站立、行走、坐下及观看佛陀的所做所为,我也无法荷担起如来的家业。而这对大家而言也是相同。如果你无法像佛陀那般地站立、行走、坐下及观看,你也无法完成他的志业,无法“滋养、称美这神圣的种子,引领后世礼敬佛陀”。

要实现唤醒别人的自觉,不是透过对经论的说教或阐扬,而是透过你的行走、站立、坐下、观看的方式。

2 thoughts on “突然去行禅

  1. 找到了下半部:

    ==转载==

    《行禅指南》(下)

    步步蓮花開

    當藝術家或雕刻家完成一幅或一尊佛陀端坐在蓮花上的佛相時,它不僅只表達了他對佛陀的敬仰,而是盡其所能地來表達佛陀端坐時其內心的狀態:一種完全平和、無上幸福的狀態。我們一天都禪坐好幾次,但我們之中卻很少有能夠坐得平和與自在的,很少人能夠像佛陀那般莊嚴地端坐著。我們大多數在坐過一段時間後便不耐煩,就宛如坐在熱氈上一般。不管佛陀是坐在草地上或岩石上,他看起來都像是安坐在蓮花上一般地寧靜。

    當我初入修行之門時,我的師父教我在禪坐前先思惟這樣的念頭:「正身端坐!當願眾生,坐菩提座,心無所著」。只有我誦完上述的偈語後,才緩緩坐下。這便是學習像佛陀一般端坐的方法。

    我有個忠告給凈土宗的信徒,那就是:當下此刻就要端坐在蓮花寶座上,而不需要等到往生凈土時。要在每分每刻於蓮花中重生,而不需要等到瀕臨死亡時。如果你能體會到在此刻便能重生於蓮花中,而此刻便能端坐在蓮花上,那麼凈土的存在對你來說將不再置疑。步行也是相同的!佛陀的誕生經常被描給著他踩在地面最初的七步,每一步在其足下都生起一朵蓮花。我們也應該讓我們平和的步伐引生朵朵的蓮花開放。下回,當你行禪時,請試著看清當你踩在地面上的每一個腳步所引生的蓮花,一如剛誕生的佛陀那般!別以為這種觀想是無益的,如果你的腳步是寧靜的,那麼這些綻花的綻放便是具有價值的。你便是佛陀,並且其他的每個人也都是佛陀。這不是我捏造出來的,而是佛陀親口所說的。他說眾生皆有覺悟的可能性(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練習行禪便是練習生活在正念中。正念(定)與覺悟(慧)是一體的,覺悟(慧)引生正念(定),而且正念(定)也引生覺悟(慧)。

    不可思議的是行走於地面

    以自在、平和的心來行走於地面上是不可思議的。有些人說只有走在燒紅的火炭上、或走在釘上、水面上才是不可思議,但我發現單純地走在地面上才是不可思議的。當Neigemarchand把「TheMiracle of Mindfulness」這本書翻譯成法文,以「正念的奧妙」為其書名,我非常喜歡。

    想像你和我是兩位太空人,已在月球上登陸,並由於太空船的引擎壞到無法修復的地步,而發現我們無法回到地球上,且在地球的控制中心派遣另一艘太空船來搭救我們前,我們的氧氣便將用盡,並僅剩下兩天可以存活,那除了想返回到可愛蒼綠的地球並肩而行外,你我能想到什麼才能使心安住於平和與無憂之中呢?只有面對死亡,我們才會真正了解踏在這蒼綠的地球上的腳步是多麼地寶貴啊!

    現在,讓我們想像自己是那些有幸得救的太空人,讓我們慶祝能再度行走於這可愛地球上之幸福與喜悅吧!在我們的每一腳步中來展現這份不可思議吧!我們的每一步都是一朵蓮花的綻放。

    持續這樣的練習,並覺知你的腳步正在創造種種奧妙。擺在你眼前的世界是奇妙無比的。有了正確的知見及思維,你將可以踏出在這地球上最無上幸福的腳步。

    每一步都要清楚覺知它是踩在地面上,而且是在廣大的地球表面,並要清楚地看到這是何等不可思議地存在我們周遭!

    在行走時,注意腳下你所將要踩下的地面位置,並在踩下時,專注地體會你的腳、地面及其間結合的關係。請把你的腳步想像成國王的玉璽一般。在這禪修大廳中,當你行禪時,要記得以「國王的印璽」或「大地湧現」當做行禪所觀想的主題。

    選擇一個專注的對象

    正念與平和是行禪的目的,因其需要覺知,所以我們使用了分明的呼吸、行走、數數及含笑。這四種要素帶給我們精神上的力量,他們就居住在我們身內,並顯示著那覺察與全知的心之存在。

    透過行禪,我們發現了Niem和dinh Niem代表正念(mindfulness),dinh代表專注(concentration),兩者合在一起則指心處於穩定且集中的狀態--此時心無衝突、分散,而且覺知是隨時處於正道之上。

    要擁有寂靜與平和,你無須同時具足呼吸、數數、行走及含笑等四種要素。有很多時候是只要步行便足夠了,但如果正念在步行時難以維持,那麼便要使用其他的一、兩種要素了。

    每個人都能統合協調步行、呼吸及數數,但如果對其中一項過於注意,如步伐,那麼對呼吸及數數的覺知便會比較薄弱,就像開了暖氣機後的燈泡一般。不過這樣就可以,只要你繼續維持對你的腳步的覺知。

    你可能會問:假如我將所有心力全放在觀察腳步或行走時在腳步下所綻放的蓮花等這些事物上,那我怎能去體會到其他正在發生的奧妙呢!如沿路的竹林、風的移動或帶著香味的稻田等。的確,當你專注的範圍愈大時,你專注的焦點便會變得愈弱。要是你選擇蓮花,那就只對他們專注。如果你選擇大地,那就專注在它的顯現。只要你的腳步一踏在地面上,大地將像魔術般地自這些腳步下出現。你將可同時察覺到你的腳步與大地兩者。

    如果你願意去享受稻香、竹蔭、青草或雲朵,那就停下你的腳步。然後保持你對呼吸的了了分明,讓自己同時享受這一切。在唇上綻露微笑,且自然地保持它。一會兒後,再繼續你的步行,回復對你的腳步之專注。

    以文字取代數字

    在保持對呼吸的覺知上,你可以用字句來替代數字。例如,若你呼吸的韻動是3-3時,而且你是觀想腳步下所生起的蓮花,那你可以對自己默念「蓮-花-開,蓮-花-開」。若你呼吸的韻動是2-3時,則你可以默念:「蓮-花,蓮-花-開。」如果是觀想大地的人,3-3的呼吸韻動可以默念「這-綠-地,這-綠-地。」5-5的呼吸韻動則可以默念「走-在-這-綠-地,走-在-這-綠-地」或是5-6韻動的可默念「走-在-這-綠-地,我-走-在-這-綠-地」等。

    找一些配合你的腳步的字,就像找一些數字一樣。對凈土宗的信徒,佛的名號可用「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對4-4韻動的人),或用「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對6-6韻動的人)。這個方法對那些單音節語系的人們是簡易的。然而,我也曾看到過西方人將其成功地應用在他們的多音節文字上。他們使用一些句子如對6-6韻動的人說「Walk-ing-on-the-green-earth,I-Walk-ing-on-the-green-earth」。這些字句可將呼吸與腳步連結起來,並同時導致大地的升現。

    人類的未來決定在你的腳步

    當你行禪時,請以自然的方式來行走。你無須合掌也無須扮個嚴肅的臉。在公園中或沿著河岸,選一條空幽的道路。如果是在禪修中心的話,那你隨時都可行禪,因為大家都知道你是正在行禪,所以也就不會去和你打招呼而干擾到你。如果是在路上你遇到某人,你只消在胸前合掌即可,然後繼續前行。

    當我住在法國的Secaux時,我習慣清晨與傍晚來行禪,鄰居的狗常會跑出來並且向我咆吠。當我停留在紐約Tremper山的禪學中心時,我帶領美國的學禪學生行禪,有一天早上,有隻狗也是對著我們咆吠,因為美國的狗和法國的狗都不習慣於人們沉靜且緩步的走路方式。如果你提起腳步快走,它們會認為這是正常的,而不加注意。我告訴這些學生:「明年如果我再回來和你們一起行禪,這條狗在我們經過它時,將不再對我們咆吠,因為它將對這一年中你們每天的行禪感到習以為常,並對你們專注地行走的方式熟悉。」每位學生都同意我的說法。我想我們走路、站立、坐下及觀看事物的方式絕對會影響動、植物的。就是因為我們殺害它們或破壞它們的生存環境,它們才會絕跡的。生態的破壞,現在則反過來傷害著我們。像被污染的飲用水及空氣已經開始在人類的健康上取回補償的代價了!

    現今,我們製造超出為數五萬個的核子武器,已足以摧毀許多個如我們所能生存居住的地球。然而我們卻還繼續製造更多的核子武器,且好似這一切已無法停止下來。我們就像夢遊者一樣,不知道我們正在做什麼?也不知道將走向何處?人類能否從夢靨中醒過來則端看我們是否能以覺知及專注的步伐來行走。這就是為什麼我說人類的未來,亦即這地球上所有眾生的未來,決定在你的腳步上的緣故。

    讓我跟隨你的腳步走

    越戰造成越南人民身體與心靈上莫大的傷害。有很多佛教徒喪失了一隻手,而再也無法合掌來向佛陀問訊或彼此相互問訊。有很多人喪失了一條腿,而再也無法以蓮花座或半蓮花座的方式來坐禪,且再也無法實行行禪。去年,就有這樣兩個人在結夏安居的期間來到PhuongVan寺禪修。我們必須替他們找出不同的方式來供他們禪修。當別人都坐在禪修大殿中木質地板上的坐墊上時,他們卻坐在置到大殿角落的椅子上。我向他們展示如何在坐墊上來實踐行禪:先挑一個實際正在行禪的人,並且跟隨著他了了分明的每一個步伐,最後與其結合成一體。以這個方式,他們也能在木質的地板上踩出平和寧靜的步伐,雖然他們無法走路,他們也能從他人的步伐中踩出朵朵蓮花。這兩個學生以這種方法一開始便做得很成功。在第一堂課中,我看見他們的眼眶中泛著淚光。

    你有雙手與雙腿,你能如蓮花含苞般地合掌,你能很簡單且舒適地行禪及坐禪,所以要認知你所擁有這麼好的福報。要成為一個正念覺知的行者,為你自己及為那些坐在椅子上,而跟隨你腳步的朋友好好行路。你可知你正為很多你的同伴們行走著!

    為了尋找和平而走

    雖然自己一個人行禪較易於專注及覺察,但你也能和另一個人保持沉靜地一起行禪。每天清晨我都起得很早來行禪,而且在這一天中只要一有五分鐘至半個小時的空閒,我會再用來行禪。行禪能帶給我和平、覺知及極多的喜悅。讓我們將地球上的每一條道路轉化成可以行禪的道路。如果你不實踐行禪,那你將無法受益,我也無法受益,而且所有有情眾生也都將無法受益。

    當你放慢腳步來行走時,起先你可能會感到不太平衡,像個嬰兒初初學步一般。但要跟隨你的呼吸,正念覺知地踩下你的腳步,那麼你將很快找到平衡感。注意觀察牛或老虎緩步行走的狀態,牛踩著非常乾淨利落且尊嚴的步子,而老虎是溫和且優雅地移動著。如果能有規律地來練習行禪,你將發現你的步伐也會變得乾淨利落、穩重且優雅!

    這樣行走將使所有眾生都平和

    在大清早或深夜時,戶外的空氣顯得格外清爽與潔凈。沒有比清凈的空氣更能滋養生命的能源了!當你行禪時,你將可吸入這份能源,並且使你的身心感到更為強壯。如果能經常性地行禪,則你的生命將逐漸的轉化。你的動作會變得更為輕巧敏捷而不拖泥帶水,並對你當下在進行的事情更為清楚覺知。在人際關係及下決策方面,由於有更好的洞察力及更大的悲心,你將發現自己更為沉著堅定。所有眾生--不論遠近、大小,也不論從日月星辰到枝葉蟲蛹,都將因你覺知的腳步而變得平和。

    真愛來自你的正知正見

    在結束之前,我要吐露一些我心裡由衷的想法。我說過在這娑婆世界具足了凈土上所有的奇奧嚴妙。現在我則必須告訴你,這個娑婆世界其實是比凈土還好的,因為這兒有苦的存在。如果我躊躇於進入凈土,其不僅因那兒沒有楊桃樹及檸檬樹,更因彼處沒有任何的苦,佛陀第一個覺察澈見的就是苦的存在。如果你無法認知四聖諦中第一諦的苦諦,那麼你是無法真正成為一位佛教徒的。對苦的覺知會產生慈悲,而慈悲正是修道的願力。如果你不能看清這事實,不能了解這事實,那麼你的愛還不是真愛,其可能只是一時的激情、興奮或慾望罷了!

    在我去協助那些海上難民之後,我再度回到歐洲,那時我感到西方式的生命並不是生命,我對其感到陌生。看完那麼多受苦受難而能在海上存活的難民之後,我飛抵在巴黎的機場,並開車回家。在回家的路上我經過裝飾著五彩霓虹的城市與超級市場。這場景就好像走在夢幻之中。這世間的境遇為何會有這麼大的差別?這兒的人們正在霓虹燈下飲酒尋歡,而那些在海上的人們卻被殺、掠、淫、迫著。在真正覺知苦之後,我再次摒棄膚淺的生存方式。

    在佛土上,雖然阿彌陀佛和所有諸菩薩恆常地向我們提醒著四聖諦與八正道,然而佛法的字句又怎能取代這直接來自對苦的體受呢?在越戰期間,西方人能在電視熒幕上看到戰爭的景象,但我疑惑他們又能從其中真正了解多少呢?我同樣也看到這些畫面,我並不認為這些畫面能真正傳遞其間真正的苦痛。

    不要忽視了你法藏的另一半

    我想我們所在的這個娑婆世界是修行最好的訓練場。大乘佛教的師父常常用良善與美妙來描述佛法的寶藏。當他們說:「翠竹黃花無非妙道,白雲明月即是真理」時,在我們本具的特質中,其實有一半是被隱蔽的。我們本具特質的真面目,同時也包含貪、嗔、痴的泥沼與污水的!真理同時也是人們加諸於彼此的苦痛與傷害。在凈土中,天鳥的歌聲會演化成法音;而在這世間也是相同的,鳥的歌聲一樣能宣露出我們本具的特質。

    有位老法師曾說過:「無始以來,有情眾生是不生不滅的」,他還作一詩偈來證:「春來之時,千花競放,黃金鳥在綠柳間吟誦」,對我們而言,鳥兒的歌聲代表著喜悅、美好及清凈,並喚起我們生命中的活力與愛。但當我們再深觀一些,我們將會了解鳥兒的歌聲中同時也承載著苦痛的軌跡。有一天當我在林中靜坐時,因聽到一隻鳥的叫聲,突然間驚嚇了一跳,我清楚地看到隱藏在樹葉下或樹洞中的昆蟲也正和我一般地受到驚嚇。鳥叫聲會震懾這些昆蟲,正如你們聽到老虎的咆嘯而感到害怕一樣,也會引生恐怖與苦痛啊!

    選擇菩薩當你同行的伴侶

    踐行行禪將開啟你對於這宇宙間的奧妙之視野。可以轉娑婆為凈土,擺脫憂傷煩慮,而帶來心的平和。當然行禪也會幫助我們看到、覺知到苦痛與煩悶的存在。當我們能了了分明時,我們便能看清生命中所發生的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我經常告訴禪修的學生說:「如果不能看清在你眼前及周遭所發生的事物,你又如何能了解你的自性呢?要看見你的自性並非以閉起的眼睛來達到的,相反的,你必須張大你的雙眼,清明覺醒於這世上的真實狀況,這樣才能完全洞見你的圓滿本具的法藏及法身,並將了解如*、飢餓及對財富名利的追求等都你與你的自性不相離的。」

    穿越帶有稻香的稻田小徑、沿途有竹蔭夾道的泥路、被暗灰乾燥的落葉覆蓋公園……,這些都是可供你行禪的路徑,請好好享受其中。他們不會使你忘失正念,反倒會帶給你看清世間實相所必須的正念覺知。不論是小徑或是大道,這世上的每一條路都是行禪的路徑!即使是在貝魯特(Beirut)的偏僻的小巷或在越南的公路,尚存有等待挖掘的地雷且可能取走孩童與農夫性命的道路。只要你是清楚覺醒的,你將不會躊躇於走入這些道路。

    你將還會有苦,但你的苦痛並非來自於你自己的憂悲恐懼,而是源於你對有情眾生的慈悲,因為你已是具有覺悟的有情。亦即菩薩的悲心了!

    如此一來,這一路上你所具發的慈悲心將形成無數無量勇猛無畏的菩薩。

    原文網址:https://read01.com/Em0LQ4.htm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