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7【禅世界版】

SN.7.1-10  和 SN.7.11-22


第一篇 有偈篇

《相应部》卷7【禅世界版】

第七章 婆罗门相应(相应七)
第一 阿罗汉们

SN.7.1-10

SN.7.1  大那若尼(Dhananjani)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园栗鼠庇护所。当时,有位婆罗堕若(Bharadvaja)姓婆罗门的妻子,名叫大那若尼婆罗门女,对佛、法和僧团具有完全的信心。 那时,大那若尼婆罗门女为婆罗堕若姓婆罗门带去饭食,蹒跚绊倒,三次自说优陀那:“礼敬那位世尊、阿罗汉和遍正觉者!礼敬那位世尊、阿罗汉和遍正觉者!礼敬那位世尊、阿罗汉和遍正觉者!”

当如是所说时,婆罗堕若姓婆罗门对大那若尼婆罗门女说道:“因这样一件最小的事,这个可怜的女人不论何时都称赞那位剃光头发的沙门。可怜的女人!现在我将要驳倒你那位老师的教义。”

“婆罗门!我在包括众天神、众魔罗和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和众人的这一代中,没有看到任何人能驳倒那位世尊、阿罗汉和遍正觉者的教义。但是,婆罗门!去吧!你去了之后,自己就能知道了。”

那时,婆罗堕若姓婆罗门很生气,十分不悦地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互相致意。致意和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婆罗堕若姓婆罗门以偈颂对世尊说道:

613  “杀伐什么一个人睡得安稳呢?

杀伐什么一个人不会忧愁呢?

乔达摩!对哪一种事物,

你会同意杀伐呢?”

(世尊:)

614  “杀伐愤怒后睡得安稳,

杀伐愤怒后不会忧愁,

婆罗门!杀伐顶端甜蜜而根部毒化的愤怒,

这种杀伐为圣者们所称赞,

因为杀伐它后,一个人不会忧愁。”

当如是所说时,婆罗堕若姓婆罗门对世尊说道:“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犹如能拨乱反正,能披露幽微,能指点迷津,或者能在黑暗中为那些有视力的人们高擎明灯以看见诸色一般。同样地,乔达摩大师以种种方法来阐明正法。大德!我皈依乔达摩大师、法和比丘僧团。我可以在乔达摩大师面前出家,得受具足戒吗呢?”

于是,婆罗堕若姓婆罗门在世尊面前出家,得受具足戒。受具足戒后不久,当尊者婆罗堕若住于独居,隐退远离,精勤不放逸,热忱和坚决,以证智亲自实现它后,就在此生中进入和住于无上的为了男子们从在家而正确地前行出家的梵行目标。他直接地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立,该办已办,此存在的状态不再。” 尊者婆罗堕若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7.2  辱骂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园栗鼠庇护所。辱骂者婆罗堕若婆罗门听说: “婆罗堕若姓的婆罗门在沙门乔答摩面前从在家而出家,过着无家生活” , 就很生气,十分不悦地去见世尊。抵达后,以无礼的和粗暴的言语辱骂和斥责世尊。

当他说完了,世尊对辱骂者婆罗堕若婆罗门如是说道: “婆罗门!你会怎么想呢?你的朋友、同僚、亲族、眷属和客人们会来拜访你吗?”

“乔达摩大师!我的朋友、同僚、亲族、眷属和客人们有时会来拜访我。”

“婆罗门!你会想到什么呢?你会招待他们一些食物、一顿饭食或是一点小食吗?”

“乔达摩大师!有时我确实招待他们一些食物、一顿饭食或是一点小食。”

“婆罗门!但是如果他们不接受,那么这些食物属于谁呢?”

“乔达摩先生!如果他们不接受,那么它还是属于我们所有。”

“同样地,婆罗门!我们不辱骂任何人,不斥责任何人,不责骂任何人 – 我们不接受你的辱骂、斥责以及甩给我们的长篇大论。它还是属于你所有;婆罗门!它还是属于你所有。

婆罗门!辱骂那辱骂自己的人,斥责那斥责自己的人,责骂那责骂自己的人 – 他算是食物的分享者,而且进行了交换。但是我们不是你的食物的分享者,而且我们不作交换。它还是属于你所有;婆罗门!它还是属于你所有。”

“国王和他的随从们知道沙门乔达是阿罗汉。可是,乔达摩大师还是生了气。”

615  “愤怒如何还会在一个没有愤怒的人当中,

在正确地生活的已被调御的人当中,

在一个通过正智解脱的人(liberated by perfect knowledge)当中,

在住于平静的安住者(the Stable One)当中生起呢?

616  对一个愤怒的人以牙还牙的人,

从而让自己变得更糟。

而不对一个愤怒以牙还牙的人,

他赢得了一场难赢的战斗。

他为了他自己和别人两者的利益,

修行和实践 –

当知道他的仇敌在愤怒时,

他具足正念地保持平静。

618  当他获得

自己和他人两者的康复时 –

那些认为他是一个傻子的人们,

对正法无知而不娴熟。”

当如是所说时,辱骂者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如是说道:“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大德!我皈依乔达摩大师、法和比丘僧团。我可以在乔达摩大师面前出家,得受具足戒吗呢?”

于是,辱骂者婆罗堕若姓婆罗门在世尊面前出家,得受具足戒。

受具足戒后不久,当尊者辱骂者婆罗堕若住于独居,隐退远离,精勤不放逸,热忱和坚决,以证智亲自实现它后,就在此生中进入和住于无上的为了男子们从在家而正确地前行出家的梵行目标。他直接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立,该办已办,此存在的状态不再。” 尊者辱骂者婆罗堕若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7.3  阿修罗王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园栗鼠庇护所。阿修罗王(Asurindaka)婆罗堕若婆罗门听说:“婆罗堕若姓之婆罗门在沙门乔答摩面前从在家出家,过着无家生活”, 就很生气,十分不悦地去见世尊。抵达后,以无礼的和粗暴的言语辱骂和斥责世尊。

当他说完后,世尊保持沉默。 那时,阿修罗王者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如是说道:“沙门!你输了,沙门!你输了。”

(世尊:)

619  “当愚者口出粗暴之语时,

他确实认为自己获得胜利。

但是对一个了知的人来说,

忍辱(Patient endurance)才是真正的胜利。

620 对一个愤怒的人以牙还牙的人,

从而让自己变得更糟。

而不对一个愤怒以牙还牙的人,

他赢得了一场难赢的战斗。

621  他为了他自己和别人两者的利益,

修行和实践 –

当知道他的仇敌在愤怒时,

他具足正念地保持平静。

622  当他获得

自己和他人两者的康复时 –

那些认为他是一个傻子的人们,

对正法无知而不娴熟。”

当如是所说时,阿修罗王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如是说道:“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尊者婆罗堕若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7.4  毘兰耆迦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园栗鼠庇护所。毘兰耆迦(Bilangika;又作酸粥者)婆罗堕若婆罗门听说:“婆罗堕若姓之婆罗门在沙门乔答摩面前从在家出家,过着无家生活”, 就很生气,十分不悦地去见世尊。抵达后,在一旁沉默地站立。那时,世尊以他自己的心已经知道思毘兰耆迦婆罗堕若婆罗门心中的深思后,以偈颂对他说道:

623  “如果一个人诋毁一个

没有过失的清净无秽的人,

邪恶就会落回在到愚者自己身上,

如迎风抛洒的细尘。”

当如是所说时,毘兰耆迦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说道:“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  尊者婆罗堕若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7.5 无害

在舍卫城。那时,无害(Ashimsaka)婆罗堕若婆罗门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相互致意。致意和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无害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说道:“乔达摩先生!我是无害(the Harmless)。乔达摩先生!我是无害。”

624  “如果人如其名,

你就会是一个无害之人。

通过身、语或意,

因为不伤害他人,

他确实是一个无害之人。”

当如是所说时,无害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如是说道:“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  尊者婆罗堕若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7.6  纠结经

在舍卫城。那时,纠结(Jata; the Tangle)婆罗堕若婆罗门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相互致意。致意和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并对世尊说道:

625  “一个内在纠结,和一个外在纠结,

这一代卷入一个纠结当中。

我要就此问你,啊,乔达摩!

谁能解开这个纠结呢?”

(世尊:)

626  “一个在戒德上确立的人,充满睿智,

修习着心与慧,

一个比丘,热忱而谨慎:

他能解开这个纠结。

627  那些已经离弃贪、瞋

和无明染着的人,

烦恼已经得到毁坏的阿罗汉们,

对他们而言,纠结已经被解开。

628  在名色的息灭之处,

名色终止无余,

还有色的冲击(impingement)与知觉(想;perception):

纠结在此被切断。”

当如是所说时,缠结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说道: “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 尊者婆罗堕若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注】:SN.1.22有相同的语句。


SN.7.7  清净者经

在舍卫城。那时,清净者(Suddhika)婆罗堕若婆罗门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相互致意。致意和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世尊面前说此偈颂:

629  “在此世间没有婆罗门是清净化的,

尽管他在修行实践中具足戒德与简朴。

明与行具足的人是清净化的,

而不是其他人们,普通的大众。”

(世尊:)

630  “如果一个人内部腐败和污损,

仰赖欺骗而支撑自己,

即使一个人低诵许多圣歌,

他不会由于出生变成一个婆罗门。

无论刹帝利、婆罗门、毘舍或首陀罗,

还是旃陀罗(andala)或清道夫(scavenger),

如果一个人精勤精进而坚决,

总是勇猛坚定,

那么一个人获得无上的清净,

啊,婆罗门!要知道就是如此!”

当如是所说时,清净者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说道: “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  尊者婆罗堕若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7.8  拜火者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园栗鼠庇护所。当时,拜火者(Aggika)婆罗堕若婆罗门设置乳米粥为为拜火敬供,他想道: “我将敬供一个火牺牲,我将进行火祭。”

那时,世尊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王舍城。当在王舍城为了托钵乞食挨家挨户而行时,来到拜火者婆罗堕若婆罗门住处。抵达后,在一旁站立。拜火者婆罗堕若婆罗门看见世尊为了托钵乞食而站立,以此偈颂对世尊说道:

632  “一个被赋予了三明(the triple knowledge)的人,

适当出生而博学多闻(of ample learning),

已经具足明与行(knowledge and conduct),

他可以享用这顿乳米饭食。”

(世尊:)

633  “如果一个人内部腐败和污损,

仰赖欺骗而支撑自己,

即使一个人低诵许多圣歌,

他不会由于出生变成一个婆罗门。

634  一个已经知道他过去诸住处的人,

看见天界与悲伤之界。

已经达到出生的摧毁,

一个牟尼在证智(direct knowledge)中圆满实现:

635  通过这三种明的方式,

一个人是一位三明婆罗门。

这个已经具足明与行的人,

可以享用这顿乳米饭食。”

“请乔达摩大师享用。大师是值得供养的一位婆罗门。”

(世尊:)

636  “为此唱诵过偈颂的食物,

不适合我来食用。

婆罗门!这不是那些看见者们所遵循的原则。

正觉着们排斥如此

为它唱诵过偈颂的食物。

啊,婆罗门!因为存在这一原则,

这就是他们的行为准则。

637  供奉其它食物和饮料

圆满者,伟大圣者

随着诸烦恼已经得到毁坏,并且后悔已经得到平息,

因为他是一个寻求福德的人的福田。”

当如是所说时,拜火者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说道:“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  尊者拜火者婆罗堕若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7.9  孙陀利迦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萨罗国孙陀利迦(Sundarika)河岸边。 当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正在孙陀利迦河边供火和祭火。 那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已经敬供火牺牲和进行火祭后,起座回顾四周,想知道:“那么,谁应该享用这些供物呢?”

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看见世尊包着头坐在一棵树下。 看见他后,他左手拿着供物,右手拿着水罐,去见世尊。 当世尊听到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的脚步声时,他揭去头盖。那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想道“这位尊者剃光了头发,这位尊者剃光了头发,” 想转回;可是,他想道“在这里,某些婆罗门大师确实也剃光了头发。让我去见他并询问他的出身。”

那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去见世尊。抵达后,对世尊说道:“尊者是什么出身呢?”

(世尊:)

638  “不要问出身,而要问行为:

火确实可从任何木柴燃起。

尽管出身卑微,一个坚定的牟尼

是以一种惭愧感而克制的一个优秀纯良的人。

639  牺牲者应该供奉这样一个人:

他由真理调御,由调御而圆满无暇,

已经抵达明的终点,

已经完成了梵行。

于是他做出适时的供奉

给一个值得诸奉献的人。”

(婆罗门:)

640  “当我已经看见如此一个明智大师,

我的牺牲确实得到很好地供奉,

因为我以前没有看见那些象你的人,

其他人食用了供物。

请乔达摩大师享用。值得供养者是一位婆罗门。”

(世尊:)

641  “为此唱诵过偈颂的食物,

不适合我来食用。

婆罗门!这不是那些看见者们所遵循的原则。

正觉着们排斥如此

为它唱诵过偈颂的食物。

啊,婆罗门!因为存在这一原则,

这就是他们的行为准则。

642  供奉其它食物和饮料

圆满者,伟大圣者

随着诸烦恼已经得到毁坏,并且后悔已经得到平息,

因为他是一个寻求福德的人的福田。”

(婆罗门:)

“那么,乔达摩先生!我应将这个供物施与别的某个人吗呢?”

“婆罗门!在这包括众天神、众魔罗、众梵天的此世间,和在包括众沙门、众婆罗门、众天子天和众人的这一代中,除了如来或如来的一位弟子以外,我没有看见任何能食用和完全消化这个供物的人。婆罗门!因此,请你把供物丢弃到植被稀疏处,或沉入没有诸生物的水中。”

那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把供物沉入没有诸生物的水中。 当它被丢入水时,噶割供物嘶嘶作响,发出烟雾。正如一整天被晒得得很热的一个犁头,如果被丢入水,会嘶嘶作响,蒸发出烟雾一般。同样地,当那个供物被丢入水时,嘶嘶作响,发出烟雾。

那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震惊和毛发悚立,去见世尊。抵达后,在一旁站立。 世尊于是以偈颂对在一旁站立的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说道:

643  “婆罗门!当点燃木材时,不要想象

这个外在的行为带来清净化;

因为善者们说,

向外寻求它的人,清净化了不可得。

【注】:世尊在这里明确地教导,清净化,如果向外寻求,了不可得。修行人应当谨记。任何外在的行为,也许能带来福德,获得利养,但与一个人的清净化的获得无关。

644  啊,婆罗门!已经放弃了木柴燃烧的火,

我单独点燃自己内部的光明。

一直闪耀,我的心一直得定,

我是行持梵行的一位阿罗汉。

645  婆罗门!狂妄轻慢确实是你肩上的重负,

愤怒是浓烟,而妄语是灰烬,

舌头是祭祀用的木勺,心是祭坛,

一个很好地得到调御的自我是一个人的光明。

【注】:自我是得到调御的一个人的光明,这是自我的积极和正面的意义。

646  婆罗门!正法是具有戒德浅滩的一个湖泊,

澄清,由善人对善人称赞 –  

在那里,明智者们来沐浴。

并且肢体不湿而横渡到彼岸。

-   

647  真理、正法、克制和梵行,

婆罗门依于中道的成就:

啊,婆罗门!请你向正直者们礼敬,

我说那个人是“由法推进者(法随者)。” ”

当如是所说时,孙陀利迦婆罗堕若婆罗门对世尊说道:“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 尊者婆罗堕若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SN.7.10  许多女儿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萨罗国某处丛林的拘萨罗国人中。当时,某位婆罗堕若姓婆罗门的十四头公牛去处不明。于是,婆罗堕若姓婆罗门寻找那些公牛时,来到世尊驻留的那处丛林。在那里,他看见世尊盘腿而坐,身体挺立,在面前已经建立起正念。 已经看见世尊后,他去见世尊,在世尊面前以这些偈颂说道:

648  “这位沙门确实没有

那些走失的十四头公牛,

如今六天过去了仍未看见公牛们:

因此,这位沙门是快乐的。

- 

649  这位沙门确实没有

一块植株枯萎的芝麻田地:

有的只剩一片叶子,有的只剩两片叶子:

因此,这位沙门是快乐的。

650  这位沙门确实没有

在一座空谷仓中的众多老鼠,

愉快地跳舞:

因此,这位沙门是快乐的。

【注】:这个婆罗堕若姓婆罗门有这些在世间的系缚。

651  这位沙门确实没有

已有七个月,

被跳蚤群覆盖一块毯子:

因此,这位沙门是快乐的。  

-   

652  这位沙门确实没有

七个女儿留给寡妇们,

有的有一个儿子,有的有两个儿子:

因此,这位沙门是快乐的。  

653  这位沙门确实没有

一个黄脸糟糠之妻,

以脚踢醒他:

因此,这位沙门是快乐的。

654  这位沙门确实没有

在黎明时遭债权人们叨扰,

呵叱着他,“还债!还债!”,

因此,这位沙门是快乐的。  

(世尊:)

655  “我确实没有

那些走失的十四头公牛,

如今六天过去了仍未看见公牛们:

啊,婆罗门!因此我是快乐的。

- 

656  我确实没有

一块植株枯萎的芝麻田地,

有的只剩一片叶子,有的只剩两片叶子:

啊,婆罗门!因此我是快乐的。  

657  我确实没有

在一座空谷仓中

愉快地跳舞众多老鼠:

啊,婆罗门!因此我是快乐的。  

658  我确实没有

已经七个月,

被跳蚤群覆盖的一块毯子:

啊,婆罗门!因此我是快乐的。

-   

659  我确实没有七个女儿留给寡妇们,

有的有一个儿子,有的有两个儿子:

啊,婆罗门!因此我是快乐的。

660  我确实没有

一个黄脸的糟糠之妻,

以脚踢醒我:

啊,婆罗门!因此我是快乐的。

661  我确实没有

在黎明时遭债权人们叨扰,

呵叱着我,“还债!还债!”,

啊,婆罗门!因此我是快乐的。”

当如是所说时,婆罗堕若姓婆罗门对世尊说道:“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犹如能拨乱反正,能披露幽微,能指点迷津,或者能在黑暗中为那些有视力的人们高擎明灯以看见诸色一般,同样地,正法被乔达摩大师以种种方法所阐明。大德!我皈依乔达摩大师、法和比丘僧团。我可以在乔达摩大师面前出家,得受具足戒吗呢?”

于是,婆罗堕若姓婆罗门在世尊面前出家,得受具足戒。

在受具足戒后不久,当尊者婆罗堕若住于独居,隐退远离,精勤不放逸,热忱和坚决,以证智亲自实现它后,就在此生中进入和住于无上的为了男子们从在家而正确地前行出家的梵行目标。他直接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立,该办已办,此存在的状态不再。” 尊者婆罗堕若成为阿罗汉们中的一员。

第一品阿罗汉们品第一终。


SN.7.1-10  和 SN.7.11-22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6.23-2018.12.12-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