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47【禅世界版】3

SN.47.1-10SN.47.11-20SN.47.21-30SN.47.31-40SN.47.41-50SN.47.51-62SN.47.63-72SN.47.73-84SN.47.85-94,和SN.47.95-104


《相应部》卷47【禅世界版】3

第五篇 大篇

第三章 念处相应 (相应四十七)
第三品   戒住(VIRTUE AND DURATION)品

SN.47.21-30

SN.47.21  戒德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尊者阿难(Ananda)与尊者跋陀(Bhadda)住在波吒釐(Pataliputa)的公鸡园(the Cock’s Park)。

那时,尊者跋陀在傍晚时,从隐退远离(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阿难。抵达后,与尊者阿难相互致意。致意和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尊者跋陀对尊者阿难如是说道:

“阿难学友!世尊宣说各种善戒德(Virtue)。世尊所说的善戒德能达到什么目的呢?”

“跋陀学友!很好,很好!跋陀学友!你智慧出色,精巧卓越,你的询问很好。跋陀学友!你如是问道:“阿难学友!世尊宣说各种善戒德。世尊所说的善戒德能达到什么目的呢?”

“是的,学友!”

“跋陀学友!世尊宣说各种善戒德。世尊所说的善戒德是为了有助于四念处的修习。什么是四念处呢?在这里,一位比丘住于在身当中观察思考此身(the body),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于观察思考诸受(feelings),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心里住于观察思考心(mind),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诸现象里住于观察思考诸现象(phenomena),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跋陀学友!世尊宣说各种善戒。世尊所说的善戒德是为了有助于这些四念处的修习。


SN.47.22  

如是我闻。有一次,尊者阿难与尊者跋陀住在波吒釐子的公鸡园。那时,尊者跋陀在傍晚时,从隐退远离(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阿难。抵达后,与尊者阿难相互致意。致意和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尊者跋陀对尊者阿难如是说道:“阿难学友!是什么原因和理由(the cause and reason),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不能久住(endure)呢?是什么原因和理由,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能够久住呢?”

“跋陀学友!很好,很好!跋陀学友!你智慧出色,精巧卓越,你的询问很好。跋陀学友!你如是问道:“阿难学友!是什么原因和理由(the cause and reason),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不能久住呢?是什么原因和理由,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能够久住呢?””

“是的,学友!”

“学友!当人们不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不能久住。而当人们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能够久住。什么是四念处呢?在这里,一位比丘住于在身当中观察思考此身(the body),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于观察思考诸受(feelings),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心里住于观察思考心(mind),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诸现象里住于观察思考诸现象(phenomena),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跋陀学友!当人们不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不能久住。而当人们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能够久住。


SN.47.23   衰退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尊者阿难与尊者跋陀住在波吒釐子的公鸡园。

那时,尊者跋陀在傍晚时,从隐退远离(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阿难。抵达后,与尊者阿难相互致意。致意和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尊者跋陀对尊者阿难如是说道:“阿难学友!是什么原因和理由(the cause and reason),正法会衰退(decline)呢?是什么原因和理由,而正法不会衰退呢?”

“跋陀学友!很好,很好!跋陀学友!你智慧出色,精巧卓越,你的询问很好。跋陀学友!你如是问道:“阿难学友!是什么原因和理由(the cause and reason),正法会衰退呢?是什么原因和理由,而正法不会衰退呢?””

“是的,学友!”

“学友!当人们不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正法会衰退。而当人们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正法不会衰退呢。什么是四念处呢?在这里,一位比丘住于在身当中观察思考此身(the body),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于观察思考诸受(feelings),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心里住于观察思考心(mind),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诸现象里住于观察思考诸现象(phenomena),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跋陀学友!当人们不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不能久住。而当人们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能够久住。学友!当人们不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正法会衰退。而当人们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正法不会衰退呢。


SN.47.24  简单版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有四念处处。是哪四个呢?比丘们!这里,一位比丘住于在身当中观察思考此身(the body),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于观察思考诸受(feelings),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心里住于观察思考心(mind),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诸现象里住于观察思考诸现象(phenomena),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比丘们!这些就是四念处。”


SN.47.25  某位婆罗门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的祇树给孤独园。那时,某位婆罗门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相互致意。在致意和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那位婆罗门对世尊如是说道:“乔达摩先生!是什么原因和理由(the cause and reason),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不能久住(endure)呢?是什么原因和理由,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能够久住呢?”

“婆罗门!当人们不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不能久住。而当人们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能够久住。什么是四念处呢?婆罗门!在这里,一位比丘住于在身当中观察思考此身(the body),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于观察思考诸受(feelings),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心里住于观察思考心(mind),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诸现象里住于观察思考诸现象(phenomena),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婆罗门!当人们不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不能久住。而当人们修习和培育四念处时,在如来成就般涅槃之后正法就能够久住。

世尊如是所说后,那位婆罗门对世尊如是说道:“妙极了,乔达摩先生!妙极了,乔达摩先生!乔答摩先生能以各种不同的方式来阐明法义,就象拨乱反正,象解释幽微,象指点迷津,象在黑暗中高擎明灯,使其他有眼力的人可以看见东西。我皈依乔答摩先生、法和比丘僧团。愿乔答摩先生作记我为优婆塞,从现在开始,直至命终,终生皈依!”


SN.47.26  部分地经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Sariputta)、尊者大目犍连(Mohamoggallana)和尊者阿那律(Anuruddha)住在沙伽陀(Saketa)的荆棘林(Thornbush Grove)。那时,尊者舍利弗(Sariputta)、尊者大目犍连在傍晚时,从隐退远离(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阿那律。抵达后,与阿那律相互致意。在致意和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尊者舍利弗对尊者阿那律如是说道:“阿那律学友!说到 “有学(Trainee)、有学” 。学友!在什么情形下,一个人是一个有学呢?”“学友!由于一个人部分地亲自修习了四念处,因此他是一位有学。什么是四念处呢?在这里,一位比丘住于在身当中观察思考此身(the body),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于观察思考诸受(feelings),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心里住于观察思考心(mind),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诸现象里住于观察思考诸现象(phenomena),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学友!由于一个人部分地亲自修习了四念处,因此他是一位有学。”


SN.47.27  完全地经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Sariputta)、尊者大目犍连(Mohamoggallana)和尊者阿那律(Anuruddha)住在沙伽陀(Saketa)的荆棘林(Thornbush Grove)。那时,尊者舍利弗(Sariputta)、尊者大目犍连在傍晚时,从隐退远离(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阿那律。抵达后,与阿那律相互致意。在致意和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尊者舍利弗对尊者阿那律如是说道:“阿那律学友!说到 “无学(One beyond training)、无学” 。学友!在什么情形下,一个人是一个无学呢?”“学友!由于一个人完全地亲自修习了四念处,因此他是一位无学。

“学友!由于一个人完全地亲自修习了四念处,因此他是一位无学。什么是四念处呢?在这里,一位比丘住于在身当中观察思考此身(the body),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于观察思考诸受(feelings),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心里住于观察思考心(mind),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诸现象里住于观察思考诸现象(phenomena),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学友!由于一个人完全地亲自修习了四念处,因此他是一位无学。”


SN.47.28  此世间(The World)经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Sariputta)、尊者大目犍连(Mohamoggallana)和尊者阿那律(Anuruddha)住在沙伽陀(Saketa)的荆棘林(Thornbush Grove)。那时,尊者舍利弗(Sariputta)、尊者大目犍连在傍晚时,从隐退远离(禅修)中起来,去见尊者阿那律。抵达后,与阿那律相互致意。在致意和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尊者舍利弗对尊者阿那律如是说道:“阿那律学友!已亲自修习和培育什么哪些事物,尊者阿那律能获得大无比智(大通智; greatness of direct knowledge)呢?”

“学友!由于我亲自修习和培育了四念处,因此我获得大无比智(大通智; greatness of direct knowledge)。什么是四念处呢?在这里,一位比丘住于在身当中观察思考此身(the body),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于观察思考诸受(feelings),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心里住于观察思考心(mind),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诸现象里住于观察思考诸现象(phenomena),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学友!由于我亲自修习和培育了这些四念处,因此我能直接了知此大千世界(this thousandfold world)。”


SN.47.29  尸利婆陀经

有一次,尊者阿难住在王舍城竹园(the Bamboo Grove)栗鼠庇护所(the Squirrel Sanctuary; 饲喂处)。 当时,屋主尸利婆陀(Sirivaddha)生了病,备受折磨,重病缠身。那时,屋主尸利婆陀对一个伙计说道: “喂!好伙计!来吧!你去见尊者阿难。抵达后,请你以我的名义以头礼拜尊者阿难的足:“大德!屋主尸利婆陀生了病,备受折磨,重病缠身,他以头礼拜尊者阿难的足。”并且请你这么说:“大德!请尊者阿难出于怜悯,前往屋主尸利婆陀的住处,那就好了!””

那位伙计回答屋主尸利婆陀道: “主人,是的。” 于是前往尊者阿难那里,向尊者阿难礼敬,坐在一旁,然后对尊者阿难说道: “大德,屋主尸利婆陀生了病,备受折磨,重病缠身,他以头礼拜尊者阿难的足。请尊者阿难出于怜悯,前往屋主尸利婆陀的住处,那就好了!” 尊者阿难保持沉默而同意。

于是,尊者阿难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钵和僧袍,前往屋主尸利婆陀的住处。尊者阿难抵达后,坐在为他安置好的座位上,对屋主尸利婆陀说道: “屋主!我期望你振作起来。屋主!我期望你好转。我希望你痛苦的感受正在减退而不会增加,能认识了知到其减退而没有增加。”

“大德!我无法振作起来。大德!我没有好转。强烈痛苦的感受正在增加,而没有衰减。我能认识了知到其增加而没有减退。”

“屋主!既然这样,在这里你应这样修学:“我要住于在身当中观察思考此身(the body),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于观察思考诸受(feelings),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心里住于观察思考心(mind),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诸现象里住于观察思考诸现象(phenomena),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屋主!你应这样修学。”

“大德!世尊所教导的四念处在我心中存在,我遵照那些教导如法生活。大德!我住于在身当中观察思考此身(the body),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于观察思考诸受(feelings),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心里住于观察思考心(mind),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诸现象里住于观察思考诸现象(phenomena),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大德,世尊所教导的五下分结,我没有看见在自己身体里,还有任何一个没有得到断除。”

“屋主!这是你的获得。屋主!这是你很好地获得的。屋主!请你为自己作记不还果(阿那含果)。”


SN.47.30  摩那提那经

有一次,尊者阿难住在王舍城竹园(the Bamboo Grove)栗鼠庇护所(the Squirrel Sanctuary; 饲喂处)。 当时,屋主摩那提那(Manadinna)生了病,备受折磨,重病缠身。那时,屋主尸利婆陀对一个伙计说道:“喂!好伙计!来吧!你去见尊者阿难。抵达后,请你以我的名义以头礼拜尊者阿难的足:“大德!屋主摩那提那生了病,备受折磨,重病缠身,他以头礼拜尊者阿难的足。”并且请你这么说:“大德!请尊者阿难出于怜悯,前往屋主摩那提那的住处,那就好了!””

于是,尊者阿难在早晨穿好衣服,拿着钵和僧袍,前往屋主摩那提那的住处。尊者阿难抵达后,坐在为他安置好的座位上,对屋主摩那提那说道: “屋主!我期望你振作起来。屋主!我期望你好转。我希望你痛苦的感受正在减退而不会增加,能认识了知到其减退而没有增加。”

“大德!我无法振作起来。大德!我没有好转。强烈痛苦的感受正在增加,而没有衰减。我能认识了知到其增加而没有减退。”

“屋主!既然这样,在这里你应这样修学:“我要住于在身当中观察思考此身(the body),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于观察思考诸受(feelings),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心里住于观察思考心(mind),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诸现象里住于观察思考诸现象(phenomena),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屋主!你应这样修学。”

“大德!世尊所教导的四念处在我心中存在,我遵照那些教导如法生活。大德!我住于在身当中观察思考此身(the body),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受里住于观察思考诸受(feelings),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心里住于观察思考心(mind),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他在诸现象里住于观察思考诸现象(phenomena),热忱、清楚地理解,具念,已除却对此世间的贪婪和不快。大德,世尊所教导的五下分结,我没有看见在自己身体里,还有任何一个没有得到断除。”

“屋主!这是你的获得。屋主!这是你很好地获益。屋主!请你为自己作记不还果(阿那含果)。”

第三品戒住品终。


SN.47.1-10SN.47.11-20SN.47.21-30SN.47.31-40SN.47.41-50SN.47.51-62SN.47.63-72SN.47.73-84SN.47.85-94,和SN.47.95-104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4.27-2018.10.05-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