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23【禅世界版】

第三篇 诸蕴品

《相应部》卷23【禅世界版】

罗陀相应(相应二十三)

SN.23.1-46


第一品  第一魔罗品

SN.23.1-10

SN.23.1  魔罗(Mara)经

在舍卫城。 那时,尊者罗陀去见世尊,向他礼敬,在一旁坐下,对他说道:“大德!人们说“魔罗,魔罗”。大德!通过什么方式,可能是魔罗?”

“罗陀!当有色时,就可能有魔罗,或有杀者,或有被杀者。罗陀!因此,在这里,你要看见色为魔罗,看见它为杀者,看见它为被杀者。看见它为一种疾病,为一个肿瘤,为一只利箭,为不幸,为真实的不幸。那些如是看见它的人才正确地看见。

当有受时……当有想时……当有诸行时……当有识时,就可能有魔罗,或有杀者,或有被杀者。罗陀!因此,在这里,你要看见色为魔罗,看见它为杀者,看见它为被杀者。看见它为一种疾病,为一个肿瘤,为一只利箭,为不幸,为真实的不幸。那些如是看见它的人才正确地看见。

“那么,大德!正确地看见的目的是什么呢?”

“罗陀!正确地看见的目的是厌离(revulsion)。”

“那么,大德!厌离的目的是什么呢?”

“罗陀!厌离的目的是冷静离欲(dispassion)。”

“那么,大德!冷静离欲的目的是什么呢?”

“罗陀!冷静离欲的目的是解脱。”

“那么,大德!解脱的目的是什么呢?”

“罗陀!解脱的目的是涅槃。”

“那么,大德!涅槃的目的是什么呢?”

“罗陀!你已超越了询问的范围。你没有抓住询问的范围。罗陀!因为生活在梵行(the holy life)中就是以涅槃作为它的立足处(as its ground),以涅槃作为它的目的地(as it destination),以涅槃作为它的最终目标(its final goal)。”

【注】:魔罗(Mara)”,又译为“摩罗”。别名有魔王,波旬或恶魔等。


SN.23.2  一位众生(A Being)经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一位众生,一位众生。” 大德!通过什么方式,一个人称为“一位众生”呢?”

“罗陀!一个人在对色的欲望、贪欲、欢喜和渴爱中,被卡住,被死死地卡住;因此其人被称为“一位众生”。一个人在对受……一个人在对想……一个人在对诸行……一个人在对识的欲望、贪欲、欢喜和渴爱中,被卡住,被死死地卡住;因此其人被称为“一位众生”。

罗陀!设想一些小男孩或小女孩在玩沙子所筑的城堡。只要他们对沙子所筑的城堡还没有缺乏贪欲(lust)、欲望(desire)、喜爱(affection)、渴望(thirst)、热情(passion)和渴爱(craving),则他们会珍爱(cherish)它们,与它们嬉戏,珍藏它们,并且执着它们为我所有。可是,罗陀!当那些小男孩或小女孩对沙子所筑的城堡失去他们的贪欲(lust)、欲望(desire)、喜爱(affection)、渴望(thirst)、热情(passion)和渴爱(craving),则他们会手脚并用地打散它们,毁坏它们,打碎它们,并不再与它们嬉戏。

同样的,罗陀!打散色,毁坏它,打碎它,不再与它嬉戏;为了渴爱的毁灭而实践。打散受……打散想……打散诸行……打散识,毁坏它,打碎它,不再与它嬉戏;为了渴爱的毁灭而实践。罗陀!因为渴爱的毁灭即是涅槃。”


SN.23.3  导向存在(有)的渠道(The Conduit to Existence)经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导向有(存在)的渠道,导向有的渠道”。大德!什么是导向有的渠道呢?什么是导向有的渠道的息灭呢?”

“罗陀!关于色的欲望(desire)、贪欲(lust)、喜爱(affection)、渴爱(craving)、参与和执取(engagement and clinging)、 诸精神立场(mental standpoints),诸粘附(adherences)和诸潜在倾向性(underlying tendencies):这就称为有的渠道。它们的息灭就是有的渠道的息灭。

关于受……关于想……关于行……关于识的欲望(desire)、贪欲(lust)、喜爱(affection)、渴爱(craving)、参与和执取(engagement and clinging)、 诸精神立场(mental standpoints),诸粘附(adherences)和诸潜在倾向性underlying tendencies):这就称为有的渠道。它们的息灭就是有的渠道的息灭。”


SN.23.4 应该被遍知(To Be Fully Understood)经

在舍卫城。 “罗陀!我将给你教导应该被遍知的事物(法),遍知,和具足遍知的人。你要谛听!你要密切注意!我要说了。

那么,罗陀!什么是应该被遍知的事物呢?罗陀!色是应该被遍知的事物,受……想……诸行……识是应该被遍知的事物:这些就称为应该被遍知的事物。

那么,罗陀!什么是遍知呢?贪欲的灭尽、瞋恨的灭尽和妄想痴迷的灭尽:这就称为遍知。

那么,罗陀!什么是具足遍知的人呢?应该说道:阿罗汉,有这样名字和族姓的一位尊者。这就称为具足遍知的人。”


SN.23.5  沙门经(1)

在舍卫城。 “罗陀!有这五取蕴。是哪五个呢?即色取蕴……识取蕴。

罗陀!那些不如实地了知这五取蕴的满足、危险和出离的沙门或婆罗门:我不认为他们是众沙门或众婆罗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而且这些尊者没有亲自以证智实现它,在此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的目标或婆罗门义的目标。”


SN.23.6  沙门经(2)

在舍卫城。 “罗陀!有这五取蕴。是哪五个呢?即色取蕴……识取蕴。

罗陀!那些不如实地了知这五取蕴的满足、危险和出离的沙门和婆罗门:我不认为他们是众沙门或众婆罗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而且这些尊者没有亲自以证智实现它,在此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的目标和婆罗门义的目标。”

可是,罗陀!那些如实地了知这五取蕴的满足、危险和出离的沙门和婆罗门:我认为他们是众沙门和众婆罗门中的沙门和婆罗门,而且这些尊者亲自以证智实现它,在此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的目标或婆罗门义的目标。”


SN.23.7  入流者(Stream-Enterer)经

在舍卫城。 “罗陀!有这五取蕴。是哪五个呢?即色取蕴……识取蕴。

罗陀!当一位圣弟子如实了知这五取蕴的集起、逝去、满足、危险和出离时,他就称为一位不再被下界系缚,在命运中决定以正觉为目的地的入流者圣弟子。


SN.23.8  阿罗汉经

在舍卫城。 “罗陀!有这五取蕴。是哪五个呢?即色取蕴……识取蕴。

罗陀!当一位比丘已如实了知这五取蕴的集起、逝去、满足、危险和出离,以不执取而获解脱时,那么他就称为一位诸烦恼已尽,已放下重担,已达到他自己的目标,最终摧毁了存在(有)的种种系缚,通过究竟智彻底解脱的阿罗汉比丘。“


SN.23.9  舍弃欲望经 (1)

在舍卫城。“罗陀!无论对色有何种欲望,无论何种贪欲,欢喜,渴爱 – 舍弃它!这样,那种色将被舍弃,在根部被切断,就像棕榈树桩,逝去后而不会再有将来的生起。受、想、诸行和识,也是同样的情形。”


SN.23.10  舍弃欲望经(2)

在舍卫城。 “罗陀!无论对色有何种欲望,无论何种贪欲,欢喜,渴爱,无论何种攀住、执取、心的立足点、执持和潜在趋势 – 舍弃它!这样,那种色将被舍弃,在根布切断,就像棕榈树桩,逝去而不会再有将来的生起。受、想、诸行和识,也是同样的情形。”

第一品第一魔罗品终。


第二品  第二魔罗品

SN.23.11-22

SN.23.11  魔罗(Mara)经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魔罗,魔罗”。大德!那么,什么是魔罗呢?”

“罗陀!色是魔罗。受……想……诸行……识是魔罗。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SN.23.12  屈从于魔罗(Subject to Mara)经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 屈从于魔罗, 屈从于魔罗”。大德!那么,什么是屈从于魔罗呢?”

“罗陀!色屈从于魔罗。受……想……诸行……识屈从于魔罗。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SN.23.13  无常的(Impermanent)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无常,无常”。大德!什么是无常呢?”

“罗陀!色是无常的。受……想……诸行……识是无常的。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SN.23.14  具有无常性的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具有无常性的,具有无常性的”。大德!什么是具有无常性的呢?”

“罗陀!色是具有无常性的。受……想……诸行……识是具有无常性的。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SN.23.15  痛苦的(Suffering)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痛苦的,痛苦的”。大德!什么是痛苦的呢?”

“罗陀!色是痛苦的。受……想……诸行……识是痛苦的。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SN.23.16  具有痛苦性的(Of Painful Nature)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具有痛苦性的,具有痛苦性的”。大德!什么是具有痛苦性的呢?”

“罗陀!色是具有痛苦性的。受……想……诸行……识是具有痛苦性的。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SN.23.17  无我的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无我的,无我的”。大德!什么是无我的呢?”

“罗陀!色是无我的。受……想……诸行……识是无我的。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SN.23.18  具有无我性的(Of Selfless Nature)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具有无我性的,具有无我性的”。大德!什么是具有无我性的呢?”

“罗陀!色是具有无我性的。受……想……诸行……识是具有无我性的。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SN.23.19  屈从于毁灭的(Subject to Destruction)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屈从于毁灭的,屈从于毁灭的”。大德!什么是屈从于毁灭的呢?”

“罗陀!色是屈从于毁灭的。受……想……诸行……识是屈从于毁灭的。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SN.23.20  屈从于消失的(Subject to Vanishing)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屈从于消失的,屈从于消失的”。大德!什么是屈从于消失的呢?”

“罗陀!色是屈从于消失的。受……想……诸行……识是屈从于消失的。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SN.23.21 屈从于生起的(Subject to Arising)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屈从于生起的,屈从于生起的”。大德!什么是屈从于生起的呢?”

“罗陀!色是屈从于生起的。受……想……诸行……识是屈从于生起的。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SN.23.22  屈从于息灭的(Subject to Cessation)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人们说“屈从于息灭的,屈从于息灭的”。大德!什么是屈从于息灭的呢?”

“罗陀!色是屈从于息灭的。受……想……诸行……识是屈从于息灭的。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第二品第二魔罗品终。


第三品  请求(request)品

SN.23.23-34

SN.23.23  魔罗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尊者罗陀对世尊说道: “大德!如果世尊给我简要教导法,使我从世尊听闻法后,我可以独处、退隐、勤奋、热忱和坚决,那就好了!”

“罗陀!对于无论什么是魔罗,你应该舍弃欲望,你应该舍弃贪欲,你应该舍弃欲望和贪欲。那么,什么是魔罗呢?色是魔罗。受……想……诸行……识是魔罗。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SN.23.24-34  屈从于魔罗等经

“罗陀!对于无论什么是屈从于魔罗的,你应该舍弃欲望,你应该舍弃贪欲,你应该舍弃欲望和贪欲。那么,什么是魔罗呢?色是屈从于魔罗的。受……想……诸行……识是屈从于魔罗的。

“罗陀!对于无论什么是无常的,你应该舍弃欲望,你应该舍弃贪欲,你应该舍弃欲望和贪欲。那么,什么是无常的呢?色是无常的。受……想……诸行……识是无常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具有无常性的……对于无论什么是痛苦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具有痛苦性的……对于无论什么是无我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具有无我性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屈从于毁灭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屈从于消失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屈从于生起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屈从于息灭的,你应该舍弃欲望,你应该舍弃贪欲,你应该舍弃欲望和贪欲。那么,什么是屈从于息灭的呢?色是屈从于息灭的。受……想……诸行……识是屈从于息灭的。

第三品请求品终。


第四品  在附近坐(Sitting Nearby)品

SN.23.35-46

SN.23.35  魔罗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世尊对尊者罗陀说道:“罗陀!对于无论什么魔罗,你应该舍弃欲望,你应该舍弃贪欲,你应该舍弃欲望和贪欲。那么,什么是魔罗呢?色是魔罗。受……想……诸行……识是魔罗。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SN.23.36-46  屈从于魔罗等经

在舍卫城。 在舍卫城。 在一旁坐下,世尊对尊者罗陀说道:

“罗陀!对于无论什么是屈从于魔罗的,你应该舍弃欲望,你应该舍弃贪欲,你应该舍弃欲望和贪欲。那么,什么是魔罗呢?色是屈从于魔罗的。受……想……诸行……识是屈从于魔罗的。”

“罗陀!对于无论什么是无常的,你应该舍弃欲望,你应该舍弃贪欲,你应该舍弃欲望和贪欲。那么,什么是无常的呢?色是无常的。受……想……诸行……识是无常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具有无常性的……对于无论什么是痛苦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具有痛苦性的……对于无论什么是无我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具有无我性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屈从于毁灭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屈从于消失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屈从于生起的……对于无论什么是屈从于息灭的,你应该舍弃欲望,你应该舍弃贪欲,你应该舍弃欲望和贪欲。那么,什么是屈从于息灭的呢?色是屈从于息灭的。受……想……诸行……识是屈从于息灭的。

罗陀!当如是看见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对色体验厌离,对受体验厌离,对想体验厌离,对诸行体验厌离,对识体验厌离。当体验厌离时,他冷静离欲,通过冷静离欲,他的心获得解脱。当解脱时,而有“它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历,该办已办,存在的状态不。” ”

第四品在附近坐品终。


《罗陀相应》终。返回《相应部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22-2017.11.2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