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19【禅世界版】

SN.19.1-10,和SN.19.11-21。 

第二篇 因缘篇

《相应部》卷19【禅世界版】

第八章 勒叉那相应(相应十九)
第一品

SN.19.1-10

SN.19.1  骨骸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园栗鼠庇护所。 当时,尊者勒叉那(Venerable Lakkhana)与尊者大目犍连住在耆阇崛山。那时,尊者大目犍连(摩诃目犍连)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去见尊者勒叉那。抵达后,对尊者勒叉那如是说道:“来吧!勒叉那学友!让我们为了托钵乞食进入王舍城吧。”

“好的,学友!” 尊者勒叉那回答道。那时,当尊者大目犍连下耆阇崛山途经一处地方时,展现一个微笑。

那时,尊者勒叉那对尊者大目犍连如是说道:“目犍连学友!是什么原因让你展现一个微笑呢?”

“勒叉那学友!此时还不是提这个问题的时机,请你在世尊面前问我这个问题吧!”

那时,尊者勒叉那与尊者大目犍连在王舍城为了托钵乞食而行,从施食处返回,食毕,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尊者勒叉那对尊者大目犍连如是说道:

“在这里,当尊者大目犍连下耆阇崛山途经一处地方,展现一个微笑。目犍连学友!是什么原因让你展现一个微笑呢?”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副骨骸在空中而行,鹫、乌鸦、老鹰们一直尾随,啄它肋骨之间,刺穿它,撕裂它,那副骨骸痛苦哀号。 学友!那时我如是想道:“实在不可思议啊!实在未曾有啊!竟然会有这样一位众生,竟然会有这样一位夜叉,竟然会有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于是世尊对比丘如是说道:

“比丘们!确实有安住在这种眼力远见(vision)、这种智(knowledge)之中的弟子们,能知道(know)、看到(see)和见证(witness)这一景象(such a sight)。比丘们!以前我就曾见到那位众生,但我没有对别人说起。如果我没有对别人说起它,别人对我会不相信;如果他们不相信我,那就会为他们带来长久的损害(harm)和痛苦(suffering)。比丘们!那位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城是一个宰牛的屠夫。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2  肉块(The piece of Meat)经

“学友!当我下耆耆阇崛山时,看见一块肉在空中而行,鹫、乌鸦、老鹰们一直尾随,啄它,刺穿它,撕裂它,那团肉块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城是一个宰牛的屠夫。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3  肉团(The Lump of Meat)经

“学友!当我下耆耆阇崛山时,看见一团肉在空中而行,鹫、乌鸦、老鹰们一直尾随,啄它,刺穿它,撕裂它,那团肉块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城是一个宰杀禽类的屠夫。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4  没有皮肤的人(The Flayed Man)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没有皮肤的男子在空中而行,鹫、乌鸦、老鹰们一直尾随,啄他,刺穿他,撕裂他,那人则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城是一个宰羊的屠夫。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5  剑毛(Sword Hairs)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众剑为体毛的人在空中而行,他身上众剑的体毛不断立起和刺击他的身体,他则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位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城是一个宰猪的屠夫。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6  矛毛(Spear Hairs)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众矛为体毛的人在空中而行,他身上众矛的体毛不断立起和刺击他的身体,他则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城是一个猎鹿人。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7  箭毛(Arrow Hairs)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见一位众箭为体毛的人在空中而行,他身上众箭的体毛不断立起和刺击他的身体,他则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是一个施虐者。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8  针毛(Needle Hairs)经(1)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见一位众针为体毛的人在空中而行,他身上众针的体毛不断立起和刺击他的身体,他则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是一个驯马者。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9  针毛经(2)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见一位众针为体毛的人在空中而行,那些针刺进他的头再从口中钻出来,刺进他的口中再从胸膛钻出来,刺进他的胸膛再从腹部钻出来,刺进他的腹部再从大腿钻出来,刺进他的大腿再从小腿钻出来,刺进他的小腿再从双脚钻出来,他则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是一个诽谤者(slanderer)。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SN.19.10  瓮形睾丸(Pot Testicles)经

“学友!当我下耆阇崛山时,看见一位有瓮形睾丸的男子在空中而行,当他行走时,要把睾丸举到双肩上,而当他坐下时,要坐在睾丸之上,鹫、乌鸦、老鹰们一直尾随,啄他,刺穿他,撕裂他,他痛苦哀号。……比丘们!那个众生过去曾在这同一个王舍是一个腐败的地方官(corrupt magistrate)。他以该业的果报在地狱受苦许多年、许多百年、许多千年、许多十万年,之后就以该业的残余果报体验如此单个存在之有。”

第一品终。


SN.19.1-10,和SN.19.11-21。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11-2018.12.17-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