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17【禅世界版】3

SN.17.1-10SN.17.11-20SN.17.21-30,和SN.17.31-43。 


第二篇 因缘篇

《相应部》卷17【禅世界版】3

第六章 利养荣誉相应(相应十七)
第三品

SN.17.21-30

SN.17.21  一个女人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一个即使与一个女人独处,而内心持续不受左右的人,其心会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地左右。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22  美女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一个即使与全国最美的美女独处,而内心持续不受左右的人,其心会被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地左右。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23  独子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一位有净信的优婆夷对亲爱和钟爱的独子会作出如是正确的恳求:“儿子!如果你过在家生活,愿你做到像质多(Citta)居士和阿腊毗(Avavaka)人诃达迦(Hatthaka)那样!” 因为,比丘们!对我的弟子优婆塞们来说,质多居士和阿腊毗人诃达迦是衡量标准和准则。“但是,儿子!如果你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儿子!愿你成为象舍利弗和目犍连那样。 ”  因为,比丘们!对我的弟子比丘们来说,舍利弗与目揵连是衡量标准和准则。“但是,儿子!当你还是一个修行还没有取得圆满的学人时,愿你不受利养、荣誉和赞美的妨碍。” 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24  独女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一位有净信的优婆夷对亲爱和钟爱的独女会作出如是正确的恳求:“‘女儿!如果你过在家生活,愿你做到象拘珠陀罗(Khujjuttara)优婆夷和难陀母亲威鲁梗达居亚(Velukandakiya)那样。”  因为,比丘们!对我的弟子优婆夷们来说,拘珠陀罗优婆夷和难陀母亲威鲁梗达居亚是衡量标准和准则。“但是,女儿!如果你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愿你做到象翅摩(Khema)比丘尼和莲花色(Uppalavanna)比丘尼那样。” 因为,比丘们!对我的弟子比丘尼们来说,翅摩比丘尼和莲花色比丘尼是衡量标准和准则。“但是,女儿!当你还是一个修行还没有取得圆满的学人时,愿你不受利养、荣誉和赞美的妨碍。” 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25  沙门婆罗门经(1)

在舍卫城。“比丘们!那些不能如实了知利养、荣誉和赞美的满足(the gratification)、危险(the danger)和出离(the escape)的沙门或婆罗门,对我来说,他们不是不是沙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那些尊者也不能以证智亲身证悟,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asceticism)或婆罗门义(brahminhood)。

比丘们!那些能如实了知利养、荣誉和赞美的满足、危险和出离的沙门和婆罗门,对我来说,他们是沙门中的沙门和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那些尊者以证智亲身证悟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和婆罗门义。”


SN.17.26  沙门婆罗门经(2)

在舍卫城。“比丘们!不能如实了知利养、荣誉和赞美的集起、息灭、满足、危险和出离的沙门或婆罗门,对我来说,他们不是不是沙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那些尊者也不能以证智亲身证悟,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或婆罗门义。”


SN.17.27  沙门婆罗门经(3)

在舍卫城。 “比丘们!不能如实了知利养、荣誉和赞美的集起、息灭和息灭之道的沙门或婆罗门,对我来说,他们不是沙门中的沙门或婆罗门中的婆罗门。而且,那些尊者也不能以证智亲身证悟,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沙门义或婆罗门义。”


SN.17.28  皮肤(Skin)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能擦破外皮,擦破外皮后能擦破内皮,擦破内皮后便擦破肉,擦破肉后便擦破腱,擦破腱后便擦破骨,擦破骨后便擦到骨髓。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29  绳经

在舍卫城。“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能擦破一个人的外皮,擦破外皮后便擦破内皮,擦破皮肤后便擦破肉,擦破肉后便擦破腱,擦破腱后便擦破骨,擦破骨后便擦到骨髓。比丘们!设想一个人的小腿被强壮的人用坚韧的毛绳绑着,之后他的小腿不断受到磨擦,被擦破外皮,擦破外皮后便擦破内皮,擦破内皮后便擦破肉,擦破肉后便擦破腱,擦破腱后便擦破骨,擦破骨后便擦到骨髓。同样地,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能擦破外皮,擦破外皮后能擦破内皮,擦破内皮后便擦破肉,擦破肉后便擦破腱,擦破腱后便擦破骨,擦破骨后便擦到骨髓。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SN.17.30  比丘经

在舍卫城。“比丘们!我说,利养、荣誉和赞美甚至能妨碍一位诸烦恼已尽(漏尽)阿罗汉比丘。” 如是所说时,尊者阿难对世尊如是说道:

“大德!可是,利养、荣誉和赞美为什么妨碍一位烦恼已尽(漏尽)阿罗汉比丘呢?”

“阿难!我不是说利养、荣誉和赞美能妨碍他不动摇的心解脱。阿难!我说,当他勤奋、热忱和果决时,利养、荣誉和赞美能妨害他在当下生安住在快乐之中。比丘们!利养、荣誉和赞美是如此可怕的、苦楚的和卑鄙的,妨碍达到无上的离轭安稳。比丘们!因此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我们要舍弃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而且不让已生起的利养、荣誉和赞美持续困扰(persist obsessing)我们的心。” 比丘们!你们应如是自己修学。”

第三品终。


SN.17.1-10SN.17.11-20SN.17.21-30,和SN.17.31-43。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9.11-2012.09.13-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