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15【禅世界版】2

SN.15.1-10 和 SN.15.11-20


第二篇 因缘篇

《相应部》卷15【禅世界版】2

第四章 无始相应(相应十五)
第二品  不幸品

SN.15.11-20

SN.15.11  不幸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 – “大德!” 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说道:

“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比丘们!如果你们看到不幸、苦难,应能如是想道:“我曾经在这长期的漫游和徘徊中也经历这种情况。” 那是什么原因呢?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比丘们!你们如此长久地体验过痛苦(suffering),体验过苦恼(anguish),体验过灾难(disaster),和隆起过墓地。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SN.15.12  快乐经

住在舍卫城。“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比丘们!如果你们看到快乐和极幸福者,应能如是想道:“长期的漫游和徘徊中也经历这种情况。”  那是什么原因呢? 比丘们!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比丘们!你们如此长久地体验过痛苦(suffering),体验过苦恼(anguish),体验过灾难(disaster),和隆起过墓地。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SN.15.13  三十位比丘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的竹园栗鼠庇护所。那时,有大约三十位波婆城的比丘,都是林居者、乞食者、穿着粪扫衣者、持三衣者和尚有结缚者,他们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礼敬,接着在一旁坐下。那时,世尊心想:“这三十位波婆城的比丘都是林居者、乞食者、穿着粪扫衣者、持三衣者和尚有结缚者,让我教导他们正法,使他们就在这座位上的一坐之中,心不执取而从诸烦恼中解脱。”

那时,世尊对比丘们说道: “比丘们!” – “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说道:

“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你们在长期的漫游和徘徊中,你们的头颅曾遭割截而流出的血与四大海中的水相比,哪个较多呢?”

“大德!就我们所了知世尊教导的法,在长期的漫游和徘徊中,我们的头颅曾遭割截而流出的血比四大海中的水更多。”

“比丘们!很好!很好!你们能如是了知我教导的法。比丘们!在这里,你们在长期的漫游和徘徊中,头颅曾遭割截而流出的血比四大海中的水更多。比丘们!你们曾长期投生为牛,牛的头颅曾遭割截而流出的血比四大海中的水更多;比丘们!你们曾长期投生为水牛,水牛的头颅曾遭割截而流出的血比四大海中的水更多……;比丘们!你们曾长期投生为羊……你们曾长期投生为山羊……你们曾长期投生为鹿……你们曾长期投生为鸡……你们曾长期投生为猪……;比丘们!你们曾长期身为抢劫村落的强盗,被捕后头颅曾遭割截而流出的血比四大海中的水更多;比丘们!你们曾长期身为拦路抢劫的强盗,被捕后头颅曾遭割截而流出的血比四大海中的水更多;比丘们!你们曾长期身为奸淫妇女的强盗,被捕后头颅曾遭割截而流出的血比四大海中的水更多。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你们如此长久地体验过痛苦(suffering),体验过苦恼(anguish),体验过灾难(disaster),和隆起过墓地。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世尊如是所说。那些兴高采烈的比丘们,欢喜世尊所说欢喜不已。当世尊如是所说时,这些大约三十位波婆城的比丘,心不执取而从诸烦恼中解脱。


SN.15.14  母亲经

在舍卫城。 “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比丘们!很难找到一个众生在长时间的过去不曾做过自己母亲的。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你们如此长久地体验过痛苦(suffering),体验过苦恼(anguish),体验过灾难(disaster),和隆起过墓地。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SN.15.15  父亲经

在舍卫城。 “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比丘们!很难找到一个众生在长时间的过去不曾做过自己父亲的。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你们如此长久地体验过痛苦(suffering),体验过苦恼(anguish),体验过灾难(disaster),和隆起过墓地。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SN.15.16  兄弟经

在舍卫城。 “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比丘们!很难找到一个众生在长时间的过去不曾做过自己兄弟的。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你们如此长久地体验过痛苦(suffering),体验过苦恼(anguish),体验过灾难(disaster),和隆起过墓地。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SN.15.17  姊妹经

在舍卫城。 “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比丘们!很难找到一个众生在长时间的过去不曾做过自己姊妹的。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你们如此长久地体验过痛苦(suffering),体验过苦恼(anguish),体验过灾难(disaster),和隆起过墓地。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SN.15.18  儿子经

在舍卫城。 “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比丘们!很难找到一个众生在长时间的过去不曾做过自己儿子的。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你们如此长久地体验过痛苦(suffering),体验过苦恼(anguish),体验过灾难(disaster),和隆起过墓地。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SN.15.19  女儿经

在舍卫城。 “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比丘们!很难找到一个众生在长时间的过去不曾做过自己女儿的。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你们如此长久地体验过痛苦(suffering),体验过苦恼(anguish),体验过灾难(disaster),和隆起过墓地。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SN.15.20  毘富罗山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耆闍崛山。 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  “大德!”那些比丘回答道。 世尊如是说道:

“比丘们!轮回(samsara)是无始的(without discoverable beginning) 。受无明覆盖和渴爱系缚的众生,漫游和徘徊,无法识别起点(the first point)。  

比丘们!从前,这毘富罗山名叫巴支那伐沙山。比丘们!那时的人们名叫提婆罗人。比丘们!提婆罗人的寿命为四万年。比丘们!提婆罗人登上巴支那伐沙山要用四天的时间,下山也要用四天的时间。比丘们!当时,拘留孙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出现于世间。比丘们!拘留孙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的一双上首弟子名叫毘楼(聪慧)和萨尼(复生)。比丘们!你们看!这座山的名称已消失,那些人已经命终,而且那位世尊已经般涅槃。比丘们!诸行这样无常。比丘们!诸行这样不坚固。比丘们!诸行这样不安稳。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比丘们!从前,这毘富罗山名叫梵迦迦山。比丘们!那时的人们名叫卢希陀人。比丘们!卢希陀人的寿命量为三万年。比丘们!卢希陀登上梵迦迦山要用三天的时间,下山也要用三天的时间。比丘们!当时,拘那含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出现于世间。比丘们!拘那含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有一双上首弟子名叫舒槃那(钟爱)、郁多楼(善超)。比丘们!你们看!这座山的名称已消失,那些人已经命终,而且那位世尊已经般涅槃。比丘们!诸行这样无常。比丘们!诸行这样不坚固。比丘们!诸行这样不安稳。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比丘们!从前,这毘富罗山名叫须波沙山。比丘们!那时的人们名叫须毕耶人。比丘们!须毕耶人的寿命量为二万年。比丘们!须毕耶人登上须波沙山要用两天的时间,下山也要用两天的时间。比丘们!当时,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出现于世间。比丘们!迦叶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有一双上首弟子名叫帝须和婆罗堕闍。比丘们!你们看!这座山的名称已消失,那些人已经命终,而且那位世尊已经般涅槃。比丘们!诸行这样无常。比丘们!诸行这样不坚固。比丘们!诸行这样不安稳。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比丘们!现在,这毘富罗山名叫毘富罗山。比丘们!现在,这些人名叫摩揭陀人,比丘们!摩揭陀人的寿命很短,寿命长的都只有一百岁或一百多岁。比丘们!摩揭陀人登上毗富罗山只要用一会儿的时间,下山也只要用一会儿的时间。比丘们!现在,我,世尊、阿罗汉、遍正觉者出现于世间。我有一双上首弟子名叫舍利弗和目揵连。 比丘们!将有一天,这座山的名称会消失,这些人会命终,我将会般涅槃。比丘们!诸行这样无常。比丘们!诸行这样不坚固。比丘们!诸行这样不安稳。这足以要对一切行(all formations)厌离!足以要对一切行冷静离欲!足以要从一切行中解脱!”

世尊如是所说。如是所说后,善逝、大师又进一步如是说道:

“对提婆罗人来说是巴支那伐沙山,

对卢希陀人来说是梵迦迦山,

对须毕耶人来说是须波沙山,

而对摩揭陀人来说是毘富罗山。

诸行确实是无常的,

是生起与息灭法,

生起后息灭,

它们的平息是快乐。”

第二品不幸品终。


《无始相应》终。


SN.15.1-10 和 SN.15.11-20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08.31-2018.08.01-1.2-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