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法莲华经》【古代汉语】7

卷1卷2卷3卷4卷5卷6,和卷7


《妙法莲华经》【古代汉语】7

后秦龟兹国三藏法师鸠摩罗什奉 诏译


妙法莲华经卷第七

妙音菩萨品第二十四

尔时释迦牟尼佛放大人相肉髻光明,及放眉间白毫相光,遍照东方百八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诸佛世界。过是数已,有世界名淨光庄严,其国有佛,号淨华宿王智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为无量无边菩萨大众恭敬围绕而为说法,释迦牟尼佛白毫光明遍照其国。尔时一切淨光庄严国中,有一菩萨名曰妙音,久已殖众德本,供养亲近无量百千万亿诸佛,而悉成就甚深智慧,得妙幢相三昧、法华三昧、淨德三昧、宿王戏三昧、无缘三昧、智印三昧、解一切众生语言三昧、集一切功德三昧、清淨三昧、神通游戏三昧、慧炬三昧、庄严王三昧、淨光明三昧、淨藏三昧、不共三昧、日旋三昧,得如是等百千万亿恒河沙等诸大三昧。释迦牟尼佛光照其身,即白淨华宿王智佛言:「世尊!我当往诣娑婆世界,礼拜、亲近、供养释迦牟尼佛,及见文殊师利法王子菩萨、药王菩萨、勇施菩萨、宿王华菩萨、上行意菩萨、庄严王菩萨、药上菩萨。」

尔时淨华宿王智佛告妙音菩萨:「汝莫轻彼国,生下劣想。善男子!彼娑婆世界,高下不平,土石诸山,秽恶充满,佛身卑小,诸菩萨众其形亦小。而汝身四万二千由旬,我身六百八十万由旬,汝身第一端正,百千万福,光明殊妙,是故汝往、莫轻彼国——若佛、菩萨及国土,生下劣想。」

妙音菩萨白其佛言:「世尊!我今诣娑婆世界,皆是如来之力,如来神通游戏,如来功德智慧庄严。」于是妙音菩萨不起于座,身不动摇,而入三昧,以三昧力,于耆闍崛山,去法座不远,化作八万四千众宝莲华,阎浮檀金为茎,白银为叶,金刚为鬚,甄叔迦宝以为其台。

尔时,文殊师利法王子见是莲华,而白佛言:「世尊!是何因缘,先现此瑞?有若干千万莲华,阎浮檀金为茎,白银为叶,金刚为鬚,甄叔迦宝以为其台。」

尔时释迦牟尼佛告文殊师利:「是妙音菩萨摩诃萨,欲从淨华宿王智佛国,与八万四千菩萨,围绕而来至此娑婆世界,供养、亲近、礼拜于我,亦欲供养、听法华经。」

文殊师利白佛言:「世尊!是菩萨种何善本?修何功德?而能有是大神通力?行何三昧?愿为我等说是三昧名字,我等亦欲勤修行之,行此三昧,乃能见是菩萨色相大小,威仪进止。唯愿世尊以神通力,彼菩萨来,令我得见。」

尔时释迦牟尼佛告文殊师利:「此久灭度多宝如来,当为汝等而现其相。」

时多宝佛告彼菩萨:「善男子!来,文殊师利法王子欲见汝身。」于时妙音菩萨于彼国没,与八万四千菩萨俱共发来。所经诸国,六种震动,皆悉雨于七宝莲华;百千天乐,不鼓自鸣。是菩萨目如广大青莲华叶,正使和合百千万月,其面貌端正复过于此,身真金色,无量百千功德庄严,威德炽盛,光明照曜,诸相具足,如那罗延坚固之身。入七宝台,上昇虚空,去地七多罗树,诸菩萨众恭敬围绕,而来诣此娑婆世界耆闍崛山。到已,下七宝台,以价直百千璎珞,持至释迦牟尼佛所,头面礼足,奉上璎珞,而白佛言:「世尊!淨华宿王智佛问讯世尊,少病、少恼,起居轻利,安乐行不?四大调和不?世事可忍不?众生易度不?无多贪欲、瞋恚、愚痴、嫉妬、悭慢不?无不孝父母、不敬沙门、邪见、不善心、不摄五情不?世尊!众生能降伏诸魔怨不?久灭度多宝如来在七宝塔中,来听法不?又问讯多宝如来,安隐、少恼,堪忍久住不?世尊!我今欲见多宝佛身,唯愿世尊,示我令见。」

尔时释迦牟尼佛语多宝佛:「是妙音菩萨欲得相见。」

时多宝佛告妙音言:「善哉,善哉!汝能为供养释迦牟尼佛及听法华经,并见文殊师利等,故来至此。」

尔时华德菩萨白佛言:「世尊!是妙音菩萨,种何善根,修何功德,有是神力?」

佛告华德菩萨:「过去有佛,名云雷音王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国名现一切世间,劫名憙见,妙音菩萨于万二千岁,以十万种伎乐供养云雷音王佛,并奉上八万四千七宝鉢。以是因缘果报,今生淨华宿王智佛国,有是神力。华德!于汝意云何?尔时云雷音王佛所,妙音菩萨——伎乐供养、奉上宝器者,岂异人乎?今此妙音菩萨摩诃萨是。华德!是妙音菩萨,已曾供养亲近无量诸佛,久殖德本,又值恒河沙等百千万亿那由他佛。

「华德!汝但见妙音菩萨其身在此,而是菩萨,现种种身,处处为诸众生说是经典——或现梵王身,或现帝释身,或现自在天身,或现大自在天身,或现天大将军身,或现毘沙门天王身,或现转轮圣王身,或现诸小王身,或现长者身,或现居士身,或现宰官身,或现婆罗门身,或现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或现长者居士妇女身,或现宰官妇女身,或现婆罗门妇女身,或现童男、童女身,或现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身,而说是经。诸有地狱、饿鬼、畜生,及众难处,皆能救济,乃至于王后宫,变为女身,而说是经。

「华德!是妙音菩萨,能救护娑婆世界诸众生者,是妙音菩萨如是种种变化现身,在此娑婆国土,为诸众生说是经典,于神通、变化、智慧无所损减。是菩萨,以若干智慧明照娑婆世界,令一切众生各得所知;于十方恒河沙世界中,亦复如是。若应以声闻形得度者,现声闻形而为说法;应以辟支佛形得度者,现辟支佛形而为说法;应以菩萨形得度者,现菩萨形而为说法;应以佛形得度者,即现佛形而为说法。如是种种,随所应度而为现形,乃至应以灭度而得度者,示现灭度。

「华德!妙音菩萨摩诃萨,成就大神通智慧之力,其事如是。」

尔时华德菩萨白佛言:「世尊!是妙音菩萨,深种善根。世尊!是菩萨住何三昧,而能如是在所变现,度脱众生?」

佛告华德菩萨:「善男子!其三昧名现一切色身,妙音菩萨住是三昧中,能如是饶益无量众生。」

说是妙音菩萨品时,与妙音菩萨俱来者八万四千人,皆得现一切色身三昧;此娑婆世界无量菩萨,亦得是三昧及陀罗尼。

尔时妙音菩萨摩诃萨供养释迦牟尼佛及多宝佛塔已,还归本土,所经诸国,六种震动,雨宝莲华,作百千万亿种种伎乐。既到本国,与八万四千菩萨、围绕至淨华宿王智佛所,白佛言:「世尊!我到娑婆世界饶益众生,见释迦牟尼佛,及见多宝佛塔,礼拜、供养;又见文殊师利法王子菩萨,及见药王菩萨、得勤精进力菩萨、勇施菩萨等,亦令是八万四千菩萨得现一切色身三昧。说是妙音菩萨来往品时,四万二千天子得无生法忍,华德菩萨得法华三昧。」

御製观世音普门品经序

观世音菩萨,以烁迦罗心应变无穷,自在神通遍游法界,入微尘国土说法济度,具足妙相弘誓如海,凡有因缘发清淨心,纔举声称,即随声而应,所有欲愿即获如意。妙法莲华经普门品者,为度脱苦恼之真诠也。人能常以是经作观,一念方萌,即见大悲胜相,能灭一切诸苦,其功德不可思议。朕惟天道福善祸淫,故佛示果报,使人为善而不敢为恶。夫天堂、地狱皆由人为,不违于方寸之内,故为善者得升天堂,为恶者即堕地狱。夫忠臣孝子吉人贞士,其心即佛,故神明芘佑,业障俱泯,是以生不犯于宪条,没不堕于无间。夫凶顽之徒,一于为恶,弃五伦如敝帚,蹈刑法如饮甘,宁餧罗刹,不钦佛道。然人性本善,所为恶者,特气质之偏;苟能改心易虑,修省避畏,转移之间恶可为善矣。为善则即善人,昔之所积之咎,如太空点尘、红罏片雪,消涤淨尽,虽有果报将安施乎?朕恒念此,惟恐世之人有过而不知改,乃甘心焉以自弃,遂表章是经,使善良君子永坚禁戒之心,广纳无量之福,为善功德岂有涯涘哉!

永乐九年五月初一日

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经

姚秦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长行

隋北天竺沙门闍那崛多译重颂

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第二十五

尔时,无尽意菩萨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作是言:「世尊!观世音菩萨,以何因缘名观世音?」

佛告无尽意菩萨:「善男子!若有无量百千万亿众生受诸苦恼,闻是观世音菩萨,一心称名,观世音菩萨即时观其音声,皆得解脱。若有持是观世音菩萨名者,设入大火,火不能烧,由是菩萨威神力故。若为大水所漂,称其名号,即得浅处。若有百千万亿众生,为求金、银、琉璃、车璩、马瑙、珊瑚、虎珀、真珠等宝,入于大海,假使黑风吹其船舫,飘堕罗刹鬼国,其中若有,乃至一人,称观世音菩萨名者,是诸人等皆得解脱罗刹之难。以是因缘,名观世音。若复有人临当被害,称观世音菩萨名者,彼所执刀杖寻段段坏,而得解脱。若三千大千国土,满中夜叉、罗刹,欲来恼人,闻其称观世音菩萨名者,是诸恶鬼,尚不能以恶眼视之,况复加害。设复有人,若有罪、若无罪,杻械、枷锁检繫其身,称观世音菩萨名者,皆悉断坏,即得解脱。若三千大千国土,满中怨贼,有一商主,将诸商人,齎持重宝、经过嶮路,其中一人作是唱言:『诸善男子!勿得恐怖,汝等应当一心称观世音菩萨名号。是菩萨能以无畏施于众生,汝等若称名者,于此怨贼当得解脱。』众商人闻,俱发声言:『南无观世音菩萨。』称其名故,即得解脱。

「无尽意!观世音菩萨摩诃萨,威神之力巍巍如是。若有众生多于婬欲,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欲。若多瞋恚,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瞋。若多愚痴,常念恭敬观世音菩萨,便得离痴。

「无尽意!观世音菩萨有如是等大威神力,多所饶益,是故众生常应心念。若有女人,设欲求男,礼拜供养观世音菩萨,便生福德智慧之男;设欲求女,便生端正有相之女。宿殖德本,众人爱敬。

「无尽意!观世音菩萨有如是力,若有众生,恭敬礼拜观世音菩萨,福不唐捐,是故众生皆应受持观世音菩萨名号。

「无尽意!若有人受持六十二亿恒河沙菩萨名字,复尽形供养饮食、衣服、卧具、医药。于汝意云何?是善男子、善女人,功德多不?」

无尽意言:「甚多,世尊!」

佛言:「若复有人受持观世音菩萨名号,乃至一时礼拜、供养,是二人福,正等无异,于百千万亿劫不可穷尽。无尽意!受持观世音菩萨名号,得如是无量无边福德之利。」

无尽意菩萨白佛言:「世尊!观世音菩萨,云何游此娑婆世界?云何而为众生说法?方便之力,其事云何?」

佛告无尽意菩萨:「善男子!若有国土众生,应以佛身得度者,观世音菩萨即现佛身而为说法;应以辟支佛身得度者,即现辟支佛身而为说法;应以声闻身得度者,即现声闻身而为说法;应以梵王身得度者,即现梵王身而为说法;应以帝释身得度者,即现帝释身而为说法;应以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现自在天身而为说法;应以大自在天身得度者,即现大自在天身而为说法;应以天大将军身得度者,即现天大将军身而为说法;应以毘沙门身得度者,即现毘沙门身而为说法;应以小王身得度者,即现小王身而为说法;应以长者身得度者,即现长者身而为说法;应以居士身得度者,即现居士身而为说法;应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现宰官身而为说法;应以婆罗门身得度者,即现婆罗门身而为说法;应以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得度者,即现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身而为说法;应以长者、居士、宰官、婆罗门妇女身得度者,即现妇女身而为说法;应以童男、童女身得度者,即现童男、童女身而为说法;应以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身得度者,即皆现之而为说法;应以执金刚身得度者,即现执金刚身而为说法。

「无尽意!是观世音菩萨成就如是功德,以种种形,游诸国土,度脱众生。是故汝等,应当一心供养观世音菩萨。是观世音菩萨摩诃萨,于怖畏急难之中能施无畏,是故此娑婆世界,皆号之为施无畏者。」

无尽意菩萨白佛言:「世尊!我今当供养观世音菩萨。」即解颈众宝珠、璎珞,价直百千两金,而以与之,作是言:「仁者!受此法施珍宝璎珞。」时观世音菩萨不肯受之。无尽意复白观世音菩萨言:「仁者!愍我等故,受此璎珞。」

尔时佛告观世音菩萨:「当愍此无尽意菩萨及四众,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故,受是璎珞。」

即时观世音菩萨愍诸四众,及于天、龙、人非人等,受其璎珞,分作二分,一分奉释迦牟尼佛,一分奉多宝佛塔。

「无尽意,观世音菩萨有如是自在神力,游于娑婆世界。」

尔时无尽意菩萨以偈问曰:

「世尊妙相具,  我今重问彼,
佛子何因缘,  名为观世音?
具足妙相尊,  偈答无尽意:
『汝听观音行,  善应诸方所,
弘誓深如海,  历劫不思议,
侍多千亿佛,  发大清淨愿。
我为汝略说,  闻名及见身,
心念不空过,  能灭诸有苦。
假使兴害意,  推落大火坑,
念彼观音力,  火坑变成池。
或漂流巨海,  龙鱼诸鬼难,
念彼观音力,  波浪不能没。
或在须弥峯,  为人所推堕,
念彼观音力,  如日虚空住。
或被恶人逐,  堕落金刚山,
念彼观音力,  不能损一毛。
或值怨贼绕,  各执刀加害,
念彼观音力,  咸即起慈心。
或遭王难苦,  临刑欲寿终,
念彼观音力,  刀寻段段坏。
或囚禁枷锁,  手足被杻械,
念彼观音力,  释然得解脱。
呪诅诸毒药,  所欲害身者,
念彼观音力,  还着于本人。
或遇恶罗刹、  毒龙诸鬼等,
念彼观音力,  时悉不敢害。
若恶兽围遶,  利牙爪可怖,
念彼观音力,  疾走无边方。
蚖蛇及蝮蝎,  气毒烟火燃,
念彼观音力,  寻声自迴去。
云雷鼓掣电,  降雹澍大雨,
念彼观音力,  应时得消散。
众生被困厄,  无量苦逼身,
观音妙智力,  能救世间苦。
具足神通力,  广修智方便,
十方诸国土,  无刹不现身。
种种诸恶趣,  地狱鬼畜生,
生老病死苦,  以渐悉令灭。
真观清淨观,  广大智慧观,
悲观及慈观,  常愿常瞻仰。
无垢清淨光,  慧日破诸闇,
能伏灾风火,  普明照世间。
悲体戒雷震,  慈意妙大云,
澍甘露法雨,  灭除烦恼焰。
诤讼经官处,  怖畏军阵中,
念彼观音力,  众怨悉退散。
妙音观世音,  梵音海潮音,
胜彼世间音,  是故须常念,
念念勿生疑。  观世音淨圣,
于苦恼死厄,  能为作依怙,
具一切功德,  慈眼视众生,
福聚海无量,  是故应顶礼。』」

尔时持地菩萨即从座起,前白佛言:「世尊!若有众生,闻是观世音菩萨品自在之业,普门示现神通力者,当知是人功德不少。」

佛说是普门品时,众中八万四千众生,皆发无等等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

妙法莲华经陀罗尼品第二十六

尔时,药王菩萨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合掌向佛,而白佛言:「世尊!若善男子、善女人,有能受持法华经者——若读诵通利,若书写经卷——得几所福?」

佛告药王:「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供养八百万亿那由他恒河沙等诸佛。于汝意云何?其所得福,宁为多不?」

「甚多,世尊。」

佛言:「若善男子、善女人,能于是经,乃至受持一四句偈,读诵、解义、如说修行,功德甚多。」

尔时药王菩萨白佛言:「世尊!我今当与说法者陀罗尼呪,以守护之。」即说呪曰:

「安尔(一) 曼尔(二) 摩祢(三) 摩摩祢(四) 旨隷(五) 遮梨第(六) 赊咩(羊鸣音)(七) 赊履(冈雉反)多玮(八) 羶(输千反)帝(九) 目帝(十) 目多履(十一) 娑履(十二) 阿玮娑履(十三) 桑履(十四) 娑履(十五) 叉裔(十六) 阿叉裔(十七) 阿耆腻(十八) 羶帝(十九) 赊履(二十) 陀罗尼(二十一) 阿卢伽婆娑(苏奈反)簸蔗毘叉腻(二十二) 祢毘剃(二十三) 阿便哆(都饿反)逻祢履剃(二十四) 阿亶哆波隷输地(途卖反)(二十五) 沤究隷(二十六) 牟究隷(二十七) 阿罗隷(二十八) 波罗隷(二十九) 首迦差(初几反)(三十) 阿三磨三履(三十一) 佛驮毘吉利袠帝(三十二) 达磨波利差(猜离反)帝(三十三) 僧伽涅瞿沙祢(三十四) 婆舍婆舍输地(三十五) 曼哆逻(三十六) 曼哆逻叉夜多(三十七) 邮楼哆(三十八) 邮楼哆憍舍略(来加反)(三十九) 恶叉逻(四十) 恶叉冶多冶(四十一) 阿婆卢(四十二) 阿摩若(荏蔗反)那多夜(四十三)

「世尊!是陀罗尼神咒,六十二亿恒河沙等诸佛所说,若有侵毁此法师者,则为侵毁是诸佛已。」

时释迦牟尼佛讚药王菩萨言:「善哉,善哉!药王!汝愍念拥护此法师故,说是陀罗尼,于诸众生,多所饶益。」

尔时勇施菩萨白佛言:「世尊!我亦为拥护读诵受持法华经者,说陀罗尼。若此法师得是陀罗尼,若夜叉、若罗刹、若富单那、若吉遮、若鸠槃茶、若饿鬼等,伺求其短,无能得便。」即于佛前而说呪曰:

「痤(誓螺反)隷(一)摩诃痤隷(二)郁枳(三)目枳(四)阿隷(五)阿罗婆第(六)涅隷第(七)涅隷多婆第(八)伊緻(猪履反)柅(女氏反)(九)韦緻柅(十)旨緻柅(十一)涅隷墀柅(十二)涅犁墀婆底(十三)

「世尊!是陀罗尼神呪,恒河沙等诸佛所说,亦皆随喜,若有侵毁此法师者,则为侵毁是诸佛已。」

尔时毘沙门天王护世者白佛言:「世尊!我亦为愍念众生、拥护此法师故,说是陀罗尼。」即说呪曰:

「阿梨(一)那梨(二)[少/兔]那梨(三)阿那卢(四)那履(五)拘那履(六)

「世尊!以是神呪拥护法师,我亦自当拥护持是经者,令百由旬内无诸衰患。」

尔时持国天王在此会中,与千万亿那由他乾闼婆众,恭敬围绕,前诣佛所,合掌白佛言:「世尊!我亦以陀罗尼神呪,拥护持法华经者。」即说呪曰:

「阿伽祢(一)伽祢(二)瞿利(三)乾陀利(四)旃陀利(五)摩蹬耆(六)常求利(七)浮楼莎柅(八)頞底(九)

「世尊!是陀罗尼神呪,四十二亿诸佛所说,若有侵毁此法师者,则为侵毁是诸佛已。」

尔时有罗刹女等,一名蓝婆,二名毘蓝婆,三名曲齿,四名华齿,五名黑齿,六名多髮,七名无厌足,八名持璎珞,九名睾帝,十名夺一切众生精气,是十罗刹女,与鬼子母,并其子及眷属,俱诣佛所,同声白佛言:「世尊!我等亦欲拥护读诵受持法华经者,除其衰患,若有伺求法师短者,令不得便。」即于佛前,而说呪曰:

「伊提履(一)伊提泯(二)伊提履(三)阿提履(四)伊提履(五)泥履(六)泥履(七)泥履(八)泥履(九)泥履(十)楼醯(十一)楼醯(十二)楼醯(十三)楼醯(十四)多醯(十五)多醯(十六)多醯(十七)兜醯(十八)[少/兔]醯(十九)

「宁上我头上,莫恼于法师。若夜叉、若罗刹、若饿鬼、若富单那、若吉遮、若毘陀罗、若犍驮、若乌摩勒伽、若阿跋摩罗、若夜叉吉遮、若人吉遮,若热病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乃至七日,若常热病,若男形、若女形、若童男形、若童女形,乃至梦中,亦复莫恼。」即于佛前、而说偈言:

「若不顺我呪,  恼乱说法者,
头破作七分,  如阿梨树枝。
如杀父母罪,  亦如压油殃,
斗秤欺诳人,  调达破僧罪。
犯此法师者,  当获如是殃。」

诸罗刹女说此偈已,白佛言:「世尊!我等亦当身自拥护受持、读诵、修行是经者,令得安隐,离诸衰患,消众毒药。」

佛告诸罗刹女:「善哉,善哉!汝等但能拥护受持法华名者,福不可量,何况拥护具足受持,供养经卷——华、香、璎珞,末香、涂香、烧香,幡盖、伎乐;燃种种灯:酥灯、油灯、诸香油灯、苏摩那华油灯、瞻卜华油灯、婆师迦华油灯、优鉢罗华油灯,如是等百千种供养者。睾帝!汝等及眷属,应当拥护如是法师。」

说是陀罗尼品时,六万八千人、得无生法忍。

妙法莲华经妙庄严王本事品第二十七

尔时佛告诸大众:「乃往古世,过无量无边不可思议阿僧祇劫,有佛名云雷音宿王华智多陀阿伽度、阿罗诃、三藐三佛陀,国名光明庄严,劫名憙见。彼佛法中有王,名妙庄严,其王夫人名曰淨德,有二子,一名淨藏,二名淨眼。是二子有大神力,福德智慧,久修菩萨所行之道,所谓檀波罗蜜、尸罗波罗蜜、羼提波罗蜜、毘梨耶波罗蜜、禅波罗蜜、般若波罗蜜、方便波罗蜜,慈悲喜捨,乃至三十七品助道法皆悉明了通达。又得菩萨淨三昧、日星宿三昧、淨光三昧、淨色三昧、淨照明三昧、长庄严三昧、大威德藏三昧,于此三昧亦悉通达。

「尔时彼佛欲引导妙庄严王,及愍念众生故,说是法华经。时淨藏、淨眼二子到其母所,合十指爪掌白言:『愿母往诣云雷音宿王华智佛所,我等亦当侍从,亲近、供养、礼拜。所以者何?此佛于一切天人众中说法华经,宜应听受。』母告子言:『汝父信受外道,深着婆罗门法,汝等应往白父,与共俱去。』淨藏、淨眼合十指爪掌白母:『我等是法王子,而生此邪见家。』母告子言:『汝等当忧念汝父,为现神变,若得见者,心必清淨,或听我等,往至佛所。』于是二子念其父故,踊在虚空,高七多罗树,现种种神变——于虚空中行住坐卧;身上出水、身下出火,身下出水、身上出火;或现大身满虚空中,而复现小,小复现大;于空中灭,忽然在地;入地如水,履水如地。现如是等种种神变,令其父王心淨信解。时父见子神力如是,心大欢喜,得未曾有,合掌向子言:『汝等,师为是谁,谁之弟子?』二子白言:『大王!彼云雷音宿王华智佛,今在七宝菩提树下法座上坐,于一切世间天人众中广说法华经,是我等师,我是弟子。』父语子言:『我今亦欲见汝等师,可共俱往。』于是二子从空中下,到其母所,合掌白母:『父王今已信解,堪任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我等为父已作佛事,愿母见听,于彼佛所出家修道。』

「尔时二子欲重宣其意,以偈白母:

「『愿母放我等,  出家作沙门,
诸佛甚难值,  我等随佛学。
如优昙鉢罗,  值佛复难是,
脱诸难亦难,  愿听我出家。』

「母即告言:『听汝出家。所以者何?佛难值故。』

「于是二子白父母言:『善哉,父母!愿时往诣云雷音宿王华智佛所,亲近供养。所以者何?佛难得值,如优昙鉢罗华,又如一眼之龟,值浮木孔。而我等宿福深厚,生值佛法,是故父母当听我等,令得出家。所以者何?诸佛难值,时亦难遇。』

「彼时妙庄严王后宫八万四千人,皆悉堪任受持是法华经。淨眼菩萨,于法华三昧,久已通达;淨藏菩萨,已于无量百千万亿劫通达离诸恶趣三昧,欲令一切众生离诸恶趣故。其王夫人,得诸佛集三昧,能知诸佛祕密之藏。

「二子如是以方便力善化其父,令心信解,好乐佛法。于是妙庄严王与群臣眷属俱,淨德夫人与后宫婇女眷属俱,其王二子与四万二千人俱,一时共诣佛所。到已,头面礼足,绕佛三匝,却住一面。

「尔时彼佛为王说法,示教利喜。王大欢悦。尔时妙庄严王及其夫人,解颈真珠璎珞,价直百千,以散佛上,于虚空中化成四柱宝台,台中有大宝床,敷百千万天衣,其上有佛结加趺坐,放大光明。尔时妙庄严王作是念:『佛身希有,端严殊特,成就第一微妙之色。』时云雷音宿王华智佛告四众言:『汝等见是妙庄严王,于我前合掌立不?此王于我法中作比丘,精勤修习,助佛道法,当得作佛,号娑罗树王,国名大光,劫名大高王。其娑罗树王佛,有无量菩萨众及无量声闻,其国平正,功德如是。』其王即时以国付弟,与夫人、二子并诸眷属,于佛法中出家修道。

「王出家已,于八万四千岁,常勤精进修行妙法华经。过是已后,得一切淨功德庄严三昧,即昇虚空,高七多罗树,而白佛言:『世尊!此我二子,已作佛事,以神通变化转我邪心,令得安住于佛法中,得见世尊。此二子者,是我善知识,为欲发起宿世善根,饶益我故,来生我家。』

「尔时,云雷音宿王华智佛告妙庄严王言:『如是,如是!如汝所言。若善男子、善女人,种善根故,世世得善知识,其善知识,能作佛事,示教利喜,令入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大王!当知善知识者是大因缘,所谓化导令得见佛,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大王!汝见此二子不?此二子,已曾供养六十五百千万亿那由他恒河沙诸佛,亲近恭敬,于诸佛所受持法华经,愍念邪见众生,令住正见。』妙庄严王即从虚空中下,而白佛言:『世尊!如来甚希有,以功德智慧故,顶上肉髻光明显照,其眼长广而绀青色,眉间毫相白如珂月,齿白齐密常有光明,脣色赤好如频婆菓。』

「尔时妙庄严王,讚歎佛如是等无量百千万亿功德已,于如来前,一心合掌,复白佛言:『世尊!未曾有也。如来之法,具足成就不可思议微妙功德,教诫所行,安隐快善,我从今日,不复自随心行,不生邪见、憍慢、瞋恚诸恶之心。』说是语已,礼佛而出。」

佛告大众:「于意云何?妙庄严王,岂异人乎?今华德菩萨是。其淨德夫人,今佛前光照庄严相菩萨是。哀愍妙庄严王及诸眷属故,于彼中生。其二子者,今药王菩萨、药上菩萨是。是药王、药上菩萨,成就如此诸大功德,已于无量百千万亿诸佛所殖众德本,成就不可思议诸善功德。若有人识是二菩萨名字者,一切世间诸天人民亦应礼拜。」

佛说是妙庄严王本事品时,八万四千人远尘离垢,于诸法中得法眼淨。

妙法莲华经普贤菩萨劝发品第二十八

尔时普贤菩萨,以自在神通力,威德名闻,与大菩萨无量无边不可称数,从东方来。所经诸国,普皆震动,雨宝莲华,作无量百千万亿种种伎乐。又与无数诸天、龙、夜叉、乾闼婆、阿修罗、迦楼罗、紧那罗、摩睺罗伽、人非人等,大众围绕,各现威德神通之力,到娑婆世界耆闍崛山中,头面礼释迦牟尼佛,右绕七匝,白佛言:「世尊,我于宝威德上王佛国,遥闻此娑婆世界说法华经,与无量无边百千万亿诸菩萨众共来听受,唯愿世尊当为说之。若善男子、善女人,于如来灭后,云何能得是法华经?」

佛告普贤菩萨:「若善男子、善女人,成就四法,于如来灭后,当得是法华经:一者、为诸佛护念,二者、殖众德本,三者、入正定聚,四者、发救一切众生之心。善男子、善女人,如是成就四法,于如来灭后,必得是经。」

尔时普贤菩萨白佛言:「世尊!于后五百岁、浊恶世中,其有受持是经典者,我当守护,除其衰患,令得安隐,使无伺求得其便者,若魔、若魔子、若魔女、若魔民、若为魔所着者,若夜叉、若罗刹、若鸠槃茶、若毘舍闍、若吉遮、若富单那、若韦陀罗等,诸恼人者,皆不得便。是人若行、若立、读诵此经,我尔时乘六牙白象王,与大菩萨众俱诣其所,而自现身,供养守护,安慰其心,亦为供养法华经故。是人若坐、思惟此经,尔时我复乘白象王现其人前,其人若于法华经有所忘失一句一偈,我当教之,与共读诵,还令通利。尔时受持读诵法华经者,得见我身,甚大欢喜,转复精进,以见我故,即得三昧及陀罗尼,名为旋陀罗尼、百千万亿旋陀罗尼、法音方便陀罗尼,得如是等陀罗尼。

「世尊!若后世后五百岁、浊恶世中,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求索者、受持者、读诵者、书写者,欲修习是法华经,于三七日中,应一心精进。满三七日已,我当乘六牙白象,与无量菩萨而自围绕,以一切众生所憙见身,现其人前,而为说法,示教利喜,亦复与其陀罗尼呪,得是陀罗尼故,无有非人能破坏者,亦不为女人之所惑乱,我身亦自常护是人。唯愿世尊听我说此陀罗尼呪。」即于佛前而说呪曰:

「阿檀地(途卖反)(一)檀陀婆地(二)檀陀婆帝(三)檀陀鸠舍隷(四)檀陀修陀隷(五)修陀隷(六)修陀罗婆底(七)佛驮波羶祢(八)萨婆陀罗尼阿婆多尼(九)萨婆婆沙阿婆多尼(十)修阿婆多尼(十一)僧伽婆履叉尼(十二)僧伽涅伽陀尼(十三)阿僧祇(十四)僧伽波伽地(十五)帝隷阿惰僧伽兜略(卢遮反)阿罗帝婆罗帝(十六)萨婆僧伽三摩地伽兰地(十七)萨婆达磨修波利刹帝(十八)萨婆萨埵楼驮憍舍略阿[少/兔]伽地(十九)辛阿毘吉利地帝(二十)

「世尊!若有菩萨得闻是陀罗尼者,当知普贤神通之力,若法华经行阎浮提,有受持者,应作此念:『皆是普贤威神之力。』若有受持、读诵,正忆念,解其义趣,如说修行,当知是人行普贤行,于无量无边诸佛所深种善根,为诸如来手摩其头。若但书写,是人命终,当生忉利天上,是时八万四千天女作众伎乐而来迎之,其人即着七宝冠,于婇女中娱乐快乐;何况受持、读诵,正忆念,解其义趣,如说修行。若有人受持、读诵,解其义趣,是人命终,为千佛授手,令不恐怖,不堕恶趣,即往兜率天上弥勒菩萨所。弥勒菩萨,有三十二相大菩萨众所共围绕,有百千万亿天女眷属,而于中生,有如是等功德利益。是故智者,应当一心自书、若使人书,受持、读诵,正忆念,如说修行。

「世尊!我今以神通力故,守护是经,于如来灭后阎浮提内,广令流布,使不断绝。」

尔时释迦牟尼佛讚言:「善哉,善哉!普贤!汝能护助是经,令多所众生安乐利益。汝已成就不可思议功德,深大慈悲,从久远来,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意,而能作是神通之愿,守护是经。我当以神通力,守护能受持普贤菩萨名者。

「普贤!若有受持、读诵,正忆念,修习、书写是法华经者,当知是人,则见释迦牟尼佛,如从佛口闻此经典;当知是人,供养释迦牟尼佛;当知是人,佛讚善哉;当知是人,为释迦牟尼佛手摩其头;当知是人,为释迦牟尼佛衣之所覆。如是之人,不复贪着世乐,不好外道经书、手笔,亦复不喜亲近其人及诸恶者——若屠儿、若畜猪羊鸡狗、若猎师、若衒卖女色——是人心意质直,有正忆念,有福德力,是人不为三毒所恼,亦复不为嫉妬、我慢、邪慢、增上慢所恼,是人少欲知足,能修普贤之行。

「普贤!若如来灭后后五百岁,若有人见受持、读诵法华经者,应作是念:『此人不久当诣道场,破诸魔众,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转法轮、击法鼓、吹法螺、雨法雨,当坐天人大众中师子法座上。』

「普贤!若于后世,受持、读诵是经典者,是人不复贪着衣服、卧具、饮食、资生之物,所愿不虚,亦于现世得其福报。若有人轻毁之,言:『汝狂人耳,空作是行,终无所获。』如是罪报,当世世无眼;若有供养讚歎之者,当于今世得现果报。若复见受持是经者,出其过恶,若实、若不实,此人现世得白癞病。若有轻笑之者,当世世牙齿踈缺,丑脣、平鼻,手脚缭戾,眼目角睐,身体臭秽,恶疮、脓血、水腹、短气、诸恶重病。是故,普贤!若见受持是经典者,当起远迎,当如敬佛。」

说是普贤劝发品时,恒河沙等无量无边菩萨,得百千万亿旋陀罗尼;三千大千世界微尘等诸菩萨,具普贤道。

佛说是经时,普贤等诸菩萨,舍利弗等诸声闻,及诸天、龙、人非人等,一切大会,皆大欢喜,受持佛语,作礼而去。

妙法莲华经卷第七

妙法莲华经后序

后秦沙门僧叡述

《法华经》者,诸佛之祕藏,众经之实体也。以华为名者,照其本也;称芬陀利者,美其盛也。所兴既玄,其旨甚婉,自非达识传之,罕有得其门者。夫百卉药木之英,物实之本也;八万四千法藏者,道果之原也,故以喻焉。诸华之中,莲华最胜,华尚未敷,名屈摩罗;敷而将落,名迦摩罗;处中盛时,名芬陀利。未敷喻二道,将落譬泥洹,荣曜独足以喻斯典。至如《般若》诸经,深无不极,故道者以之而归;大无不该,故乘者以之而济;然其大略,皆以适化为大;应务之门,不得不以善权为用。权之为化,悟物虽弘,于实体不足,皆属《法华》,固其宜矣。寻其幽旨,恢廓宏邃,所该甚远,岂徒说实归本,毕定殊涂而已耶?乃实大明觉理,囊括古今。云佛寿无量,永劫未足以明其久也;分身无数,万形不足以异其体也。然则寿量定其非数,分身明其无实,普贤显其无成,多宝照其不灭。夫迈玄古以斯今,则万世同一日;即万化以悟玄,则千途无异辙。夫如是者,则生生未足以期存,永寂亦未可言其灭矣。寻幽宗以绝往,则丧功于本无;控心辔于三昧,则忘期于二地。经流兹土,虽复垂及百年,译者昧其虚津,灵关莫之或启;谈者乖其准格,幽踪罕得而履;徒复搜研皓首,竝未有窥其门者。秦司隷校尉左将军安城侯姚嵩,拟韵玄门,宅心世表,注诚斯典,信诣弥至,每思寻其文,深识译者之失。既遇鸠摩罗法师,为之传写,指其大归真,若披重霄而高蹈,登崑崙而俯盻矣。于时听受领悟之僧八百馀人,皆是诸方英秀,一时之杰也。是岁弘始八年,岁次鹑火。

鲁国太夫人张氏,伏遇
亡夫太傅大丞相李公远忌之辰,谨施淨财壹贯文入福州开元寺大藏经司,凋凤字凾《妙法莲华经》七卷、《法华三昧》等经三卷,共计一十卷,伏兹胜因荐严超生淨土。时绍兴二十一年正月十五日谨题。


卷1卷2卷3卷4卷5卷6,和卷7


【Chanworld.org】底本来自CEBTA。2018.03.17-M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