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观派对-离摔跤不远了!

离摔跤不远了!

客观派对

2021.06.30


金刚经到底说了些什么?它对今天的中国人乃至全人类仍有意义吗?我想这是存在于不少法友心中的疑问。

般若在大乘佛法里的地位的确很高,因为它是六波罗蜜多的核心。但般若很实用吗?还是只是存在于修行人脑子里的东西呢?不少西方人所了解的中国佛教,可以说就是中国禅宗。而禅宗如果有任何的文字所依,著名的《金刚经》就是其中之一了。但《金刚经》对今天的人类而言,仍有意义吗?

事实上意义非常重大,只是一般人不一定知道。如果要讲《金刚经》的实用,就让我用今早在群组里收到的《戚本禹回忆录》里的一小段来开个场吧!

戚本禹曾任《红旗》杂志副总编辑,也是「中央文革小组」的成员,目睹了文革整个过程。他承认自己是毛泽东的粉丝与信徒,而在回忆录里写下了关于意识形态的这一小段:

“毛主席是伟大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无产阶级革命的领袖。他一向十分重视意识形态领域里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斗争。他始终认为,无产阶级在夺去了国家政权和完成了对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以后,同资产阶级在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并没有结束。尤其是在国际资本主义还处于十分强大的情况下,这样的斗争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成的。”(注释一)

这一段的描述就可看出金刚经对当今人类的意义所在———对任何「真理」的执著,都可能酿成灾害。这在佛教里被称为法执,也就是对观念的执著。毛主席在解放功成以后如能选择淡出政坛,他的历史评价与定位会是大不一样的。许多后来发生的灾难(如大跃进与文革)就不会被史家算在他的头上。但他毕竟也是凡人,无法踩「历史的刹车」而不坚持阶级斗争。但他如果能懂金刚经,就会明了「法尚应舍」(注释二)的道理,也就会在解放后以平常心对待所谓的资本家了。

这就是金刚经的核心价值与意义———任何人与政党都不应执著于绝对真理。因真理如筏,是拿来给人用的,而不应被用来綑绑人。阶级斗争在中国革命的初期也许是确有需要,否则无法撼动几千年的旧社会。但在解放以后,如果还坚持要把阶级斗争进行到底,就会造成更大的灾难了。

因为资本是任何社会发展不可或缺的一环,其重要性和工人与农民是一样的。国家所应做的,是管理资本规模的不当扩张,照顾工人与农民的福利。而不是打倒资本家,要坚持把其视为万恶。中国在解放后经历了三十年的社会动盪,最后还是走上改革开放与保护私有财产的理性道路,而有了日后的繁荣,就已经证明不执扭于任何的意识形态是正确的了。

美国事实上也是一样。自由女神虽是民主的精神象征,但美国如果把民主当成绝对真理而生执著,同样会受到「法执之害」。

因为人一旦以为自己所拥有的某样东西绝对正确,就会失去反省自我的能力。美国之所以花如此巨大的代价去介入几乎所有其他国家的事务,却忽视了自己国内简单明了的社会问题(包括种族与贫富差距),这难道不就是被自以为是的「绝对正义」心态冲昏了头?美国人如果不能了解金刚经所传达的这个讯息,而继续做其「武林盟主」的春秋大梦,从顶峰掉落谷底也就只会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了。

金刚经所说的其实很简单,即觉知事实(如实观)是任何人或国家都应具备的基础能力。人只要自以为站在了某种优越的妙高山头,或绝对的正义高峰,就是著了我相、人相、众生相与寿者相(注释三)。会自伤慧目而不自知。看不见,也就离摔跤不远了!

我不希望看到中国或美国摔跤。这对全世界都不会是件好事。但这件事是否能如我所愿,将取决于她们是否能各自充分了解金刚经所说的这件简单的事。

 

注释一:
见《戚本禹回忆录》第三部分——第一章 从《评〈海瑞罢官〉》到“二月提纲” —— 意识形态领域的社会主义革命

注释二:
见《金刚经》有:
「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注释三:
见《金刚经》有:
「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则为著我、人、众生、寿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


【版权协议】【免责声明】【隐私条款】

【禅世界论坛】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相应部》《中部》《长部》《增支部》《小部》 和 《清净道论》

【禅世界现代汉语版】离线浏览压缩包

《禅世界WIKI辞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