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随顺因缘与恆顺众生

随顺因缘与恆顺众生

苟嘉陵

2018.10.15

今年夏天在庄严寺佛学夏令营讲解四谛法义时,有一张幻灯片提到「随顺因缘可灭苦」。于是就有法友问随顺二字,是否可能会有语病?因为中国字的含义,是活泼而可随不同的前后文有变化的。随顺的意义亦然。如以原始佛法的修行来看,随顺二字的引用应是有大乘佛法菩萨道的影子,会让人联想到普贤菩萨的十大愿王里有「恆顺众生」的一愿。如果菩萨对众生会因为大慈大悲,而一直顺着众生的脾胃与习性,那是不是会流于放纵呢?这样合乎佛法吗?我想这才是这个问题的所由来处。而要回答「恆顺众生」的问题,我想恐怕还得回归到什么才是「随顺因缘可灭苦」的真义。

我们都明白四谛(苦、苦集、苦灭、苦灭道)是建立在佛陀所发现与亲见的缘起法义上的。所以四谛基本的意思,应是任何苦的解脱都不可离开苦的因缘,也不可能离开「了解因缘」而有什么苦灭,或者涅槃的体验。这就是八正道之首「正见」的意义。一个人无论是修任何佛教里的法门与宗派,都不应有「离开因缘可以求解脱」的想法。否则就是把修行佛法意思弄错了。但这种弄错的修行知见在今天,仍可以说是相当普遍的。

随顺因缘的意思并不是要人跟着因缘走,而是指出苦灭的达到,必须是建立在对苦因的了解与觉知之上。否则无论一个人把八正道里的任何一道修到任何程度,都不是四谛法义的要点。因为佛法里解脱的意思,本来就不是一样「存在于那里」而可以被「获得」的东西。八正道修行的意义,是能因此而帮助修行人对自己生命里的苦与苦因了解,而在了解之后「心得自在」,能亲身见到如何才是真地通往涅槃之路。修行人如果误以为八正道里的任何一样只要修到「完美」或「极至」,就是解脱,其实是把佛说四谛的意思误会了。

这个意思当然是指今天流行的修行知见,是以为「遵循一套程序而照着它去做,就可以成就菩提。」但这个修行知见是不符四谛法义的。佛法之所以是智慧之学,就在于佛法是主张解决任何的问题,必须要依靠对问题的了解,而不能依靠任何的标准答桉或程序。所以佛法的修行虽然是三学戒定慧,但戒定慧的「用」是在帮助修行人了解与认识自己,而不是戒定慧本身有什么绝对或神秘的力量与意义。中国的大乘佛教后来强调佛教的修行当囊括体、相、用,就是在体现佛法修行的实用性。也就是在指出佛法不是玄学。因为玄学的境界「虽然很高」,但却是不能起用,也就是没有用。而沉溺于玄学境界的现象,就是沾沾自喜,常会不经意地流露出一种优越感,或习惯性地对他人下指导棋。但真实的结果,则是会因沾沾自喜而自障慧目。

若能对随顺因缘有了这个了解,就会明白「恆顺众生」一点都不是对众生的放纵与溺爱,而只是说菩萨度生的修行不能离开众生,虽然是不着众生之相。就好像修行解脱道以灭苦,也不能离开了解苦的因缘一样。离开了苦的因缘而求涅槃或苦灭,在佛法里就说这种事是「龟毛兔角」,也就是绝无此事。而菩萨行者若因要不着我相、人相、众生相与寿者相,就以为「离开众生」才是清淨,事实上就正如追求龟毛兔角一样地没有意义。金刚经离四相的意思,只是要修行人不染着于四相,而不是要人断除四相,或逃避四相。而要能不染着,靠的也仍是智慧的修学,也就是佛陀所立的四念处。而菩萨道的六度,也不外是在与众生的关係里修行觉知与觉观的智慧。

所以菩萨道既然是要度众生,就一定要能和众生在一起,也就是要能如菩萨道的四摄法里所说的「同事」。如果不能和众生在世间一起共处,修行智慧而了解众生,讲什么菩萨境界都是没有用的,也就是菩萨道里的玄学。这就是菩萨道恆顺众生的意义。而菩萨行者如果就连自己都在一天到晚想办法要「了生死,断轮迴」,其实就已经是没有和众生在一起了,也就是离开了众生。而离开了众生的菩萨是退菩提心,也就是在菩萨道上的退堕。这在基督教里,就被称为「折翅的天使」(fallen angel)。一旦退堕而离开了三界,当然也就无法恆顺众生了。

若从这个角度来看,佛法的菩萨道才是人类最早的社会主义思想典范。因菩萨道里「同体大悲」的见地,是老早就已指出了法界众生的「一体性」。这可以说是为人类的社会主义思想立下了最坚实的注脚。但菩萨道和共产思想的不同,是菩萨因深解缘起与四谛,会懂得「随顺因缘」。故绝不会使用任何的暴力,去主张革命。但菩萨道六度里的精进波罗蜜多,又应是永不放弃实现法界一切众生解脱与平等的努力。虽说是很难,也会很久,但菩萨行者应是永不言退,也绝不放弃。

我想这应是普贤行愿的「恆顺众生」,在现代人类文明与文化里的了义。

欢迎发表评论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