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塔:佛学和作为工具的理性

佛学和作为工具的理性

梅塔

2018.08.14


设想把一只蚂蚁看作一种二维生物,让它在平整的二维桌面上自由地爬动。由于它所活动的空间是没有第三维的,当然它就无法知道在头顶上还有其他东西,如控制照明的灯和屋顶。它发现桌面的某个区域有时雪亮,有时昏暗,百思不得其解,因为它无法了知在三维世界中一个观察蚂蚁的人正将照亮桌面的灯光随机地打开和关闭。根据最新前沿的现代物理学的弦论猜想,各种事物(佛学所说的诸法)都是由高至若干维如十一维空间中各种微小的振动形态所构成的,也就是说事物的本质不过是各种高维的振动模式(formations;诸行)的生灭起伏,而我们在此三维空间加上一维时间的四维时空中的一切事物(此世间的诸法),可以看作是更高维的时空中的事物在我们所在的四维时空中的“投影”(projections)或诸相(signs)。我们在四维时空中的最大理性,可能就是了知我们自己不过是在当前时空中显现的诸投影(诸相)。我们对此世间的理性了解,如各种物理定律和生物化学的规律也只能局限于和适应于此世间,无法推及我们还无法了解的其他宇宙(世间)。物理学中的弦论自然地引出了多宇宙(多世间)或平行宇宙的理论,也启发我们进行关于佛学和理性之间关系的思考。

世尊在菩提树下获得正觉和成佛之前修行所使用的真正的突破性的工具,不是让人备受煎熬的长期苦行,不是神秘的他力崇拜或纵欲,不必是某些禅修者所追求的甚深的禅定(如非想非非想或想和受息灭的境界),而是一种通过对此世界的现象(生老病死等;mental phenomenon)的深入观察、思考和洞察,如实觉知,达到完全解脱而证悟的理性。世尊曾经在我们这个娑婆世界的四维时空中的出现,他通过作为工具的理性的力量,冲破了时空维度的限制,获得了在任何时空维度的世间中最为本质的真理 – 即四法印:诸行无常,诸漏皆苦,诸法无我,涅槃寂静。我们既不打算用科学的概念和发展来解释世尊所揭示的佛学真理,也不会用佛学对科学研究和发现指手划脚。相反,在这里,我们想要指出,理性不仅是科学研究和探索的基础,也是佛学揭示世间真理的最有力的工具。

在修学佛法的时候,我们应以理性为锐利的工具,了知自己在知行上的时空局限性,来去除自己的贪婪、嗔恨和妄想痴迷,而不会对自己尚未了知和证实的佛陀教导采取虚无主义的态度。一个正信的佛教徒,“了知本质真实为本质真实,了知非本质真实为非本质真实,持有此正思惟的人们,他们能发现本质真实”(《法句经》DhP.1.12),了知佛陀教导包含的究竟性和方便性,就不会将心执着于任何广为宣扬的方便、法门和修学途径(如虚幻的忆念着相和对禅定的贪着),不会远离修习佛学的当下解脱的最终目标。一个正信的佛教徒就能破除此世间中的各种怪力乱神的迷信 – 佛陀曾斥责风水、手相、算命、残忍的祭祀、拜火或拜物的愚昧无知 – 揭露那些由其信徒们所塑造的打着“祈福、求财和神通” 旗号招摇撞骗的邪师们,如曾与中国大陆的政要和明星沆瀣一气的“大师”王林和“神仙”李一,并远离那些以神幻和邪淫法门来从身心上控制与侵害男女信众以及搜刮钱财的社会上和佛教界的所谓“名流们”。

理性也为我们学佛提供了合适的和安全的实践途径。我们这些平凡的修行人,有种种无明烦恼,需要经历正确的和长期的修行过程。即使是世尊自己也在他获得觉悟前的修行中历劫无数,在他的当生中碰到包括魔罗在内的种种磨难和考验,因此一个平凡的人钻研了很多佛学经典和即使“顿悟”了佛法的教理,他仍然应该知道那还只是知识上的收获和知见上的进步,距离佛陀所说的在想和受止息后而具备的完全觉悟还有巨大的距离。在如实地知道和看见这个真相之后,我们既不会急躁冒进因某些修行的功夫或境界而产生狂妄我慢之心,也不会因修行之路漫长而气馁,而会以一颗无所得的心扎扎实实地修学佛陀的核心教义,不着迷于流行的时尚法门而为某些邪知识所迷惑。目前中国大陆的佛教发展,有令人鼓舞的一面,同时也有很多危险因素混杂其中,例如中国网络媒体报道的北京朝阳区的所谓“十万仁波切”的现象,以及某些佛教“金刚上师”和“大师”的经济腐败和违法行为。在当前的情况下,坚持佛陀关于理性的教导(见《增支部》的《卡拉玛经》AN.3.65),有助于我们积极地对待佛教和佛学修行中的种种困惑和怀疑。如果触犯一个国家通常的刑律,不管是什么样的上师,人人都有揭露的必要,这样才能不致遗祸更多的人,才能让佛教徒通过具体的事件了知辨别和选择真正善知识的重要性,才能让佛教徒学到真正的佛法和对佛教有信心,并且才能让佛教成为正信的佛教。佛陀所制定的佛教核心戒律,如果所谓的“上师”们违反了,他们就不是佛教和佛教徒们的上师。我们很遗憾地看到在当代佛教发展中的一些丑恶现象,看到某些寺庙道场商业性腐化的发生,也看到有些佛教教派抱残守缺,非理性地过分宣扬“无条件信任自己的上师”,是与佛陀教导的“依法不依人”的理性教义不相容的自欺欺人。而理性的彰显,正是佛教摆脱历史传统和非理性糟粕的负担,建立现代化的有益环境的重要方面。

高举理性大旗,扬弃传统佛教,才能让佛教焕发觉悟解脱的光芒,实现自身的现代化,为当前人类社会的各种棘手问题提供一种解决方案,关怀在无明中苦苦挣扎的有情众生,并引领他们获得幸福。


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