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N.1.5  没有诸污点(Without Blemishes;无秽)经

MN.1.5  没有诸污点(Without Blemishes;无秽)经

1.5.1  如是我闻。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在那里,尊者舍利弗对比丘们如是说道:“比丘学友们!”

“学友!”那些比丘回答道。 尊者舍利弗如是说道:

1.5.2  “学友们!在此世间存在这些四种人。是哪四种呢?学友们!在这里,某人有一种污点,而对它如是不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有一个污点。” 在这里,某人有一种污点,对它如是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有一个污点。”  在这里,某人没有污点,而对它如是不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没有污点。” 在这里,某人没有污点,对它如是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没有污点。”

在这里,有一个污点而对它如是不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有一个污点”的人,被称为在有一个污点的两个人当中的低级者。 在这里,有一个污点并对它如是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有一个污点”的人,被称为在有一个污点的两个人当中的高级者。

在这里,没有污点而对它如是不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没有污点”的人,被称为在没有污点的两个人当中的低级者。 在这里,没有污点并对它如是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没有污点”的人,被称为在没有污点的两个人当中的高级者。

1.5.3  当如是所说时,尊者大目犍连向尊者舍利弗问道:

“舍利弗学友!是什么原因和理由,为什么在有一个污点的两个人当中,一个人被称为低级的人,而另一个人被称为高级的人呢?是什么原因和理由,为什么在没有污点的两个人当中,一个人被称为低级的人,而另一个人被称为高级的人呢?”

1.5.4  “学友!在这里,当一个人有一个污点,而对它如是不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有一个污点” 时,可以预期他将不会激发热诚、作出努力或鼓舞活力(instigate energy)去舍弃那个污点,并且他将带着贪欲、嗔恨和妄想痴迷,带着一个污点,和带着污损之心而死去。设想一个覆盖着脏东西和污点的青铜碟从一个店或一个锻工场带来,如果主人们既不使用也不清理它,而将它扔在一个落满灰尘的角落。象这样,青铜盘后来会更为污损和玷污吗?”  –  “是的,学友!”  –  “同样的,学友!当一个人有一个污点,而对它如是不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有一个污点” 时,可以预期他不会激发热诚、作出努力或鼓舞活力(instigate energy),并且他将带着贪欲、嗔恨和妄想痴迷,带着一个污点,和带着污损之心而死去。

1.5.5  在这里,当一个人有一个污点,对它如是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有一个污点” 时,可以预期他将激发热诚、作出努力和鼓舞活力去舍弃那个污点,并且他将不带着贪欲、嗔恨和妄想痴迷,不带着污点,带着不污损之心而死去。设想一个覆盖着脏东西和污点的青铜碟从一个店或一个锻工厂带来,如果主人们清理它,不将它扔在一个落满灰尘的角落。象这样,青铜盘后来会更干净和更明亮吗?”  –  “是的,学友!”  –  “同样的,学友!当一个人有一个污点,对它如是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有一个污点” 时,可以预期他将会激发热诚、作出努力和鼓舞活力,并且他将不带着贪欲、嗔恨和妄想痴迷,不带着污点,和带着不污损之心而死去。

1.5.6  在这里,在这里,当一个人没有污点,而对它如是不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没有污点” 时,可以预期他将会注意美丽的事物的相,通过这样做,贪欲会感染他的心,他将带着贪欲、嗔恨和妄想痴迷,带着一个污点,和带着污损之心而死去。设想一个干净和明亮的青铜碟从一个店或一个锻工场带来,如果主人们既不使用也不清理它,而将它扔在一个落满灰尘的角落。象这样,青铜盘后来会更为污损和玷污吗?”  –  “是的,学友!”  –  “同样的,学友!当一个人没有污点,而对它如是不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没有污点” 时,可以预期他将会注意美丽的事物的相,通过这样做,贪欲会感染他的心,他将带着贪欲、嗔恨和妄想痴迷,带着一个污点,和带着污损之心而死去。

1.5.7  在这里,当一个人没有污点,对它如是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没有污点” 时,可以预期他将不会注意美丽的事物的相,通过不这样做,贪欲将不会感染他的心,他将没有贪欲、嗔恨和妄想痴迷,没有污点,和带着没有污损之心而死去。设想一个干净和明亮的青铜碟从一个店或一个锻工厂带来,如果主人们使用它,清理它,而不将它扔在一个落满灰尘的角落。象这样,青铜盘后来会更为干净和明亮吗?”  –  “是的,学友!”  –  “同样的,学友!当一个人没有污点,对它如是如实了知:“在我当中没有污点” 时,可以预期他将不会注意美丽的事物的相,通过不这样做,贪欲将不会感染他的心,他将没有贪欲、嗔恨和妄想痴迷,没有污点,和带着没有污损之心而死去。

1.5.8  这就是原因和理由,为什么在有一个污点的两个人当中,一个人被称为低级的人,而另一个人被称为高级的人。这就是原因和理由,为什么在没有污点的两个人当中,一个人被称为低级的人,而另一个人被称为高级的人呢?”

1.5.9  学友!人们说“污点,污点”。那么,“污点”这个词是用来指称什么的术语呢?  “污点”是用来指称诸邪恶不善的愿望的行境(the spheres of these evil unwholesome wishes)的术语。

1.5.10  在这里,一位比丘可能会愿望:“如果我犯了一个过失,愿比丘们不知道我犯了一个过失。”  可是比丘们可能会知道那位比丘犯了一个过失。因此他如是愤怒和苦楚:“比丘们知道我犯了一个过失。” 愤怒和苦楚两者都是一个污点。

1.5.11 在这里,一位比丘可能会愿望:“我已经犯了一个过失。比丘们应该在私下里劝告我,而不是在僧团当中。” 可是比丘们可能会在僧团当中而不是在私下里劝告那位比丘。因此他如是愤怒和苦楚:“比丘们在僧团当中劝告我,在不是在私下里。” 愤怒和苦楚两者都是一个污点。

1.5.12 在这里,一位比丘可能会愿望:“我已经犯了一个过失。一个与我同阶的人应该劝告我,而不是一个与我不同阶的人。” 可是一个与他不同阶的人可能会劝告他,而不是一个与他同阶的人。因此他如是愤怒和苦楚:“一个与我不同阶的人劝告我,而不是一个与我同阶的人。” 愤怒和苦楚两者都是一个污点。

1.5.13  在这里,一位比丘可能会愿望:“啊!大师可能通过问我而不是另一个某比丘一系列问题给比丘们教导法。”  可是大师可能通过问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他一系列问题给比丘们教导法。因此他如是愤怒和苦楚:“大师通过问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我一系列问题给比丘们教导法。” 愤怒和苦楚两者都是一个污点。

1.5.14  在这里,一位比丘可能会愿望:“啊!比丘们可能进了村庄乞食,把我而不是另一个某比丘排在前面!”  可是比丘们可能进了村庄乞食,把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他排在前面。因此他如是愤怒和苦楚:“比丘们进了村庄乞食,把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我排在前面。” 愤怒和苦楚两者都是一个污点。

1.5.15  在这里,一位比丘可能会愿望:“啊!我而不是另一个某比丘,在食堂里可能会得到最好的座位、最好的饮水和最好的乞食!”  可是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他可能在食堂里得到最好的座位、最好的饮水和最好的乞食。因此他如是愤怒和苦楚:“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我在食堂里得到最好的座位、最好的饮水和最好的乞食。” 愤怒和苦楚两者都是一个污点。

1.5.16  在这里,一位比丘可能会愿望:“啊!我而不是另一个某比丘,在食堂里用完乞食后可能会给出祝福。”  可是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他可能在食堂里用完乞食后给出祝福。因此他如是愤怒和苦楚:“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我在食堂里用完乞食后给出祝福。” 愤怒和苦楚两者都是一个污点。

1.5.17-20  一位比丘可能会愿望:“啊!我而不是另一个某比丘,可能会给比丘们教导法…..可能会给比丘尼们教导法……可能会给优婆塞们教导法…..可能会给优婆夷们教导法…..可能会访问修道院。”  可是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他,可能会给比丘们教导法…..可能会给比丘尼们教导法……可能会给优婆塞们教导法…..可能会给优婆夷们教导法…..可能会访问修道院。因此他如是愤怒和苦楚:“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我,给比丘们教导法…..给比丘尼们教导法……给优婆塞们教导法…..给优婆夷们教导法…..访问修道院。” 愤怒和苦楚两者都是一个污点。

1.5.21-24  一位比丘可能会愿望:“啊!比丘们…..比丘尼们……优婆塞们…..优婆夷们…..可能会尊敬(honor)、尊重(respect)、崇敬(revere)和崇奉(venerate)我而不是另一个某比丘。”  可是比丘们…..比丘尼们……优婆塞们…..优婆夷们…..可能会尊敬(honor)、尊重(respect)、崇敬(revere)和崇奉(venerate)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他。因此他如是愤怒和苦楚:“比丘们…..比丘尼们……优婆塞们…..优婆夷们…..尊敬(honor)、尊重(respect)、崇敬(revere)和崇奉(venerate)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我。” 愤怒和苦楚两者都是一个污点。

1.5.25-28  在这里,一位比丘可能会愿望:“啊!我而不是另一个某比丘,得到一件高级的衣袍……高级乞食……一个休息处……高级医药用具。”  可是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他可能得到一件高级的衣袍……高级乞食……一个休息处……高级医药用具。因此他如是愤怒和苦楚:“另一个某比丘而不是我得到一件高级的衣袍……高级乞食……一个休息处……高级医药用具。”  愤怒和苦楚两者都是一个污点。

学友! “污点”是用来指称诸邪恶不善的愿望的行境(the spheres of these evil unwholesome wishes)的术语。

1.5.29  如果看见和听见在任何比丘当中诸邪恶不善的愿望的行境没有被舍弃,那么即使他可能是一个林栖者、一个诸边远住的常客、一个乞食者、一个从一个房屋到另一个房屋的寻求者、一个穿废弃碎布者(a refuse-rag wearer;粪扫衣),一个穿粗布衣者(a wearer of rough robes)他的同梵行者们不会尊敬(honor)、尊重(respect)、崇敬(revere)和崇奉(venerate)他。那是为什么呢?因为在那位尊者当中能看见和听见这些诸邪恶不善的愿望的行境没有被舍弃。

设想一个干净和明亮的金属钵从店或锻工场带来;主人们把一条蛇、一条狗或一个人的残骸放进它里面,然后用另一个钵盖好,回到市场上;于是看见它的人们说道:“你到处带着的象一件珍宝的东西是什么呢?” 接着他们提起盖子,打开它,看进去,而且一旦他们看见,他们就会激起如此的恶心、厌恶和作呕(such loathing, repugnance, and disgust) , 以致饥肠辘辘的人也不会想吃,更不要说那些饱食之人。

同样的,如果看见和听见在任何比丘当中诸邪恶不善的愿望的行境没有被舍弃,那么即使他可能是一个林栖者、一个诸边远住的常客、一个乞食者、一个从一个房屋到另一个房屋的寻求者、一个穿废弃碎布者(a refuse-rag wearer),一个穿粗布衣者(a wearer of rough robes)他的同梵行者们不会尊敬(honor)、尊重(respect)、崇敬(revere)和崇奉(venerate)他。那是为什么呢?因为在那位尊者当中能看见和听见这些诸邪恶不善的愿望的行境没有被舍弃。

1.5.30  如果看见和听见在任何比丘当中诸邪恶不善愿望行境被舍弃,那么即使他可能是一个林栖者、一个诸边远住的常客、一个乞食者、一个从一个房屋到另一个房屋的寻求者、一个穿废弃碎布者(a refuse-rag wearer),一个穿粗布衣者(a wearer of rough robes)他的同梵行者们会尊敬(honor)、尊重(respect)、崇敬(revere)和崇奉(venerate)他。那是为什么呢?因为在那位尊者当中能看见和听见这些诸邪恶不善的愿望的行境被舍弃。

设想一个干净和明亮的金属钵从店或锻造场带来;主人们把煮好的米饭和不同的汤和调味酱放进去,然后用另一个钵盖好,回到市场上;于是看见它的人们说道:“你到处带着的象一件珍宝的东西是什么呢?” 接着他们提起盖子,打开它,看进去,而且一旦他们看见,他们就会激起如此的喜爱、胃口和食欲,以致那些饱食之人也想食用,更不要说那些饥肠辘辘之人了

同样的,学友!如果看见和听见在任何比丘当中诸邪恶不善的愿望的行境没有被舍弃,那么即使他可能是一个林栖者、一个诸边远住的常客、一个乞食者、一个从一个房屋到另一个房屋的寻求者、一个穿废弃碎布者(a refuse-rag wearer),一个穿粗布衣者(a wearer of rough robes)他的同梵行者们不会尊敬(honor)、尊重(respect)、崇敬(revere)和崇奉(venerate)他。那是为什么呢?因为在那位尊者当中能看见和听见这些诸邪恶不善的愿望的行境被舍弃。”

1.5.31  当如是所说时,尊者大目犍连对尊者舍利弗说道:

“舍利弗学友!我想到一个譬喻。”  – “目犍连学友!请你把它说出来。” “舍利弗学友!有一次,我住在王舍城的山堡(the Hill Fort at Rajagaha)。那时,我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为了托钵乞食进入王舍城。当时,车匠之子沙弥提(Samiti the Cartwright’s son)正在规划轮缘,而一个前车匠之子邪命外道槃荼(the Ajlvaka Panduputta, son of a former Cartwright)正在一旁站立。

那时,邪命外道槃荼生起这样一个想法:“啊!这位车匠之子沙弥提会在这轮缘上刨平掉这个弯曲、这个扭曲和这个缺陷,那么,这个轮缘就没有会诸弯曲、扭曲和缺陷,并且包含纯粹的心木。”   正当这个想法在他心中来经过时,同样地,车匠之子沙弥提在轮缘上刨平掉那个弯曲、那个扭曲和那个缺陷。于是前车匠之子邪命外道槃荼很高兴,并且如是表达他的高兴道:“他就象用心知道我的心一样他刨平轮缘!”

1.5.32 同样的,学友!那些毫无信念,不是出于信念而是为了寻求一种谋生过活的人们,从在家生活出家进入无家生活,他们狡诈(fraudulent)、虚伪(deceitful)、奸诈(treacherous)、自大(haughty)、空洞(hollow)、自负 (personally vain)、恶口(rough-tongued)、言语散乱(loose-spoken)、不守诸根、饮食过度、不专修觉醒(undevoted to wakefulness)、不在乎沙门身分(unconcerned with recluseship)、不推崇所学(not greatly respectful of training)、奢侈、粗心散漫,是堕落的领导们(leaders in backsliding),是忽视隐退独居(neglectful of seclusion)、懈怠、缺乏活力、没有正念、没有完全正知、不专注得定、心意散乱、智慧全无和傻话连天的人。尊者舍利弗正好象以他的心知道我的心,以这法的讲述来刨平他们的过失。

而那些出于信念,从在家生活出家进入无家生活的善男子,他们不狡诈(fraudulent)、虚伪(deceitful)、奸诈(treacherous)、自大(haughty)、空洞(hollow)、自负 (personally vain)、恶口(rough-tongued)、言语散乱(loose-spoken);他们严守诸根、饮食节制、专修觉醒(devoted to wakefulness)、在乎沙门身分(unconcerned with recluseship)、推崇所学(not greatly respectful of training)、不奢侈或粗心散漫,热心于避免堕落,是隐退独居的领导们,是精进而充满活力、坚决、建立于在正念之中、完全正知、专注得定、心意统一、拥有智慧和不是傻话连天的人。这些善男子,听闻尊者舍利弗的这法的讲述后,好象通过言语与思想,喝进,它并食用它。他使同梵行者们从不善中摆脱出来,并将他们自己建立于善当中。””

1.5.33  正如一个女子 – 或一个男子 – 年轻的,年青的,喜欢装扮,洗了头,得到一个扎着莲花、茉莉花或玫瑰花的花环,用双手拿着这个花环把它戴到头上,同样地,那些出于信念,从在家生活出家进入无家生活的善男子,他们不狡诈(fraudulent)、虚伪(deceitful)、奸诈(treacherous)、自大(haughty)、空洞(hollow)、自负 (personally vain)、恶口(rough-tongued)、言语散乱(loose-spoken);他们严守诸根、饮食节制、专修觉醒(devoted to wakefulness)、在乎沙门身分(unconcerned with recluseship)、推崇所学(not greatly respectful of training)、不奢侈或粗心散漫,热心于避免堕落,是隐退独居的领导者们,是精进而充满活力、坚决、建立于在正念之中、完全正知、专注得定、心意统一、拥有智慧和不是傻话连天的人。这些善男子,听闻尊者舍利弗的这法的讲述后,好像通过言语与思想,喝进它并食用它。他使同梵行者们从不善中摆脱出来,并将他们自己建立于善当中。””

如是,那两位伟大的众生在彼此的良善之语中感到很高兴。

第五没有诸污点经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