苟嘉陵:由缅甸发生的不幸论菩萨行者的本份

由缅甸发生的不幸论菩萨行者的本份

苟嘉陵

很高兴见到禅世界,在对当前缅甸发生的不幸表达关怀。虽然也有人在用揶揄的口吻批评禅世界对缅甸的政治生态了解地不够全面,而以为他对昂山素季及缅甸军人的谴责有失偏颇,我还是觉得自己应尽一个大乘佛教徒的本份,而对禅世界的举措表达赞叹。事实上这正是我一直在等待的来自中国的法的声音,而它在禅世界出现了。它让我对中国佛教现代化的前景,生起了无限的憧憬。今天就让我解释一下何以故。

中国佛教传承的是大乘法义,主题是菩萨道。而菩萨道里有句名言,即「直心是道场」。缅甸发生了少数族群被迫害的事件,联合国的观察员都已经在对全世界宣布这是种族清洗,也就是和当年纳粹屠杀犹太人同等性质的暴行。我以为凡是有正常血性的人类,都应会对此事件感到难过与愤怒。更不要说佛法的修行人,应是会有如何的反应了。有人对禅世界的文章做了批评,说禅世界不了解整个罗兴亚人过去和缅甸其他族裔的历史恩怨,并言之凿凿地指出罗兴亚人其实可以说是自作自受。他们被缅甸军人驱逐出境,则是咎由自取。对此我就要提醒大家:禅世界并没有卷入缅甸的族裔斗争或政治。禅世界只是在针对正在发生的人类暴行,表达关切与不满。而这些暴行不是禅世界捏造的,也不是道听涂说,而是由具有公信力的联合国观察家对全世界表达的。禅世界对昂山素季及缅甸军人用了「谴责」二字,我一点都不觉得有何不合佛法。

修行人当然不会随意地谴责什么,但该谴责的时候就应谴责。这才是不执着,也才是自在。而谴责的目的也不是逞口舌之快,而是止恶。当然,谴责只是在精神上,并不一定真能达到止恶的目的。但有谴责和没谴责,是有天壤之别的。佛陀当初也没有能阻止邻国对释迦族的屠杀,但他曾三度地去尝试阻止。这就是止恶———避免与减轻人的杀业。而一个人能在精神上去尝试止恶,是需要有一般人所没有的胆识与魄力的。佛法虽并没有要求所有的人都能去止恶,因为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足够的胆识与魄力。但如自己不能止恶,至少应对别人止恶的努力表达精神上的支持。这就是佛法修行人的本份。如果连这个本份都做不到,就不要谈什么修行了。任何其他的的辩论,其实也就没有太多意义了。

华严经的普贤行愿品裡,有普贤菩萨的十大愿王。其中一开始的两大愿,就是「礼敬诸佛,称讚如来」。这个义理对中国佛教徒而言,应该并不陌生。这其实也就是在说菩萨行者对他人的「点滴之善」,都有称扬的责任。这也就是菩萨道的修行。

我对禅世界的道德勇气,感到十分敬佩。所以在此略尽在菩萨道的修学路上,一个小学生应尽的本份。


【注】:苟嘉陵先生授权禅世界发表此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