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林纳斯:科学界需要一起捍卫科学【转】

【按】:想要了解最近几年民众最关心的问题,听听一个“过来人”的解说,供参考。禅世界不对内容持任何立场。


马克·林纳斯:科学界需要一起捍卫科学

(2017年5月8日,受邀来华的马克·林纳斯在北大英杰交流中心就自己的经历做了演讲,许智宏、朱作言、邓兴旺等国内着名科学家现场聆听了其报告。5
月9日,马克·林纳斯和媒体进行了交流会,本文为马克·林纳斯本次来华演讲内容,基因农业网整理。)

在最开始的时候,我在反转阴谋论中间也有一定的“功劳”,但是我已经为此进行了公开的道歉,同时我现在已经把所有的工作都投入到解决这种阴谋论的
努力当中,希望能够减少我在过去的工作当中带来的一些破坏,而且这场工作已经开展了有十年之久。

现在我们的科学都是受到了攻击的,在全世界很多地方都是这样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先生在当选的时候把我们这个时代称为“后真相的时代”,这是一个最
大的谬论。同时所谓的“后真相”已经被2016年的牛津辞典收录,这就意味着现在真正的事实不再是那么重要,而科学遭到了新一轮的抨击。

反转基因不仅仅是唯一反科学的运动,在世界范围内还有很多其他的这种运动影响着人们的生活。比如说反对疫苗接种,这个情况在很多国家变得越来越突
出,人们忽视了医生、科学家的建议,拒绝给自己的孩子接种疫苗。最后导致的结果就是现在传染病的发生率越来越高,同时那些可以预防的儿童死亡率也在升
高。

这种对于疫苗接种的虚假的言论和谬论得到了广泛的传播。我们也可以看到在社交媒体上有很多这样的信息,但是这些信息并没有来自真正的疫苗专家,这
就是一个现在世界发展的结果,因为我们现在有了人和人之间直接的交流。在这个过程中,科学的专业知识不再能发挥很重要的作用。

我关注的一个重点就是气候变化,我在2002年的时候第一次来中国就是关于气候变化这个问题,当时我是到访了内蒙古、甘肃、青海和其他地方,这些地方
的共同点都是遭到了严重荒漠化的侵袭。我就是想通过那次访问来强调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其实已经在中国成为了日常能够常见的不良的恶性影响。

但是,美国的总统特朗普认为气候变化其实是一个谬论,根本就不存在,气候变化是中国出来的一个谬论,他的目的是为了维持和平衡中国在制造业方面的
优势。我想其实不会有太多的中国人相信他这种说法,但是至少这种说法向我们显示出反科学的想法和思潮,背后有政治上的动机。这点我们在讨论转基因的问
题时,也应该牢记。

在中国有一个关于转基因的阴谋论,这个阴谋论背后有几千万个支持者。就是说美国人他们自己是不吃转基因的东西,这些转基因的东西都是出口到中国,
为了破坏中国人的健康。这种阴谋论就相当于特朗普在美国说的那种全球变暖其实是中国制造出来的一个谎言。

那么有关转基因很多的谬论当中,其实最具有破坏性也最为严重的一条,就是我在这里列出的第四项,就是有转基因的安全在科学上还没有共识。

但是实际上在英国和美国主流科学界,科学家们都非常明确、清晰地表明转基因的技术是安全的,科学家一致认为转基因这项技术在使用当中能够保障安全
性。

但是很不幸在中国,科学家关于转基因的问题通常讲得不是那么清楚,同时他们也不是那么愿意来表达自己的观点。所以我希望,中国科学院、中国农科院
能够发布一个非常明确的声明,从专家的角度告诉中国的老百姓转基因是安全的,来帮助老百姓理解科学上的论点。

我本人既不是科学家,也不是专家,我到这里也不是说我要大家一定要相信我、信任我说的话。但是我能告诉大家的就是,我通过理解专家的意见,科学的
意见,改变了我对转基因的看法,同时也认识到我最初对于转基因反对的态度是不科学的。

很重要的一点,我们要对于各种各样的阴谋论有一个很好的理解,因为已经有研究显示,如果一个人他认为人类登陆月球是一个谎言,那他就更有可能相信
气候变化是一个谎言,也可能相信疫苗接种是不安全的,同时就会相信转基因是不安全的。

作为那些支持科学的人士,我们能做什么?在4月22日(联合国“地球日”)的时候,我们一起走向街头,发起了一场支持科学的大游行,呼吁人们尊重真相、
尊重科学客观的结论。这场大游行在世界各地600个地区开展,包括在尼日利亚、孟加拉、华盛顿特区,我本人也参加了在伦敦举行的支持科学的游行。

很遗憾,当时在北京并没有这种支持科学的游行活动举行,但是我相信并不是说中国就不重视科学的作用或者是不重视科学的价值。因此我要再次呼吁中国
支持科学的人士、中国的科学家发出自己的声音,告诉中国的老百姓,告诉政府的决策者,科研创新对于中国非常重要,我们绝对不能让反科学的意见来阻挡我
们的对话。

根据美国做的一项民意调查的资料显示,相比反气候变化和反疫苗接种,对于反转基因的人士在破坏人们对于科学的信任度上是更为成功的。我们可以在这
张图上看到,普通大众对转基因的反对意见和科学家的支持意见,存在51%点的差距,这个差距比其他几类议题的差距都要大。
我曾经是一个反转的活动人士,这张图就是我在1998年拍的,我告诉大家当时我们做了哪些事情。我当时与很多反转人士一起,我们到了转基因作物试验田
里面,破坏了农作物和田地。所以大家可以看到,我们当时不仅是反对转基因技术的使用,在实际行动当中我们也到了这些转基因作物的大田当中,把大田给破
坏了。

很多人都问我为什么改变了关于转基因的看法,这张图和下一张图我将给大家展示我改变看法的原因所在。这张图显示了美国科学促进协会(AAAS)关于气
候变化发布的一段科学的声明。下一张图,同样是来自美国科学促进协会的关于转基因安全性的一个表态,措词是非常明确的,而且也表示出这是专家们统一的
意见,转基因技术是安全的,我们不应该惧怕、也不应该反对转基因技术的应用。

作为一个科普的作者,我本人不可能一方面支持以科学为基础的气候变化的结论,另一方面又反对以科学为基础的转基因的技术。对于我来说,这种矛盾的
做法是不可能的,其他的科普作家、科普教育人员也是这样的,不可能一方面明知道这是一项技术,这是正确的真实的科学结果,另一方面又反对这种科学的真
实性。

因此我就感觉到我有一个道义上的责任,需要对于我在转基因技术上造成的破坏后果做一个道歉。因此在2013年1月份的时候,我就发表了这个公开的道歉
演讲(指2013年1月3日马克·林纳斯在牛津农业会议上的演讲)。这是因为我认识到了自己的责任,这种对自身责任的认识,也使得我能够在今天来到了北京。
我之前也说过,因为我所做的这个工作提供的错误信息,使得世界上很多地区的人基于一种不科学的恐惧来反对转基因的技术。

那么这个过程其实并不简单,甚至是痛苦的。在一开始的时候我遭到了很多的攻击、诋毁,很多人说我是一个骗子,说我是一个两面派,轻易改变了自己的
立场。在BBC谈话节目当中,主持人就问我说如果你在这个问题上改变了自己的看法,那么我们还怎么在其他事情上相信你的看法呢?如果你在这个事情上改变
了自己的结论,接下来你说的话还有谁会信呢?而我对他的回答就是,如果在这个问题上我不改变自己的结论,还有谁会来相信我接下来说的话呢?如果我明知
道有证据证明我的观点、我的说法是错误,难道我还要继续坚持这种错误的说法
吗?

这张图就向大家举一些例子,在中国有关转基因技术有哪些虚假错误信息的传播。尤其是这个图的下半部分,这段话当中写的错误的谬论,在中国已经臭名
昭着的了,而且这个观点可能也认识到是非常极端的。

那么我想来谈一谈绿色和平组织。其实作为我本人来说,我在职业生涯当中从来没有为绿色和平这个组织工作过,当然了可能和他们有一些合作的关系。我
要说的是,97%的情况下绿色和平的表现是积极的。我们在中国就可以看到,去年绿色和平的网站上没有一次提到反转基因的论点,而是把他们所有的精力关注
中国空气污染的问题,关注中国雾霾的问题,关系到污染造成的其他毒素、毒害的问题。我想他们这种做法是值得赞赏的。

那么我还要强调的就是,其实在中国那些反转的意见,特别是中国人自己说的,包括所谓的电视主持人和高官他们表达出反转的意见其实都是从外国输入中
国反转的观念,但是真正的转基因技术确是由中国的科学家他们自己开发出来的。这两种人当中一对比我们就可以看到,到底哪一群人能够更好地代表中国老百姓
的利益。

所以我想在这里说一句虽然夸张但非常正确的话——吃转基因食物有害的几率比你被小行星砸到的几率还要低!在高山地区确实有人曾经被流星给砸到过,
但是还从来没有一例事件可以显示出人们食用转基因食品后对自己身体的健康造成危害。

自2013年起,我前往了世界很多地方去走一走、看一看,特别是到了非洲一些发展中国家。我认为在这些地区转基因技术都可以发挥作用来拯救生命的。

就在现在,坦桑尼亚和中部非洲地区都在经历一场严重的干旱,这场干旱摧毁了农民的作物,同时也进一步加剧了这个地区粮食不安全状况。同时我在坦桑
尼亚也看到了有抗旱特性的转基因玉米,这个玉米引入了外来的基因,使得缺水的逆境能够有一个很好的抵御力。如果在坦桑尼亚的这些反转人士最后取得了胜
利,那么坦桑尼亚的农民就再也没有机会来种植抗旱玉米了。

当然可喜的是,我们看到也有一些发展中国家,他们成功地运用了农业转基因的技术,来造福自己国内小农的利益。其中一个亮点就是孟加拉,是第一个种
植了转基因的茄子,供自己国内的小农来使用。孟加拉的农民在过去种植剂有时候施杀虫剂要80到140次,现在有了抗虫的茄子之后,他们施用农药的数量可以
直接降到零。

这个茄子的种子是由政府所有的,公共研究部门开发出来的,而且是和美国的康奈尔大学合作开发的,现在我正好是在康奈尔大学做这个合作的学者。而且
这个转基因茄子的种子农民可以留下来,和自己的邻居来共享,同时也不需要支付任何的使用专利费用。

大家可以看到,全世界的科学资料都可以向我们显示,这是一个农业转基因的使用,使得我们能够大幅度降低了农药的使用。大家可以从这张图下面这段话
上读到,就平均的情况而言,采用转基因的技术已经使得化学农药的使用量降低了37%,作物的单产水平提高了22%,同时让农民的收益增加了68%。

同时有关转基因作物种植情况的最新报告是在上周(2017年5月4日),由国际农业生物技术应用服务组织 (ISAAA)发表的,是有关全球转基因作物种植状况
的一个报告。我们看到全球范围内转基因作物的种植面积已经创下了历史的新高(2016年生物技术/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达1.851亿公顷,再创历史新高:从1996
年的170万公顷迅速上升到2016年的1.851亿公顷,实现了110倍的增长 ),而且其中大部分也是在发展中国家种植的。

最后我要说的是,我现在职业的情况是康奈尔大学科学联盟的一个研究人员,这个科学联盟我们主要的工作重点就在于确保全世界的科学家,尤其是发展中国
家的科学家有更好的能力来对自己国内的普通群众进行科普的教育,帮助人们接受新的科学知识,尤其是国内的发展技术。

所以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说,我其实是从一个反转人士,并不是变成了一个支持转基因的人士,而是变成了一个支持科学的人士,因为我相信,其实在这个世
界上有很多科学的问题,在这些问题上,科学的声音最后被淹没了,人们听不到。所以我相信我们应该通过我们的工作,能够让更多科学的声音被大众所接受。

我刚才提到4月22日我们组织的捍卫科学、支持科学的大游行,我们在夏威夷、孟加拉、尼日利亚都组织了科学的游行。有数万人站到街头捍卫科学,不仅
仅是捍卫转基因的科学,也捍卫有关气候变化、疫苗接种、特朗普后真相时代真实的科学意见。我相信科学界的人士需要在全球层面站到一起,一起来捍卫我们
科学的声音。

(XYS20170511)


来源:http://www.xys.org/xys/ebooks/others/science/dajia18/zhuanjiyin4.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