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一行禅师小传》

【按】有同修喜欢“突然去行禅”所载一行禅师关于行禅的文字,我将维基百科上的释一行条目内容放在下面,供中国大陆同修参考。


释一行禅师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9%87%8B%E4%B8%80%E8%A1%8C

(越南语:Thích Nhất Hạnh,1926年10月11日-),出生于越南中部的承天顺化省,是现代著名的佛教禅宗僧侣、作家、诗人、学者暨和平主义者,也是入世佛教的主要提倡者[1][2]。

在越战期间,被迫流亡海外,长居法国南部多尔多涅省的“梅村禅修中心”[3],直迄2005年才首度获准回国参访[4]。

著作等身,已出版上百本书,包括40多本英文书。

一行禅师的越南名中的姓氏 Thích (释) 源于“Thích Ca”或“Thích Già”(释迦),意指“释迦一族的”。[5]这个传统源自汉传佛教,所有的东亚佛教出家众都使用这个姓氏,代表抛弃世俗家庭,加入佛陀家族。在汉传佛教传统中,一个人会依序得到几个名字。首先是法名(lineage name),皈依三宝时即会获得。一行禅师的法名是“澄光”(Trừng Quang)。再来是法字(Dharma name),当一位出家众或在家众发愿或受戒为僧时会获得。一行禅师的法字是“逢春”(Phùng Xuân)。除此之外,有时也会给出法号,“一行”(Nhất Hạnh)为禅师的法号。[5]

一行禅师常被门徒称为 Thầy,意指“大师或导师”,或称他为 Thầy Nhất Hạnh。任何大乘佛教传承的越南僧尼都能用“thầy”此敬语。越南佛教僧人会被尊称为 thầy tu 意指“僧侣”,而女尼会被尊称为 sư cô 指“姊妹”或 sư bà“姐姐”。在梅村网站的越南语版本里,他也被称为 Thiền Sư Nhất Hạnh 意思是“Nhất Hạnh 禅师”。[6]

生平

慈孝寺佛堂

一行禅师出生于1926年越南中部的承天顺化省。16岁那年他在顺化市慈孝寺出家,皈依真寔禅师[5][7][8]。从中越“报国寺”[9]佛学院毕业后,一行禅师随即接受了越南大乘佛教及越南禅的训练,1949年受具足戒成为比丘,为临济禅宗第42代暨越南了观禅师第8代传人[2]。

1956年,一行禅师被提名为“越南统一佛教会”[10]出版刊物《越南佛教》[11]的总编辑。随后几年,他陆续成立了Lá Bối出版社、西贡的万行佛教大学[12],以及一组中立的佛教维和团队-青年社会服务学院(缩写为SYSS)[13],旨在进入乡间建立学校、医疗诊所、协助重建村庄。[3]

一行禅师此时已被认证为dharmacharya[14],足以担当慈孝寺及关系寺院的精神领袖。[5][15]1966年五月1日,他在慈孝寺从真寔禅师手中收下“传灯”,受命为dharmacharya。[5]

越战期间

1960年,一行禅师得到普林斯顿大学提供的奖学金,赴美攻读宗教比较学,之后又在哥伦比亚大学教授佛学课程,并持续推动反战运动,希望美军能退出越南。那段期间他也精读了法文、中文、梵文、巴利文和英文。1963年,他回到越南协助他的同胞僧众推动反暴力和平运动。

一行禅师同时也在万行佛教大学教授佛教心理学和般若文学。1965年四月的一场会议中,万行联盟的学生发表了和平吁求声明,宣称:“为帮助所有越南人民实践和平生活、互相尊重,现在是南北越寻求停战的时候了。”不久,一行禅师前往美国,留下真空法师掌管SYSS。万行佛教大学则被一名不希望与一行禅师及SYSS再有任何瓜葛的校长接管,他甚至还指控真空法师是共产党员。至此,SYSS除面临了资金短缺,还得面对来自成员的攻击。尽管困难重重,SYSS仍坚持在不选边站的前提下协助因战争流离失所的越南村民重建家园。[2]

1966年,一行禅师飞回美国主持康乃尔大学的越南佛教座谈会,一边接续他的反战工作。1965年,他写了一封信给马丁·路德·金恩,标题是“寻找人类的敌人”。待在美国这段期间,一行禅师实际求见了金恩博士,催促他公开谴责美国干涉越战。[16]1967年,金恩博士在纽约市的河滨教堂发表了一篇著名演说,首次公开质疑美国涉入越南事务。[17]隔年,金恩博士提名一行禅师为1967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他说:“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没认识其他比这位温和的越南僧人更配得这个奖项的人。若运用了他的和平理念,将可为普世教会合一运动、为四海之内的兄弟情谊、为人性建立起一座纪念碑。”[18]虽然金恩博士公开为一行禅师站台,并“强力要求”委员会颁奖给他,但此举实际上违反了诺贝尔的传统和协议。[19][20]委员会那年未颁出和平奖。

1969年,一行禅师代表佛教和平使节参与巴黎和平对谈。1973年,签署巴黎和平协约,越南政府取消了他的护照,拒绝让他回到越南,一行禅师流亡法国,此后长期在海外活动,无法回国。1976年到1977年间,大量越南船民流亡海外,一行禅师率领国际救援活动,盼能帮助那些流亡至泰国湾的越南船民,最后在泰国和新加坡政府的双重施压下收手。[21]

建立“接现同修”

接着,一行禅师在1966年创立了接现同修。他率领僧俗二众,教导五项正念修习和菩萨14戒。1969年,一行禅师在法国创立了统一佛教会[22](非属越南统一佛教会)。1975年,他成立了甘薯禅修中心[23]。该中心持续扩增,到了1982年,他和同寮真空法师创建梅村禅修中心-一所位处南法多尔多涅省的精舎暨禅中心。[3]统一佛教会是法国梅村、纽约蓝崖寺[24]、Pine Bush的正念生活社群、统一佛教会、加州鹿野苑寺、密西西比贝茨维尔的木兰村,以及德国瓦尔德布勒尔的欧洲应用佛学研究所[25]等机构的合法监管单位。[26][27]

他也在越南建立了两座寺院,一间在顺化市附近慈孝寺原址,一间是中部高地的般若寺。一行禅师及接现同修也在美国建立了寺院和佛法中心,即埃斯孔迪多的鹿野苑寺[28],而佛蒙特的枫林寺[29]和青山佛法中心[30]在2007年双双关闭后便分别搬到纽约Pine Bush和密西西比,更名为蓝崖寺和木兰村实修中心。这些寺院一年泰半时间都对外开放,并持续为俗家众提供禅修课程。接现同修也为特定的俗众团体办理禅修活动,诸如家庭、青少年、荣民、演艺人员、国会议员、执法人员及有色人种等。[31][31][32][33][34]此外,一行禅师还分别在2005年和2007年于洛杉矶带领和平游行。[35]

一行禅师的知名学生有:纳许维尔正念中心创建者Skip Ewing、作家兼教师娜妲莉·高柏、Upaya研修中心创办人乔安·荷里法斯、环保人士Stephanie Kaza、真空法师、作家Noah Levine、禅师暨作家Albert Low、环保人士暨作家Joanna Macy、龙之梦(Dragon Dreaming)协创人John Croft、法师暨Manzanita Village禅修中心协创人Caitriona Reed、作家暨徳里高等法院首席大法官Leila Seth,以及房地产开发商暨一行禅师多本著作的编辑Pritam Singh。

回到越南

2005年,经过了漫长的协商过程,一行禅师获得越南政府批准归国访视,得以在越南从事教学活动、出版他的四本著作、偕同僧团的出家和在家众在境内移动,包括禅师在顺化市的发迹地孝慈寺。[4][36]此行并非毫争议。代表“越南统一佛教会”[37]致函越南政府的 Thich Vien Dinh 吁请一行禅师发表对抗越南政府妨碍宗教自由的声明。Thich Vien Dinh 害怕此行恐被越南政府用于宣传目的,等于是对外宣称越南的宗教自由已有起色,但事实正相反。[38][39][40]

尽管争议未解,一行禅师仍于2007年再度重返阔别多年的越南,与此同时,被越南政府取缔的“越南统一佛教会”(UBCV)仍有两名高层人士受到软禁。统一佛教会称禅师的参访活动形同背叛,此举象征他愿意和那些压迫宗教人士的敌手合作。UBCV的发言人Võ Văn Ái表示:“我相信一行禅师的参访受到河内政府操弄,越南方面试图隐藏他们对统一佛教会的压迫,制造宗教自由的假象。”[41]梅村网站则表明禅师于2007年的重返越南之行有三个目标:其一,支持僧团内的新成员;其二,筹办“超渡法会”[42]、抚慰越战遗留至今的伤痛;其三,带领僧俗闭关禅修。超渡法会又名“水陆法会”,越南官方对此表示反对,声称法会“一视同仁”地超渡南越和美国军人,不成体统。经过妥协后,一行禅师同意将“超渡”易名为“安魂祈福”[43]。[41]

其他

2014年,圣公宗、天主教、正教会的主要领导人,以及犹太教、穆斯林、印度教和佛教领导人连署承诺对抗现存的奴隶制;他们签署的声明呼吁在2020年前消弭奴隶制及人口贩子。真空法师为一行禅师的代理人。[44]

健康

2014年11月,一行禅师严重脑出血被送到医院抢救。[45][46]经过几个月的疗养,禅师获准踏出波尔多大学医院的中风康复诊所,他在那里充分享有出去走动、坐在树下聆听鸟鸣、饮啜一杯茶,沉浸在钟声中的“复健”[47]。迄2015年4月份为止,一行禅师都住在梅村的庵里,僧院的随从、医生和护士仍持续帮他做轻偏瘫的复健,目标是增进他的吞咽及演讲能力。[47]2015年7月11日为止,禅师都在旧金山加速复元,UCSF医疗中心为他打造了一套积极康复计划。[48]

法门

 

一直以来,一行禅师的法门结合了各禅宗教派的教导和大乘佛教传承的洞见、上座部佛教的方法,以及西方心理学的观点,蕴生为现代化的禅修方法。禅师用“互即互入”(interbeing)一词来诠释般若经,乃源于华严宗的思想,[49]可做为禅宗的哲学基础。[50]

此外,禅师还是入世佛教(他创了这个词)运动的领导人,强调个人在创造改变上负有的主动性。他引述了13世纪越南国王陈仁宗的话作为这个概念的缘由。陈仁宗退位为僧后,创立了越南佛教竹林宗一派。

获奖与殊荣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丁·路德·金恩曾提名禅师为1967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候选人。[18]然而,该年度并未颁出此奖。[51]随后,禅师获得了1991年的良知勇气奖(Courage of Conscience Award)。[52]

他也曾在多部电影中现身,诸如破晓者国际影展中播放的《原谅的力量》。[53]

一本2013年的漫画《五种力量的秘密》(The Secret of the 5 Powers)中,禅师和Alfred Hassler及真空法师都是主角。[54]

2015年获得和平于世奖。

相关著作

“他的教导,对于我们的繁忙的生活以及人类本位主义的理解方式来说,是一剂至关重要的解毒药。”-一行禅师著作的英文编辑阿诺德.卡特勒 (Arnold Kotler)

  • 《见佛杀佛》(Zen Keys)
  • 《活的安详》(Being Peace)
  • 《太阳我的心》(The Sun My Heart)
  • 《行禅指南》(A Guide to Walking Meditation)
  • 《正念的奇迹》(The Miracle of Mindfulness)
  • 《般若之心》(The Heart of Understanding)
  • 《佛之心法》(The heart of the Buddha’s Teaching)
  • 《生命的转化与疗愈》(Transformation and Healing)
  • 《当下一刻、美妙一刻》(Present Moment, Wonderful Moment)
  • 《祈祷的力量》(The Energy of Prayer)
  • 《真爱的功课:追随一行禅师五十年]》(Learning True Love:Practicing Buddhism in a Time of War)真空法师著
  • 《一行禅师讲金刚经》
  • 《给地球的情书》(Thich Nhat Hanh)
  • 《谛听与爱语:一行禅师谈正念沟通的艺术》

One thought on “《释一行禅师小传》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