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应部》卷8【禅世界版】

第一篇 有偈篇

《相应部》卷8【禅世界版】

第八章 婆耆舍相应 (相应八)

SN.8.1-12

SN.8.1 出离者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尊者婆耆舍(Vangisa)与他的指导教师尊者尼拘律迦波(Nigrodhakappa),一起住在阿罗婆(Alavi)的阿格罗婆(Aggalava Shrine)塔庙。 当时,尊者婆耆舍新近出家,没有多久,留作住处的看守者。

那时,众多打扮漂亮的女人,为了参观住处,前往阿格罗婆园。那时,尊者婆耆舍看见那些女人后,心生不快,贪欲(lust;肉欲)在侵扰他的心。 那时,尊者婆耆舍如是想道:“这确实对我是一种损失,这确实对我没有获得;确实对我是一种灾祸,确实我没有很好地获得:心生不快,贪欲在侵扰我的心。在这里,其他人怎么可能除去我的不快而生起欢喜呢?就让我就自己除去我的不快而生起欢喜吧。”

那时,尊者婆耆舍在除去自己的不快而生起欢喜后,唱诵这些偈颂:

707  “唉,尽管我已经出离,

从在家成为非家。

这些从黑暗之魔(the Dark One)而来的无耻的

念头仍然碾压着我。

708  即使勇猛的青年们,伟大弓箭手们,已经得到修学的人们,

有坚固大弓的大师们,

一千个这样不逃离的人,

应该完全地将我团团包围。

709  如果女人们来这里,

即使比这数量更多,

她们永远不会使我心意颤抖,

因为我已坚定地在正法中站立。

710  从太阳亲族的佛陀那里,

我已经作为证人听说过:

通往涅槃之道,

在那里,我心欢喜。

711  如果当我这样安住时,

波旬!你靠近我,

啊,死神!我将用这种方式行动,

你将甚至不知道我的所行之道。”


SN.8.2 不快经

如是我闻。有一次,尊者婆耆舍(Vangisa)与他的指导教师尊者尼拘律迦波(Nigrodhakappa),一起住在阿罗婆(Alavi)的阿格罗婆(Aggalava Srine)塔庙。当时,尊者尼拘律迦波从施食处返回食用完毕,进入住处,在傍晚时,或在翌日早晨都没有出门。

当时,尊者婆耆舍心生不快,贪欲在侵扰他的心。 那时,尊者婆耆舍如是想道:“这确实对我是一种损失,这确实对我没有获得;确实对我是一种灾祸,确实我没有很好地获得:心生不快,贪欲在侵扰我的心。在这里,其他人怎么可能除去我的不快而生起欢喜呢?就让我就自己除去我的不快而生起欢喜吧。”

那时,尊者婆耆舍在除去自己的不快而生起欢喜后,唱诵这些偈颂:

712  “已经完全舍弃不快与喜悦

和在家的念头之后,

一个人不应该对任何事物培养欲望;

没有贪欲的一个人,没有喜悦,

他确实是一个比丘。

713  无论任何存在于大地和虚空的事物,

都由此世间所包含的色构成 –

每一个无常的事物都会衰退,

已经透彻了解的牟尼们,安住过活。

714  人们系缚于他们的获得依着,

对所见的、所闻的、所感知和所感受的事物们

排除对这个的欲望而不受扰动,

他们把在这里不执取任何东西的人,

称为一个牟尼。

715  而那些依止六十,

由他们自己的诸念头所引导 –

人们中很多已住于非法(wrong doctrine):

无论何处他都不会加入那一派,

也不会宣说邪恶之语 – 他是一个比丘。

716  精通而长久修习禅定,

诚实,谨慎,没有渴望,

牟尼已经到达寂静之境,

他自己已经完全平息,

端赖于等待他的时间。”


SN.8.3 举止良好经

有一次,尊者婆耆舍(Vangisa)与他的指导教师尊者尼拘律迦波(Nigrodhakappa),一起住在阿罗婆(Alavi)的阿格罗婆(Aggalava Srine)塔庙。当时,尊者婆耆舍由于自己的机灵而轻视某位举止良好的比丘。 那时,尊者婆耆舍如是想道:“这这确实对我是一种损失,这确实对我没有获得;确实对我是一种灾祸,确实我没有很好地获得:由于自己的机灵而轻视某位举止良好的比丘。”

那时,尊者婆耆舍生起对自己的懊悔后,唱诵这些偈颂:

717  “请你舍弃狂妄轻慢,啊,乔达摩!

请完全地离开狂妄轻慢之路。

在狂妄轻慢之路中昏头昏脑,

你已懊悔了很久。

718  人们被诋毁所诽谤,

被狂妄轻慢杀害,跌入地狱。

人们悲伤了很久,

被妄想轻慢杀害而重生于地狱。

719  然而一位比丘从来一点也不悲伤,

是一个知道途径的人,正确地修行。

他经历了名声和快乐,

的确他们说“他是正法的一位先知”。

720  因此在这里顺从而勤奋;

舍弃了诸盖后,清净无染。

在完全放弃所有的狂妄轻慢后,

由明(knowledge)成为一位终止者而平静。”


SN.8.4 阿难经

有一次,尊者阿难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那时,尊者阿难在早晨穿好衣服,拿钵与僧袍,以尊者婆耆舍为随从沙门,为了托钵乞食进入舍卫城。

时,尊者婆耆舍心生不快,贪欲在侵扰他的心。 那时,尊者婆耆舍以偈颂对尊者阿难说道:

721  “我在被感官贪欲焚烧,

我的心被火焰吞没。

啊,乔达摩!请出于怜悯,

告诉我如何熄灭它。”

(阿难:)

722  “经由感知的颠倒,

你的心被火焰吞没。

避开美丽的相,

和感官贪欲的刺激。

723  你要看见诸行无常相异,

把它们作为痛苦,而不是当作自我。

熄灭贪欲的大火,

不要一再地被焚烧。

724  要以观想不净来修习心,

指向一境,善于入定,

要对身体施以正念,

全神贯注于厌离之中。

725  要在无相( the signless)上修习禅定,

除去朝向狂妄轻慢的趋势,

然后,通过狂妄轻慢的破灭,

你将成为平静过活而行者们的一员。”


SN.8.5  善于言说经

在舍卫城。在那里,世尊对比丘们说道:“比丘们!” – “大德!”那些比丘回答世尊。

“比丘们!当言语具备四支,它才算是很好地得到言说,而不是得到不好的言说,它是无咎的,在智者们当中不应受到非难。是哪四支呢?比丘们!在这里,一个比丘只说善于言说的,而不说说得不好的;只关于法而言说,不关于非法而言说;只说令人愉快的,而不说令人不快的;只说真实的,而不说虚假的。比丘们!言语具备四支,它才算是很好地得到言说,而不是得到不好的言说,它是无咎的,在智者们当中不应受到非难。”

这就是世尊所说。说了这个后,善逝、大师又进一步如是说道:

726  “很好地得到言说的事物,善言善语当为首要,

第二,言说法,而不是非法,

言说令人愉快的,而不是令人不快的为第三,

第四,言说真实而非虚假。”

那时,尊者婆耆舍起座,将上袍搭到一边肩膀,向世尊合掌礼敬后,对世尊如是说道: “世尊!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善逝!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

“婆耆舍!说出你的灵感。” 世尊说道。

那时,尊者婆耆舍以适当的偈颂当面称赞世尊:

727  “一个人只应该说出这样的言语

由于它一个人不会使自己痛苦

或伤害其他人:

这样的言语的确是很好地得到言说的。

728  一个人只应该说出令人愉快的言语

和受到高兴地欢迎的言语。

当它不为人们带来任何邪恶的事物,

那么他的言说就令他人愉快。

729  确实,真实是不死之语,

这是自古以来的准则。

目标和正法,善言善语,

建立在真实之上。

730  佛陀所说的的安稳之语

为了涅槃的获得,

为了得到痛苦的终止,

的确是首要的言语。”


SN.8.6  舍利弗经

有一次,尊者舍利弗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当时,尊者舍利弗正在以法谈教导、劝诫和鼓励比丘们,使之欢喜,话语优雅、流畅、清晰,令义理的解说畅达无碍。而且那些比丘都全神贯注地聆听,十分注意,将所有念头导向法谈。

那时,尊者婆耆舍如是想道:“这位尊者舍利弗正在以法谈教导、劝诫和鼓励比丘们,使之欢喜,话语优雅、流畅、清晰,令义理解说畅达。而且那些比丘都全神贯注地聆听,十分注意,将所有念头导向法谈。让我当面以适当的偈来颂称赞尊者舍利弗。”

那时,尊者婆耆舍起座,将上袍搭到一边肩膀,向尊者舍利弗合掌礼敬后,对尊者舍利弗如是说道: “舍利弗学友!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舍利弗学友!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

“婆耆舍学友!说出你的灵感。”

那时,尊者婆耆舍当面以适当的偈颂来称赞尊者舍利弗:

731  “智慧深入,智力超群,

善巧娴熟于正道和非道,

有大智慧的舍利弗,

为比丘们教导正法。

732  他简要地教导,

也详细地阐述。

他的声音,犹如舍利鸟(九官鸟)的声音一般,

涌出启发人心的论述。

733  当他教导他们时,

他们听闻如蜜之语。

经由他悦耳的声音,响亮而可爱,

比丘们侧耳倾听,

内心踊跃而喜悦。”


SN.8.7  自恣(Pavarana)经

世尊与五百位都是阿罗汉的比丘众一起住在舍卫城东园鹿子母讲堂。当时,在那十五布萨自恣日,为了举行自恣,世尊被比丘僧团所围绕,在外面露天而坐。

那时,世尊观察变得沉默的比丘僧团后,对比丘们说道:“来吧,比丘们!现在让我邀请你们:是否我有任何身体或言语的行为,是你们应该责备的呢?”

当如是所说时,尊者舍利弗起座,将上袍搭到一边肩膀,向世尊合掌礼敬后,对世尊如是说道:“大德!世尊没有任何身体或言语的行为,是我们应该责备的。世尊是之前未生起的道的创始者,之前未产生的道的产生者,之前未宣说的道的宣说者。他是道的了知者,道的发现者,和道的娴熟修习者。大德!他的弟子们现在住于此道的随行,以后会变成为拥有道者。

大德!让我邀请世尊:是否我有任何身体或言语的行为,是世尊应该责备的呢?”

“舍利弗!你没有任何身体或言语的行为,是我应该责备的。舍利弗!你是贤智者;舍利弗!你是大慧者;舍利弗!你是广慧者;舍利弗!你是喜悦慧者;舍利弗!你是速慧者;舍利弗!你是锐利慧者;舍利弗!你是洞察慧者。舍利弗!犹如转轮王的长子,使父亲转动的主宰的轮子完全地保持转动一般,同样的,舍利弗!你使我转起的无上法轮完全地保持转动。”

“大德!如果我没有任何身体或言语的行为,是世尊应该责备的话,那么,大德!是否这五百位比丘有任何身体或言语的行为,是世尊应该责备的呢?”

“舍利弗!这五百位比丘没有任何身体或言语的行为,是我应该责备的。舍利弗!因为,在这五百位比丘中,六十位比丘是具足三明者(triple knowledge bears),六十位比丘是具足六神通者(bears of six direct knowledge),六十位比丘是俱分解脱者(liberated in both ways),而其他是慧解脱者(liberated by wisdom)。”

那时,尊者婆耆舍起座,将上袍搭到一边肩膀,向世尊合掌礼敬后,对世尊如是说道:“世尊!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善逝!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

“婆耆舍!说出你的灵感。” 世尊说道。

那时,尊者婆耆舍以适当的偈颂当面称赞世尊:

734  “在十五的今日为了清净性,

五百位比丘集已经聚在一起 –  

切断了所有束缚和缠结,

无困扰的贤者们,已经再生已尽。

735  正如一个国王,一位转轮王,

被大臣们围绕陪伴,

在这全部的大地上旅行,

深暗的海洋为其边界 –

736  这样,他们侍奉这位战斗中的胜利者,

无上的商队领袖 –  

具足三明弟子们,

他们已经把死神抛在身后。

737  全都是世尊的知心之子,

在这里找不到无价值的东西。

渴爱之箭的破坏者,

我崇拜这太阳族人世尊。”


SN.8.8  超过一千经

有一次,世尊与有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团,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当时,世尊以有关于涅槃的法谈教导、劝诫和鼓励比丘们,使之欢喜,话语优雅、流畅、清晰,令义理解说畅达。而且那些比丘们都全神贯注地聆听,十分注意,将所有念头导向法谈。

那时,尊者婆耆舍如是想道: “这位世尊以有关于涅槃的法谈指导、劝诫和鼓励比丘们,使之欢喜,话语优雅、流畅、清晰,令义理解说畅达。而且那些比丘们都全神贯注地聆听,十分注意,将所有念头导向法谈。让我以适当的偈颂当面称赞世尊。”

那时,尊者婆耆舍起座,将上袍搭到一边肩膀,向世尊合掌礼敬后,对世尊如是说道:“世尊!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善逝!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

“婆耆舍!说出你的灵感。” 世尊说道。

那时,尊者婆耆舍以适当的偈颂当面称赞世尊:

738  “超过一千位比丘

在这里侍奉善逝

听他教导无尘的正法,

涅槃是恐惧无法获得的。

739  他们听闻离垢之法,

由遍正觉者所教导。

正觉者的确闪耀,

被比丘僧团所尊敬。

740  啊,世尊!你的名字是“龙”(Naga),

在众贤者(seers)中最伟大的贤者。

犹如积雨的大云,

你为弟子们降下甘霖。

741  由于渴望看到大师

而已经从一日中所持中起来,

啊,大英雄!你的弟子婆耆舍

倒身礼拜你的双足。”

“婆耆舍!这些偈颂是你先前思考出的,还是立即在你心中涌现的呢?”

“大德!这些偈颂不是我先前思考出的,而是立即在我心中涌现的。”

“既然这样,婆耆舍!请你涌现更多非先前已思考出的偈颂。”

“是的,大德!” 尊者婆耆舍回答世尊后,以更多非先前已思考出的偈颂称赞世尊道:

742  “已经克服恶魔(Mara)的邪恶之道,

你在破坏了诸念的不毛之地后而过活前行。

请看他!脱离束缚的释放者,

束缚已切断为零碎,而没有被执着。

743  为了引导我们渡越洪流,

你从它的各个方面宣说此道。

在你宣称的不死之境,

正法的先知们(seers)毫不动摇地站立。

【注】:seers,先见者、先知或见识者们。

744  光之照耀者,在已经穿透洞察后,

看见了一切驻地的超越。

已经知道和实现后,

他教导五种事物中的主要事物。

745  当正法被这样谆谆教导后,

那些了知正法的人谁还有疏忽放逸?

因此,一个人在世尊的教导中精进,

他应该总是虔诚地在其中修学。”


SN.8.9  憍陈如(Kondanna)经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竹林栗鼠庇护处。那时,尊者阿若(Anna)憍陈如隔了很久后去见世尊。抵达后,他以头落在世尊的足上,并亲吻世尊的双足,再以手擦拭,报上自己的名字: “世尊!我是憍陈如。善逝!我是憍陈如。”

那时,尊者婆耆舍如是想道:“这位尊者阿若尊者阿若憍陈如隔了很久后去见世尊。抵达后,他以头落在世尊的足上,并亲吻世尊的双足,再以手擦拭,报上自己的名字: “世尊!我是憍陈如。善逝!我是憍陈如。” 让我在世尊面前以适当的偈颂称赞尊者阿若憍陈如吧。”

那时,尊者婆耆舍起座,将上袍搭到一边肩膀,向世尊合掌礼敬后,对世尊如是说道:“世尊!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善逝!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

“婆耆舍!说出你的灵感。” 世尊说道。

那时,尊者婆耆舍以适当的偈颂在世尊面前称赞尊者阿若憍陈如:

746  “继佛陀之后而觉悟,

极精勤的上座憍陈如,

他得到喜悦的诸住处,

他经常获得诸隐退远离。

747  不论什么应该被

一个修习大师教导弟子所得到的东西,

他已经悉数获得,

他是一个精勤不放逸的修学者。

748 一个具足三明的大威力的人,

他娴熟他人们的心绪 –

憍陈如,佛陀的一位真正继承者,

礼敬大师的双足。”


SN.8.10  目犍连(Moggallana)经

有一次,世尊与五百位全都是阿罗汉的大比丘僧团,住在王舍城伊师耆利山坡(the Isigili Slope; 仙吞山坡)的黑岩(the BlackRock)处。 恰好尊者大目犍连以心探寻他们的心,看见他们已解脱,而没有依着获取。

那时,尊者婆耆舍如是想道: “这位世尊与五百位全都是阿罗汉的大比丘僧团,住在王舍城伊师耆利山坡的黑岩处。恰好尊者大目犍连以心探寻他们的心,看见他们已解脱,而没有依着获取。让我在世尊面前以适当的偈颂称赞尊者大目犍连吧。”

那时,尊者婆耆舍起座,将上袍搭到一边肩膀,向世尊合掌礼敬后,对世尊如是说道:“世尊!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善逝!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

“婆耆舍!说出你的灵感。” 世尊说道。

那时,尊者婆耆舍以适当的偈颂在世尊面前称赞尊者大目犍连:

749  “当牟尼坐在山坡上时,

已到达痛苦的彼岸,

他的弟子们坐着侍奉他,

具足三明者们已把死神抛在身后。

750  具足大神通力的目犍连,

以他自己的心围绕着他们的心,   

探寻他们的心,来看见他们的心:

已经完全得到释放,没有获取依着!

751  这样,那些在各种品质中具足圆满的人们,

他们侍奉乔达摩,

牟尼在所有方面具足圆满

已经到达超越痛苦的彼岸。”


SN.8.11  伽伽罗(Gaggara)经

有一次,世尊与五百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团、七百位优婆塞、七百位优婆夷、数千位天神,一起住在瞻波城伽伽罗莲花池岸边。世尊以容色和荣耀使他们黯然失色。

那时,尊者婆耆舍如是想道:“世尊与五百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团、七百位优婆塞、七百位优婆夷、数千位天神,一起住在瞻波城伽伽罗莲花池岸边。世尊以形象和荣耀使他们黯然失色。让我以适当的偈颂当面称赞世尊。”

那时,尊者婆耆舍起座,将上袍搭到一边肩膀,向世尊合掌礼敬后,对世尊如是说道:“世尊!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善逝!我心中涌出了一个灵感。”

“婆耆舍!说出你的灵感。” 世尊说道。

那时,尊者婆耆舍以适当的偈颂在世尊面前称赞世尊:

752  “如月亮在一个无云的天空照亮一般,

如无垢的太阳照耀四方一般,

同样的,啊, 你这放光者 ,大牟尼,

以你的荣耀使整个世间黯然失色。”


SN.8.12  婆耆舍经

有一次,尊者婆耆舍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当时,尊者婆耆舍达到阿罗汉果不久,感受着解脱的快乐,在那时,他唱诵这些偈颂:

753  “从前陶醉在诗中游荡,

我从村庄到村庄,从城镇到城镇。

然后,我看到正觉者,

在我心里信念生起。

754  他于是为我教导正法:

诸蕴、诸处和诸界,

已经听到他的正法后,

我从出家成为非家。

755  的确为了许多众生的利益,

为了已经到达和看见决定出世间之道

的比丘们和比丘尼们,

牟尼成就了正觉。

【注】:菩提比丘注SN.8.12(530):“Niyama here no doubt represents sammattaniyama, “the fixed course of rightness”, i.e., the supramundane path。”;The supramundane path:  出世间道。

756  我来到佛陀面前,

它确实已经欢迎了我。

三明已经获得,

佛陀的教导都已经完成。

757  我知道我过去的诸住处,

天眼已经得到清净化。

一个具足三明的人,已经成就诸神通,

我在知他心方面极为娴熟。”


《婆耆舍相应》终。返回《相应部》


chanworld_yellow_burn_logo1

【Chanworld.org】2017.6.23-2018.12.12.-1.2-MG